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笔趣-第105章 口嫌體正直鑒賞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娘娘不必忧心,偏爱归偏爱,可谁家舍得为了个不上进的子孙赌上一家老小的命?您要是实在不放心,奴婢有简单的办法,之前若云小姐说过苏宝儿是个容不得人的,她再长袖善舞,只要不和离王一条心,也掀不出浪花来。”
在宝琴的劝慰下,皇后慢慢冷静下来。
是这个理儿。
苏宝儿越容不下人,她越往离王府塞人,让她只顾得上争风吃醋,闹得多了狠了,夫妻离心,最好再断了离王的后,那就真高枕无忧了。
“离王大婚将近,你去寻摸几个引导宫女送去,别让他在新婚之夜闹出什么笑话。”
宝琴心领神会,她一定选会来事儿的。
想来不久之后离王的后院就会很精彩。
“贤妃那儿安排好了?”
“嗯。”宝琴点头。
“让他们利索点,宫里很久都没发生一件让本宫顺心的事情了。”
皇后抚了抚衣服,她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宝琴领命退下,到殿外她忍不住叹息一声,她信佛,相信报应轮回,实在不想把魔爪再一次伸向未出世的孩子。
可她人微言轻,除了照做别无办法。
“琴姑姑!”
宝琴往声音来源看,是站在柱子后面的蒋泽。
她走过去恭敬地问道:“蒋少爷,可还有事?”
“琴姑姑,劳烦您在姑母面前美言几句。”蒋泽拿出一个分量十足的金镯。
丹鼎艳修录
赛尔号之生命源泉 紫晶辉月
宝琴接过后迅速用袖子遮住:“少爷英武,年轻有为,又一心想着娘娘,她会明白的。”
这意思便是答应了。
蒋泽松了一口气,有宝琴姑姑从旁协助,他在清风楼买人的事情应该不会掀起太大的波浪。
夜色降临,苏宝儿让人把晚饭摆在院子里石桌上,桌上摆满了用竹签串好的菜,种类繁多,有荤有素。
经过一番交流,郑光被推出来当出头鸟。
“师父,有菜无酒,略有遗憾。”
“可以。”
苏宝儿让人上了两壶酒。
郑光迫不及待地给众人满上,然后端起酒杯细细品味。
“酒香浓郁,经久不散,世上没比这更好的酒了,师父你别小气,今晚我们要不醉不归。” 郑光美得眯起了眼睛。
难怪引得那么多人苦苦在醉仙楼守候。
苏宝儿微微一笑,去招呼厨娘上锅底。
锅底是牛油辣锅,红彤彤的一锅,上面还飘着几个红色的干辣椒,看着就很辣。
郑光傻眼了,辣锅配上酒,他该担心自己的屁屁了。
“喝呀。”苏宝儿挑挑眉。
“小徒不胜酒力,陪不了师父,程兄,朱兄,你们俩酒量好,赶紧来陪师父。”
比起酒,还是美食更吸引人,因为能填饱肚子。
超級 神 基因
程凌岳和朱建黎对郑光怒目而视,他们没这么坑的兄弟。
“师父,我们错了,以后不闹着要喝酒了。” 封天建带头认错。
“喝可以,但要看场合,别动不动就不醉不归,这东西只适合小酌怡情,大了伤身。”
“师父高见。”
苏宝儿见他们认错态度良好,便让人撤下酒换上珍珠奶茶,奶茶颜色微黄,口味微甜,配上软糯有嚼劲的木薯丸子,是极好的解辣饮品。
不多时,三五十根串串下肚,郑光满足地说道:“过瘾!师父,要不以后我多交点伙食费,就在你这儿吃了。”
“干了活儿就管饭。”
郑光突然想把思源堂的差事一直做下去。
眼看着郑光又要掉进吃的坑里,林祁连忙说道:“不能让师父破费,一个月管两顿就够了。”
郑光如大梦初醒,串串偶尔吃一顿就够了,多了确实不行。
都怪自己这张嘴,差点赔上了大好人生。
苏宝儿微微一笑,小伙子还是太年轻。
中华美食种类繁多,再来两顿保管他们求着她管饭。
吃饱喝足,苏宝儿给他们一人一瓶醉仙酿。
“不想总挨打挨骂,平时记得多讨长辈欢心,不只是磕头请安,回去的时候带些小礼物,让他们知道你们心里惦记着家里。”
她可不想这些家伙每天都带着伤来上课。
朱建黎偷摸揉了下屁股,自我安慰道师父肯定没发现他挨揍的事情。
不料他坐上马车,随从小竹给他一瓶药。
“苏姑娘说是她亲自配的,消肿祛瘀效果明显。”
“谁稀罕这东西!”朱建黎又瞪了随从一眼,“你说的?”
小竹连连摇头:“我哪敢跟离王妃搭话?”
“行了,到外面坐着去,看见你就烦!”
“是。”
小竹麻溜地出去。
等马车就剩朱建黎一个人,他摊开掌心,仔细打量那小巧的药瓶。
虽然挨打很窘,但来自师父的关心很暖。
她与旁的先生不同,别人会告状,让爷爷和爹揍他,还说些子不教父之过,棍棒底下出孝子的风凉话,苏宝儿却教他和家人缓解关系,给她送伤药。
如果是她,他定不会翘课,不会和她唱反调,更不会戏弄他。
到家后朱建黎吩咐道:“把里面的食盒给爷爷送去,跟他说我原谅他了,好有让他悠着点笑,别把胡子笑掉了。”
“是。”
仵作 娘子
小竹缩缩脖子,跑腿没问题,但后面几句两句他没胆子说。
不久之后,小竹带着一千两银票回来。
“小气吧啦的,这点钱也好意思拿出手。”朱建黎嫌弃得不行,他现在随便去赌石坊摸一把都比这赚得多。
过了会儿他又说道:“算他有点良心。”
他爷爷钱都在奶奶手里,能给他一千两已经很够意思了。
想想老爷子也不容易,幼年时被继母苛待,好不容易考了功名,转眼又娶个凶悍的媳妇儿,官场上几度沉浮,还摊上他这么个不肖子孙。
算了,以后轻点气他。
“把门关上,来给小爷上药。”
小竹赶紧去拿药箱,朱建黎嫌弃地说道:“用师父给的那个。”
“你不是……”小竹没说完就收到朱建黎一记刀眼,他立即改口,“少爷你趴到床上去,我给您上药。”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口嫌体正直吧。
苏宝儿的药涂上后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
朱建黎满足地闭上眼睛,总算能睡个好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