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 愛下-第七百四十六章 感性的人腦子容易犯渾推薦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我是演技派
截止到十月十八日,《风声》上映三周,票房已突破2.8亿,超过年初春节档上映的《赤壁下》2.61亿的总票房,仅次于暑期档一举拿下4.51亿的《变形金刚2》和目前已经斩获3.8亿的《建国大业》。
已经上映超过一个月的《建国大业》在过去的一周票房明显陷入颓势,包场的资源也在逐渐耗尽。自从打破国产片的票房纪录后,三爷还想期待能够超过《变2》,但以目前的趋势来看,这个想法显然是无法达成了。就连最终票房能不能破4亿都有点难说。
而《风声》自十月黄金周结束后,也曾出现了大幅度的回落,但爆出贺新和范小胖“夜会门”事件后,票房居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U”字形的走势,在过去一周一举拿下了近五千万的票房,继续占据周票房的头名位置。
十月二十日,湾湾台北首映。
在此之前,贺新携导演徐客、女主角之一李白莲以及凯凯王先行飞往韩国参加第14届釜山电影节。
《风声》被邀请为本届电影节的闭幕电影,同时贺新也是为在釜山电影节上首映的蒋文丽的新作《我们天上见》站台。
应该说本届釜山电影节的华语元素很浓,有在今年威尼斯电影节上获得一致好评的,由崔建、陈果以及韩国导演许秦豪联合执导的《成都我爱你》、陆串的《南京南京》,包括章娘娘的《非常完美》等均有亮相。
而且电影节还专门举办了一个杜琪峰作品单元,回顾杜琪峰导演多年来成功的香港电影作品展,包括《阿郎的故事》、《大事件》、《黑社会》、《孤男寡女》等等。
不得不说,曾经的港片在韩国曾风靡一时,不过现在嘛,只剩下回顾了。
贺新一行人先行抵达台北,程好和在片中客串日本侍女来凑热闹佟亚丽以及帮忙来站台的宁皓在十月二十日当天中午才堪堪到达。
没办法,《杜拉拉》那边的拍摄进度实在很紧张,这次《风声》在湾湾首映主要是考虑到为即将到来的金马奖造势。
另外程好本人在湾湾可以说《风声》所有演员当中是最具知名度和最受欢迎的。毕竟她主演的《粉红女郎》、《双响炮》曾在湾湾风靡一时,成为湾湾观众心目中最受欢迎的“万人迷”和吕霞(女侠)。
“姐!亚丽姐!导演!”
沈明在桃园机场接到了风尘仆仆刚下的飞机一行人。想当年贺新第一次来湾湾的时候这里还叫中正机场,几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
宁皓是新皓传媒的老板之一,同时还挂着公司艺术总监的名头,但他不爱别人称呼他“老板”、“总监”啥的。公司内部约定俗成,一律称呼他为“导演”。
要知道在圈内能被称为“导演”,前面不冠以姓氏的,唯有国师一人。宁皓自然无法跟国师相提并论,但在自家公司内部享受了一把国师的待遇。
“怎么就你一个啊,你哥呢?”程好没看到自家老公,略显有些不满。
“哦,哥和徐导还有冰冰姐正在接受当地电视台的专访,其他人都在为晚上的首映礼做准备,所以就派我来了。”沈明忙解释了一句。
“行了,走吧,回宾馆先歇会儿。”宁皓在一旁笑呵呵的劝道。
程好的不爽主要是这次的行程实在太紧张,陈可欣一共才给了她两天假,参加完今天晚上的首映礼,第二天就得飞回去继续拍戏,不象剧组其他成员,一路从北到南宣传,还可以到处去逛逛。
尤其是在飞机上,听着宁皓和佟亚丽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她虽然不是第一次来湾湾,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而佟亚丽这次虽说是第一次,宁皓则早就跟这边的九孔、戎翔等人都约好,两人在飞机上商量要到故宫啦,日月潭啦,尤其是闻名已久的小吃夜市,都要去好好逛逛,更让她心痒痒。
虽然是三个人,但后面还有经纪人、助理、化妆师一大堆,一行人足足坐满了两辆商务车。在前往市区的路上,程好一本正经的跟沈明询问贺新在韩国的行程,到底是正式夫妻了,老婆必须要对老公的行踪密切关注。
沈明也老老实实回答,比如参加了蒋文丽的新片《我们天上见》的首映礼;在釜山时还遇到人曾经在《无极》中一起合作的熟人张东健,对方热情的招待了一番之类的。
一行人刚刚到达下榻的宾馆,恰巧贺新、徐客、李白莲等人也从电视台录完专访回来。宾馆大堂两帮人相遇。
“亲爱的,你来啦!”
“哇,亲爱的,你今天真漂亮!”
两朵塑料姐妹花热情相拥。
“徐导演,辛苦!”
宁皓对徐客一向非常仰慕,赶紧上前握手。
“宁导演,你好!”
徐老怪笑呵呵,对这位后辈也非常赏识,特意还道:“非常期待你的新作品。”
宁皓的新片《无人区》已经对外公布将在春节档上映。
“谢谢,徐导演,我也同样非常期待您的新作品!”
徐客执导华艺兄弟的古装悬疑大片《狄仁杰》也刚刚官宣不久。
贺新原本张开双臂想拥抱一下媳妇,结果抱了个寂寞,只得讪讪放下来,跟佟亚丽打了声招呼:“小佟,这次麻烦你了。”
佟亚丽强忍着笑意道:“一点都不麻烦,我还是头一次来湾湾呢,正好有机会到这里好好玩玩。”
作为老板,他也不忘跟随行的工作人员道一声辛苦。好不容易等媳妇跟李白莲那边说完话,忙凑上去嘘寒问暖道:“老婆,累不累啊?饿了没有啊?哦,马上就要开饭了……”
“行了,别磨叽了,先回房间吧。”程好把手里的包往他怀里一甩。
“哎,先回房间!”
据说很多男人婚前是舔狗,婚后就变成狼狗了,但我们贺老师始终如一,就算是登记结了婚,依旧不改舔狗本色,立马化身拎包小弟。
“《无人区》差不多了吧?”进了电梯,贺新跟挤在自己身边的宁皓随口问了一声。
“嗯,差不多了,就剩下配乐了,顺利的话下个月就能送审。”宁皓笑道。
《无人区》的后期制作还算顺利,宁皓最近心情很舒畅。
这货其实骨子里还是个文艺青年,当初《石头》的成功后,还曾有一段小小的挣扎期,到底是追随自己的偶像贾科长从事文艺电影的创作,还是就此投入到商业电影的浪潮中?
只不过他的这个挣扎期很短暂,还未等贺新去开解,当三爷向他伸出橄榄枝的时候,这货就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商业电影的浪潮中,正可谓识时务为俊杰!而随着《赛车》的成功,证明他这条路是走对了。
但是咧,作为一个星座是处女座的男人,有一点他始终有心结,那就是从《石头》到《赛车》都被别人批评抄袭盖里奇。
当然在他看来这是借鉴!
所以他才弄出现在这个完全是自己创作的《无人区》,而且有了无人机的拍摄,大漠风景的画面感比他想象的要拍出来更美更加壮观,如今他对这部作品非常满意。
“哎,你的《钢的琴》也差不多了吧,到时候一起送审,回头在一起报名。”宁皓接着又兴冲冲道。
“《钢的琴》早做完了,张蒙那边已经催过我两次,最近我都一直没腾出空来……哎,这次我们一下子报了两部片子,肯定不可能同时入围主竞赛单元,你说哪部的机会更大?”
“当然是《钢的琴》的机会大,《无人区》说到底商业元素还是浓了点,那些欧洲老爷们不一定能看得上。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入围就行,到时候多卖几个拷贝就行了。”宁皓嘿嘿笑道。
他这个人还是比较能想得开的,既然选择了商业片,就不要老是心心念念想着得奖。反过来也是如此,既然选择的艺术片,就别再奢望票房。不象王晓帅,有的时候容易脑子犯浑,既想自我表达,又想拿到高票房这种妄念。
这次《钢的琴》和《无人区》同时报名柏林电影节,千万别高估了那些老外的德性,搞平衡这种手段,他们是很有一套。
两人随口聊了两句,电梯到了所在的楼层,约定半个小时后下楼吃饭,便各自回房间。
“唉,累死了,真没劲!”
一进房间,程好便pia在沙发上唉声叹气。
行程实在太紧了,今天来明天就要走,弄的跟打仗一样,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难免会心情郁闷。
贺新走过去一边帮她按按肩膀,一边笑着宽慰道:“等拍完《杜拉拉》,到时候给自己放个大假,好好松快一下。再说,你不是已经准备下学期去学校上课么,以后每年都有寒暑假,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我陪你!”
“哼,你说的倒轻巧,如果有好的剧本,寒暑假我还想拍戏呢!呃,大概也只有暑假有时间,寒假要过年呢……哎,明年柏林电影节正好又碰上过年噢?”
“可不是,二月十一日开幕,二十一日闭幕,要是能顺利入围的话,那今天我们就只能在德国过年了。”
二月份开幕的柏林电影节经常会碰到春节假期,贺新参加的前两次还好,至少能在家里过完年之后,再去参加电影节。但明年二月十四日是春节,正好卡在电影节期间。
大胆妖孽
“真没劲!”程好嘴里嘟囔着吐槽了一声。
贺新迟疑了一下,道:“那要不然咱们这次索性就别报名了,参加戛纳也是一样的,也省的跟《无人区》发生冲突了。”
“干嘛?”
程好猛然回过头来,瞪着眼睛道:“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啊,之前你不是还说《钢的琴》的题材在柏林的获奖概率大么,该不会是浩子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浩子没说啥,就是……呃,我的意思是要不然咱们就安安心心过个年,别折腾了,反正也就推辞几个月。”这货一副底气不足道。
程好一听忙道:“别呀,我刚才不过是发发牢骚……”
但说到一半,看到自家老公一副心虚的样子,顿时目光一凝:“不对,你到底想干嘛呀?”
“呃……”
其实参加了这么多届的欧洲三大节,虽说大部分作品都获奖了,但在个人奖项方面,除了拿了最后一届威尼斯电影节逆流而上单元的小影帝之外,每次都是陪跑。
可能是这次他对自己在《钢的琴》里的表演寄予厚望吧,眼瞅着就要报名了,这心里反倒是有点患得患失,自信心严重不足。
“喂,我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犯傻!好本子是可遇不可求的,难得你还发挥的这么出色,既然有希望咱们就去争取啊……”
程好一脸严肃,看到老公低着头不吭声,伸手推了他一把,警告道:“说好的事,咋能说变就变呢?你也别少拿过年这种事来打马虎眼,定了就是定了,再黏黏糊糊,小心我真的跟你翻脸昂!”
怎么说呢?贺新感觉自己上辈子不应该是现在这种性格,可能是做演员太久了,他愈发发现自己的性格中感性部分正在慢慢放大,结果就是容易感情用事,又或者容易钻牛角尖。
就想刚才这样,先是跟宁皓无意中聊起来柏林电影节,然后听到老婆的牢骚,他这心里莫名其妙就开始变的患得患失起来,居然还想打退堂鼓。
人的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往往都是一刹那的,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容易就会被忽略,过去了就过去了。但贺新却发现自己很善于能够抓住这种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灵感或者是念头,前者能帮助他创造角色,而后者有时候就不好说了,就是容易多想,直至陷入牛角尖。
这个大概跟王晓帅有时候脑子犯浑,既要奖项又要票房的妄念差不多。
不过经媳妇这么一骂,如同在他耳边敲了一记响锣,让他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回想自己刚才脑子里冒出来的念头确实很荒唐。
他不由扰扰头皮,呵呵傻笑道:“是我不对,是我想太多了。你说的没错,定了的事情就是定了,不改了。”
“真不改了?”程好目光狐疑。
豪门宠媳
“嗯,真不改了!”这货态度坚决的点了点头。
“莫名其妙!你这脑子里一天到晚想什么呢,怎么尽是些不靠谱的东西?”
程好不满的嘴里嘟囔着转过身去。
“别愣着了,继续啊!”
“哦,继续!”
这货忙应了一声,双手继续按摩媳妇的肩膀:“刚才就是这儿吧,舒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