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討論-第三百二十九章 證明看書

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
小說推薦穿越之黑蓮花復仇記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
再次见到皇上,姜音的心平静了许多。
看着不卑不亢的姜音,皇上眼里多了些赞赏,“你从一开始就说丞相的毒不是你下的,那你可有证据来证明你的清白?”
皇上能问出这句话也是经过他的考量,面前的这个女子看起来并不普通,他不信她居然会有那么笨的方法去毒害一国丞相,而且还会傻到把毒药放在自己身上。
尤其是在当日在她的香囊中找到了毒药,她也没有丝毫心虚,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姜音产生兴趣。
“我就算是下毒,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在丞相府动手,而且还把毒药给带进宫中来,不过这幕后之人已经做了万全之策,所以我现在也无话可说,皇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还是希望皇上不要动我那酒楼的人,他们在我手下只是讨一个活计,都是无辜之人。”
姜音说得坦坦荡荡,就算这次她认栽了,她也不愿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连累到其他人身上。
“可是你应该知道,毒害一国丞相是诛九族的大罪,你的其他家人也会因你你受到牵连。”皇上又说。
姜音苦笑了一声,“我的家人亲戚早已经死了,就算是想要诛九族,皇上应该也找不到人了吧?”
皇上大笑了两声,“你这性子我喜欢,不过既然你说你没有下毒,那朕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在三日之内找到证明你清白的证据,那朕就放了你。”
姜音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她惊愕地微微瞪大了眼睛看向皇上。
“既然太子一心保你,朕也相信太子的眼光,那就不知道你会不会让太子和朕失望了。”
笑完之后,皇上一脸严肃,“不过如果三日之后你还没有找到证明你清白的方法,那朕就不得不给丞相一个交代,给你定罪了。”
姜音抱拳行礼,“多谢皇上,民女定能找到证明清白的方法。”
因为皇上给了姜音三日的时间,所以在这三日之内姜音可以自由活动,皇上也不在囚禁着她。
“现在该如何找证据?”边青问道。
姜音摇摇头,“我现在也没有任何思绪,不过既然是人为的话,那总有蛛丝马迹可循。”
“可这三日时间太短,而且谢之衡男人也十分狡猾,他应该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不过你放心,就算是三日之后你没找到证据,我也会想办法保你,如果你当时……”
边青还是有些忧心,如果从一开始姜音离开都城,或许谢之衡的计划就不会成功。
姜音一眼看穿他的想法,“如果我当时真的离开,那么我以后绝对不可能再踏进这城一步,那时我也没有机会再继续调查下去,这不是我的初衷。”
“不论何事,我都没有逃避的习惯,只有面对才能解决一切问题。”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一直把这个信念贯彻到底,就算是之前她逃离又能如何,这件事总该要解决。
就算是逃了,谢之衡也会因此直接把她定罪,到时候发布通缉令,她也无处可躲。
“好吧,你有什么需求告诉我,我都会帮你。”现如今边青也只能这样……
而那边谢澄受伤并不严重,休息两日之后就能下地走路,他原本还想在这附近再盘查一番,可没想到元子青告诉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情。
“你说她被囚禁在宫中?”
“我也是在今日一早知道的,前两日你父亲和音姑娘一起吃完饭之后身中剧毒,这件事给闹到了皇上面前,但是所有证据都证明是音姑娘所为,所以皇上就把把音姑娘给囚禁起来。”
“音儿给我父亲下毒?”
这怎么可能,音儿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能力给他父亲下毒,而且还得手了,这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行,我现在要赶紧回去。”谢澄夺门而出,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翻身上马就要向都城赶去。
他的心乱极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应该去怎么想这件事情,唯一想的只能是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音下毒他不相信,而他父亲中毒,他也不信。
父亲的为人他一清二楚,怎么可能轻易被人下毒?
还是说这又是父亲一个计谋,为的就是让皇上处死姜音。
从这里回到都城也需要两三日的时间,和谢澄骑着马,跑了一天一夜连一口干粮都没有吃。
老公惹上桃花劫 baby魅舞
除了偶尔让马匹停下来喝水,这期间他一直都在往城中赶。
可没想到在经过一个村庄的时候,路被堵住了。
整个村庄已经被大水给淹没,就算是再怎么急不可耐的想要回去,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先停下来把这里的事情给解决掉,才能重新启程。
“皇上不知道那姑娘该如何处置?”朝堂散去之后,谢之衡一个人留了下来。
“丞相不必着急,朕自有定夺。”皇上缓缓说道。
“皇上明察,无论皇上怎么处置音江,微臣都无话可说,也相信皇上会还给微臣一个公道,不过微臣中毒一事已经在朝堂中闹得人间皆知微,微臣担心如果皇上迟迟不定夺此女子,会让朝堂之人多想。”
谢之衡的毒已经解了,可是他的气色并没有完全恢复,整个人看起来也非常虚弱,。
“爱卿的心意朕自是明白,不过这几日正公务繁忙,也就把这件事给搁浅了,待这几日忙完之后朕自会给爱卿一个答复。”
既然已经答应给姜音三日的时间自证清白,那他就不会在这几日做出任何决断。
“皇上公务繁忙微臣自是理解,那女子其实前些日子也被抓进过大牢,因为一个人死在了她的房中,可当时因为太子一力极保,所以没办法,只能把她给放了出来,可没想到她居然会对微臣下毒,让微臣也怎么想不明白。”
“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过危险。”谢之衡唉声叹气。
“爱卿受苦了,放心,事后朕一定会对爱卿做出补偿,你为周国劳心劳力,此次遇到这种事情朕也是十分痛心。”
皇上说到底都没有说要怎么处罚姜音,谢之衡见皇上避而不谈,也只能先行按耐下来,再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