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討論-0355 祖神相伴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收集尸骨是什么鬼?!
还能获得装备?!
系统妈妈操作让我更加迷惑,但是脚步依旧不能停息。我打头,猴咂在末尾,把于香肉丝和方胖子夹在中间,继续向地字岔道洞口前进。
等进入洞口,这地洞与外界一样是有类似夜明珠的球体泛着幽绿的光照耀不可知的前路。
走了多久,我们已经忘记。
周围摆设一模一样,连球体中间相隔的距离也是相同的,除去时不时会刮过几阵阴风之外没有其他异常。
大概又走了四百步。
我在地洞洞顶发现一行藏文。
“མེས་པོས་ལྷ་ང་ཚོར་སྲུང་སྐྱོབ་བྱེད།”
我连忙寻问猴咂,眼前藏文的意思:“悟空,这是啥意思?还有之前那两句藏文又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的意思是祖神在庇佑我们。”
猴咂仔细辨别藏文翻译出来,又说出之前见到的那两句藏文意思:“在入口那块看的两句藏文意思分别是快跑这里有危险和与我一起沉沦吧,在暗无天日的世界。所以当时我在告诉你这里头有危险存在。”
“而且虽然两个字迹写的不一样,但都是单垂符用在每句话的结尾,就让我怀疑其实这些话是出自一人之手,只是故意写成了两种笔记。”
“祖神在庇佑我们?”
我听完猴咂的分析,呢喃着。
于香肉丝在一旁为我解释:“传统萨满拜的信仰,有拜火,有拜山,拜日月星辰拜风火雷电,拜动物。他们最主要崇拜或者敬拜的对象是他们信仰中的祖神。”
“而在他们信仰中的祖神并不是天上的神仙,多是氏族内亡故的曾祖父以上男祖先,就是类似我家阴堂口供着的那些鬼仙,也就是我家祖宗。当萨满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能被祖神看中,举行宗教仪式时,要恭请祖神降临附体。同鬼神交战时,须凭借祖神的力量。”
我听完于香肉丝的解释,到是觉得很正常,毕竟关外的萨满教也有悲王教主这一说。悲王教主便是掌管堂口鬼仙的“老大”,这悲王教主绝大多数时候是家里亡故的祖宗或者生前有道行修为的亲人来担当。
普遍辈分很大
这祖神也就可以说为悲王教主。
这不过是改变了称呼。
但方胖子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提出问题:“等等……那这里会不会存在祖神啊……”
“你丫别瞎说……”
我刚想骂他说乌鸦嘴,可惜连话都没说完,隐隐约约听到这地洞伸出有人抬高腿狠狠落地的声响。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被我们注意到后,像是终于得到观众欣赏似的,脚步声逐渐靠近且络绎不绝噼里啪啦一顿作响。
阴风揉杂着脚步声侵袭进我们的内心,耳边似乎多出了如同美声歌剧里的男中音在欢快歌唱,唱的词汇既不是中文也不是英文,让人很是生涩难懂。
“啪嗒!”
脚步砸在地面。
我们全部将目光向幽绿光芒笼罩的正前方望去。
妾色 唐梦若影
目光所视。
见到一个身披兽皮的中年男人,这中年男人身体生得高大,比一米八二的猴咂还有高上两个头,露出的肚皮还有一道不知道被什么动物爪子撕裂留下的伤疤,并且整体肌肉雄壮有力。手持一杆黑木杆长矛,光着双脚,走到离我们相隔两米远的位置停住脚步。
这中年男人身上没有阴气或者鬼魂的象征。
冒着一股子使人心寒的杀气,又用着白色的信仰拥护之光围绕在他身体四周像是为他平添了仙气。
道行修为一眼看不出深浅。
但远比于香肉丝家那帮子鬼仙强大的多。
与梁道长相比应该略胜一筹。
“生人……”
中年男人说着生涩的汉语,举起长矛对准我们,彷佛下一秒就能用锋锐矛头刺破我们胸膛。
“沃特发?!”
我从空间背包掏出关公刀准备迎敌。
中年男人见我掏出关公刀,以为我要主动出击,所以向前踏了一步猛然挥动手中长矛以横扫千军之势,果断向我袭杀而来,步步带风,嘴中也在大吼:“闯陵墓者死!”
“操!”
我运行阴差气息想要强行镇压他,奈何文化属性压根不是同一类,或许在他眼中都没有地府的概念,人死应当归于腾格里。无可奈何之下,我一跃而起用关公刀架住其长矛,呼喊着:“肉丝给个控制!猴咂给他一板砖,胖儿在旁边打个辅助,伺机而动!”
“闯陵墓者死!”
中年男人一击没得逞,收枪再次绞杀而来。
我落地见于香肉丝三人已经散开,便立马弯腰打起下三路,身体往左倾倒在地面躲过一矛,将手中关公刀甩出对准他左腿砍去 。
“闯陵墓者死!”
男人不躲不闪,任由我关公刀镶嵌进他左腿半条腿,似乎没有疼痛感,抬起右脚对一时间无法抽到而出进行三次躲避的我,一脚踏来。
“一剑斩天仙!”
方胖子抓住机会,下蹲弯腰一剑气递到我关公刀刀锋上,剑气为关公刀注入新力量,顿时将整条小腿斩断。
没有血溅三尺。
中年男人打个趔趄,一脚踩空。
我弃掉关公刀,抽身而出,瞬间起身连挥十五掌,在手臂残影中大喝:“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鬼王手套套住双手。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皆惊。”
猴咂手心贴着两张黄色符纸,念出催动符咒的咒语,双手被火焰覆盖,跟特么练过武学绝技烈焰掌似的一点不怕火,上前凑到中年男子身边一顿降龙十八掌,拍得中年男子是频频后退连个还手能力都没有。
因为鬼王手套的出现,虽然没有产生恐惧值,却让他眼底闪过一丝惊愕,借此机会让猴咂使出一套连招。
“啪啪啪……”
于香肉丝手中没有驴皮大鼓,只好双手击掌击打出唱神词的旋律,起到作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也让中年男子恢复意识慢了两秒钟。
毕竟神词是脱胎于萨满教。
我趁这个时间酝酿出一个两秒钟的恐惧值丸子,向前三步跳两米多高,一个恐惧值丸子砸在他脸上。
“辛辣天星!”
“轰!”
恐惧值丸子压缩后爆炸。
能够灭绝风水生机的黑色气息顺着他七窍进入他身体内部,绞杀着他赖以生存的力量。
“嘭!嘭!嘭!”
紧接着中年男子像是胀气的肚皮般膨胀开来,堆积横栏整条道路,又不到两秒的时间他身体内发出沉闷声响似乎是黑色气息已经湮灭他体内的力量。
将他炸到千疮百孔。
没一会儿,化成了飞灰。
梧桐王妃 云蒙居士
“咣当。”
一块鲜红色的头骨掉落在地。
飘散在他身体四周的信仰之力没有随他一同消失,反而转了一圈飘到我身旁,如同找新的主人选择依附到我身上,致使我衣物多蒙上一层白色薄纱,相当美轮美奂。
冷酷的温柔年妃传
“这尼玛是啥玩楞?!”
我随手摸摸白色薄纱,发现压根抓不住。
“不知道啊?”
猴咂也搞不清楚啥情况,看看地面扔着的头骨,心头有了疑惑:“按理来说,祖神不应该这么弱啊!”
“教派都破碎了,祖神弱是正常的。”
于香肉丝到是感觉不奇怪:“况且能被带到这里的祖神肯定是类似护身保马这样的祖神,也不知道躲在这里多久没受香火祭拜了,弱一点也实属正常。至于哥你身上飘着的这玩意,我也不知道是啥,以前没见着过。”
“系统妈妈,系统妈妈!”
没人知道,那就得找万能的系统妈妈咯。
“叮!”
系统提示音率先响起。
“恭喜宿主获得信仰之力(20%)”
“如果收集全部信仰之力,将会增强对所有动物的亲和力。”
沃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