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民國之遠東鉅商 起點-15煙筒裏鑽出來的西八貨展示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在这样的人心中,堂弟,堂弟的副官,对手,乃至曾经的伙伴都是可以牺牲的人。
他和他地位,权势才是唯一重要的。
最強 丹 藥 系統
时至今日,他还拥有着一个运转还正常的利益共同体集团。
既然领袖下达明确指示。
他的人很快就行动了起来。
58年的深秋,局势暗流汹涌之际,光州的天气有些阴霾。
雪夜
九点三十。
来这里办事的白再勋随便套了件安保的衣服,就准备独自下楼去餐厅吃点东西再睡。
但对门的安保立刻跟上。
“只是吃个饭,没那么夸张。”白再勋低声道,于是只带了一个安保一起。
经历之前的一场磨砺后,白再勋现在的气质变得沉稳了许多。
他也丢掉了过去那些狐朋狗友。
人,因为事情而改变,从来都是这样的。
这时他远远看到电梯门口有几个客人在高谈阔论,于是他就干脆从安全楼道下去。
他住在五层,餐厅就在二层。
超级玄龟分身
两人脚步声很轻的走着,这时白再勋隐约听到下面传来个声音,似乎有人在喊自己。
他低头一看,没看到人,却听有人低声说:510,512,51.。。
这些都是白再勋和随行的房间号。
白再勋一下愣住,他看向安保李永宰,李永宰也已反应过来,对他挥手,示意退后。
白再勋点点头。
他立刻退出,然后对李永宰道:“去叫他们准备。我去换衣服。”
“。。。。”
“记住,不要留手,凡事我兜着。”白再勋看着他说完坚定的走去这家宾馆的楼层杂务处。
李永宰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冷笑起来。
等白再勋进去后,他便走去了安全楼道口,往下吹了声口哨。
但他也不知道,此刻白再勋忽然拉开门,正看到他没有去通知同僚,而是返身去往安全楼梯的衣角。
白再勋顿时不敢怠慢,正好对面有个客人出来。
白再勋立刻扑去,捂着那个女人的嘴,将门关上。
进屋后,他掐着她的脖子,直往房间里去,发现就她一个人居住后,他才低头。
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女人长得不错,不是惊艳的那种,而是弱弱的小家碧玉似的。
那女孩子都已经快吓哭了,却无法出声,尤其可怜的是,她居然都不敢挣扎。
怕的这样?
白再勋压低嗓子:“我是国家军情人员,我的随员里出现叛徒,所以躲到了这里,我现在放开你,我希望你能保持安静,可以?”
看她点头,白再勋立刻松开手:“你的姓名,职业,为什么来这里。”同时摸出安保的证件。
谁知对方说:“我叫朴彩珠,我是名警察。”
“什么玩意?”白再勋懵逼了,朴彩珠拖着哭腔:“我真是名警察,我是文员不行吗?”
“证件。”
确认身份的同时,白再勋看了下她墙上的便装衣服,先去拿起电话拨打给房间。
那边很快接起,白再勋道:“我是白再勋,李永宰叛变,我躲起来了,你们小心反击。不要担心我。”
“。。。。”
“赶紧。”白再勋放下电话,走去朴彩珠面前:“有枪?没有?好吧,对方也许会查到这个房间,所以这里也不安全了。来。”
白再勋将她的头发扎起,又给她披上件衣服。
然后道:“对方是知道我躲在那里的,所以也许他们就在对面,或者很快去,但是他们是不会伤及无辜者的,所以能不能麻烦你。。。”
35年就发明的猫眼,并没有在这里普及。
白再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结果朴彩珠说:“明白了。”
奇了怪了,她倒是镇定了,然后还眼中有兴奋的光。
然后她说:“然后我怎通知你呢。”
“嗯?如果没有问题,到这个楼层下,原地跳一下就可以。记住,如果发现外边似乎还有人,就直去最近的警局,你认识吧?”
“明白了。跳起来太突兀,我弯腰扣下鞋带吧。”
白再勋深深的看着她:“拜托,我是不会忘记你的帮助的,我的名字叫白再勋,家父是陆军总长白山也。”
啊。。。朴彩珠懵逼了下之后,重重点头:“知道了。”
巫在回归
又问:“可以和当地警方说吗?”
命运编辑者
“当然。”
村里有只狐狸精
然后白再勋又拉住她:“离开这个区域立刻丢了外套,并松开头发!”
“明白了。”
白再勋随即躲在门后,看着这个女孩出了门,他发现这会儿还没有动静,但他不敢冒险。
朴彩珠也很谨慎的什么也不说,直接往电梯去。
白再勋则立刻拿起电话拨打外线,准备打给光州的朋友,但他忽然放下电话,不对,自己的住处也是朋友安排的!如果有问题呢?
他数着数字,走去窗口,悄悄看着下面,遍布了白雪的寂静的街道。
从五楼看,左边最多1.5公里的地方就是警局。
右边是消防。
白再勋在等,结果他数到129,那丫头还没有出现。
白再勋感觉出问题了,于是他试探轻轻推开窗,该死的窗户是横翻的,但是还好,可以钻过去,另外让他惊喜的是,外边还有冻的硬邦邦的水管。
能和陈别江对打的身体素质起了作用。
白再勋毫不犹豫脱去深色外衣,翻出去沿着水管往下。
零下11度的天气,冰冻一切。
他的手脚都在发麻。
但是他死死的扣住水管,哪怕双手鲜血淋漓他也不在乎。
4楼,3楼。。。草,是个雨棚和厨房烟管。
这里距离地面还有5米高度。
白再勋犹豫了下,索性钻进烟筒,他刚进去,出电梯摔了一跤的朴彩珠哭着鼻子转弯走来。
然后她开始扣鞋带,然后去警局了。。。
这会儿厨房正在烧菜。
大厨金喜在刚刚将一盆酸菜炖肉移开,忽然感觉身后地动山摇。
然后整个厨房就看到有个男人从烟筒里杀了出来。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没错,是杀出来的。
因为后面2米是直道。
白再勋脚朝下的落下,砸开了油烟机,落在了灶台上。
要不是油烟机他得掉火炉里。
但就算这样,也是一片狼藉。
金喜在厨师团伙吓坏了,胖子在说:西八,西八。
鸟嘴都在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