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第四百一十三章 於歡來了閲讀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我老姐实在太有钱了
于易峰面容惊恐。
他想要叫出声,无奈身体提不起半点的力气。
张佳音用力把他推下床,沉声道:“告诉我,于天蛟生产禁药的工厂在哪里?”
“贱女人,你特么是为了救于欢,故意上钩的?”
“你对那个窝囊废的感情,还挺深。”
于易峰咬着牙很不爽,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给骗了。
耻辱。
“于欢不是窝囊废,他是我老公,拼了我这条命都要救他。”
张佳音早就算计好了这一切,掏出一把刀,抵在于易峰脖子,冷冷道:“告诉我,于天蛟生产禁药的工厂在哪里?”
于易峰微微低下头看了眼,心里慌得一批,表面却故意弄出很镇定的样子,提醒道:“弄死我,你也逃不了,你敢吗?”
“说!”
“不说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我今天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张佳音一脸的视死如归,做好了要鱼死网破的准备。
于易峰已经能够感觉出刀刃划破皮肤带来的冰凉,额头沁满冷汗。
不朽 神 王
他是真的恐慌了。
咬咬牙说道:“我爸的私人书房,所有秘密都在那里。”
“书房就在隔壁。”
“钥匙呢?”张佳音问。
于易峰迟疑了下,说道:“我抽屉里有一把钥匙。”
那是他偷来的,闲着没事时候,他经常溜进里面。
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父子兄弟,也有互相不信任的时候。
张佳音很快在抽屉里拿到了钥匙,然后把于易峰捆绑起来,堵住嘴巴锁屋里。
随后她潜入于天蛟的书房,在这里找了一会儿,她终于找到生产禁药的工厂在哪里。
拍照片,发给于曦。
“易峰?”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切几乎是刚刚弄好,于天蛟的声音便响起。
张佳音心头咯噔一下,连跑都没跑,她知道外面布置下天罗地网,她不可能跑出去。
片刻后。
于天蛟了解所有情况,一脚踹开这里的房门,怒瞪着张佳音,“贱女人,居然潜入我的书房。”
“女儿,你干什么啊?你疯了吗?”蒋梅红冷冷质问。
她都快恨死张佳音了。
这不是把自己和她推进火坑里吗?
好端端的,活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作死呢?
张佳音嘴角划过一抹如释重负的笑意,看向于天蛟说道:“于天蛟,我已经把你生产禁药的证据发给于曦姐了,用不了多久于欢就会被放出来,而你,会进监狱。”
“什么?”
“贱女人!你找死!”
于天蛟怒发冲冠,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他一把掐住张佳音脖子。
张佳音憋的满脸通红,直翻白眼,双手用力的拍打着于天蛟。
可惜两人力量差距太大了,她根本挣脱不了。
到最后,张佳音已经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你快放开我女儿啊!快放开她!”
蒋梅红急得大声喊叫,冲上去想把两人拉开。
“滚!”
于天蛟反手一巴掌抽在蒋梅红脸上,接着一脚踹飞,“你们这对母女都是贱人,敢对我用计谋,今天都别想活了。”
“没有啊,误会,都是误会。”蒋梅红委屈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正在气头上的于天蛟根本不会听。
手掌开始用力,眼看就要把张佳音活活掐死。
超级游戏制作者
蒋梅红扑上去死死拽着,对张佳音大喊,“女儿啊,听妈的,快点求饶啊,不然你会被活活掐死的。”
张佳音惨烈然一笑,眼角划过一滴泪,用仅剩下的力量摇头。
她不会给于欢的敌人求饶,宁愿死了,都不会。
蒋梅红无法理解,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她真的错了吗?
“女儿啊,你好傻啊……”蒋梅红悲痛大哭。
轰隆!
楼下传来一声巨响。
别墅的大门直接被炸开,间接性搞死了十几个保镖。
于欢带着娜塔莎等人闯进来,火速上了顶楼。
看到眼前这一幕,于欢暴怒,飞起来就是一脚踹向于天蛟。
于天蛟武道功底不弱,躲过于欢这一脚。
娜塔莎趁着这个机会,把张佳音救回到身边。
“老婆,感觉怎么样?”注意到
张佳音脖子上的红印,于欢心都快碎了,眼睛一片通红。
张佳音摇摇头,如释重负的吐出口气,“老公,我没让你失望,我把于天蛟生产禁药的工厂信息找到了。”
于欢重重点头,关于这一切他早就知道了。
张佳音为了他,以身犯险,这份恩情,无以为报。
这样的好女人,不多了。
于欢没有娶错她。
张佳音,值得。
“你先休息,接下来的一切交给我。”
于欢低头亲吻一下张佳音,转过身,直面于天蛟。
此时的于天蛟,一脸震惊,“于欢,你不是被关进监狱里吗?怎么逃出来的?”
娜塔莎上前一步解释,“我们为救出小少爷,连夜挖通了地道。”
“我还有个朋友叫云飞扬,他精通易容术,现在监狱里代替我。”
于欢说着,一步步对于天蛟走过去,“所以我现在杀了你,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感受到于欢体内的冰冷杀意,于天蛟紧皱起眉头,内心中充满了慌乱和不安。
他失算了。
他栽了。
可他毕竟是于天蛟,于家的三爷,不可能轻易服输。
于天蛟故作淡定地开口:“于欢,我已经把这里的事情通报给了老奶奶,她等会儿就过来,你敢杀我,老奶奶不会放过你。”
“你觉得我会在乎吗?”于欢沉声问。
于天蛟道:“你是不在乎,可于曦呢?你这么做,会把于曦连累的。”
于欢摇摇头道:“于天蛟,你果然不简单,懂得用人心的弱点来做筹码。”
“可惜,今天谁也救不了你。”
于欢看向娜塔莎,她立即上前说道:“曦姐刚刚发来消息,说那边已经找到生产禁药的工厂了。”
于天蛟闻言,冷汗直流。
于欢嘴角划过一抹笑意,沉声道:“于天蛟,你听见了吧?”
“于欢,你到底想干什么?”于天蛟沉声质问。
他开始恐慌了。
不安了。
于欢要的就是他如此呢。
“我会让你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