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第一百五十六章 溫離晏分享

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侯爷……你在看什么?”韩忱帐后伸出一只玉手,那白皙如脂玉的皮肤上留满着暧.昧的痕迹,女人柔若无骨般地重量卸在他身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
韩忱捏了捏眉心,将信纸往前递了递,想就着面前的烛火烧掉。
“没什么,夜深了,该睡了。”
女人见韩忱不肯告诉她,也没多纠缠,径直躺到一边去,看着韩忱披上衣服,吹了烛火,朝门外走去了。
侯府书房的灯缓缓亮起。
暖橘色的灯光打在韩忱的侧脸,留下一片深深的阴影。
“现在楚临两国军情如何?”韩忱沉声问下属道。
“回侯爷,楚国有宁嵇玉在,用起兵来出神入化,势如破竹,临军如果不……恐怕敌不了多久了。”
“是么……”
哪怕之前是知道宁嵇玉的厉害的,但韩忱还是没料到他能如此迅速的解决掉临沧,沈从现的能力也并不弱,难道宁嵇玉已经强大到那种可怕的地步了吗?
和国明面上是楚国的盟国,实际上与附属国无异,而和国的皇帝一直不甘心只当一个附属国。
此次楚临之战并不仅仅只涉及到这两个国家,和国的命运也必定牵连在其中。
倘若和国不能看准时机,局面只能是一成不变的。
但他真的有帮沈从现的必要吗?
虽然现在临沧处于弱势,但他知道临沧其实远不止如此。
先前临沧皇室里有一位流落民间许久的皇子,三年前才刚将人找到,但这位皇子无权无势,朝中也并无人拥簇。
可之前韩忱却偶然见识过这位皇子的厉害,其武功与才干比起宁嵇玉并不弱多少,恐怕临沧也只有他能与宁嵇玉有一战之力了。
既然他无从下手,那么就只能从这点出发来点化沈从现,如果将这位皇子的才能发挥出来,不说起死回生,至少不会死得太过难看了。
等沈从现收到韩忱的回信,已是几日之后了。
沈从现并不笨,看完信立马便明白了韩忱的意思。
可他又觉得韩忱的这个主意实在有些荒唐,一个流落民间多年的不受宠皇子而已,有什么通天的本领能够使眼前的局面起死回生?
如今临沧皇帝斥他办事不利,不肯增派援军,他手中只剩下区区三万士兵,比起楚军的人数已是落下大大的劣势。
况且宁嵇玉能做到在军中如此有威信,也是凭借了年少时打得那场惊艳的胜仗,而这边这个落魄皇子却是什么都没有,光威信力强就败下去了一大截。
难道真要死马当作活马医?
.
半月后,楚军。
操练之余,几个士兵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几人中忽然有人说了一句,“诶,你们听说了吗?临军前几日新上任了一个副将,听说还是临沧的皇子。”
以罪为名 罪恶倾城
“我知道那皇子,叫什么温离晏的,据说是流落民间许久了,前几年刚认祖归宗。”
“临沧为了负隅顽抗,还真是什么招都用上了,难道指望一个没打过战呢皇子带兵扭转乾坤?”
“…………”
几人聊得真入迷,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威严的斥骂声,是总教头,“你们还在聊什么呢?!”
楊柳 風
“过几天就要打战了!给我把你们的心都绷得紧紧的,不然在战场上可不知道下一个是谁掉了脑袋!”
几人缩了缩脖子,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去训练。
此时营帐内。
宁嵇玉正听着属下人的报告,看着手中的文叠,眸色沉了沉。
吾名莱茵
那张文书的上方,写着“温离晏”三个字。
这是临沧哪位被派到军中上任副将一职的皇子的名字。
单从宁嵇玉让人查到的信息来看,温离晏三年前的信息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空白的,也就是没有一点的生活痕迹。
就连他的人都查不到。
难道是之前这个温离晏住的地方太过偏僻,消息闭塞,所以无从查起吗?
但倘若真的如此,温离晏又怎么会在多年之后被临沧皇室找到呢?
“再去查。”宁嵇玉将文书压下去,淡淡说道。
一个皇子还不足为惧,但他不喜欢任何变数的出现。
“王爷。”一道女子清脆好听的声音传来,穆习容从帐外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碗汤羹。
她将汤羹端进来放在桌前,“这是我亲手做的药膳汤,你尝尝看好不好喝。”
宁嵇玉为了军务连夜操劳,哪怕是打了胜仗也未曾有一刻放松过,这叫穆习容很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于是是不是地便做些药膳来给宁嵇玉补补身子。
“多谢容儿。”宁嵇玉也习惯了穆习容隔几天给他开的小灶,而且穆习容的厨艺虽然称不上绝佳。但绝对不难吃,宁嵇玉也乐得被自己的王妃投喂。
穆习容看着他喝下药汤,目光微微一转,却在触及桌上一样东西之后顿时愣住了。
她伸手将那张压在宁嵇玉手下的文纸拿出来,完完全全地看清了上头写得字。
“温离晏。”
这不是她二师兄的名字吗?宁嵇玉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王爷……这温离晏……”穆习容忍不住出声对宁嵇玉问道。
宁嵇玉放下瓷碗,察觉到穆习容的神色有异,“怎么了?”
“这温离晏是谁?”
“哦,这是临沧的一个皇子,如今是临军新上任的副将。”宁嵇玉缓缓解释说,有问道:“这人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穆习容的神色后,宁嵇玉也心生奇怪,难不成容儿认识这人?
听了宁嵇玉的话后,穆习容面色有些怔怔的,二师兄怎么会成了临沧的皇子呢?
穆习容也不想再对宁嵇玉隐瞒什么,直接道:……“不知王爷可曾记得之前我提起过的那个二师兄?我二师兄的名字就叫温离晏。”
宁嵇玉听言目光微凝,眸中闪过一丝诧异,“是么?所以你怀疑这位临沧国刚找回的皇子,就是你的二师兄?”
“……也可能是同名同姓……”穆习容艰难道。
之前她在药王谷已经确认了二师兄确实在活着一时,否则没有人能进去药王谷,并且为药王的人收敛尸身,并且立碑纪念。
但眼下她的二师兄摇身一变变成了敌国的皇子,这确实叫她有些如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