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ki1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正派 txt-第七百二十九章 開啓(萬更求訂閱求月票)展示-m5k9s

我真的是正派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正派
从内天地里面退出来。
秦书剑将身上泄露的气息收敛。
“天帝,你突破了?”
识海中,戮神刀疑惑的问道。
他虽然是存在秦书剑的识海里面,但对方要是不将其携带进去的话,他也是没有办法知晓内天地的存在。
更是没有办法清楚,内天地所发生的变化。
所以戮神刀只知道秦书剑气息暴涨,余下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突破了!”
秦书剑点头,随后拿起案桌上的封神榜,一举一动间所散发出来的威势更加强大了。
随着内天地晋升中千世界。
他的生命层次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实力却是发出了很大的蜕变。
间接的。
身上那股天地主宰的威势,也是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将封神榜拿起,上面太阴星君的神位已经凝聚。
但是。
因为没有人继承太阴星君的神位,所以空悬的神位力量正在一点点的流逝。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天渊那边阴正在恢复力量。
只有阴在恢复力量。
导致太阴规则的缺口正在消失,才会让封神榜中的太阴星君神位不稳。
秦书剑脸上的喜色收敛了一些:“太阴星君的神位,必须要尽快找到合适继承的人,但这个位置不是任何一个真仙,都能坐上去的。
眼下最合适的,仍然是月族的强者。”
因为太阳星君的神位,是由朱雀皇担任,而朱雀族虽然不是太阳精华诞生出来的种族,但也是归类于先天火属,天生可以掌控先天神火。
在一定程度上,算是跟太阳星君的神位非常契合。
也是如此。
所以太阳星君的神位有朱雀皇担任,可以极大程度上,将神位的力量发挥出来。
也是因为这样,太阴星君神位的担任者,也绝对不能太弱,而且要跟神位本身契合。
不然。
太阳真火太强,太阴月华太弱的话,那么就会失去平衡,不是一件好事。
“阴阳必须要平衡,在加上原有的三百六十五周天星辰,那么阵法才会真正的完善,倒是普照大千世界的星辰力量,绝对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提升数倍有余。”
“真能提升数倍的话,大千世界万族将会迎来一次爆发式的增长,天庭的实力也会疯狂提升。”
秦书剑看着封神榜,眼神闪烁不定。
大争之世。
虽然是伴随着大劫,但也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处于这个时代的修士,都有机会攀登以往不敢想象的顶峰。
所以。
这是一个难得的契机。
纵观天地衍化至今,亿万年岁月当中,有过不少次数的大争之世,但也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大争之世,能够跟眼下的相提并论。
哪怕是天地刚刚衍生的时候,天地灵气没有从先天灵气蜕化时,也未必比得过现在。
因为封存了亿万年的星辰力量,在此次被牵引了下来。
那股封存的力量,堪称浩瀚恐怖。
这是契机。
是大千世界众生的契机,也是秦书剑等转世重生者的契机。
将封神榜放下。
秦书剑离开天宫,已是来到了南部洲。
月族秘境。
月神殿中,当代月皇端坐于其上,默默汲取月华以及形成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自从上任月皇陨落以后。
月族也出现了一些乱象,所幸的是,那些乱象很快就被平定了下来。
最后由月族中的强者,将现任月皇推举上位。
当代月皇在刚刚继位的时候,虽然实力不是月族里面最强的,但天赋则是无人能比。
上古月皇曦灵,都有将她作为后备载体的想法。
一旦原有的载体陨落,就会换取新的载体。
可惜的是。
规则战场的一战,将曦灵所有的希望都给破灭,导致她彻底陨落在了那里,再也没有换取载体的可能。
如今的月皇也没有让月族强者失望。
三年时间,就从原先的天人八重,突破到了现在的天人十重,成为了月族里面当之无愧的顶尖强者。
后面成仙的希望,也是比其他人要大上许多。
突然间。
原本只有月皇存在的月神殿中,一个人从无到有般出现。
月皇心有所感,直接睁开了紧闭的眼眸,正好看到了那一袭青衫。
顿时。
平静的面容上古,有震惊的神色浮现。
紧接着,月皇从位置上站起,走到那青衫的面前,躬身下拜:“见过天帝!”
“免礼吧。”
“谢天帝!”月皇直起身,随后才敢将目光直视秦书剑:“天帝突然间造访我月族,不知有何吩咐?”
说话的时候,她的内心也是有些打鼓。
月族跟人族一直都存在恩怨,前任月皇更是因为阻拦人族强者成仙,才陨落在了规则战场上面。
天庭封神的时候,月族身为大族也没有得到任何一个神位,由此可见天帝其实对月族,是仍然心有不满。
这个时候秦书剑突然前来,难免会让月皇多想。
虽然现在万族一统,对方出手灭掉月族的概率不大。
但是只要随便使用一些手段,就足以让月族吃不了兜着走。
而且。
秦书剑要是现在出手,将自己斩杀在这里的话,月皇感觉不会有任何人察觉。
就在她内心忐忑的时候。
總裁,放過我吧! 家中的老鼠
秦书剑缓缓开口:“月皇突破真仙,大概需要多长的时间?”
“突破真仙?”
月皇愣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来:“再给本皇两三年时间,应该能够成仙。”
在这个事情上面,她没有什么隐瞒。
也是因为没有隐瞒的必要。
不管成仙与否,月皇都明白,自己在这位天帝的面前,起不到什么根本性的变化。
秦书剑负手,面色淡然:“两三年的时间太久,本皇给你半年时间,你若是能够突破真仙,那么便赐予你太阴星君的神位。
此神位虽然属于周天星辰,但论及真正地位的话,不在四极战神之下。”
“太阴星君!”
月皇瞳孔猛地一缩。
她根本没想到,秦书剑过来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这个。
赐予自己太阴星君的神位,不在四极战神之下。
月皇面色惊愕,内心则是半信半疑。
她很难相信,秦书剑会有这样的好处给自己,要是太阴星君的神位真的这么重要,完全可以给人族,而没有必要亲自来月族。
心中有所疑惑。
月皇也是不吐不快:“天帝,为何要将太阴星君的神位给月族,毕竟我族跟人族——”
话说到一半,她就停了下来。
虽然没有说全,但其中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
秦书剑说道:“人族跟月族的恩怨,自然是不可能轻易消除,但眼下天庭建立,统御万族,有些恩怨也只能是暂时放下。
太阴星君的神位,不是谁都能够担任的。
月族乃是自月华中诞生灵智,从而孕育出世的生灵,天生就跟太阴星君神位契合,所以朕才会给你一个机会。
你若是不愿接任的话,朕自会找寻其他人。”
月皇心中顿时释然,旋即便是回道:“本皇自然愿意接任太阴星君的神位!”
“不是你说接任,那就能够接任,半年时间,你若是能突破真仙,便有资格成为太阴星君,若是不能,那就证明你没有那个机缘。
好自为之吧,能否把握住这个机会,就看你自己了。
半年内若是突破真仙,可前往天庭。”
新仙鹤神针
秦书剑面色淡然。
说完以后,他直接离开了月神殿。
整个月族秘境对其来说,等同于是不设防的一样,任由秦书剑进出。
月皇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她在回想秦书剑方才所说的话。
“半年时间突破真仙,就能够接任太阴星君的神位,此乃我月族最大的机会,本皇要是能够成为太阴星君,月族必将崛起!”
月皇目光坚定,心中已是做出了决断。
半年内。
不论是用处怎样的办法,她都要突破真仙,太阴星君的神位便等于是为了月族量身打造的。
要是错失了这个机缘。
月族再想翻身的话,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上古月族的辉煌,也许要在本皇的手中重现了!”月皇深吸口气,俏脸上有温和的笑容。
旋即她走出月神殿,看着天穹上方的明月,已是一步御空而起。
明月乃是上古月皇陨落的时候所化,也是月族最大的宝物。
但是谁都不清楚。
其实月族秘境上空的明月,不单单是上古月皇所化那么简单,内里仍然存在有其他的秘密,只有历代月皇才有资格接触的秘密。
进入明月里面,就好像穿透了一层薄膜。
只见明月当中有一座宫殿存在,仔细看去的话,会发现跟下方的月神殿,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月皇走入宫殿里面。
清冷的月宫,有三具寒玉铸成的棺材摆放于其中,享受着月华的滋养。
“现任月皇,见过几位前辈!”月皇看着三具寒玉冰棺,轻启朱唇,温和的声音已是在月宫中响起。
话落。
三具寒玉冰棺微微一震。
旋即,有腐朽的声音传出:“月皇此来,不知有何事情?”
“三年以前,天庭建立,有人族强者担任天帝,万族诸皇得封神位,我月族势弱,诸多神位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属于我月族。
如今天庭设立太阴星君一职,我月族便是最适合担任此神位的对象。
但是继承神位,我族需要在半年内诞生出真仙。
此次机会对于我月族来说,是难得的契机,若是错过的话,也许我族会在往后的岁月中彻底衰落。”
月皇开口,将近段时间的事情,都给一一说了出来。
话落。
月宫里面平静了下来,好像三具寒玉冰棺里面的强者,都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一样。
良久过后。
才有其中一具寒玉冰棺传出声音:“上古破灭后,人族竟再次建立天庭,此族果真是潜力大的可怕啊!”
“诸皇封神,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从眼下的局势来看,要能得封神位的话,的确是一件对月族大有裨益的事情。”
另外一具寒玉冰棺说道。
他们虽然不清楚,太阴星君的神位,到底是有多重要。
寵妻無度:妃狂天下
但是从月皇的只言片语中,就可以明白,神位对于眼下的月族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乃至于,关系月族能否崛起的大事。
月皇此时躬身下拜:“半年内,本皇没有把握突破真仙,所以此次前来,乃是希望诸位前辈助本皇一臂之力!”
闻言。
寒玉冰棺陷入了沉默。
许久,才有声音传出。
“——我等封印数十万年,为的便是给月族出一份力,如今月皇开口,我等自然不会拒绝。”
说完,寒玉冰棺突然间掀开。
轰——
回到天庭的秦书剑,屁股都还没有坐暖,就看到有规则雷劫出现,覆盖四大部洲。
旋即,雷劫劈下,目标赫然就是月族所在。
大神别闹 呆萌的萝卜
“月族果然是有后手留下,规则雷劫,看来是有古老的真仙破封出世了!”
“只是古老的真仙这个时候破封出世,莫非是有办法助月皇成仙?”
秦书剑看着天穹上面的规则雷劫,面色也是古怪。
要不是规则雷劫的出现,他都差点忘记了,月族可能存在古老真仙的事情。
因为从一开始,月族就没有古老的真仙破封出世,这本身就不同寻常。
就算是一个小族。
都可能存在一两个古老的真仙。
月族作为一方大族,更是不可能一点底蕴都没有留下。
但是随着人族的实力越来越强,以及上古月皇的陨落,秦书剑也忘记了月族是否拥有古老真仙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
那些封印中的古老真仙,已经是没有什么威胁的。
不要说他们解封出来以后,根本不是处于全盛时期,就算真的是全盛时期,也是挥手可灭的存在。
只是眼下的一幕。
才让秦书剑想起了,那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事情。
“原本只是打算给你个机会,现在看来,太阴星君的位置,应该是月族的了。”
秦书剑面色淡漠。
要不是因为月族的确是太阴星君的人选,他才不会将这个机会给对方。
若是自身仍然是人皇的话,那么月族就算死太阴星君的合适人选,秦书剑也只会将这个机会给人族。
然而现在不同。
他贵为天帝,有些事情考虑得从大局考虑。
“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的好。”秦书剑摇摇头,然后便是进入了规则母河里面。
虽然说突破中千世界以后,他不用修炼,都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可是秦书剑自认为,他也没有咸鱼到那个程度。
能够更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他也不可能浪费这个机会。
一边主动参悟规则,一边是内天地的自然提升,双管齐下的话,秦书剑可以肯定他的实力,会提升的更加迅速。
“真要能立刻将虚空邪魔解决掉,谁又愿意多等几年呢?”
摇摇头。
秦书剑已经完全消失在了天宫内殿。
乾元界。
人皇行宫前,有五面石碑矗立。
每一面石碑上面,都有无上的法门留下。
自从秦书剑成为天帝以后,他所留下的石碑,便是更多修士前来参悟。
虽然东部洲其他地方,也存在很多的分碑。
但是只有人皇行宫前的石碑,才是最为完整的石碑。
现在乾元界里面的人,几乎每一个都会在此参悟石碑,为的便是悟出其中的玄妙。
毕竟。
这是天帝留下的法门。
要能完全修炼成功的话,不说成为第二个天帝,但也绝对会成为天地间有数的强者。
而在人皇布阵法的石碑面前。
方星阑盘膝而坐,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里面。
他现在的修为,已经是突破到了天人五重,三年时间的星辰力量滋养下,让其修为突飞猛进。
但是对比乾元界其他的长老。
方星阑的境界,却是有些低了。
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他的目的不在自身修为上,而在阵道上面。
几年时间苦苦参悟人皇布阵法,让方星阑在阵道宗师第二境里面,拥有了不少的收获。
不但让他彻底稳固在了第二境上面,更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往前迈进了一大步。
到得现在。
方星阑虽然没有突破到第三境,但也有信心说一句,四大部洲里面自天帝以下,自己便是最强的阵法师。
纵然是钦天监的阁老。
在阵道上面,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
方星阑从石碑中退了出来,然后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象,便是直接起身离去。
他需要时间,好好的消化前面所得。
“要想突破第三境,不是一般的困难,但按照现在的参悟进度的话,顶多再有数年时间,我也许就能突破至第三境了吧!”
方星阑想到一些事情,心中也是略微叹息。
数年时间说的轻巧。
但以现在人族实力提升的情况来看,数年时间,足够他将自己的境界,提升到大能层次了。
而阵道第三境。
也只是对应大能而已。
“若是我不参悟阵法,而是以突破自身为主,等待日后成仙,再回过头来参悟会不会更好一些?”
方星阑心中不禁涌起一些想法。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阵道对其来说,就是毕生的追求,要是放弃的话,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将内心的纷乱打断。
方星阑已经回到自己的住所,将左右人摒弃,独自进入了闭关当中。
成为副圣主以后,他也很少管乾元圣地的事情。
主要是现在人族太平,没有什么大事发生,琐碎的事有其他长老出面就行了,也不需要副圣主亲自出面。
因此,方星阑才有足够的瞬间参悟阵道。
“青铜令牌的事情,现在有消息了吗?”元宗主脉里面,许元明沉声问道。
“没有任何消息,东部洲的异人我们也发布了任务,眼下只有两个可能,要么青铜令牌不在东部洲,要么青铜令牌被人藏起来了。”
郑方摇头,面色冷静说道。
找寻青铜令牌不易,乾元圣地在找,元宗的人也在找,万族的人都在找。
但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半点消息传出。
在他看来,也许青铜令牌已经被人得到了,但是那人没有将令牌提交上来,而是选择了私藏。
至于私藏的原因,无非就是觊觎令牌隐藏的秘密。
许元明说道:“要是真有人藏着令牌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搜寻出来,那么天庭的任务估计是没有办法完成了。
根据消息,青铜令牌背后是关于邪魔封印,只怕也是未必。”
“什么秘密,对于我们来说无关紧要,那也是我们该想的。”郑方淡淡开口。
秘密的事情。
轮不到他们来想。
早在元宗建立没多久的时候,就已经暗中找寻青铜令牌的下落了。
所以郑方等人很清楚,青铜令牌背后,根本就不是存在什么邪魔封印。
“再看看吧!”
许元明叹了口气,说道:“天帝既然想要此令牌,必定是极为要紧的事物,若是落入他人手中,终究是个麻烦。”
从天庭传达消息下来。
已经是有两三个月的时间。
万族都在全力的搜寻,企图找到青铜令牌的下落。
天庭给到的奖励,以及万族对外公布的奖励,都让其他人欲罢不能。
哪怕几个月时间,都没有半点消息传来,也没法打消他们的热情。
当我遇见她
几个月时间算什么。
要能将青铜令牌找到,往后可以少奋斗几十上百年。
就在众人找寻青铜令牌的时候。
人迹罕至的地方,钟化跟庄炎都是神色复杂,看着面前的一块锈迹斑斑的令牌。
要是有其他人在的话。
他们就会立刻发现,眼前的令牌就是万族找寻的青铜令牌。
“这就是青铜令牌,要是拿出去换取给万族的话,至少也能得到足够修炼至天人十重的资源啊!”
庄炎咽了口唾沫,看向青铜令牌的眼神变得灼热。
天人十重!
放在荒古大世界里面,都能称得上最顶尖的强者。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我们荒古大世界的至强者,应该是天人七八重吧,虽然数据可能有些误差,但估计顶天了也就是天人十重。
我们要是得到资源,在游戏里面突破到天人十重的话,那么在现实世界里面,我们的实力也会突飞猛进。
届时,我们就算阵道实力没有办法突破,可凭借顶尖的境界,也足以振兴武馆了。”
庄炎越说越是激动。
在他看来,青铜令牌足以改变整个阵宗武馆的未来。
就算他们突破到阵道宗师,也绝对没有自身成为荒古大世界顶尖强者的影响力大。
阵道宗师再强。
又能强到哪里去。
第一境只是堪比超凡,第二境才能比拟入圣,只有臻至第三境方能够媲美大能。
然而。
不要说第三境的阵道宗师,就算是第二境的阵道宗师,荒古大世界历来能够走到这一步的强者,都是屈指可数。
至于第三境的话。
那更是只存在于传说当中。
尽管根据馆主所说,紫霄道场的那样可能是第三境,但也只是可能而已。
可以得见。
阵道上面的突破,到底有多困难。
相反。
要是能够在境界上有所成就的话,作用比成为阵道宗师更强。
“你说的没错,要能将令牌交给万族,我们的确是发了!”
钟化微微点头,随后他将视线从令牌上面挪开,落在了庄炎的身上。
“传闻青铜令牌的背后,是藏着一个封印邪魔的地方,要是使用了青铜令牌,就会打开那里的封印,将邪魔释放出来。
这个传闻,没有任何的依据,谁也不能肯定,令牌的背后是否就是封印邪魔的地方。
但我想,如果青铜令牌的背后不是邪魔的封印,而是一个强大机缘的话,那么这个机缘的强大程度,绝对超出你我的想象。”
钟化说话的语气不快不慢,但却让庄炎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青铜令牌要是代表机缘的话,那么这个机缘必定是惊天动地的。
原因很简单。
万族都在搜寻令牌,那必定是天庭的主意。
而天庭想要令牌,那么命令便是天帝下达。
能够让天帝那等级别的存在,都心心念念的机缘,又是何等强大的存在。
如果真的得到个中机缘。
那绝对足以改变命运,而且不单单是改变阵宗武馆的命运,更是有可能改变整个荒古大世界的格局。
想到这个可能。
庄炎心神有些不稳,久久没有办法平复下来。
许久,他才勉强压下震动不已的内心,面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可问题是,青铜令牌背后要真的是邪魔的封印,那我们就丧失了提交任务的机会,到了那时候,就真的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闻言,钟化陷入沉思。
庄炎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眼前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梦中的人偶师
一个是将青铜令牌提交上去,完成万族的任务,得到那份丰厚至极的报酬。
一个是擅自使用青铜令牌,博取其中存在强大机缘的可能。
但是后者,却有一定的可能血本无归。
思考了很久,钟化沉声说道:“搏一搏,天人十重的资源虽然丰富,但是天人十重以后的路,只怕没有那么容易突破。
要是青铜令牌里面存在机缘,也许真仙的路也是平坦。
当然,青铜令牌是你我一同发现的,若是你不愿意博的话,那我也不勉强,届时提交任务,资源你我平分就是。”
钟化的话。
让庄炎也是迟疑不定。
最终,他咬牙说道:“饿死胆小,撑死胆大,既然如此我们就博他一博,大不了就掉一个等级而已。
至于天人十重的资源,你我两个平分,顶天了也就是足够我们修炼到天人七八重。
到时候拼一拼搏一搏,想要赚取到足够的资源,也不是没有办法。
相反,青铜令牌的机缘,也许就只有这一个了。”
机缘就在眼前。
要是不搏一搏,庄炎也不甘心。
虽然安稳得到奖励是一件好事,但他更愿意去赌一把。
失败也就失败了。
要是成了的话,才是真正的翻身做主。
两人做出决定以后,钟化也不再迟疑,抓起令牌以后,认真读取其中的信息。
“在坠仙域!”
“月光倾洒向坠仙域的时候,便可以使用令牌,将未知洞府召唤出来。”
網王同人之神之女 心悅君兮君可知
钟化将令牌中的信息说出。
庄炎说道:“坠仙域,我记得那是几个部洲的交界点,几年前人族跟诸皇便是在那里爆发大战,据闻现在仍然是有残存的能量留下。
我们要是去的话,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了。”
“准备好东西,两天后我们进入坠仙域。”钟化说道。
還看今朝 瑞根
“好!”
很快,两人就携带青铜令牌离开。
两天以后。
两人通过传送之门,来到了最靠近坠仙域的一个城池。
出得城池,他们就立刻向着坠仙域的方向而去。
自从几年前,人族皇者跟万族皇者在此开战以后,残留的力量就在坠仙域中长留不散,使得这里成为了一方凶险的绝地。
不过也因为诸皇力量的残留,让一些人冒险进入这里,想要参悟其中的玄妙。
但是这么做的人,终究只是少数。
因为坠仙域太危险了。
诸皇残留下来的能量,只是任意一丝,都能将让其他修士陨落。
久而久之。
坠仙域已经没有什么人靠近了。
来都坠仙域的入口,钟化跟庄炎对视了一眼,然后咬牙跨入其中。
两人走的很是小心翼翼,时刻注意周围的动静。
此刻已经是太阴已经从天渊升起,皎洁的月光已经向着大地倾洒,但是距离坠仙域,仍然是有一段距离。
“我们深入一些,不要引起太多的动静。”
钟化冷静说道。
他不敢肯定,使用青铜令牌的时候,是否会有什么动静产生。
万一动静很大的话,那就是平白为了他人做嫁衣。
只有深入坠仙域里面,然后再启用青铜令牌,这样一来,就算动静很大,诸皇残留的能量,也能暂时抵挡片刻。
“好。”庄炎点头,然后说道:“我们将复活点绑定在这里,以免等下死了,又要重新跑一次。”
“嗯。”
钟化没有反对。
两人顿时将复活点,绑定在了原地,然后继续向着坠仙域深入。
刚刚走出不到百米的范围。
忽然间有微风刮来,本该温润的微风此刻却犹如刮骨的利刃,让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化为白光消散。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看文基地】即可领取!
十分钟后。
复活点处,两人的脸色先是茫然,随后渐渐发黑。
钟化说道:“坠仙域果然凶险,我们继续走,这次换个方向!”
“好!”
庄炎点头,然后两人再度向着坠仙域深入。
原先的微风,再度拂来。
此次他们有了经验,立刻发疯似的向着前面逃窜,根本不给微风波及的机会。
紧接着。
有平地中突然间有冰霜弥漫。
钟化想也不想,就是将几个玉符捏碎,强大的力量从中爆发出来,跟冰霜狠狠碰撞在一起。
但是那数股强大的力量,刚刚触碰到冰霜的时候,就瞬间泯灭破碎。
整个过程。
半息时间都没有办法阻拦。
最后。
两人再度被冰霜吞噬。
——
再一次的复活,钟化跟庄炎都学精了,没有在胡乱的应对,而是每一次前进百米,都重新绑定一次复活点。
面对坠仙域的袭击,他们能够抵挡就抵挡,不能抵挡的就认命了。
在死了五六次以后。
两人终于深入了坠仙域百里地域。
别看只是区区百里,但个中存在多少凶险,则是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庄炎擦拭了下额头汗水,看着周围的景象:“就在这里可以了吧,再深入的话,我们只怕又要死多几次。
再这么下去,令牌没有开启,我们就要跌落到真武境了。”
说完,庄炎也是有些牙疼。
机缘没有看到,自己反倒是付出了几个等级的代价。
要是真的什么机缘都没有的话,少说也要几年时间,才能将这个损失补充回来。
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
钟化也没有拒绝。
恰好这个时候,太阴已经升起了极高的位置,有月华渐渐挪移到了坠仙域的范围。
顿时。
他握住青铜令牌,默念了一句使用。
只见虚空震动。
徒然间就是裂开了一个口子,一面石碑从中跌落下来。
石碑落下。
没有引起任何声响。
钟化跟庄炎的目光,都是第一时间落在了石碑上面。
华鼎洞府!
看到上面的字样,庄炎顿时笑了:“华鼎洞府,一看就是什么强者遗留下来的洞府,里面存在邪魔封印的概率很低。
眼下来看,是我们赌对了。”
“具体情况,还得等到进入洞府的时候才知道。”
钟化脸上也有笑容,但他却没有过于乐观。
虽然从目前来看,华鼎洞府的确不像是封印邪魔的地方,但也保不齐里面有什么问题。
他将视线从华鼎洞府四个字上面挪开,然后落在了石碑右下角的凹槽。
凹槽的形状跟大小,都是恰好跟青铜令牌吻合。
事情到了这一步。
钟化自然不会犹豫。
只见他往前一步,已经是将手中的青铜令牌,镶嵌在了石碑上面。
直播大逃殺 紅酒花香
也在青铜令牌放置于石碑的时候。
刚刚从规则母河中退出,正在天宫中修养的秦书剑,猛然间睁开了双眸。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