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f0l优美都市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笔趣-第二百七十一章 昏迷分享-33p7d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这人还当真是死心不改,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那银针是他发出来,她或许还会认为这人是真的害怕真的要为他家里人鸣冤。
可如今这结果并不是。
现在看来,他母亲的死应该也是他做的,他又在这里扮演什么角色。
不论如何,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去伤害养育自己成为的母亲,兼职是猪狗不如。
幼鸟还知反哺,可这人……
大堂之上原本嘈杂的声音因为男人的嚎叫瞬间安静下来,他们往后一跳,离姜音远远的。
这小姑娘真是胆大包天,在衙门的大堂上都敢行凶。
“不是我!”
姜音自始至终都是这句话,“我脑子还没坏到这个程度。”
可周围的人丝毫不信她所说的,他们都没有看到是谁发射出的银针,先入为主的以为又是姜音所为。
“看来这二十大板没有让你吃到苦头,还敢当着本官的面行凶,来人,在打她二十大板。”太守也怒了。
他堂堂太守,这下面的人居然服务不把他放在眼里,着实可恨。
当即两衙役就上前按住姜音的胳膊,可在她当接触到姜音后,其中一个衙役轰然倒地不起。
另一个衙役见状,赶紧甩开姜音的胳膊,面露恐惧的看向姜音。
太守惊得站起了身,他从上位走了下来查看那衙役的情况。
结果显而易见,衙役死了。
而这衙役就在接触到姜音之后就倒地死了,这个情况明眼人都会觉得是姜音下的手了。
刚才一发不中,又来了一次。
豪門棄婦
“大胆,当着本官的面杀害衙门内的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还有没有天理。”太守对着姜音大喝道。
姜音转过头望向跪在一旁的男人,只见他用眼睛斜着留意她这边,见她瞧过去后又立马收回了视线,恢复了之前那惊恐的表情。
“大人明察,上次因为那老妇人死亡的事情你们就已经检查过我的衣服,并无银针,请问这突然出现的银针你们又怎么能说是我的?”
姜音不卑不亢,思路清晰。
并没有因为衙役的死而惊慌。
可这是个太守也根本不听她的话,急冲冲的对衙役们大声说道:“把她关进水牢,择日审判。”
这次那些衙役学聪明了,他们抓住姜音的胳膊让她的手无法活动。
白露 周而復始
就这样丝毫不管姜音之前被打了二十大板的虚弱身子,直接把她给关进的水牢。
臀部的伤口在刚一碰触到冷水后就疼的激灵,不少水直接打在了脸上,让她也狠狠呛了几口。
姜音颤巍巍的站起身,这时才发现这水牢的水刚好在她的胸部,不至于让她呛到水可也让她非常难受。
这里的水非常的浑浊,不知道放置多久,水牢里的光线很暗,让姜音不自觉的昏沉了起来。
她只觉得好冷,好冷。
终于,整个思绪都坠入黑暗。
谢之衡对姜音的情况知道得一清二楚,在听到姜音被关进水牢后他露出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
“继续盯着,这步棋可得好好下。”
姜音丝毫不知她是谢之衡棋盘中的棋子,或者说谢之衡棋盘中的棋子不止姜音和那受害者自家。
他这盘棋下的很大,让人想象不到。
丞相府里,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谢澄终于醒了过来。
刚醒来他脑子里一片混沌,过了好久他的脑子才慢慢的清晰起来,第一反应就是姜音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
他快速招人过来,小厮一直守在外面再谢澄的声音喜极而泣,他一脸喜意的跑到谢澄的面前嘴里赶忙问着。
“少爷你终于醒了。”说着他还用手摸了摸眼角的泪,看起来格外的有喜感。
看见这样的小厮,谢澄也有些无奈,他刚醒过来,他的身子还有些弱,他坐在床上脸色还是隐约发白。
“我是怎么回来的?”
他明明记得那天她一直和姜音在一起,怎么醒来又在丞相府了。
“是丞相大人把你接回来的,少爷你都昏迷了好些天了。”小厮说着。
“音江怎么样了?”谢澄着急地问。
“这个……”小厮不知道该不该把姜音出事的事情告诉少爷,因为他知道少爷对那音姑娘的事情格外的上心。
如果少爷知道的话一定会去帮忙,可想到谢澄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他就有些纠结。
“她没事啊……”
小厮不自然的笑了笑,想要打浑过去。
“对了,少爷你要不要吃东西?我让厨房去给你准备一些。”小厮说完就准备开溜。
可谢澄丝毫不给他机会,“说实话!”
小厮哭丧着脸,“少爷,你就别问了吧,你在家里好好养伤”。
小厮的态度让谢澄察觉到一定是姜音出了什么事,他冷下脸来。
“跟我说实话,不然的话你也不用在我身边伺候着,我不会留一个有异心的人。”
小厮听了赶紧跪下,“少爷请你饶了小的吧,前些日子有人在音姑娘酒楼吃饭后中毒身亡了,所以衙门的人就把她抓了起来,而且我听说前几天又有两个人死了,好像都是音姑娘下得手,听说是明日就要审判了。”
谢澄的心随着小厮的话渐渐发凉,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姜音杀人,更不可能有人因为吃了姜音店里的饭菜中毒身亡,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少爷现在刚过午时。”
谢澄一听立马掀开被子就要往外走,小厮赶紧上前拦住谢澄。
“少爷你现在不能出去啊,你的身体还未恢复。”
知道小厮担心他的伤,所以谢澄没有跟他计较。
傳奇紈絝少爺(穿越之紈絝少爺)
可是此刻姜音被人算计进监狱,他怎么可能还心安理得地养伤?
“走开!”
墟冥戒指 谁家的小威
谢澄大手一挥,直接把小厮甩在身后,拿过衣架上的外衫几下穿好之后就急忙离开了。
九劫 諜影星魂
他马不停蹄地赶到酒楼,在这里见到边青和花言。
他们两人也因为姜音的事情烦恼不已,在他们看来,姜音根本就没必要受到这样的屈辱。
換靈錯愛
网游之无上霸主 妖邪有泪
无论是边青亲自出面,或者是和花言劫囚都被姜音拒绝。
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姜音在牢里受苦受罚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