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門開推薦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道友的话,我不服气。”
余文恩突然怒了,抬头平视肖沐,气恼道:“道友真以为我没抵抗吗?”
邻家女孩 蓝亭居士
“躲在这里抵抗?”肖沐面含不屑,一扫余文恩背后的神相。
神相前方香火气袅袅,不少凡人阴魂正在上香,香火气从香炉中缭绕出来,一部分冲入余文恩的身体,让肖沐并不能完全清晰的看透对方。
“唉!”
余文恩突然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道友对我的误会太深了,你以为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躲着的吗?还不是……道友请看。”
说着,余文恩身上突然涌出大量的香火气,涌出的香火气减少了对视线的格挡,此人便以更加清晰的状态展现在肖沐面前。
“……”
肖沐眼望余文恩,但见此人身体四周全部都是由五行真金之力凝聚成的白色镜子,至少有几百枚之多,这些镜子几乎封锁住了他本人,镜面全部对着他的身体。
余文恩掌握了某种异术,全身上下都修炼出了赤红色的眼睛,这些眼睛全部睁开,每一双眼睛都瞪得很大,看起来似乎完全不会眨眼,同时每一双眼睛又都盯着一面镜子。
在余文恩的脚下,赫然有一个幽深无比、黑暗无比、根本看不清下方有多深以及下方有什么的黑洞。
黑洞打开了,不断扩张吞吐着,像是一只残忍的嗜血凶兽在余文恩的脚下张开嘴巴等着他掉下去。
然而,余文恩全身几百双眼睛盯着镜子和镜子之间凝成了犹如实质的视线,就是这几百双视线始终架起了余文恩的身体,让他不至于坠落到黑洞中。
城隍之力,生死之力!
肖沐的视线转向黑洞,从黑洞中感知到了城隍之力,生死之力,这让他更加吃惊,惊异于余文恩承受的是什么力量。
“《地府门开》,道友,我也曾抵抗过的,只不过,我不是别人的对手,中了《地府门开》,只能用这种方法苟延残喘罢了。”余文恩凄然一笑,笑容里透出凄凉,“我必须时时刻刻保持这样的状态,不能收功,否则立刻就会坠入地府。”
“这是《地府门开》?”肖沐不由失声。
《地府门开》乃是城隍威权之术,肖沐本人正准备修炼,只不过暂时还没有拿到秘籍,没有机会修炼罢了。
“道友知道这项威权之术?”余文恩略微吃惊看着肖沐,从肖沐的语气里判断出了一些什么。
“不瞒道友,我就是城隍位业,目前正在准备《地府门开》的秘籍,一旦拿到秘籍,就会修炼。道友的《地府门开》,是来自于什么人?”肖沐的语气慢慢平和下来,余文恩的表现,并不像自己想象的孱弱。
余文恩语气里充满愤怒,一字一句道:“是太沧城隍。”
“太沧城隍?”
肖沐有些意外,没想到会从余文恩口中听到太沧城隍的名字,“太沧城隍也在暮林村?”
余文恩感叹道:“看来道友对太沧的行踪掌握不多,没错,太沧也在暮林村,我就是在暮林村遇到此人才被打伤的。”
肖沐目中神光渐渐收敛,太沧也在暮林村的消息让他产生了一丝压迫感。
如此一来,暮林村就有两名实力极其强大的神灵强者了,一个是长生老祖,一个太沧城隍,不,或许还要加上青劫雷公。
这就是三个实力顶尖的神灵强者,人间一方,在暮林村的神灵强者却没有那么多,将来一旦发生大型战斗,情况不妙啊。
“道友知道太沧城隍的行踪吗?”肖沐试探着问。
余文恩苦笑回答,“受伤之后,我躲太沧都来不及,哪敢去探索他的行踪?”
肖沐陷入沉默,余文恩的话很有道理,被太沧打伤之后,他对太沧的确应该是避之唯恐不及,怎么可能主动探索对方行踪?
“不知道道友是?”余文恩委婉的打探肖沐的身份。
“我是肖沐。”肖沐随口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并未隐瞒。
“肖沐,肖道友?”余文恩脸上现出异色,仔细打量肖沐。
“道友听说过我?”肖沐淡淡的。
“肖道友的大名,有几个人没有听说过。”余文恩突然感叹起来,“我听说肖道友不仅实力强大,更是机缘深厚,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随手捡到宝贝,各种别人一辈子都见不到都神宝神兵,在道友眼里犹如废铁。”
肖沐陷入呆滞,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如此描述自己。流言,这绝对是流言,流言的传播太恐怖了。
“咳咳!”
尴尬的咳嗽一声,纠正余文恩,“道友夸大了,即使对我来说,神兵神宝也是难得的宝物。”
“肖道友真是谦虚。”
余文恩顺口又赞了肖沐一句,“道友也是城隍位业,不知能否为我解除《地府门开》?”
肖沐摇头道:“抱歉,《地府门开》这项威权之术,我暂时还没修炼,无法为道友解除。”
顿了一顿,肖沐立刻追问道:“道友身上的《地府门开》威权之术解开之后,会为人间效力吗?”
“这……”
余文恩陷入到了迟疑当中,神色挣扎,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肖沐问题的架势。
肖沐观察余文恩表情,暗中叹了口气。
庶 女
这人被太沧城隍伤的太重,受伤之后丧失了勇气,已经不敢直面天外的强者了。
想了想,“即使道友不为人间效力,同为人间一脉,只要道友不为人间添乱,等我修炼了《地府门开》威权之术之后,同样可以为道友解除太沧城隍施加在道友身上的威权影响。”
余文恩一喜,接着脸露愧色,“多谢道友,肖道友的大度让我深感惭愧,至于是否继续为人间效力一事,请让我想一想再答复道友。”
“罢了,道友可以慢慢考虑。”
肖沐并没有逼迫余文恩,反而再次做出承诺,“不管道友是否愿意继续为人间效力,只要道友不为人间添乱,等我修炼了《地府门开》之后,我都会为道友解除身上的影响。”
“但我还是希望道友能够继续为人间效力,天外虽强,我人间却也不弱。太沧城隍强在威权完整,神宝齐全,若非如此,他本人的实力也就那么回事。”
“道友如果加入联盟,依靠联盟提升实力,总有一天,实力超过太沧城隍也不是没有可能。”
余文恩再次陷入了沉默,肖沐的话,他没有反驳,但也没有立刻就信。
肖沐不再多说,告别余文恩离开了神庙。
从神庙中出来之后,思考了片刻,肖沐便决定不再理会余文恩的事情,在苍华山探索起来。
苍华山太大了,神迹被隐蔽,饶是肖沐整个探索了一遍,也没有找到太沧城隍的施术地点。
最后,肖沐决定将寻找太沧城隍施术地点这个任务彻底交给余家声处理,通知余家声派人到苍华山挖掘,肖沐本人便开始在苍华山停驻,一边修炼,一边为挖掘寻找太沧城隍施术地点的护村队众人提供保护,顺便还能监视余文恩。
同时,肖沐还每天分出神念,监察石板所通往神庙中天外神相动静,顺便探察信息。
其间,他特意找了个机会,为李古剑安排任务,将土地神位业给了对方。
土地神位业送出,李古剑融合之后,肖沐的《王者封权术》又一次获得提升。
《王者封权术》的再次提升,导致肖沐天帝印中人形虚影双腿位置的白色能量增多了,有渐渐凝实甚至向双手蔓延的趋势。
人形虚影的变化让肖沐意识到,这一次的提升大概分为三个层次,分别是人像虚影四肢由虚凝实,躯干位置由虚凝实,以及头颅部位由虚凝实。
眼下,人形虚影已经彻底凝聚出来的自己,应该有能力利用天帝威权剥夺境界不高于自己的神灵强者手中的神兵了,比如八棱锤、金瓜锤、鎏银锏之类。
一旦四肢彻底凝实,自己就有能力剥夺境界不高于自己的神灵强者手中的神宝,包括生死簿、判官笔。
躯干凝成实质,则有能力剥夺境界不高于自己的神灵强者身上的官服。
头颅部位凝成实质,则可以剥夺境界不高于自己的神灵强者的位业了。
爱如灰烬
《王者封权术》的提升让肖沐感到欣喜,造化斧每用一次能量都会减少,目前至少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能量。
一直就这样使用下去的话,总有一天,造化斧中的能量要被自己消耗完毕,以至于彻底失去这件宝物。
在失去这件宝物之前,肖沐必须要凭借自己本身的能力拥有剥夺他人神兵、神宝、官服和位业的力量。
和借用外力相比,这种自己的力量才是永恒的。
“等我把城隍位业送出,再送出手里的这些神宝,人形虚影的四肢部位应该就可以凝实了,就能获得剥夺其它神灵神宝的能力了,届时就可以做其它方面提升。”
“境界也不能拉下,这是关键,直接决定着我能剥夺什么人的神兵神宝神灵位业。”
“尽快把实力提升到神灵境巅峰吧。”
计划定下,肖沐食用能量果实,继续对境界进行提升。
但尽管他的手里已经有了全部的足够提升到神灵境巅峰的能量果实,由于消化能量果实也需要时间,肖沐想要再次获得提升,即使有造化之力辅助,恐怕没有三五个月的时间也无法做到。
期间,余家声带领护村队依旧每天在苍华山寻找发掘青劫雷公施术之地的地址,寻找不灭神尊的重生地点。
护村队遭遇了几次袭击,问题都不大,每一次都被肖沐暗中阻拦了下来。
为此,他再次获得了一些神宝,神兵,以及神灵位业以及能量点,至此,肖沐手中的能量点也达到了七十二点之多。
可惜未能击杀强者,新获得的神灵位业全部都是阴神层次。
郑云雷和肖沐联系,为肖沐带来了《地府门开》威权之术,并利用这项威权之术从肖沐手中换走了多余的神兵神宝以及神灵位业。
这次交易,肖沐其实是有亏损的,付出的比《地府门开》的价值更高一些,肖沐却并不是很在意,亏损的那些就当是对联盟的支援好了。
拿到《地府门开》威权之术秘籍,对其进行异变,结果第二本威权之术秘籍的异变居然和第一本有着关联,最终直接导致了肖沐异变该威权之术消耗的能量点和第一本相比产生了翻倍,足足消耗了二十点能量点才将《地府门开》异变成功。
肖沐手中的能量点又下降到了52点。
《地府门开》威权之术异变成功,满怀欣喜的肖沐立刻针对这项异术进行尝试。
他手握判官笔,坐在苍华山的石头上,面对一处山谷。
城隍相出现于肖沐头顶,金光披撒,生和死的气息散开,肖沐体内和城隍相体内,七个和威权相关的光点同时亮起,七个光点之间迅速出现金色的光线,这光线延伸,将七个光点每两个光点之间都联系了起来。
威权之力通过肖沐的右手,直接传入判官笔。
肖沐持笔往前方一点。
呜呜!
泣血的哭声从地下涌起,伴随着咔嚓一声巨响,大地震颤中,一股死亡的黑气突然从地下冲了出来,紧跟着大地裂开了,一个漆黑无比、幽深无比、阴寒无比、充满死亡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的黑洞出现在了地下。
呜呜!
黑洞中散发出阴气,仿佛能将一切都吸入其中,四周的光线扭曲了,就连地形都变得扭曲,附近的生灵泣叫着,纷纷向远处逃窜。
“这就是《地府门开》,打开之后,可以直接把人送入地府。”
丑女悍妻:山里汉猛如虎 长孙狄阳
“所谓的地府,可不是土地府,而是指阎罗殿,阴司。那是府君掌控的地方,决定着阴魂将来的命运,是送往轮回、枉死城还是承受报应送入地狱。”
在实验《地府门开》威权之术的同时,肖沐还发现自己的《地府门开》异术略有不同,和《一笔勾生死》异术一样的,除了施展威能之外,同样具备强大的攻杀能力。
一笔之下,犹如在施展威权的同时还打出了神宝,金光璀璨的威权几乎无坚不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