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八章 年前相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去市区,六块钱,有没有去市区的,上车就走,还有位置呢……”
“……诶,老陈,什么时候回来的啊……好些时候都没见到你了吧……”
翻譯 官 小說
“……这不在外边干活吗,得给孩子挣学费啊……前些天才回来……”
一辆有些老旧的公交车上,挎着挎包,站在司机位旁边的中年妇女从车窗边,探出身,朝着路边等着的行人,招呼着。
路边的行人,或是带着孩子的父母,或是背着背篓,提着肥料袋子的附近村里人,
几辆面包车,黑出租,也挤在这路口,招呼着来往的行人。
车上,乘客或站或坐,或是提着肥料袋子,袋子戳了些洞,装着些鸡鸭家禽,收着脚,将袋子放在自己脚下,或是背着背篓,将背篓放在身前。
腹黑女穿越绝魅皇后
或是拿着手机,闷着头,似乎同人聊着天,或是隔着几个座位,隔着个过道,招呼着相熟的人,各自说着话,
车厢里,鸡鸭家禽的叫声,混杂着些乘客的话语声,那车前妇女朝车外的招呼声,显得有些热闹。
又上来些乘客,公交车再摇摇晃晃着,沿着路,向前行驶,
带着些寒意的清风透过前侧车窗,不时拂进些,
车厢里,一众乘客各自说着话,话语声愈加嘈杂。
……
公交车上,车厢靠后,廉歌坐在个靠窗的位置,
摊开着《术》,随意翻看着,听着车厢里,在耳边响起着的话语声。
……
“……老徐,你这穿得这么崭新崭新的,是去走亲戚啊。”
“……这不是孩子要从外边回来了吗,还说带了个女朋友回来,我去市里接接……”
“……都找女朋友啊,什么时候办酒说一声啊,到时候我也来喝杯喜酒……”
“……早着呢,还早着呢……你也是去市里。”
“……这不是马上眼看就要过年了,去置办点年货,顺便买点香蜡纸钱,祭祭祖先……”
靠着车厢前,两个隔着过道的,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说着话,脸上挂着笑容。
好萊塢 傳奇 導演
……
“……别把脸贴在车窗上,别冷着了……”
“……嗯!”
“妈妈,我想吃包子,就是那种很小的那种……”
“……好,一会儿到街上了,妈给你买……我说让你吃早饭你都积极呢,等着吃包子呢……”
靠着车厢最前排,一个女人,抱着几岁的小孩,同小孩笑着说着。
……
“……老秦,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昨晚上刚回来,买到张晚上的票……”
“……能回来就好……你这是去哪啊……”
“……这不是要过年了吗……屋里老太太非让去大佛寺拜拜,求个来年吉利……”
异域奇谭 怜明月
……
“……再带副春联啊?成……我知道了……猪头,猪尾,一条鱼,我都记得呢。”
“……说是要过两天,看年前能不能回来……人还没回来呢,就先给我和他妈寄了两件衣服回来……就是身上这件……还成吧,屋里还有件灰色的,料子还好些,摸着光滑着勒……”
“……这不是快过年了吗……屋里到处都得花钱啊,把这些鸡啊,鸭啊,拿到镇上去卖了些,正好屋里也吃不了那么多……今天啊,没喂那么多……他们两口子说今天也不回来……”
“……听人讲了吗,孙家那大儿子,带了个儿子回来呢,说是过完年,就办酒席……嘿,我家那个……我家那个不管他,还年轻呢……你家孩子都三十了啊?那是该着急了……诶……我邻居家屋里的个婶婶,有个闺女,说是也是过年的时候要回来……那姑娘是长得真得水灵啊,我跟你讲……”
“……我说我用不着过来的时候穿什么新衣裳,你说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讲究个什么啊……结果啊,他才隔了两天,就给我寄了好几件新衣服回来……你说,花着这么个钱做什么啊……”
“……他吵着,闹着要冰糖葫芦呢,一会儿别给他忘了……”
“……要到了啊?好,好,我这也快到了……”
……
一路,公交车摇摇晃晃着,沿着路,朝前行驶着。
廉歌随意着,翻看着手里的《术》,听着车上,或喜或愁的话语声,
车上,话语声混杂着,响着。
乘客或上或下,公交车走走停停。
天使战魂 忏悔轮回
车窗外,阵阵寒风渐带进些喧嚣声,车外,渐也热闹起来,
公交车摇摇晃晃着,驶进了又一座城市。
……
“……把拉链拉好,别着凉了。”
“……妈妈,有卖包子的,我想吃包子……”
“……好,好……小心点……”
公交车再在个站台前停了下来,车上乘客相继走下。
将摊开的书重新合上,廉歌看了眼已经空荡下来的车厢,一抬手,手里厚重的书重新收回了系统。
起身,走下了车厢,
看了眼各自往着各处走远,汇入了人群中的,先前公交车上乘客,公交站边,摆着摊,摊位上溢散着热气,招呼着客人的摊贩。
转过身,廉歌再沿着道路,看了眼身前这繁华着的城市,再挪开脚,沿着路,往前走着。
……
“……橙子,橙子……降价了,降价了……”
“……年前大甩卖,先生进来看看吧……”
沿着街道,廉歌往前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听着随着阵阵寒风,在耳边响起的话语声。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侧张望着。
道路上,车辆缓缓往前移动着,街道旁,行人或是裹紧着衣服,闷头玩着手机,或是三三两两,在一家家店铺里外流连,
卖着水果的流动摊贩,在路口大声冲着来往行人吆喝着,一间间店铺里,一阵阵招呼声,叫卖声传出,
身侧,话语声,叫卖声,吆喝声,车辆驶过声,混杂着,似乎掩盖了阵阵寒风带来的寒意,热闹着。
……
“……好看吗?”
“……好看。”
“好看就好……”
路边,一个母亲手里提着个袋子,蹲下身理了理身旁孩子身上穿着的崭新衣裳,再站起身,拉着孩子的手从廉歌身侧走过。
“……爸,我自己提吧。”
“……你拖着行李箱就行了。”
街道旁,一个老父亲提着两个编织袋,一个年轻人拖着个行李箱,走到他父亲身旁,伸出手,想接过老父亲手里的编织袋,那老父亲,只是摆了摆手,就接着往前走去,
“……这次回来几天啊?”
“……待到年后,再出去。”
“……走吧,你妈在家里等你呢。”
说着话,两人从廉歌身侧走过。
……
听着,看着,廉歌沿着街道往前走着,
头顶之上的太阳变换着位置,渐往西斜,
夜幕接替着白昼,路灯亮起,沿着路边的一家家店铺里,也映出些光,
远处,高楼间,万家灯火也相继点亮,点缀着,照亮着整座城市,照亮着道路上,照亮着道路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