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鑒賞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逢纪知道,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了,如同他如今的局势,他根本连自己的生命保障都没办法保证,如何能选择。
袁谭日后会如何,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如果他不选择妥协和合作,袁谭现在就会死,他也会,同样,他在邺城的家小也会在这战乱是世道之中陨灭。
不管是为了袁谭,还是为了自己,逢纪都必须要投诚曹魏,只要能有一线的生计,谁都不愿意死去。
大汉天子刘协,这些年来以傀儡之身,不也活的好好的吗。
袁谭能当傀儡,或许也是一种价值。
有价值的人,才能在这乱糟糟的世道之中,好好的生存下去。
王图霸业在生存面前,也变得非常渺小了,连活下去都变得艰难的话,那么所谓的志向,所谓的野心,都不过如此而已。
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态,目光看着贾诩,低沉的问:“需要我做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
贾诩阴柔的笑容浮现在脸上,轻轻的道:“说服袁谭,他还年轻,或许还有满满腔热血,但是你不一样,你应该更加明白,这天下的残酷,他如果失去了价值,他将会不配活着这个世界上!”
“可以!”
逢纪点点头:“给我一天的时间!”
“一个时辰!”
贾诩杀价,道:“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邺城之战,已经到了一个关键了,这时候我没有任何时间浪费!”
“好!”
逢纪没有多言,他起身,身上的伤势虽有些影响,但是却还能正常的走动,他压了压身上的痛处,然后道:“带我去见袁谭,一个时辰之内,我说服不了他,我们一起死!”
“来人!”
“在!”
“带他去见袁谭!”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诺!”
你是男的我也爱 angelina
两个亲卫带着逢纪去地窖见袁谭了。
这时候贾诩寻阎行,阎行已经开始集聚兵丁了,他麾下虽然兵卒很少,但是皆为精锐,可以一挡二。
五千精兵,在战场上,绝对比一万兵马还要强悍的战斗力,这可是他最后的嫡系,也是仅有可以安身立命的本钱了。
“准备的如何?”
贾诩问。
阎行苦涩的说道:“后勤还差点,这清河太穷了,凑粮草太艰难了!”
“不用了!”
贾诩道:“邺城都有,虽然潘凤撤出去的时候,毁掉了几个粮仓,但是还有几个暗仓,被找到了,武库,粮库,都有,只要你能入主邺城,就能得到补给,所以你最好轻装上阵,除了必要辎重之外,其余能不带就不带,兵贵神速,只有你稳住了邺城,你才能算是立功,其他都不算什么。”
“好!”
阎行点点头,然后问:“袁谭那边,你能说服他吗?”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服不了他,我也不需要他了!”贾诩道:“到时候直接把他绑上去,借他的名头用一下就行了!”
“那树袁谭的战旗?”
“嗯!”
贾诩点头,道:“这时候,我们需要袁谭的名号,只有这样,才算是名正言顺的捍卫的邺城,也不是夺取邺城!”
这里面只是名义之差,却有天壤之别,名正言顺四个字,有时候非常重要,重要到能能决定胜败。
得民心者得天下。
也不是随便说说的,民心总会站在正义的一番,反对的侵略的一方。
“某家这就去安排!”
阎行深呼吸一口气。
…………………………………………
十月,已入深秋。
天地凉凉,小雪花飘飘,北地今天入冬的更早一些,驰道上的积雪,一天比一天多了。
还在巨鹿的刘备,这时候目光也在注视着邺城。
“袁本初败的太快了!”
刘备的脸色很难看,他始料不及的是,袁绍在官渡居然会兵败的这么快,根本不给他任何时间反应。
他这时候就算是南下,估计也来不及了。
官渡上的魏军主力一旦北上,他未必敢南下。
魏军强势击溃了袁绍的周军主力,也有能力击溃他的燕军主力,这时候已经体现出魏军的强势来了。
而且还有江东吴军,一旦魏军和吴军联合进攻北地,那么他不仅仅会被赶回幽州去,甚至连幽州都未必能保得住。
南下的这一战,打的是让他有些的心惊胆跳。
其一,他本以为能联合黑山军,加速攻略的巨鹿常山,直接覆盖整个冀州北部,然后顺利南下。
但是黑山军投靠了曹操,这让他统一河北的战略部署出现的严重的问题。
其二,鞠义并没有能如期的北上,而是在官渡之战之中受阻,虽然最后还是跳出来的,但是时间上差的太远了。
其三,邺城突然出现的变故,导致了整个局势的变化,让他也没办法能迅速的反应过来了,棋输一着。
连连的变故,让他有些心力憔悴。
而且幽州底子太薄了。
就算他们顺利南下了,但是想要治理冀州,面临的困难很多,冀州地域,太多了豪门世家,乡绅豪族。
这些人不摆平,他根本没办法治理冀州,这样会有后患,甚至会导致他后院起火,所以他只能步步为营。
可这时候,邺城如果不拿下来,他没办法名正言顺的入住冀州。
“大王!”
简雍来报:“并州传来消息!”
“念!”
“已攻克太原,随时入冀!”
精灵之全球降临 咸鱼训练家
太原有周军的一部分主力,袁绍的外甥,高干亲自率兵坐镇,挡住了张飞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让张飞不能如愿的进入冀州。
“命张飞,留一部分主力镇守并州,其余尽数入冀!”刘备想了想,下令让人写军令,然后盖印,传出去。
并州的主力能杀入冀州,那么等于他的羽翼丰满。
不是为了对付冀州,而是为了压制曹操,官渡之战让他有一丝丝的恐惧,如果曹操北上,他未必挡得住啊。
“诺!”
简雍立刻下去让人把诏令传出去。
“子龙!”
“末将在!”
“整肃兵马,白马义从先拿下,增援鞠义!”刘备审时度势之后,还是决定拼一下,不能让邺城落到别人的手中。
“末将领命!”
赵云亲自统领的白马义从,战斗力不在昔日公孙瓒的之下,甚至有有过之无不及。
特别是这两年,关羽沦陷魏营,张飞统兵在外,赵云的作用力也显得越来越大了,他的骑兵统领能力,超越关羽和张飞。
如今是的刘备非常器重的人才,甚至依仗为宿卫。
………………
邺城的暗流潮涌,在两军对垒之中,显得更加的阴沉起来了。
城中寂灭一片。
百姓不敢出门,高门大院都家家户户都把门锁上,护院们都纷纷上院墙护卫,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乱兵就杀进来了。
往日那些繁华的商铺,那些人流如潮涌的街道,此时此刻都是安静如水。
南北两城已经被割裂开了。
大战也在一触即发。
谁能统治邺城,尚且是未知之数。
这一点,谁心里面都没有底气啊。
北城。
张燕这几天的心情很糟糕,因为贾诩不在,他心里面没底,要是这时候被人攻破营盘,失去北城,那就麻烦了。
这种战战兢兢的状态,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甚至每一天,他都要亲自巡视防线,生怕一个不小心,敌军越界进攻。
联系熬了好几天。
终于有一封书信来了。
这书信让他欣喜若狂。
“擂鼓!”
张燕亲自下令擂鼓集合众将。
“咚咚咚!”
鼓声之下,黑山军麾下部将,皆然集合起来了。
“儿郎们,建功立业的时间道了,只要我们答应了这一战,我们就不需要躲在山上,不需要挨饿,不需要在黑暗之中生存!”
张燕鼓舞军心:“当年大贤良师兵败,黄巾成贼,这些年来,我们一直东躲西藏的,唯有此战,可正天下之名!”
“吾愿身先士卒,为我黑山之众,也为吾等之身家性命,战上一次!”
“汝等可愿意一战!”
张燕目光一扫而过,他麾下统兵部将不算是精锐,但是有一点,武艺超群之将倒是不少。
“战!”
“战!”
黑山军在山上憋的太久了,他们在躲躲藏藏之中过日子,仿佛抬不起头,仿佛见不得人一样。
这种感觉,如同被世界所有人给遗弃了。
但凡有一丝丝的希望,他们都会去赌命,宁可拼上了自己的性命,也要奋力一战,战一个未来。
“好!”
张燕点头,军心可用,此战可期。
他回头,看着左右两侧,站着两个布衣道袍的老者:“四老,七老,你们只要缠住鞠义便可!”
“可!”
两个穿着道袍的来着,是太平道仅存不多的高手,也是张燕的杀手锏,张燕很少用,对他们恭敬无比,而他们的存在,也是张燕安身立命的本钱。
这些年,袁绍不知道派遣了多少刺客想要干掉他,都无法近乎他身上,就是因为他身上有了二老庇护。
当年太平道高手如云,只是大贤良师最后一战,折损了大半,当年太平山上的决裂,也死了不少。
仅存了四老和七老,是当年支持张燕窃取权柄,逐走了太平圣女的张宁的长老,这些年,一直跟着张燕。
他们的武艺都已经是攀至巅峰,但是已经有了一些年岁了,所以显得血气不足,而且游侠招数,在战场上,能不能缠住一个巅峰值的鞠义,还真不好说。
“诸位,立刻进攻南城,全力夺取邺城,不惜代价,拼命一战,只要夺取邺城,我们将会有一切!”
张燕振臂一呼,怒啸苍天。
伤情 斜晖匆
“出击!”
“出击!”
黑山军的出击,非常的突兀,让保持的平衡,在一瞬间被打破了。
“他们敢主动出击?”
鞠义有些冷漠的站在的街道中间,看着前方,前方列方阵而前进,正在向着阵型扑过来了。
“应战!”
青衣文士微微眯眼,他感觉有一丝丝的气氛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了,不过这时候,邺城丢不得。
“是!”
鞠义领命,他率军应战。
“杀过去!”
“挡住他们!”
“列阵!”
“护卫!”
“投掷长矛!”
“弓箭手,射杀他们的军阵!”
“儿郎们,拼命!”
“何人与我一战,上来领死!”
“……”
两军在城中开始酣战起来了。
黑山军主攻,鞠义部主防守。
邺城的格局,是两条驰道,把东南西北分开了四个城,中间还有一座内城,但是内城的规模不大。
内城在东南西北四城的中间,也是周王宫所在,当初袁绍是准备把内城当为皇城的,但是他根本来不及。
称王之后了,频频交战,根本没有时间和金钱去修筑王城,但是对内城而言,也是加固了一些城墙的。
内城也有东南西北四座城门。
不过内城比较小,根本没办法对垒,所以他们交战的范围,都是外城,而他们可以不进军内城。
周王宫已经被焚烧了,周国其实已经灭亡了,但是邺城的豪门贵族,世家门阀,都在内城之中。
他们已经被祸害一次了,这时候谁敢杀进去,他们是真的会拼命的。
所以张燕特地绕过内城,而且不知道是为什么,甚至放弃了西城的争锋,直接把战场放在东城之上。
他全力从北面强攻过去,杀进东城之中,和鞠义部短兵交接,一上来仿佛就是战争白热化了。
小妈别跑 每目
“鞠义,立刻投降,吾黑山精锐已经南下,不需要半日时间,就会杀进来了,届时汝将会无路可逃!”
张燕一边厮杀,一边竭斯底里的叫喝着。
“放屁!”
鞠义不相信,如果黑山军主力这么顺利南下,拿不等于当燕军不到,燕军主力还在北面,他认为黑山军主力肯定没办法南下的。
张燕在吓唬他。
“哈哈哈!”
张燕狂笑着:“若是不相信,届时别怪我的下手无情,你一个的叛徒,能死在我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混账,我斩了呢!”
鞠义暴怒,先登开路,他亲自杀上去,想要格杀张燕,只要斩杀张燕,张燕部就会立刻崩溃。
“鞠义,吾等来领教一下你这个河北第一将!”
左右两道影子杀出来了。
“太平道的剑法?”
鞠义猛后退,他瞪眼,看着两个布衣老道,冷然一笑,讽刺的说道:“太平道居然还没有死绝啊,两个老不死的不在太平山上养老,是来找死吧?”
“杀!”
两个老道左右开弓,直接杀上去,身影轻盈,速度很快了,剑法如影子一般,毫无征兆的刺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