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上門狂婿笔趣-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殘酷的戰爭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在十方咒的赫赫威势下,江燕是表现的力不从心。
由于咒印内蕴含着无穷天道之威,在加上伴有灭世雷霆,导致无毒根本就无法产生任何的效用,从而节节败退。
不多时,江燕周身缭绕的毒雾变得愈发黯淡稀薄,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关键时刻。
江燕兵不舒服,咬紧牙关想要力挽狂澜,只可惜身体老迈,饶是浑身解数,终究是难以力敌。
最后,她就一道金色雷霆轰如了体内,一丝天道气息透体而过,瞬间引发天人五衰。
顷刻间,江燕的皮肉便一寸寸开裂,整个人如同是一只破碎的瓷器,血肉不断地从体内剥离,最终成为了一副枯骨。
堂堂蛊毒门至少无上的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江燕,最终竟以这样惨烈的方式,告诉了生活千余年的红尘。
一缕寒风吹拂而过,将那副狰狞的白骨化成了一堆粉末,点点斑白随着风,飘向了远处,洒在这片古老的徒弟上。
落红非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相信得到了充足养分的滋养,这片古老的大地,终究会绽放出更为绚烂的花!
不知道为什么,灰袍人等在见证了江燕的落幕后,心中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慰,反而生出了一种物伤其类之感。
修炼之途,荆棘密布,即便是在强悍的人,也终究有命丧黄泉的一天,谁也不知道死亡和明天哪一个先一步来到!
这时,张清林也发现了不远处的一行人,目光显得有些警惕。
见状,江如流一步跨出,旋即声如洪钟。
“臣服或者死亡!”
很显然,他是不准备将张清林放回鸿蒙道馆了,而是想要将对方收服或者是击杀。
萬 道 劍 尊
独自面对一大帮宗主级强者,张清林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惊惧,反而是轻松不已的笑了起来。
“呵呵,看来今日贫道是在劫难逃了啊!”
江如流摇了摇头,淡淡开口:“本尊给了你选择的权利,生死皆在你一念之间!”
闻言,张清林漠然一笑:“鸿蒙道馆乃是贫道的根,生于斯长于斯,即便是死,也是道馆的一个忠魂!”
说着话,他缓缓端坐在了地上,将拂尘放在自己的脚边。
“修道之人,清心寡欲,贫道本不该有任何私心,即便是死也能慷慨就义,只可惜无法亲眼见到师兄走出那一步,实在是毕生之大憾啊!”
话音刚落,他猛地擎起一掌,重重的拍在了自己脑门上。
勃然气浪轰进识海内,瞬间便将意识毁于一旦,张清林嘴角噙着一抹苦笑,最终归于幽冥!
“唉……”
青丘王怅然一叹:“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片乱世,终究是要鲜血来重铸啊!”
到现在为止,已经出现了太多的使者,只要是宗门实力,基本上都已经死伤过半,但是战争却根本还没有停息的迹象。
道主和长生天尊之间的战争,并不会因为两名太上长老的死,而偃旗息鼓。
复仇者联盟与两大仇敌之间的战火,也同样不会因为某些人的逝去,而得以平息。
昆仑墟依旧是那个昆仑墟,是一个注定要被战火和鲜血填满的废土,就如同一个炼狱般,吞噬着一个又一个的鲜活生命。
向西一千余里的荒山中,鹤贯天心有所感,抬眼远眺江燕所陨落的那个方向,目光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旋即嘴唇微微颤抖的说出了一个很久都没有说过的称呼。
“燕子……”
这是江燕的小名,蛊毒门上下,知道这个小名的,也就唯有鹤贯天这个从小与之青梅竹马的存在了。
当年的师兄弟师姐妹,到现在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其余的几乎都葬身在了五百多年前的那场惨烈大战之中。
想不到,他今天竟然又送走了一个故人,心中只感觉打翻了五味瓶, 其中复杂之情难以与外人言表。
旋即,他眸光一寒,转移视线看向了道主所在的方向,双眼之中弥漫着滔天怒火,牙咬切齿道。
“牛鼻子,你师弟杀了我师妹,此仇不共戴天!”
这时,有一名兽王焦急无比道:“鹤老弟,道主那厮的诛仙符实在凌厉,我等若是无法破解,根本就难以扭转局势啊!”
诛仙符对于兽王们而言,无异于是心中的一个梦魇。
当年道主一符之威,硬生生的将三名兽王杀的形神俱灭,在兽修们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
也正是因为有了当年的前车之鉴,兽王们见到道主祭出诛仙符后,竟然连一丝抵抗的勇气也生不出来,竟是选择夺路而逃。
这让鹤贯天是无比的恼怒,毕竟有他在的情况下,诛仙符就算在恐怖,也并非不可力敌。
谁知道这帮猪队友们,一点儿也不听招呼,见到诛仙符后,一个个就很耗子碰见猫似的,跑的比谁都快。
此番听这些废物旧话重提,鹤贯天强忍着满心怒火,出言宽慰:“你们无需担心,诛仙符本天尊自有办法解决,前提是你们要帮我在周围掠阵!”
闻言,兽王们心中不禁生出了些许的怯意,有些实力不强的兽王,更是在此刻打起了退堂鼓。
“鹤老弟,这次咱们的联盟要不就到此为止吧,昆仑墟还会是太过危险了,并不是我们兽修该插入的地方!”
鹤贯天的目光犹如两道利剑,顷刻间投向了那名想要临阵而逃的兽王身上。
旋即,他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屈指将一只蛊虫射进对方口中。
“呃……”
兽王只感觉口中吸进了遗物,嗓子顿时犹如火烧,痛苦的到底翻滚,随后体内红光蔓延,不多时便被一股火焰吞噬。
也就片刻功夫,那名提出要接触同盟关系的兽王便化作了一堆粉末,在吹风的吹拂下,飞扬而去。
收回目光,鹤贯天环顾了众人一眼,笑容冰冷的说着:“呵呵,谁要是在跟我说一个不字,这便是前车之鉴!”
兽王们是敢怒不敢言,他们虽然都是名震一方的存在,奈何实力比起长生天尊了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再加上如今狂狮王又去另外的地方探查去了,自然是没有人能够与之抗衡!
见证了鹤贯天的杀伐果断后,一帮兽王唯有选择继续与虎谋皮,一行人结伴再度前去寻找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