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pjt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 愛下-第兩千八十五章 石壁推薦-ydmha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禁地密室之中易天等了段时间后竟然等来了戒定和尚。这是自己没想到的事情,好在当年无相师伯的事情必定会和戒定和尚的前身戒定大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说实在的以戒定大师的品性如果坠落魔道后甘愿拜入魔圣暴锊的门下也是自己所无法想象得到的事。如果说二人没有什么渊源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这次前往佛灵界大雪山明轮寺很大的一部分便是要查找无相师伯的踪迹,而戒定和尚这边也是绕不开的。其中必定会与他有所关联,而能够在此见到戒定和尚也是省去了自己不少功夫。
待到二人对话完毕后只见德绣和尚缓缓站起身来随后伸手指过面前的石壁道:“戒定神僧此来是为参悟石壁之奥秘,老僧也不便在此打扰了,这就先行告退。若是神僧参悟完毕知会下便可。”
说完德绣便转过身来朝着洞府门口走去,戒定则是朝着他一稽首后便走上前去至那石壁面前盘坐了下来。
等到外界禁制打开德绣出了洞府后,戒定才在此出手祭出道灵光禁制将内洞封禁了起来。
待到他做完这些后却没有直接转过身来盯着面前的石壁,而是将目光扫过密室内的一角,同时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异样的笑容道:“易宗主好久不见果然实力又有精进了。”
没想到自己藏身在此还是没有瞒过他,只是易天不知道自己已经将修为收敛至极致境界,别说是分神期修士就连合体中期修士都未必能够查探到自己的行踪。
而面前的戒定和尚竟然一眼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所在说明确有其过人之处。
想罢缓缓现出身形走上前去双手一拱稽首道:“戒定大师多年不见,在下有礼了。”
戒定和尚却是急忙站了起来随后稽首还礼道:“易宗主客气了,没想到竟然能够在此相遇说明我们的缘分不浅啊。”
见他如此说道易天却是摆摆手道:“说起来我也是花了尽千年时光从灵界至佛灵界再到魔界之中追随了戒定大师前世的步伐走过一程,在此期间也是获益良多。毫不客气的说如果没有大师给的指引我也无法达到现如今这般成就。”
“易宗主谬赞了,”戒定和尚随后不解的问道:“但不知此次你前来却是所为何事?难道也是为了这‘侍陀玉璧’么?”
“说起来我在此出现也是机缘巧合罢了,”易天却是直言道,随即将自己穿过界门后被引领至此的情形简要的说了一遍。
狂妃难降:王爷快到碗里来 飞雪落梅中
而戒定和尚听罢则是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良久才缓缓回道:“估计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天运如此吧,”说完伸手一指面前的‘侍陀玉璧’接着道:“易宗主可知此物么?”
涅槃御道
“听说是侍陀寺的代代传承下来的至宝‘侍陀玉璧’,”易天打量了下脱口而出道:“但貌似寺内的高僧也无法参透其内中奥秘。”
“确实如此,”戒定和尚笑道:“其实单论我的修为和实力也无法参透,但今次见到了易宗主必定会有所收获的。”
我的26歲美女總裁老婆 冷風
“未知大师何出此言呢?”易天却是不解的问道。
“就因为此物原本就是来自灵界之中,而且还是离火宫修士带来的,”戒定和尚笑道。
“你的前身出自离火宫,要说探查这‘侍陀玉璧’的奥秘也无需借我之手了,”易天回道。
“话虽如此,但如果这东西需要合体期级别修士才能催动却又另当别论了,”戒定和尚满脸肃色道:“我翻查过此物原本乃是大雪山明轮寺的慧明师祖带来的东西。”
“无相师伯,果然如此,”易天眼中瞳孔一凝道:“我就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
“无相先师嘛,看来易宗主也是查到这内中缘由了,”戒定和尚双手合什道:“其实他也是个可怜之人,未有找到突破大乘期瓶颈的方法后才会投身魔界的。”
易天面色不改心中却是对戒定的这般说辞不认同。照自己得来的消息当年无相师伯进入佛灵界是为了尝试玄黄双修做准备。
可惜这般消息自然是不能轻易道出,还有那混沌灵体的事也都是极为隐秘的事情。想到此易天则是扯开话题问道:“想必戒定大师应该也是找到当年无相师伯在佛灵界逗留过的痕迹,不知是否了解他当年进入魔界的缘由呢?”
“估计是寻找机会突破大乘期的瓶颈,”戒定和尚对此事也是略有不解道:“只是我认为像他这般大人物自身手中握有高阶功法应该是不会愁进阶的事宜。”
这就是了,也难怪戒定会起疑心,照离火宫现在的情形修炼到合体后期自然是不在话下,而进阶大乘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完全都不必要如此辗转反侧来到佛界修习佛宗功法。想罢易天却是问道:“未知此处无相师伯留下的‘侍陀玉璧’却又能为我们带来何种信息呢?”
蜜婚晚爱 袁雨
绝色帝尊腹黑“兽”[修]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但既然来了我们就试一试吧,”戒定和尚说罢伸出手来祭出一缕南明离火来,随后食指轻轻一弹,只见那缕火焰直接激射到石壁之上。
顿时整块石壁都遍布翠绿的南明离火,少倾只见内中起了一丝波澜。在石壁的正中缓缓现出道模糊的人影,十息后变得愈加清楚,易天定睛一看正是无相师伯的样子和自己在当年清风老城深处施展时光回溯时见到的模样一般无二。
只是这道人影维持了不过十息间便悄然溃散而去了,附在上面的南明离火收缩回一缕火苗后飞回了戒定和尚的手上。只听他念了声佛号道:“果然此处的机缘还是易宗主的,想来这里留存的信息需要合体期修士才能获取。”
易天则是面色一正道:“戒定大师就这样拱手相让着实让我惭愧,不如待我打开之后探查吧。”
“这倒不必了,想来这其中留下的信息应该是给离火宗的后人,而我现在已经回归大雷光禅寺便无需再为此多操劳了,还请易宗主自便,我会在旁为你护法的,”说罢戒定和尚缓缓走到一边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