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529章 小賈是老夫的兵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杨氏回到家中,刚换了衣裳,寡居的大女儿武顺就来了。
“阿娘。”
武顺长得颇为白嫩丰腴,笑起来胸脯微颤,颇为诱人。
“敏之呢?”
“外祖母。”
一个十余岁的少年跟着进来,身后还有一个少女。
杨氏笑道:“今日去见到了法师,只觉着浑身轻松。你在家带着敏之他们也无趣,去大慈恩寺转转也好。”
武顺是寡居,带着两个孩子在娘家住。闻言笑道:“阿娘看着又年轻了些。”
哎!
这个女儿说的好话,为何就没有小贾说的诚恳呢?
杨氏笑了笑,和武顺说话,不时又问问贺兰敏之和外孙女贺兰敏月的情况。
一家其乐融融。
晚些武顺带着孩子出去,身边的妇人低声道:“夫人,这家中如今该你管事呢!”
武顺收了笑脸,“如今都靠着媚娘过日子,我是寡居,在娘家若是掌家,那便是跋扈,欲壑难填。”
妇人回头看了一眼贺兰敏之,“小郎君这般俊美,长大了怕是会多家争抢。不过还得要有个官职才好,如此才能和那些权贵攀亲。”
武顺回身看了一眼俊美的儿子,伸手摸摸他的头顶,“敏之可想做官?”
贺兰敏之平静的道:“不想。”
“不想?敏之这是害羞吗?哈哈哈哈!”
武顺捧腹大笑。
贺兰敏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阿娘,你经常进宫。”
武顺的笑声戛然而止,“阿娘进宫寻你姨母有事。”
贺兰敏之平静的道:“没事。”
武顺皱眉,“敏之你如何这般尖刻了?”
“是,我错了。”
贺兰敏之请罪,武顺笑着说了几句,随即回身。
就在她回身的一刻,贺兰敏之的眼中多了狰狞,随即就是茫然。
门子此刻寻到了杨氏,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杨氏心情正好,“何事?”
“老夫人,先前早上时,那武阳侯在外面打了我一巴掌,我想着老夫人大清早心情好,就没说……”
瞬间一个忍辱负重的忠仆形象就出来了。
现在贾平安不在,那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把脸侧过来,果然,巴掌印依旧在。
“打!”
门子一怔,杨氏身边的妇人过来,一巴掌抽的门子满嘴血。
杨氏舒坦的道:“那年轻人不错,哄人也哄的颇为有趣。”
……
贾平安当是得了半日闲,自然不肯回百骑。
他一路溜达到了曲江池,转悠了许久,没发现钓鱼的好地方,倍感遗憾。
但一抬头,竟然遇到了熟人。
柳奭!
柳奭背着手,身边跟着两个随从,看着神色阴郁。
“柳尚书。”
贾平安是礼仪达人,当先行礼问好。
柳奭见到是他,面前笑了笑,“武阳侯啊!这是来此游玩?”
你是百骑的大统领,不上班来曲江池……呵呵!
“柳尚书竟然不在吏部理事?”
要膈应人吗?
我九段,你几段?
柳奭看了他一眼,神色淡漠,缓缓而去。
宫中王皇后的日子越发的绝望了,随便她怎么撺掇,怎么妩媚,皇帝压根就不多看她一眼。
朕要换老婆了,谁赞成,谁反对?
柳奭想说我反对,但反对无效。
王皇后一旦丢了后位,他就尴尬了。
这便是因人成事者的短处,人走茶凉。
柳奭突然回身道:“她真要赶尽杀绝吗?”
这里是曲江池,长安的第一旅游胜地,就和后世的长城一样,不管啥时候都是人头攒动。
柳奭这么喊一嗓子,顿时惊动了许多人。
“是柳奭!”
“还有贾平安。他说这话……指的便是武昭仪吧?”
“就是武昭仪。陛下准备废后,就是要换上武昭仪。柳奭靠着皇后上位,如今惶恐呢!大概是担心武昭仪上位后收拾他。”
这话有些当面污蔑人的风采。
关键这里是曲江池,按照人类的尿性,晚些这番话将会传遍整个长安城。
这话传一传的就会变味……
——武昭仪发誓一旦封后就要弄死柳奭!
——武昭仪放话,要弄死柳奭全家!
——武昭仪放话,一旦封后,宰相们谁都别想活!
你好毒!
真以为骚话只有你会说吗?
别忘了你面对的可是来自于后世的骚年!
贾平安苦笑道:“其实,武昭仪也挺想能一言而决弄死一个尚书。”
众人愕然,然后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妙,妙极了!”
现在不是二圣临朝的时代,就算是二圣临朝,李治也牢牢的把控着朝政。一言而决一个尚书的人选,甚至要弄死他……你以为皇帝是傀儡吗?
柳奭面色平静,但脚下匆匆。
“别走啊!”
贾平安招手,“柳尚书,再聊五文钱的?哎!柳尚书!”
我一肚子骚话都没法说,你走啥呀!
一句话让柳奭灰溜溜的闪人,贾平安心情大好,晚些准备出去,发现水边竟然有人摆摊……
大唐对商人的要求很简单:要脸,要脸,要脸……就是别为了挣钱就不要脸。随后对商人各种歧视,比如说不许五品以上官员进出市场。
所有的生意都得在东西市,外加一个平康坊做,外面必须干干净净的,看不到商人,让我们的心胸不会被商人们污染。
这就是目前的氛围。
曲江池里竟然有人摆摊……
这不科学啊!
哪怕王老二的婆娘原先在娘家外面摆摊买早饭,贾平安都觉得不奇怪。可这里是曲江池,人来人往的AAAAA级景区,竟然出现了商人。
他抬头看了一眼,心想难道是春天来了?
想想大宋,整个城市都是商人的乐园,通宵达旦。若是长安也如此……我的夜生活啊!撸串喝酒。
摊子前面人不少,贾平安想挤进去,可看看大多是女人,就只能苦笑。
“有人摸我!”
一个妇人喊道。
一个男子道貌岸然的背着手出来。
“站住!”
贾平安冷笑。
男子充耳不闻,脚下加快。
呯!
贾平安一拳封眼,一腿踹倒,骂道:“还学会了痴汉那一套?不要脸!”
妇人出来,见状就狂踩。
“踩死你!踩死你!”
男子惨叫,妇人这才心满意足的福身,“奴说是谁这般正义凛然,原来是武阳侯。多谢武阳侯了。”
“小事。”
贾平安是见不惯这等事儿。你要说二人郎有情来妾有意也就罢了,马丹,混在人群中揩油,你以为自己是电车老汉呢!
“武阳侯是个好人!”
那些女人捂嘴轻笑。
贾平安趁机过去,就见一个十岁出头的女孩蹲在那里,身前一个提篮,里面是草鞋。
“谁做的?”
女孩抬头,一张微黑的脸上全是难为情,“阿翁做的。”
“那阿翁为何不去贩卖?”
“阿翁病了,脚疼。”
贾平安摸出一串铜钱,“我全买了。”
女孩惶然道:“不值那么多钱,我不敢要。”
贾平安冷着脸道:“大人说话,哪有孩子插嘴的余地?多了?那这提篮就送我了。赶紧回家去!”
“闪开!”
人群闪开,两个金吾卫的军士凶神恶煞的道:“谁在这里卖货?拿了!”
拿尼玛!
贾平安准备回头喝骂,一个军士干咳一声,“看你年少,这是来送货的吧?”
卖货变成了送货,一字之差,这就不是做生意。
女孩猛点头。
“走了走了。”
贾平安拎着提篮回到了家中。
“郎君买了什么?草鞋?”杜贺看了一眼,“这手艺看着不错。郎君不知道,手艺差的草鞋穿着刺脚,你看看这个……”
“家里人都分一分。”
贾平安自己拎着一双草鞋去了后院。
后院贾平安弄了个类似于后世客厅的地方,一家三口没事就在这里。
鸿雁和三花守在门外,见他来了就福身。
“郎君!”
贾平安迈脚进去,正好看到卫无双背对着自己坐着,苏荷在给她套衣裳……
“这么美的背……”
哪怕是夫妻,卫无双依旧羞涩的道:“夫君别看。”
但心中却是美滋滋的。
“不拿来拔罐可惜了。”
卫无双黑着脸,贾平安坐下,试穿了一下草鞋,起身走走,“咦!还真舒服。”
前世他也穿过草鞋,但那只是玩儿性质。
“夫君,我也要穿!”
苏荷的好奇心强,贾平安就脱了给她试试。
“好痒!”
苏荷肌肤娇嫩,穿上去就在笑。
卫无双穿好衣裳才回身,“夫君,城外庄子那个女管事也从不来家中禀告,妾身想着是不是派了杜贺去呵斥一番?”
这个……
王悦荣好歹也算是个美人,要是来禀告被看到了容颜,贾师傅觉得自己浑身长嘴都说不清。
“一个女人也不好独自往来城中。”
这年头女子单独出门的不算多,这个借口找的太出色的。
我果然是有海王的潜质!
贾平安幻想了一下海王的日子,随即觉得自己过不来。
那个女人果然不对!
卫无双心中冷笑,“庄子到城中也才三里地呢!要不……妾身让人弄一头驴给她?”
苏荷说道:“无双好贴心,还给她准备了坐骑。”
这个婆娘难道是在怀疑些什么?
贾平安打个哈哈,“既然距离近,我想着让杜贺隔一阵子去一趟更好。”
“也是。”
果然,这个婆娘被我忽悠了。
你真不想去做海王?
贾平安的心动摇了一下,然后断然拒绝。
郎君心中有鬼!
卫无双说道:“等生了孩子后,我和苏荷一起去看看。”
他可会慌张?
金屋藏娇,竟然藏在了庄子上,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贾平安神色平静,“也好啊!”
这个婆娘绝对是怀疑了,回头弄不好会去打探消息。!
但等她生了孩子后,别说是王悦荣,就算是贾平安在孩子的面前也得退一射之地。
这便是男人的悲哀。
娶妻前是家中的一块宝,娶妻后地位-2,等有了孩子后,地位-3,若是家中再养一只宠物,地位-1……
贾平安觉得事儿不大,随即出去看自己养的那些鱼。
大水缸边,阿福趴着缸缘,伸爪子进去搅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贾平安凑过去看了一眼,只见水缸里的鱼儿们都跟着阿福爪子搅动的方向在悠闲的游着。
乖仔,你竟然还有训鱼的本事?
贾平安揉搓了它一番,阿福嘤嘤嘤叫唤,贾平安不明所以。阿福就当先去了前院。
这是要干啥?
贾平安跟在后面,直至出了家门。
一出家门阿福就疯跑。
“阿福!”
阿福一路狂奔,贾平安跟在后面跑的气喘吁吁的。
半晌跑到了一块地头,阿福伸爪子刨啊刨。
吱吱吱……
阿福的爪子收回来,上面竟然是一只小老鼠……
田鼠!
我的崽,你竟然会打猎了?
贾平安得意洋洋的回去。
“阿福会狩猎了。”
这是个好消息,苏荷趁机要求庆贺。
阿福在两个女主人的身前趴着,任凭苏荷把脚搁在自己的身上都纹丝不动。
“阿福!”
铛铛铛!
老祖才是金大腿 蓁一
隔壁传来了赵贤惠的召唤。
饭前点心来了。
阿福站起来,回身抱住了贾平安的腿,仰头……
现在它知道去隔壁吃东西不对,所以要请示。
“去吧去吧。”
阿福这才大摇大摆的出去,熟练的爬树,熟练的……呯!
竟然连梯子都懒得爬了。
直接摔下去。
日子就是这么的缓慢流淌。
两个婆娘的肚皮越发的大了,贾平安每日心惊肉跳的,恨不能去请一个医官来家中坐镇。
吃了早饭,他照例叮嘱了两个妻子,“若是有不妥当,马上让人去百骑寻我。”
“是。”
这是卫无双。
“知道了!”
这是苏荷!
两个老婆真贴心。
他前脚才走……
“无双,打麻将吧!”
……
到了百骑,先看消息。
贾平安觉得自己就是老美的总统,每日早上先看简报。
但看看这是什么……光福坊有男子偷情,被女方夫君堵住,连捅三刀,竟然未死,郎中说大概能保住一条命。
贾平安看得津津有味的,等看到了一条消息时,不禁楞了一下。
褚遂良昨夜犯夜禁!
作为宰相,自然该是夜禁政策的拥护者,老褚这个是啥意思?
关键在于,下面还有个记录。
柳奭也同时犯了夜禁。
如今的局面就是王皇后在苦苦支撑,宫外的长孙无忌一伙人在强撑……都想稳住。
可李治却铁了心的要浪,想换大老婆。
柳奭和褚遂良一起犯夜禁,这事儿就值得玩味了。
不。
柳奭后来是滚蛋了,褚遂良为了保住王皇后,竟然和李治硬扛……
为啥?
贾平安一直不理解此事。
你要说什么人选,或是说武媚是先帝的女人,皇帝你要不要脸。
不好意思,这事儿对于大唐而言真心不算事。现在只是武媚,后来李隆基连儿媳妇都直接弄了来。
所以道德层面不会成为障碍。
那些口口声声拿着这事儿纠结的另有想法。
贾平安想了许久,依旧一无所获。马上想到了家中的两个老婆,心情随即喜洋洋。等两个孩子出生,老贾家就更热闹了。
“武阳侯,英国公寻你。”
到了李勣那里,老帅们都在。
李勣说道:“陛下昨日说了,冬日操练就怕懈怠,如今开春了,该去查看一番,好,赏赐。不好,责罚!”
府兵平日里在家中种地,农闲时在折冲府操练。而上番到长安宿卫的自然也要操练,由诸卫组织。
比如说左武卫,梁建方就是组织者,令各部操练。
这其实也是一种轮训的法子,只是在这个交通不便的时代,上番的代价太高。
李勣起身,那脸板着,老帅们也纷纷起身,束手而立。
我呢?
贾平安觉得自己是个小透明,应当不用参加这么严肃的训话了吧?
他准备开溜。
李勣冷冷的道:“去哪?”
西天!
贾平安回身,讪讪的道:“准备去给诸位老帅煮茶。”
李勣昂首,“陛下训示,大唐有吐蕃、高丽、突厥,乃至于西域等地的对手,操练务必严苛!”
“领命!”
老帅们肃然应诺。
贾平安弱弱的跟着喊了一嗓子。
这事儿和我无关啊!
我难道回去操百骑?
也行吧。
但吴伟洪呢?
他没来,千牛卫难道不操练吗?
“卢国公,千牛卫没来?”
贾平安给吴伟洪上了个眼药。
“他来作甚?这里没他的地方。”
程知节随口说道。
等出去后,老帅们往右,他往左。
随后就被活擒了。
“小子去哪?”
“不是操练吗?我回去操练百骑!”
擒住他的是梁建方,闻言把他丢下,“百骑操练哪里值当陛下提及?”
程知节冷笑道:“此去定然要站许久,人难受。他这是想趁机遁逃!可耻!”
老帅们一阵批判,贾平安马上装死狗。
你以为看操练还有桌子椅子,甚至是矿泉水?
你做梦呢!
都是站着,将士们操练,观看的人都站着看。
能坐着的只有皇帝!
贾平安觉得李治不会来。
“在何处抽查?”
他悄然问了苏定方。
“左武卫。”
苏定方一脸作弊的不屑,“老梁如今成了诸卫的标杆,小贾,回头去操练操练老夫的麾下!”
这个……跑右屯卫去操练,回过头老梁会不会把我打个半死,说我吃里扒外?
“嗯!”
苏定方瞪眼。
“是!”
梁建方回头,“老苏这是威胁小贾什么?说来,老夫为你做主。”
呵呵!
不说只是半死,说了……多半死路一条。
贾平安随口扯了个理由。
梁建方狐疑的道:“但凡被欺负了,来寻老夫,老夫为你主持公道。”
“是!”
程知节不屑的道:“小贾是老夫的兵,关你屁事!”
“你特娘的要不要脸?小贾当初可是老夫的兵……”
两个老家伙开始了,贾平安赶紧去了李勣的身边。
“陛下来了。”
李治竟然来了,左武卫中一片欢腾。
旌旗招展,锣鼓喧天,人山人海……
永徽六年春,帝检校左武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