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抗戰之丐世奇俠 天山放羊娃-一百四十八章:驚喜連連讀書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床板上的钱大致估算一下也就不到五千大洋,大丫二丫却不无骄傲,成就感满满。这里面除了任自强留下的一些钱之外,其他都是这段时间保定府叫花子们孝敬的份子钱。
姐妹俩眉飞色舞掰着手指头,你一言我一语讲述这段时间收了多少份子钱,孩子们日常用度包括请老师花了多少钱。
但任自强也听明白,即使现在有钱了,两人依然精打细算,身上穿得衣服还是用打劫黄三的钱买的那套衣服,对自己吝啬到了极点。
并且为了省钱,还不辞辛劳亲自伺候几十个小叫花子的吃喝。
大丫道:“强哥,你以后不用天天到处想办法挣钱了,这些钱应该够你用了吧?”
对此任自强一时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她们说是好。是夸她们勤俭持家会过日子的美德吗?还是无奈她俩头发长见识短。
“大丫二丫,你们要明白,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给你俩钱就是让你们花得。你看你们,作为我的女人,怎么不听我的话呢?你们虽不至于过财主家少奶奶一样的生活,衣服总要多买几套吧?”
事已挑明,任自强还要啥自行车,他嘴里嗔怪,双手却大大方方且有力的搂上姐妹俩曼妙的腰肢。
京 門風 月
“嗯呢!”突如其来得亲昵,大丫二丫虽毫无准备,但只是身子一颤,两人心有灵犀且心虚的向屋外看了一眼。见没人注意,随即满面羞红,心若鹿撞,娇躯像面条般软软的倚在任自强怀里。
“嘿嘿!我太喜欢民国了,这时代的女孩太听话了。”任自强心下得意,当即‘吧唧吧唧’在大丫二丫额头上亲了一口,声音愈发柔和:
“大丫二丫,你俩以后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凭我的本事,挣钱对我来说易如探囊取物。所以,你俩该花就花,不用替我节省。以后你俩要记住,我负责赚钱养家,你俩负责貌美如花就好。”
“嗯嗯。”大丫二丫声如蚊蝇,此时姐妹俩那还顾得上想什么貌美如花,由于娇躯上有一只温软的大手游走作怪,攻城掠地。
大手仿佛有魔力一般,所到之处,小火苗如燎原之势熊熊燃起,燎的人口干舌燥,娇躯颤抖,身心俱醉。脑中一片空白,嗓子里不由自主发出若有若无的哼咛。
“大丫姐,二丫姐,早饭好了!”屋外突如其来的喊声打破了房间里愈来愈浓厚得旖旎。
“啊!来了!”两姐妹如梦初醒,慌不迭的应了一声,然后扬起面红得欲滴出血的小脸,为难道:“强哥…….”
任自强并没因被人打断好事而恼火,他再精虫上脑也不会选择此时此地推倒两姐妹,所做的只不过是提前预热罢了。
三世为人,他也算粗懂女人心。想来作为叫花子出身的大丫二丫,对男欢女爱没那么多讲究,更不可能奢谈三媒六聘,大摆筵席,洞房花烛。
她们对自家男人唯一有的就是恭顺,现在为难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自己男人的需求而已。
于是柔声安慰道:“没事,我不急的,等你们吃过早饭我带你们上街,先把你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话里的意思不言自明,你俩当我的女人是当定了,不急于一时。
“嗯,强哥,上街不急的,你先休息一下,我俩去忙了。”大丫头也不抬弱弱的说了一句,搀着二丫迈着软软的腿走了出去。
“噗嗤!”任自强实在忍不住笑了,猥琐的把两手放在鼻头嗅了嗅,嗯,有股少女的清香,还有就是油烟味大了点。
“哎,老团头啊老团头,临了临了,你个老不休还给我整得挺明白啊!要不要我好好感谢你,给您老挪个窝换个风水好的地方风光大葬呢?”
躺在床上,任自强一边寻思死去的老团头得好,一边想象双胞胎姐妹花得美,不觉间酣然入睡。
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既没炎炎夏日的燥热,也没屋外小叫花子们的喧闹。好像身处鸟语花香之地,清凉的小风习习,惬意的一批。
等睡醒了睁开眼才发现端倪,原来是大丫满眼柔情,拿着蒲扇坐在床边轻轻扇着风。看她脸上脖颈上汗津津的,就知道她不知扇了多久。
要是没猜错的话,估计从他睡着后就开始扇了,否则,窗帘拉着,门窗关着,密不透风的房子里这么热他岂能睡得这么踏实?
说实在的,这一刻任自强着实有些感慨万千,这时代的女人太好了,照顾起自家男人那真是无微不至。和自己那个时空舔狗般的日子,其待遇简直有云泥之别。
作为男人,谁还没点大男子主义,谁也不是生下来就想做舔狗。说真的,如果没有战乱迭起,如果没有横征暴敛,他真得爱死现今这个社会了。
想到这他不由握住大丫的手,深情款款道:“大丫,你真好,辛苦你了!”
不曾想又闹了个乌龙,‘大丫’噗嗤笑了,向他身后努努嘴:“强哥,我是二丫,姐姐在你身后呢!”
“啊,又错了啊!”任自强回头看到大丫也拿着蒲扇,一样香汗淋漓,吃吃娇笑不已。
任自强为掩饰自己得尴尬,抬起手看看表:“哈,都十二点了,这一觉睡得够久的。”
大丫道:“强哥,你渴了吧?我给你端酸梅汤。”
二丫也忙道:“强哥,水井里还冰着西瓜呢,我去给你拿。”
临天道
“哎呀,哎呀!”结果两人坐得太久,估计腿都坐麻了,猝然间起身,差点摔倒。
“嗨,你俩着急啥?来,我给你们揉揉,保证马上就好。”
在他神奇内力作用下,那效果是立竿见影。再一次肌肤相亲,大丫二丫虽依然羞答答的,但总算不至于像早晨心都跳到嗓子眼。
为自己女人按摩个腿而已,在他这位过来人眼中,些许小事不值一提。而且还能拉近彼此距离增进感情,也不无闺房之乐中吃吃豆腐之意。
不过,在当下男权至上的惯性思维中,她俩看到任自强作为一个大男人竟然放下身段,悉心为她们服务,不消说小心肝都融化了,略有羞涩的两双美眸含情脉脉如欲滴出水来。
起来后简单洗漱,喝了满口生津的酸梅汤,吃了半个凉丝丝沁人心脾的西瓜。
接着他把宋瘸子马大山叫来,吩咐其和王强联系,做好把丐帮总舵搬到南关铁胆武馆的准备。
这里地方太小,而且刘家堡学校还没建起来,宽敞的铁胆武馆倒是可以作为小叫花子暂时容身之地。
然后又和教孩子们知识的曾亚军、阎霞老师谈了谈,以高出现有薪资一倍的待,遇盛情相邀他们在九月初去新学校任教。
碰到有用的人才,任自强就抱着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再说,以利诱人就是他百试百灵的灵丹妙药。
他始终认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再甘于奉献的人也需要养家糊口不是。
美女斗邪王 安格斯
他俩是保定府第二师范学院应届毕业生,曾亚军是保定府下属高碑店人,教语文,阎霞是‘药都’安国人,教数学。
两人之所以来此教授小叫花子知识,走得相当于后世在校大学生勤工俭学的路子。
曾亚军不愧是教国学的,很是健谈,他对任自强是叫花子总团头的身份也有所了解,一上来就盛赞其颇有‘武训遗风’。
要说‘武穆遗风’任自强还有所明白,岳飞岳武穆嘛,其‘精忠报国’乃是国人耳熟能详的。但别怪他孤陋寡闻,‘武训遗风’是什么东东?他还真不知道。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他自是虚心请教。
在曾亚军一番解释下,任自强才明白,‘武训’为何许人也,为何这么出名。
原来武训的伟大在于他作为清末的一个叫花子,行乞三十八年,将所有乞讨所得都用来建设和兴办三处义学,免费教育了无数贫苦家庭的孩子。是一位可敬的先人,是我国近代民办教育的先驱者。
武训是叫花子,任自强同样也是,而他请人免费教授小叫花子知识的心血来潮之举,粗看倒是和‘武训遗风’相得益彰。
不过人贵有自知之明,他深知自己办教育的出发点和武训是有出入的,当不起‘武训遗风’的名号。
而且曾亚军和阎霞不无蛊惑道:“总团头如此高义,实乃保定府一大亮点,如果能在报纸上广为告知,想必能争取更多国人效仿或支持兴办教育?”
其言下之意分明说一个叫花子尚且如此,其他人知道了岂不是无地自容?说白了,不管他们出于何意,玩的不过是道德绑架那一套。
“打住打住!我不喜欢出名,此事不要再提。”不管他们说得多么天花乱坠,任自强一口否决,而且不乏告诫:
“这事你俩知道就好,希望你们能够替我保密,我不希望以后在外面听到有关我办教育的只言片语。否则,咱们连朋友没得做!”
曾亚军阎霞没料到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但看任自强确实不像在开玩笑,心里虽有不解,也只有点头答应:“总团头请放心,我们不会向外面乱说的。”
等送走两位老师,任自强手一挥:“大丫二丫,走,咱们上街。”
踱步走向我的青春 伤痛让我堕落
“强哥,让姐姐(二丫)去吧?”不曾想两姐妹竟然为了谁留下看钱而推让起来。
“嗨,那点钱你们就别在意了,以后都交给瘸子大哥管。等咱们买完衣服我领你俩咱们的新家,让你们好好看看强哥我有多少钱?”
任自强不由分说拉着两姐妹出了门,和宋瘸子交代一声晚上不回来了,拦了两辆黄包车直奔西大街而去。
西大街对他来说已是轻车熟路,他带着两姐妹先在酒楼吃了一顿大餐,然后顶着烈日一头扎进上次来过的商铺一顿狂买。
大丫二丫作为叫花子,何曾来过如此高档的商铺,看得眼花缭乱不说,一时慌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更别说去挑选了。
任自强也知道指望她俩纯属指屁吹灯,他好歹有点经验,只好勉为其难摆出一幅不差钱的大款嘴脸。
妖视魅行 冥海
何况他来的依旧是上次为刘思琪她们买衣服的成衣铺,不管是掌柜还是伙计对他这位出手阔绰的主儿,且一次带着七位如花似玉的女孩来购物的印象尤为深刻。
初一进门,店员就认出来了,自是上前热情相迎:“先生,您又来了。”
“嗯。”任自强笑着点点头,指着大气都不敢喘的大丫二丫道:“麻烦帮她俩选几套合适的衣服。”
凡是适合她俩身材,款式颜色花色看得过眼,他只管用手一指:“买买买。”
任自强作为男人买东西那是目的明确,他才没那个闲心陪姐妹俩逛街,都是上次去过的店铺。
这家买完去那家,不停歇在成衣铺、鞋帽行、钟表店转了一圈。一口气为她俩衣服鞋袜、帽子,从里到外各买了六套,又各买了一支女式手表才罢休。
至于珠宝首饰之类,他储物戒里多得是,没必要再花冤枉钱。
这次倒不用他掏现大洋了,上次郭民生给的两万大洋支票刚好派上用场。
看到任自强花钱似流水,半个时辰功夫近五千大洋进了商家口袋,大丫二丫怯生生且心疼的不停在旁边小声劝阻:“强哥,够穿了,真得够穿了,别乱花钱了!”
对此任自强理她们的功夫都没有,大男子主义十足。你别说,这种花钱的感觉真不赖。
大丫二丫虽心疼的都要跳脚,不过在坐上黄包车回去的路上,任自强分明看到大丫二丫抱着大包小包偷笑得像花儿一样。
而且一路上两眼不自觉的看手腕上亮晶晶的手表足有几十次,生怕手表会不翼而飞。
所以,有情感专家说女人是最为言不由衷的动物,此言不虚也。
等任自强带着她俩来到南城原王大善人的大院,大丫二丫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连罗长春两口子和她俩打招呼都忘了回应。
不可置信瞪着两双大眼睛,怎么也看不够,嘴里一个劲喋喋不休:“老天爷!这真是咱们的新家吗?真漂亮真大啊!姐姐(二丫),我不是在做梦吧?”
“呵呵。”罗长春两口子报之以善意的一笑。
任自强给了罗长春一封大洋,吩咐他去外面酒楼订好这两天的饭菜以及水果之类。大丫二丫的厨艺他清楚,果腹还可以,至于色香味不提也罢。
然后把还没看明白的姐妹俩就像木偶似的带到整个大院得精华之所在–绣楼。
推开大门,任自强不无得意道:“看看,咱们家漂亮吧?”
“嗯嗯!”看到绣楼里的豪华装饰和光可鉴人的地板,大丫二丫两眼满是小星星,螓首狂点,都不敢挪动脚步。
低头看看脚上灰不拉几的布鞋,两人脸上同时浮现纠结之色,地上比她们吃饭的桌子还干净,是人能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