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三百八十四章 青幽遁遠天看書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幽城主城之中,得益于源源不绝的青灵生机灌入,那从阵中生长出来的枝节光是根足部分就是占据了整个大殿。
而从枝节半段往上去,则被堪称繁多的分杈向外探伸出来,并延伸到了幽城各个角落之中。
其每到一处地方,枝节顶端就会融开一处两界之空洞,而后再彼此相聚,这像是水滴落在地表之上流淌化开,再又渐融到了一处一般。
在过去许久之后,那些撑展出来的虚空空洞差不多已是将整个幽城主城都是遮住,这座天宫隐隐然就要往对面的空洞之中投入进去。
鱼灵璧在阵枢之上对显定道人打一稽首,道:“前辈,天枝已然指明前路,此刻已是可以渡去了。”
显定道人往旁侧看了一眼,王道人连忙上来道:“上尊,下方诸弟子已是准备稳妥,随时可走。”
显定道人道:“传命下去,封闭城关,准备渡去彼界。”
王道人怔了下,不由面现犹豫。
云与寒 陆初一
显定道人道:“还有什么事?”
王道人言道:“方才外间有报,又有两位道友朝我等这处过来,不知稍候是否要等上一等?”
显定道人道:“不必了……慢!”他仔细想了想,关照道:“派人去相迎,尽量拖延他们到来,若是有先到的,安排在辅城之中,说稍候会去见他们的。”
王道人心中一惊,因为他知道,显定已是在辅城之中设布下了炼血大阵,他应声道:“是。在下这就去安排。”
显定道人抬头看着虚空空洞,他能感觉到,对面那虚空什么东西都是没有,连星辰亦是感受不到,完全不能和此世相媲美。但是没有办法,不去那里,留下来只会被天夏镇灭。
鱼灵璧见阵势已是稳固,就将大阵交由赢冲主持,自己则从阵枢走了下来,行步到显定身侧,道:“前辈到了那里后,可是要重立宗门么?”
显定道人道:“我之道传当年就已经并入神夏了,如今道法也不过自神夏得继而来,所谓重立,乃是毫无根基之为。”
鱼灵璧轻轻点头,她对此倒能够理解。
因为神夏名义上早是并合诸派了,所以幽城若往上溯源,那道统就只能论到神夏这里,而神夏正统继传又是天夏,那就有些尴尬了。
幽城固然可以强行攀附到古夏之时的宗派上面,可那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不说道念真义都是不同了,就说上宸、寰阳哪个不是正经从古夏流传下来的宗派?一眼可以分辨出你之真伪,强行认祖,没得还惹人笑话。
婚后试爱
她想了想,又试着问道:“那前辈是要自行立派了?”
显定道人道:“那需等到了合适地界之后再言了。”
鱼灵璧一听,就知他的确是有此打算的,便微微欠身一礼,道:“那灵璧先在这里恭贺前辈了。”
對不起 我 愛 你 小說
显定道人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他心中清楚,鱼灵璧这是在向他示好。
虽然现在看上去四家联手对抗天夏,可毕竟神昭、寰阳比他们强盛得多,而他们两家正是孱弱之时,若不抱团难说会不会发生什么。
鱼灵璧的目的,一方面是出于这个缘由,另一个却是她曾听孤阳子等人听说起过,幽城背后那位大能成道时日较晚,乃是在神夏之末成就。
可这里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论及辈分,也就是比孤阳子等人高上一辈。显定道人与这位乃是正经的弟子与老师的关系,比之他派上层大能与宗派执掌之间隔了许多代的关系那要亲近多了。而能得到的支持显然也能更多。
几句话的工夫,王道人已是从外面转了回来,他来至显定道人身前,执有一礼,道:“上尊,所有事宜都已是安排好了。”
显定道人道:“鱼执掌,还待转运阵法推动天城,还需有劳你配合。”
鱼灵璧道:“晚辈会尽力而为。”
显定道人从袖中拿出一枚印信,往天中一掷,光芒洒开,遮住了幽城主城,这座天城便于无声无息之间往对面虚空之中挪去。
鱼灵璧此刻也是配合与他,往大阵内继续渡入青灵生机。
天城起初移动还极是缓慢,像是一点点从这里挤去对面,也像是在克服什么阻挡,可是随着大半个天宫进入那一处,这个过程却似陡然加快了无数倍,光芒一闪,便已是到了对面,唯有留下了那一座显露在外的辅城还飘渡在了虚空之中。
幽城主城向来主、辅双城格局,一在明、一为暗,他并不是不想一并带走,但是时间上已是不允许了,因为祖师告诉他,他若不在一日之内撤走,那么变数将无限增大,或许就没有机会再走了。
而到了虚空这里,他也是心下大定,这时天夏便是追来他也无惧了,他随时可以封闭这个漩流缺口。
他仿似不经意的问道:“王道友,辅城那处当是妥当吧?”
王道人低头道:“上尊放心,届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显定道人嗯了一声,对鱼灵璧道:“鱼执掌,且随我一同去见一见那两派同道吧。”
鱼灵璧道一声好。
显定道人当即催动幽城,徐徐往虚空深处渡去。
而另一边,李弥真这时一睁目,道:“关道友,幽城、上宸两家道友已然渡来此间,我等可以封闭两界通道了。”
关朝昇道:“先慢一步。”
李弥真问道:“关道友可是还有什么事么?”
关朝昇看向两界通道对面的万曜大阵,道:“我有些话还需与对面那位道友说上一说。”
李弥真一皱眉,他提醒道:“道友,这个时候实不宜再去招惹天夏。”方才面见自家祖师之时,他便得隐晦告知,天夏这次是有可能改变主意的,所以这个时候还去挑衅天夏,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关朝昇却只是撇了一眼,一道元神从身上透出,化一道遁光往前方两界通道冲去。
万曜大阵阵枢之上,张御正留意着通道对面的气机变化。
他方才已是接到了玄廷传诏,说是此战到此为止,若是神昭、寰阳两派选择就此退去,那么这里也不用做什么反应,由得其等退去便好。
而不难感觉出来,代表着两派的气机正在逐渐减弱,证明此辈的确是在后撤之中。
双方此前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太大交流,现在却如此之快的达成一致,那么只可能是来自于上层之间的博弈了。
正思索间,他忽见一道烈光飞了出来,到阵前一顿,光芒散开,关朝昇元神现身在了那里,他抬头对着阵中道:“张道友,可否出来一叙?”
张御略一思索,对正清道人和严若菡二人道:“烦请两位照看大阵。”
严若菡点首道:“张道友小心。”
张御一摆袖,踏起云芝玉台,漫开云雾星光,自大阵之中飘渡出来,一直到了距离关朝昇不远之处立定,道:“关上尊不知有何话要说?”
关朝昇道:“此一战关某败于张道友之手,殊为遗憾,本待再是与道友一论道法,只是如今我两家罢战,只能待往后再领教道友高明了。”
张御淡声道:“这一天或许是不会太过长远。”
关朝昇呵了一声,道:“我听闻张道友乃是玄修,这在天夏却不见得真能走到最后,不过我寰阳派并不讲究出身,亦不讲究宗脉,若是张道友有朝一日在天夏待不下去了,那大可来我处。”
说话之间,甩了一牌符过来。
张御并没有去拿,只是任凭此物飘荡在了那里,他道:“关道友将此物予我,不怕我天夏藉此寻到你么?”
关朝昇若有深意道:“张道友,你当是摘取上乘功果未有多久,有许多事你怕是不知晓,便是尽灭诸派,天夏也未必就是赢了,有些东西等道友功行到了终究是会明白的,而以道友之功行,距离那一天当也并不会太远。”
他撇了眼漂浮在那里的牌符,“此物随道友如何处置,但若是留着,或许也是有用的。”说完之后,他整个人便化一道灼烈光芒爆散了。
张御目注了那牌符一眼,伸手将之摄了过来,再是转回阵中,他将那牌符对着严若菡、正清二人展示了一下,道:“两位可是识得此物么?”
严若菡看了一眼,道:“这看去应该是寰阳派召引之符。”她笑了一笑,“这关朝昇看来是想把张守正拉入寰阳派中。”
张御心下一思,召引之符他没见过实物,但却见过记载。这东西在古夏、神夏之时作为礼邀派外上修入本派的请符,是宗门上下认可之物。
值得一说的是,这东西虽然最初是这个用处,可到了神夏时期,却是主要成了修道人引荐自己弟子或是后人的去往求道拜师的信物。他也是在想,关朝昇给自己这东西,会不会还有更深一层用意在内。
正清道人这时开口道:“张守正,此物留着为好。”
张御看了看他,正清道人却是没对此再说什么。他心下一转念,这东西不管是否留着,等回去上层之后,他都会廷上禀明清楚此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