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666 年三十反常的劉八爺相伴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春来终于等来了春节。
跟往常一样,大年三十,一大早就被叫了起来。
刘春来跟白紫烟没结婚,在招待所怎么滚床单没人在意。
可在家里,不管是刘福旺还是杨爱群,自然不会让两人睡到一张床上去,那不符合风俗。
毕竟,没结婚,传出去不好听。
尤其是对女孩子。
刘春来也知道,直接以自己有很多事情为由,都待在大队招待所;白紫烟更不会住到刘家,同样在招待所。
两人天天各住一个房间,晚上趁着没人就一起摇床,好不快活!
一直到大年三十凌晨,刘春来直接被刘福旺的急促拍门声给吵醒。
“这么早,干啥?”
白紫烟听到刘福旺在外面的声音,以为是刘福旺来抓奸……
刘春来开了灯,抬起手腕一看才凌晨四点多。
刘春来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祭祖呢……”
他很不情愿。
要是没这事,早上还可以来个早操的。
白紫烟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要不,我跟你去?”
想着刘福旺在门,刘春来急忙说道:“那可不行,年三十老刘家祭祖,女人不能参与……”
白紫烟撇嘴,“封建!”
倒也没有再说别的。
刘福旺在外面,白紫烟也不好意思出去,只好缩在被窝里。
刘春来出来后,刘福旺如同啥都不知道,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就走。
跟往年一样,又是一番折腾。
唯独不同的是,今年过年,刘春来发现,供桌上不像往年那样简单,几乎每个碗里都摆着猪拱嘴、猪尾巴;同时也都有着大冠子的公鸡头。
祖宗是否能啃下这些,刘春来抱着很大的疑惑。
尤其,今年大队的人都有钱。
给老刘家祖宗烧纸钱,都是一捆一捆的草纸,直接让祖宗们自己印刷阴间的钞票……
刘春来又抱怨了一句:“这样搞下去,祖宗们在阴间,指不定都通货膨胀了。就像当年解放前的法币一样……”
结果脑袋被一直缩在椅子里裹着棉被的刘八爷用烟杆敲了一个拇指大的青包。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回去吃团年饭。
刘春来带着白紫烟回家吃完团年饭,就到刘八爷家里给刘家光棍以及孩子们发红包。
不过刘春来发现,今年的刘八爷和往年不一样,对于每个后人,都变得叨唠了起来。
各种叮嘱、嘱托。
没有了往年的欢乐。
晚上,刘春来没有打扰刘八爷一家人团聚,带着白紫烟回家吃饭。
然后再来这边守岁。
凌晨还得祭祖,睡觉是别想睡觉的。
以前都是在刘八爷的宅子里吹牛打屁,要不然就是打牌。
刘八爷岁数大了,整个人身体狗搂,身上裹着棉被,蜷缩在逍遥椅里。
跟往常比,精神头差了很多。
显得个子更矮小。
今年跟往常不同,刘八爷一直守到了晚上快到十二点,咳嗽两声,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后,才开口:“祖宗保佑,今年年景不错,我给大家发个红包……免得到时候我想给大家发红包都没机会……”
刘春来疑惑地看着刘八爷。
郑天佑跟柯尔特两人,一晚上都不高兴,这会儿神情更落寞,刘春来一直都以为是因为至今刘八爷都没让他们认祖归宗。
倒是周蓉,本就是外孙女,根本不算刘家人。
所以也没有别的神情。
平时在家带孩子、伺候老婆的刘九娃,听到这话,黑着脸站在刘八爷的逍遥椅旁边。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刘大春不停地向着肚子又鼓了起来的孙晓玉看去,然后不时向刘大队长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同样是老光棍,刘九娃第二个孩子快要出生了,奈何……还不知道他的婆娘在哪里。
“八祖祖,大过年的,可别说不吉利的话。”
刘春来对刘八爷说道。
“春来,人都有生老病死,我这把年纪,早就活够了,比咱们刘家祖辈活的都长了不少日子呢!”
刘八爷笑着说道。
精神比之前好了一些。
系统之领主之戒
“我刘家子孙现在如此发达,老子恨不得一直活着,看着……虫虫蚂蚁都还想活呢,何况人呢!人的生老病死,都是有定数的……”
刘八爷的脸上变得潮红。
“今晚,就给你交一个实底。”
不等刘春来反应过来,刘八爷就扭头对刘九娃轻声说道:“九娃,去把东西拿出来吧。”
刘九娃点了点头,转身向屋里走去。
很快,他就抱着一个已经有些褪色的红箱子出来。
里面的东西,让刘春来瞪大了眼!
连一旁看热闹的白紫烟都捂住了嘴。
金条!
刘春来眉头皱了起来。
刘八爷今晚实在是太反常了。
金条一直放在地下室,今天居然让刘九娃拿出来了!
之前他跟刘春来商量过,要给周蓉两根,毕竟周蓉是外孙女。
柯尔特跟郑天佑都是刘八爷的亲儿子,至今刘八爷也没跟刘春来提过要分给他们。
那一箱黄金,明显比之前刘春来看到的要多很多。
以刘春来对刘八爷的了解,他不相信刘八爷会不跟自己商量,就把这批已经给了自己的黄金,传给他还没认的儿子。
“八祖祖,这事是不是在考虑一下?”
刘春来感觉不妙。
大年三十该说高兴的事,可刘八爷这倒是像交代后事。
整个院子里,都陷入了沉寂。
刘九娃一直黑着脸。
刘九娃的儿子,在旁边哭闹不止,吵瞌睡。
平常骑在刘九娃头上拉屎拉尿这狗曰的都会笑眯眯地说声香,今天却狠狠地用满是杀气的眼神瞪了孩子一眼,吓得孩子哇哇大哭。
“哇……”
一岁多的小男孩被刘九娃那满是杀气的眼神盯着,顿时躲到孙小玉身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娘,爹凶我,让他跪搓衣板!”
换成以往,孩子这样,只会让周围的人笑话刘九娃,甚至孙小玉都会安慰儿子,回去就然他爹顶缸。
“啪~”孙小玉满脸寒霜,一巴掌打在了孩子脸上,“闭嘴!再特么的哭,老子把你扔茅坑!”
“小玉啊,对孩子,要温柔!”
刘八爷看着孙小玉,阻止了她继续打孩子。
刘八爷旁边的桌子上,摆放了一堆金条。
“春来,八祖祖对不住你了,之前给你看的,只是一少部分!我老刘家辉煌了数百年,因为我,没落……咳咳咳……”
刘八爷说到这里,顿时咳嗽了起来。
旁边的刘大春跟刘九娃两人急忙扑上去,给刘八爷轻拍着背。
“那啥,春来,你是刘家的旗手,得带着我老刘家革了贫穷的命呐!”刘八爷的声音,陡然高亢了起来。
刘春来顿时感觉不妙。
当即上前,跪在刘八爷面前,“八祖祖,刘家不脱贫,但凡还有一个光棍,春来不娶妻!”
这是他当初的誓言。
“你做的,祖公老子都看到的。祖公老子天天给我投梦,是我害了你啊!要不是我当初逼着你当旗手,你现在……咳咳……”
说到这里,刘八爷急剧咳嗽起来。
刘春来的眼泪顿时忍不住,哽咽着说道:“八祖祖,我爹没解决的,我来!”
“还好,还好,这闺女不错……咳……”刘八爷看着白紫烟。
白紫烟有些愣神。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刘春来见白紫烟一脸茫然,对着她喊了一声。
“春来……”刘九娃也没想到。
这是要定白紫烟的名分?
以前认识的时候,他跟在刘春来身边,了解刘春来跟白紫烟之间是如何认识的,平时根本就没有多少联系。
怎么就勾搭到一起了?
“九哥,这时候,还能考虑那么多?”刘春来顾不得其他。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这两年刘春来一直住在刘八爷家里,刘八爷这位阅历丰富的老人身上,刘春来也没少学到东西。
时代不同,但是很多道理是想通的。
以前他以为刘八爷看《金瓶梅》只是为了看上面的插画,可当真的认真研究里面的人物、社会环境等,确实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原本依然有些浮躁的心,慢慢沉寂了下来。
要不然,他根本没法在这山村待得住。
如果每天没说的不回来,刘八爷就会在床上等着,等刘春来回来,才会睡去……
为人处世等,刘八爷那是全交给了刘春来。
七界传说后传
一手医术什么的,则是交给了刘九娃。
以老头子的话来说,刘九娃是刘春来的狗腿子,不学这些,不学好,就没资格当刘春来的狗腿子……
感情,就在不知不觉建立起来。
尤其是原本刘春来没有人如此对他,就连父母,平时除了给钱,也不管其他。
在这个时代,他得到了太多曾经没有得到过的。
白紫烟也没想到,心中一喜,跟着跪在了刘春来面前。
“这个镯子,是老刘家传了几百年的,不值钱,历代族长夫人传下去,现在……姑娘,这个就给你了,以后,我刘家,就拜托你了……”
刘八爷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个褪色红布包裹着的东西。
刘九娃帮着打开。
里面是一个有些发黑的银桌子。
白紫烟还在发呆。
这……
在刘春来提醒下,才接过来,重重地给刘八爷磕了三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