小說 末世第七城 起點-971 突兀的槍聲亂作一團相伴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曾锐思索一番后安排道:“磊哥磊哥!张封来了,你把他安排在我们自己人的位置上派人守着,但凡他有任何举动,直接把他摁住咯!”
“明白!”那头的叶磊很快应了一声。
“呼!”
要是以往,张封并不会让曾锐有多激动,但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足以让曾锐如临大敌。
连续几次深呼吸,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以后,曾锐和易达一同走进了清泉酒店的宴会厅。
婚礼现场布置得美轮美奂,再加上整个舞台的周围都使用了大量干冰,舞台四周雾气腾腾,宛若人间仙境。
随着舒缓的开场音乐播放,嘴上说着不紧张的曾锐,实际上攥着话筒的手心满是汗珠,缓缓登上了舞台。
曾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大家好,我是业余主持人伍叶。”
“哗啦啦!”
坐在大厅里的大部分都是光年的朋友,随着曾锐的登台,也都极为捧场的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考虑到今天能来的,都是自己人,我们也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按张鹏先生的要求,我们紧扣三个主题:简言,简行,简洁!下面,有请我们的两位新人入场!”
随着曾锐中气十足地宣布,穿着一袭白纱脸上洋溢着幸福喜悦的小珊挽着张鹏的胳膊,走向了舞台。
在路上跑的,你要说多优雅那自然也算不上,舞台底下吹口哨的鼓掌声叫好声那也是此起彼伏,整的可谓是相当热闹。
接下来就是婚礼的正常流程了,表白宣誓这些流程已经经过了数次排练,整起来自然是行云流水。
原本还担心自己紧张忘词的曾锐,真当站在这个舞台上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张鹏和小珊有情人终成眷属,每一句活跃气氛的调侃也是变得异常的自然。
不但没有预想中的磕磕绊绊,反而是一气呵成,不断让场下的宾客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台上的节目可谓是相当精彩,但是台下就显得有些暗流汹涌了。
原本就负责今天安保工作的叶磊,此刻就坐在张封的旁边,眼珠子一刻不停的观察着他,放在桌下的右手还攥着一把成年男子手掌长度的短刀,似乎只要对方有任何的异动,他就会第一时间扑上去。
而张封倒是一脸的恬淡自然,时不时配合着曾锐鼓掌,就把自己真当做了一个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一般,没有表现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正因如此,叶磊也愈发的紧张。
当阳局长作为家长上台致辞时,也将整场婚宴的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阳局毕竟是城北建设的一把,据说身后在七城领导班子里头也有一定的关系,在场的很多和光年关系不错,但随着外头风声传出,光年大厦将倾,已经开始疏远的宾客。
今天之所以还会过来,就是希望自己能够搭上阳局这艘大船,同时也想看看光年是不是真的已经走向了末路。
倘若光年真的不行了,那借着今天这个机会要是能和阳局长搭上一定的关系,那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阳局长一通催人泪下的长篇大论下来,到底是专门作报告的,讲的那叫一个感染气氛。
说的小珊是暴雨梨花,就连张鹏都忍不住有些眼眶泛红,尤其是说到最后一句:今后我的宝贝,就交给你照顾时,更是让现场不少女宾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十二月的围巾
当阳局长走下舞台,婚礼也进入了预定流程中的最后一步,由现场的服务生呈上酒杯与美酒,让张鹏和小珊喝上一杯交杯酒。
“踏踏……!”
一名套着马甲白衬衫,脖子上系着黑色领结的服务生端着餐盘向舞台正中走去时,曾锐无意间瞅了一眼服务生的长相,瞬间汗毛倒竖!
胡典!这是张封出狱前,李枭手下最红的马仔,那名逃过一劫正被七城治保通缉的胡典。
顾队家的小丧尸
变了脸色的曾锐,用耳麦语气急促地向叶磊喊道:“磊哥,这个人有问题!马上换!马上换!”
“哗啦!”
叶磊猛然站起,先狠狠地剜了张封一眼后,指挥道:“把那个服务生按住,换一个人端盘子。”
“晚了!”
面带笑意的张封微微颔首,眼中那阴谋得逞的神色溢于言表。
“唰!”
只见走在红毯上的服务生将餐盘往地上一摔,露出了右手上的那把仿六四,对着距离自己不到十米的张鹏果断扣动了扳机。
“亢!亢!”
连打两枪,而穿着紧身西服的张鹏活动不便,电光火石之间简直避无可避。
“张鹏!”
曾锐一声怒吼,将手上的无线话筒使劲砸向了那名服务生,身体朝着不远处的张鹏就扑了上去。
两人相距不过三五米,这个距离在平常总共也花不了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在此刻却是格外的致命。
“咣当!”
被曾锐手中话筒精准命中头部的服务生,仰面而倒,三名现场安保人员一拥而上,直接将其死死地摁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噗!噗!”
而在听到枪响的第一时间,原本就面对张鹏准备喝交杯酒的小珊,身体本能的往前移动,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张鹏的面前。
两枪打在小珊的后背,殷红的血液霎时染红了她身上洁白的白纱裙,整个人瘫在了张鹏的怀中。
虽然在路上跑的这些大哥们,平日里也没少见着大场面,除了和光年关系相近的直接往舞台中央靠拢外,其他人大多是抱着头蹲在地上,深怕沾上事儿。
但还有大量的女宾啥时候见过这样的场面,尖叫声哭喊声响起,现场完全乱做了一团。
“小珊!”
抱着小珊的张鹏,双眼瞬间变得血红,面部表情之狰狞,宛若一只嗜血的凶兽。
“我艹你吗的!就是你这个比崽子非想整事呗!”
尘香 大龄女青年
始终盯着张封一举一动的叶磊,没想到事情根本就没有出在对方身上,反而是被他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导致舞台上方的小珊出事儿。
觉得因为自己的安保不到位,导致将整场婚宴搞砸的叶磊怒极攻心,破口大骂后,一把掀翻了桌面,掐着手里的短刀就对着张封捅了过去。
“我去你M的!老子坐在这动都没动过,你跟老子整个JB事呢!”
早有准备的张封,面对叶磊的攻势,半点没惯着,起身抡起之前坐着的靠背椅对着后者的脑门上就挥舞了过去。
“嘭咚!”
猝不及防的叶磊,被张封一凳子直接刮倒,而周围几名小兄弟见大哥动手了,也是齐刷刷的如潮水般涌现了张封,手里的橡胶棒不断的往对方身上招呼过去。
张封体格子壮实,爆发力又强,靠背椅在他手上大开大合,倒也舞出了半米距离的真空区域,让他没有第一时间被叶磊的人干倒。
曾锐瞪着眼珠子喝问道:“老子之前跟没跟你说过,今天你要整事,我保证整死你!”
“老子能来,就能出去,你们出了事儿就想把屎盆子扣我头上,我就站在这儿,你来整死我呗!”攥着靠背椅的张封大口喘着粗气,气势丝毫不弱。
“艹你姥姥的!”
原本还一副彬彬有礼模样的司仪曾锐,一脚踩着椅子上,站上了距离张封最近的一张大圆桌,整个人犹如愤怒的小鸟一般,朝张封扑了过去。
虽然张封抡着靠背椅试图阻挡,但还是被曾锐向下的这股巨大的冲击力一同撞倒在了地上。
很快,橡胶棒拳头大皮鞋全部往着这位城北枭家头目身上,招呼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