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看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众人惶恐不安的看着魏征。
魏征却是闲庭散步一般,在这殿中走了几步,他话音落下的时候。
一队卫士已经踏步进来。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这些人,从前大多都是晋王的死士。
当初为了谋反,晋王招揽了不少的三教九流,且多为亡命之徒。
只是晋王和阴家的愚蠢之处就在于,他们想要谋反,就必须招募大量的死士,用金钱或者权力去诱使这些人为他们卖命。
可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既然这些人是有价码的,那么魏征又怎么不能拿钱去砸他们?而且他出的价,永远都会比他们高,而且还高许多倍。
魏征知道阴家若要谋反,势必需要钱粮,所以拿出了钱粮,利诱阴家与他接近,等到他和阴家的关系打的火热,那么这太原城里,自然就会有无数人希望能够和魏征打交道了。
毕竟……谁都知道魏征乃是阴家门前的大红人。
魏征每日和这些人打交道,观测每一个人的品行以及性情,其实就是分辨出,谁可以收买,收买的价码如何。谁又是无法收买,打算和阴家还有晋王一条道走到黑的。
在观测之后,而后幕后交易也就慢慢的展开。
除了大笔的花钱之外,还许诺了在长安的钱庄里为他们存下巨款,给他们看存单,这就确保……只要乖乖听从魏征,将来他们的利益就可以得到保障。
而收买不了的,或者说魏征觉得不必费尽功夫去花心思的人,自然而然……也就如阴弘智一般,直接斩杀。
当然……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魏征抬头,看着房梁,脸上露出了不忍心的样子,可随即,他脸色又变得格外的严肃,而后一字一句道:“刘昶、李贺、陈武让、方辰正……”
他叫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名字,每叫出一个,殿中便有人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一连叫出了十几个名字之后,魏征扫视这些人:“拿下……枭首示众!”
“喏!”
死士们立即如狼似虎的冲进来。
殿中有人踹翻了案牍,要拔出腰间长剑,负隅顽抗。
可大势已去了。
这被点名的十几人,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退开,和他们划清界限。
很快他们便被围住,无数的死士疯狂涌入,看着他们头上的脑袋,犹如看着金子一般,一个个奋不顾身的举刀杀将过去。
片刻之后,传出一声声的惨呼,一个个人身上不知戳穿了多少个窟窿,最后直接倒在血泊中。
随着最后一声惨叫戛然而止,角落里,尸首层层叠叠。
龙王令:妃卿莫属 魔女恩恩
魏征看也不看一眼,而后淡淡道:“这些……统统是晋王死党,他们图谋造反,而今已是伏诛。我奉朔方郡王之命,特来此平叛,尔等与晋王并没有太大的牵涉,只是现如今,太原城中人心惶惶,为了防止有晋王余党作乱,大家各回本职,要严防死守,防止有宵小之徒借机戕害百姓。他日……朔方郡王殿下,定会为尔等叙功。”
“喏。”其余众人,心里只剩下了庆幸。
其实晋王在太原,这殿中的文武,平日里谁没有巴结?
倘若晋王谋反,真要论起来,如何洗清自己是不是党羽?
可现在……魏征一口气杀了十数人,这些都是晋王的死党,至于其他人……却已言明了,这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大家只要安守本分,说不定将来还有功劳。
这令不少忐忑不安的人,现在心里定了下来,自然是求之不得,极力想要表现,免得卷入其中。
于是众人纷纷告辞。
陈爱河则拎着晋王李祐,不肯放开。
这李祐只是哀嚎,方才十数个死党被杀,让他大受刺激,那血腥味,令他整个人哀嚎的更加厉害。
可是陈爱河没有理会他,依旧拎着他,不肯放过。
就这般拎着,出了王府,将他丢进了一辆马车里,陈爱河随即进去,李祐便在车中打滚,大喊大叫。
陈爱河再也忍无可忍的勃然大怒,踹他一脚道:“住口。”
此时,陈爱河对于李祐的最后一丁点敬畏之心,也烟消云散了,见着此人,只觉得恶心的无以复加。
“孤渴……孤渴的厉害……”李祐大叫。
陈爱河皱眉,却还是让左右的人取了一个水囊来,丢给李祐。
李祐打开水囊,咕哝咕哝的喝了两口,随即又将这水喷了出来,溅射的车厢里到处都是。
陈爱河大怒:“想死吗?”
李祐道:“这不是蜜水,孤要喝蜜水。”
陈爱河便冷笑,拔出了腰间的匕首,李祐一见到匕首,居然一下子就哑然无声了,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回到了魏征购置的宅邸,立即让人打制了一个囚车,让人好生的看守着李祐。
在确保李祐绝不可能有机会逃亡之后,陈爱河方才寻到魏征。
魏征已大抵交代过太原城中的各处事项,确保了太原的稳定,这晋王谋反之事,在太原并没有弄出什么大动静,就宛如波涛之中卷起的小浪花,当浪花匍入汪洋,瞬间便被奔波的海水席卷不见。
“要准备出发了,太原不会有事,我们应该立即带着李祐回长安去,车马和卫队都已经预备好了,由赵野亲自带人护送,不会出什么差错。阴家上下数百口,还有他的部曲,也已统统拿下,现在太原城可以确保无虞。”
“只是……李祐此人,颇为棘手啊,毕竟是陛下的亲子,还是赶紧送去长安,听凭陛下的处置吧。”
回到北宋当大佬 夜晚看星星
陈爱河颔首:“一切听魏公所言。魏公实在厉害,只单独一人,便消弭了一场兵祸,得魏公一人,可胜十万精兵。”
这可不是奉承,真真切切的是陈爱河的心里话,他现在对魏征可谓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起初知道魏征的时候,只知道这个人喜欢讲大道理,一言不合就教训你一顿,而且还引经据典,让你一丁点的脾气都没有。
可慢慢接触,方才知道魏征是个有大才能的人。
魏征却淡淡一笑道:“十万精兵,你这太言过其实了。”
陈爱河却极真挚地道:“我这是肺腑之言,绝没有吹嘘的成分。”
魏征认真的摇头道:“倘若这李祐是李密、王世充、窦建德这样的人,真要谋反,凭借我一人,如何能够阻挡呢?李密、王世充等人,不过是一时的人杰,可他们尽都败于陛下的手里,不过是陛下的手下败将而已。可即便是这样的人,他们若要谋反,只凭借老夫的能力,如何能抵挡呢?”
魏征顿了顿,随即感慨道:“所以说,太原之乱能够消弭,其根本的缘故,并非是老夫有什么天大的才能,不过是因为……这李祐和阴家不得人心,他们的手段卑劣到了极点,这二人愚不可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权利来源于陛下,在这太原之中,左右都是小人,这些小人,每日对他们溜须拍马,让他们自己狂妄起来,以为全天下已经不满皇帝,而他们如何的英武。以为他们只要振臂一呼,这天下便是干柴烈火!以为他们只需一声号令,天下便可唾手可得。你说……这到底是老夫有才能,还是这李祐太无能呢?”
“说的再干脆一些,老夫跟从过许多的豪杰,见他们行事,都会有章法,即便最后他们兵败,可他们也不失为人杰。反观这李祐,连造反都不会,对于身边的人,了解得还不如我这局外之人,他不败亡,谁败亡呢?老夫只是在其中,轻轻的点拨了一下而已,也没有做什么事,可要将此人拿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陈爱河认真地听着,觉得很是在理。
李祐的败亡,一方面是魏征手段高明,另一方面,也是此人愚蠢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若是不愚蠢,这个时候,他怎么会反?
可陈爱河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这家伙……就这么点三拳两脚,竟也敢反。可见人的勇气,某种程度和人的智商是成反比的,越无知的人,越是无所畏惧啊。
魏征虽然将局势分析了出来,可陈爱河依旧还是觉得魏征很厉害!陈爱河毕竟也是陈家的子弟,混了这么多年,连煤都挖过,有时自觉地自己和其他的世族子弟相比,已算是人中龙凤了,可现在……他却发现,跟在魏征的身边,总能学到很多东西。
这魏征,某种程度来说,就是当时隋末天下大乱的活化石,那时多少英雄并起,几乎每一个英雄,魏征都追随过,都曾为其出谋划策过,所谓久病成医,这跟着那些大英雄们输的多了,自然而然,每一次的失败,想来魏公都已经找到了失败的原因了,像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恐怖啊。
想想看,一个人逢赌必输,输个十年二十年,就算这样的人牌局上赢不过像陛下那样的赌圣,可是轻松吊打寻常赌徒,却是绰绰有余了。
魏征此时道:“好啦,不要啰嗦啦,赶紧收拾好东西,预备好囚车,我等便立即出发,前往长安……”
“喏。”陈爱河激动地朝魏征行了个礼,而后道:“魏公,我有个不情之请。”
“你说罢。”
陈爱河略带紧张地看着魏征道:“能否以后,让我侍奉你的左右。”
“你还想跟着我学习?”魏征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爱河。
事实上,他喜欢这个踏实的家伙,不浮不躁,品行也很好。
“是。”陈爱河显得很真诚。
显然,他担心魏征不愿意。
魏征则是带着微笑道:“到时,你自己去和郡王殿下说吧,他若是答应,以后你便跟在老夫的左右。老夫其实也没什么才能,不过……却很愿意将自己的一些想法,相授给你。”
魏征随即又叹道:“只是现在天下太平,这些学问又有何用呢?即便是老夫,当初在朝中的时候,也只能挑拣一些君王的过失,希望去改正君王的行为而已。”
“这不一样,这些才能对我们陈家有用。”陈爱河很认真的道:“我们陈家的根基在关外,关外之地,将来也是英雄并举的地方。”
魏征略显赞赏地点了点头:“这倒是实话,可见你的谋虑还是很深远的。”
二人说着,却有人匆匆而来:“那罪臣李祐,又要求吃蜜水了。”
魏征只是微微一笑。
倒是陈爱河不禁道:“陛下这样的大英雄,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儿子,真是虎父犬子啊。”
魏征道:“即便老虎生下的乃是虎子,可若是每日只将它养在舒适的环境之中,将其操持于深宫妇人之手,身边都是希望从他身上获取到好处的奴仆,这虎子也迟早会堕为败犬,所以我很忧虑……”
“啊……”陈爱河看着魏征,不解地道:“魏公忧虑的是什么?”
魏征叹道:“我所虑的,乃是恩师之子陈继藩。”
陈爱河顿时不敢说话了,陈继藩,可以说是陈家逆鳞一般的存在,不知多少人宠着惯着呢。
魏征道:“所以我希望……能够毛遂自荐,去做陈继番的蒙师,等这陈继番说话可以顺畅开始,便教育他,关于这一点,我希望你去和殿下说一说。”
“好。”陈爱河想也不想的就点头道。
陈家能有今日,完全是因为陈正泰逆天改命,可是以后呢?
陈爱河很清楚,家族的命运与继承人息息相关,未来的陈继藩,便是陈家的下一任家主,倘若最后也如李祐一般的德行,那么陈家的基业只怕要毁于一旦了。
而他信任魏征,认为魏征出手,一定能管教好陈继藩,而且魏征的名气很大,说不定提出让魏征来教子,三叔公和公主殿下那儿能够松口。
想到这里,陈爱河的心轻松了许多。
………………
一封快报,直接送到了长安。
兵部尚书李靖接到了奏报,这一看,立马大惊失色。
李祐反了。
这是加急快报送来的消息。
当初传出李祐谋反的风声,许多人都不相信,包括了陛下,也包括了李靖。
李靖的判断倒不是因为李祐是陛下的儿子,因为父子之情,绝不会反。
而是他基于事实来进行判断,区区一个太原,敢和全天下来对抗吗?
他太原有多少兵马?
再者说了,太原有多少个将军?
朝廷随便委任一员大将,便是开国时的名将,足以踏平太原。
可是……李靖怎么也没想到李祐居然打的是王八拳,人家压根就不按常理来出牌,根本就不讲客官的条件,就是这么的任性!
这个时候……李靖有些发懵。
虽然此时许多开国的将军们,都希望能够有再立新功的机会,可是……没有人会对干掉区区一个太原的李祐有什么兴趣。
而更可怕的是,朝廷势必要兴师动众,立即进行讨伐,到了那时……一场新的动乱,即将发生。
要知道,当初兵部还给陛下上过一道奏疏,一口咬定了太原绝不可能反,谁反谁傻瓜。
可架不住李祐就是个傻瓜啊!
李靖脸色顿时凝重起来,再不敢迟疑,连忙入宫见驾。
半个时辰之后……宫中顿时有了肃杀的气息。
李世民接过了奏疏,几乎要昏厥过去。
儿子反老子……
他首先考虑到的是……他李家,又成了天下的笑话了。
这难免会让人揣测到,是他这个皇帝开了一个坏头,以至于……上梁不正下梁歪。
李祐……毕竟是他的儿子啊。
他宁愿李靖谋反,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儿子举起反旗。
“此子……实在……实在令朕失望。”很艰难的,脸色难看的李世民说出了这番话。
此时……文武大臣们已经齐聚于太极殿了。
人们抬头看着心如刀绞的李世民,目光之中,都不禁露出了同情之色。
这种感受,是人都可以理解的。
好不容易生了个儿子,养大了,可却转过头,父子要相残,这是人伦惨剧啊!
哪怕是李世民是皇帝,此时他的感受,也令人生出同情之心。
李世民狠狠的将奏疏摔了个粉碎,张口大骂:“这个畜生……”
话音落下,竟是哽咽难言了,李世民居然落泪,显然是彻底的伤了心……
大抵是想到,李祐还是幼儿的时候,自己将其抱在怀中,曾几何时,也对自己的这个血脉寄以过希望。
而如今,物是人非。
他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的内心平静,可眼泪还是禁不住落了下来。
良久,他终于缓缓地张开了眸子,似乎恢复了冷静,口里道:“朕曾再三劝诫他,不要相信身边的小人,哪里知道……他依旧不肯悔改,也好,也好……他既敢如此,那么……就别怪朕不念父子之情了!陈正泰……”
陈正泰:“……”
其实陈正泰的心……很凉。
因为自己又乌鸦嘴了。
可是他真的不想的啊。
而这个时候,陛下首先想到的是他……在他看来,这未必是个好兆头。
搞得好像……就是因为我陈正泰……靠一张嘴,就把李祐弄反了一样。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