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不敗天王笔趣-第五百三十章 要挾?讀書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徐静当然不会把林轩的心意拿去让苏岚显摆。
同时也有些诧异,问苏岚道:“妈,你都到上京来了,还有什么老姐妹啊?”
苏岚一幅骄傲的样子说道:“你还不知道你老妈交友广泛,姐妹遍天下么?”
“除了云州,上京我的姐妹也不少!”她划拉划拉手机,展示给徐静看。
徐静笑了笑,不以为意,觉得苏岚在上京有些朋友,也是好的,起码不会寂寞。
苏岚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说道:“听说林轩母亲住院?我跟你爸过去看看吧?”
徐静看了林轩一眼,觉得有些不妥,毕竟自己这个妈,有点不着调……
她跟林轩眼神沟通过,便笑着说道:“妈,那头我妈刚手术,还在术后无菌恢复中,等好差不多了,你跟我爸再过去探望吧。”
苏岚本就不太想去看那个亲家母,听徐静说了,自然高兴的同意了:“好,那就等过一阵子再去!”
她心里想的是,不去才最好呢。
苏岚的心思,无论林轩还是徐静,或者徐松,都看得明白,不过没人跟她计较。
这次来上京,一切重回正轨。
林天等死。
林陆重新被关进秦关监狱。
林家上下,都老实了许多。
他们暂时不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林陆图谋云州,被两次送进秦关监狱。
他们污了林雅芝的坟墓,结果被林轩直接轰平了南麓山林家祖地。
这一桩桩,都是血的教训,让他们林家,自陈玉洁以下,都不敢再轻视林轩,贸然行事。
雪城
徐静继续西郊那块地王的商业规划。
林轩也偶尔需要到各个机密部门去探视一下。
同时,也为西郊那块地兴建迪士尼乐园做准备,跟迪士尼集团进行协商。
……
第二天下午五点多一点,林轩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徐静的来电,接起来,她的声音明显有些惶急。
“林轩,你在哪里?来接我好么?好像有人跟踪我,我现在正在四环北大街南段。”
林轩马上回道:“我马上到。”
说完,林轩匆匆驱车向目的地冲去。
林轩把从云州运过来的宾利车开的风驰电掣,惊得路人连连尖叫。
他什么都顾不得了,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救徐静。
终于,林轩抵达了四环北大街南段。
远远的,他看到徐静在路边走,她的身后一直紧跟着一辆黑色奔驰轿车。很明显,那辆黑色奔驰在跟踪徐静。
“静儿。”
林轩把车停在徐静身前附近,下车喊了一声。
徐静一见到林轩,一把抱住了他,喃喃的说:“林轩,你可算来了。”
那辆黑色奔驰轿车也缓缓的停下,高俊伟从里面跳出来,皱着眉头看着林轩,怒斥道:“又是你?吃软饭的小白脸。”
林轩依然把徐静抱得紧紧的,只是微微抬头,冷淡的看着眼前这个当初车展见过的人。
只见他留着背头,油黑锃亮,两个眼睛铜铃似的,正充满敌意的瞪着自己。
“高俊伟,我说过,我有老公,你为什么还死缠不放。”徐静窝在林轩怀里,羞愤的说道。
林轩听到这里,才知道上次给他的教训显然还不够,他竟然还在纠缠徐静。
顿时间,林轩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有杀气。
高俊伟原本想上前教训这个情敌一顿,可是看到林轩淡漠无情的眼眸后,浑身打了个哆嗦。
他想起上次,林轩开走那辆一亿豪车的事情,最重要的,他知道林轩是退役将领。
虽然高俊伟不清楚此人的真实背景,可是连上京李家都畏惧他三分,可见此人很不好惹。
高俊伟不由的面红耳赤,恨得牙根痒痒。
“哼。”
高俊伟板着脸,重新上了奔驰车,一踩油门,扬长而去,留下一路的烟尘。
他倒不是要放弃徐静,只是不想正面和林轩这个不明身份背景的人硬刚。
高俊伟暗暗的想了一个新计划,他要利用西郊开发局的力量,来威压女主。
到时候,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干预,不怕她不从。
见高俊伟终于离去,徐静松了一口气,“幸好你来了,刚才吓坏我了。”
听到徐静的话,林轩把她抱得更紧了,怜爱的问:“夏玲呢?怎么没保护你,还把你一个人扔下,太不负责了。等我见到她,一定要责罚他。”
夏玲是退役女兵,也是当日天王大婚的军花伴娘之一。
作为亲卫队员中的女性,林轩特意调她来给徐静当生活助理,日常保镖。
“别,这不怪夏玲,是我让她去接她父母,不用跟来的。”
徐静连忙解释道:“今天我代表公司来和高俊伟的高氏集团谈生意签合同。对方提出,此事涉及商业机密,不能带其他人前来,所以我就没带夏玲。”
“可是没想到,高俊伟竟然是这种人。一见到我,死缠烂打的让我做他女朋友。”徐静歉意的说,“对不起,林轩,给你添麻烦了。”
听了徐静的话,林轩大概明白事情的缘由。
佳谋
他知道徐静的脾气,她表面柔弱、骨子里却很坚强。
到了上京,她也想将让公司在这里站稳脚跟。
更何况现在徐静肯定很自责,觉得折腾了自己。
“没关系。”林轩摸了摸徐静的头发,宽慰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不要单独冒险。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来保护你。”
“嗯,林轩你真好。”徐静舒展开面容,柔柔的一笑。
夜色渐浓,微风习习,徐静和林轩伫立在街头,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这个时候,整个天地似乎都是他俩的。
“走,上车,我们回家。”林轩看了一眼天上的星星,打开了车门。
路上,车正行驶在半路,徐静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点击了接听。
然后,怒吼版咆哮的声音就在车里回响起来:“徐静,你怎么回事?刚才听小高说,你没签合同,还把他一个人晾一边?”
电话是西郊开发局的沐长官打来的。
听语气,沐刚似乎很生气。
“沐长官,您听我解释……”
徐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沐刚打断,“我不听你的解释。徐静我告诉你,这次和高家的合同,十分重要。西郊这块地,虽然是上京军区空出来的,但相邻的两口地皮,都是高氏集团的,如果你们不能合作,那么短时间内,我都不会给你开具开发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