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第四百五十三章你躲不掉的閲讀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她和秦北穆是那么契合,几乎每一次秦北穆能够给她带来的,都是全然不一样的感觉,可是,她始终都是全身心的交给他的,他们离得那么近,完完全全的拥有了对方,那是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有的距离。
醉 紅塵
秦北穆着实卖力,南意棠到后面是真的没有力气了,昏昏沉沉的靠在秦北穆的怀里睡去。
秦北穆给南意棠洗了澡,抱着她回到房间里,抚摸着她的睡脸,格外的心疼,耳边回响着医生跟他说的话,南意棠的情况,是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的。
南意棠上一次犯病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原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秦北穆自然是很不放心的,那个人现在做的一切似乎都是针对于南意棠的,让她精神不振,难道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刺激她,让她再次发病吗?
其心可诛,然而这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想要南意棠的命,何必用这种方式?
“别怕,棠棠,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保护你的。”
秦北穆低下头,在南意棠的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才躺下来,抱着她入睡。
鑑定 師
南意棠是累了,她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这一次倒是没有那么难以入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南意棠睡得还是很浅,迷迷糊糊的,她感觉到有什么声音在自己的耳边,那种感觉就像是睡着了,又没有睡着一样,很难受。
南意棠在一片云雾中转过头,结果看到的只是一片鲜红,那个没有头的人,只有光秃秃的脖颈,手上抓着的是她血肉模糊的头颅,对着她咧嘴笑着。
“南意棠,南意棠,你看到了我的下场了吗?那就是你的下场。”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洛九殇
御品门卫 穆章一
柳芊芊原本痛苦的表情,在这个时候忽然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带着一种格外诡异的笑容,那双眼睛盯着她,让南意棠觉得头疼欲裂。
“为什么?为什么要纠缠我,我们是敌人,可从来都是你先招惹的我,你为什么这样怨恨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南意棠实在是觉得很烦恼,对着柳芊芊的尸体吼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你滚开,不要缠着我,不要再缠着我了。”
“南意棠,你躲不掉的,你弄不明白,可是你躲不掉,你永远都躲不掉。”
我的偶像我的爱
柳芊芊丢掉了自己的脑袋,那双血淋淋的手掐住了南意棠的脖子,她没法呼吸,又被缠绕在噩梦里,被按在地上的时候,柳芊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悬挂在半空中。
那是她的孩子,她的小馒头,那个原本应该无忧无虑的生活,却因为父母是他们而遭受了那么多无妄之灾的可怜的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你们要干什么?放开她,放开她,放开我的孩子。”
过去的噩梦在那么一瞬间又被激起了,南意棠的心里,从未忘记过那些痛苦,尤其是孩子的死,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足够让她铭记一辈子。
“恨吗?记住这种恨,你永远的记住吧,我们谁都不配得到救赎。可你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南意棠,你的地狱就要来了啊。”
刺耳的笑声,让南意棠的心几乎缩成了一团,她很痛苦,拼命的想要阻止他们,然而做不到,她还是那么无力,根本救不了自己的孩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从高处坠落而下。
南意棠痛苦的哭着,可是这一切都还没有结束,秦北穆遍体鳞伤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也被人用绳子捆着,掉在自己的面前。
“北,北穆。”南意棠哽咽着,想要朝秦北穆跑过去,然而被拦住了,那些人死死的抓住了她,不让南意棠跑过去。
“别怕,别怕。”秦北穆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也永远都是勇敢的,给她勇气。
“秦北穆。”南意棠几乎是嘶吼着秦北穆的名字的,秦北穆那么爱她,随时都可以为了她而牺牲,但是南意棠却不能接受这一切的发生,她原本就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是因为碰到了秦北穆之后,南意棠才开始拥有了那么多,她可以忍受失去很多东西,但是唯独不能忍受失去秦北穆,因为那将意味着她会变得一无所有,那是她无法承受的。
“棠棠,如果我不能在你身边的话,那么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你知道我爱你,我只希望你高兴,只要你开心就好。”
秦北穆对南意棠扬起了笑容,那笑容里却带着悲凉的意味。
南意棠拼命的摇着头,眼里含着泪花,就听到了响声之后,秦北穆的身上有血色溅出来,他捂着自己受伤的胸口,血一滴滴的落下来,嘴角也是鲜红的。
“啊!”
南意棠捂着自己的耳朵尖叫了起来,结束了,全都结束了。
“棠棠,棠棠。”
又做噩梦了,南意棠惊叫起来的时候,秦北穆就被惊醒了,立即将南意棠给抱了起来,想要把她给摇醒。
南意棠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沉默的看着秦北穆,迷茫的眼睛逐渐的恢复了清明。
‘我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南意棠迷茫的问道。
“是,你又梦到了什么?”秦北穆抚摸着南意棠的脸,担心的问道。
“我好害怕,我梦到你出事了。”南意棠心有余悸,还在因为梦里的事情而感到害怕,后背都是冷汗,她扑在秦北穆的怀里,紧张的捏着他的衣服。
“秦北穆,你不要出事,你千万别离开我,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别怕,没事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就在这里,你看看,你是我的女人,我只会保护你,永远留在你身边。我要是走了,就会有别人欺负你,我不允许,我会为了你好好的活着。”
秦北穆轻轻的在南意棠的额角上亲了一下,擦去了她的冷汗,柔声的像是哄孩子一样,“好了,好了,没事了,只是做梦而已。”
南意棠看着秦北穆没说话,手却握得更紧了,窝在秦北穆的怀里,身子有些发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