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捉鬼續命 悲催的空然-0350 石門鑒賞

重生之捉鬼續命
小說推薦重生之捉鬼續命重生之捉鬼续命
“没错,是我。”
领头阴差在听完我这句话之后,俨然忘记断臂的疼痛,激动到浑身颤抖,拜服在我脚下,高喊到:“前轮转殿座下乙等阴差郑臣拜见执嗔王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
我习惯这种跪拜。
遥想当初执嗔殿还在的时候,无数阴差朝拜过我,臣服在执嗔殿的威名之下,其中又包含着很多阴帅。
一个乙等阴差,还是被剥夺掉阴差证和阴差籍的乙等阴差,确实有点不足挂齿。到是瞅眼前这名叫郑臣的阴差有些眼熟,但也想不起来了,似乎是见过面。
“殿下……您真没死?”
郑臣从来没想过,这日思夜想的亡人会以此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除去难免的激动,这郑臣心里颇为忌惮,因为执嗔王登上阎罗果位之后,比早些年镇守在边疆的时候变了很多,改革发行后实行的不通畅,也让这位阎罗很是不得志,喜怒不形于色却又脾气暴躁。
“没死。”
我摇摇头,肯定这个说法。
“那殿下你来此地,是为了萨满宝藏的气运?”
得执嗔王一诺,价值千金,郑臣知道自己只要从执嗔王口中套出一个承诺,那他得到自由就不是难事。
“是,也不是。”
我转过身去,负手而立,看着正在发呆的于香肉丝三人,挨个指了一遍:“气运是虚无缥缈的东西,若是太过强求了自然也就抓不到了。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是想毁灭这萨满宝藏,不让这里头的气运蒙蔽住你们的双眼。”
“如果能得到气运的话。”
“会分你一口汤喝,也想给跟着我的这三个人一口汤喝。命苦之人比比皆是,我有能力自然就要帮忙提点。”
“哥……”
于香肉丝瞅着熟悉又陌生的我,不敢开口说话。
到是熟悉我到知道我脱裤子要拉什么粑粑的方胖子轻轻拽了鱼线肉丝一下衣袖,于香肉丝瞬间心领神会没再开口吱声,默默看着我装逼。
“那属下知道了。”
郑臣挥挥断去前小臂的左胳膊,在没有任何医疗措施的情况下把断口流血止住了,并且重新提上一口气继续向南峰存在萨满宝藏的位置前进:“那属下就为殿下您领路,萨满宝藏里具体的情况,属下也不知道。”
“无妨,一力降十会。”
我淡然装着返璞归真的逼,领方胖子三人跟在众阴差身后,像是在自家后花园溜达般随意。
西坡走到南峰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再加上山地本就难行,虽然比不上蜀道,但是寻常人要硬生生走到南峰,估计得一天时间。
幸好在场没有普通人。
魔帝宠妻狂:天才驭兽九小姐
体格子稍弱的于香肉丝已经被猴咂背在后背,猴咂前面挂着他的旅行包,后面背着于香肉丝,在山路行走异常轻松,连大气都没多喘一口。
在深山中附近皆是粗壮树木,郑臣凭借他出色的方向感和记忆带我们一路向南行驶,行走将近三个钟头,我都不知道自己深处长春山何处的时候,郑臣仔细辨别身前树木,找到第一次来时做下的标记:“再往前走一回,就到了,小张,小刘把魂石和家伙事先拿出来。”
阴差队伍中背着两个特好旅行包的小张和小刘听到郑臣的吩咐,便原地卸下旅行包放到地面,打开拉锁从包里往外掏武器,掏出来的武器相当五花八门。
妖星寻道
有将近四十厘米长的铜锏。
有事先锯断缩短的短戟。
有子午鸳鸯钺,有单锋剑,有桃木剑,有短匕首,有鹰爪钩子,有麻绳等等。
最后从旅行包底部翻出四颗不同颜色的石头,这石头有红色有蓝色有白色有灰色。
小张和小刘把武器分发到阴差手中,他们俩人则是自己手持两副子午鸳鸯钺,又且把鹰爪钩子用麻绳系好捆在肩膀上,把四颗石头递给郑臣。
于香肉丝三人瞠目结舌看着那个女性阴差手持一把生了铜锈的铁锹在地面撅出一把黄土,弯腰把土送到口中,品尝完其中滋味说道:“就是这里,土里头都带着一股子气运的味道,不过好像照前些日子弱了不少。”
“这尼玛哪是阴差啊?是专业的盗墓团伙吧!”
猴咂小声跟方胖子嘟囔着:“这小姑娘拿的那个怕不是洛阳铲吧!这片景区可是国家的啊!我听说盗墓要是判刑的话,至少八年起步,要不……咱们走吧。”
“倒个粑粑墓!”
方胖子啐一口吐沫,抚摸手中青铜剑:“你没看见他们都把家伙事准备好了嘛!你也把你的灵幡支起来啊!要不然一会你那灵幡容易没功夫往一块组装啊!”
“我还是再看看吧……”
猴咂用右手四根手指掐算掐算,掐算到此地阴气流通极为顺畅,很适合他唱悲文召唤十方法外孤魂。也想起来这些日子嗜睡梦到的噩梦,让他很不自在,似乎在往前走便是埋葬他的墓地。
所以猴咂有点慌。
这不是他怕了,而是他在想这次噩梦会不会成真,因为后来噩梦中的我满身鲜血跪在地面诚心祈祷他别死。
人类迁徙计划 质感白马
等他们调整好带有职业规划的装备,臣哥大步领着我们往前走,没走多元,前方出现一个山丘。
这山丘在枫树掩饰下并不显眼,甚至可以说是与群山无异,根本看不出开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如果有风水高人登高望远看到这个山丘的话,会发现整座山脉此地是脉眼,也是一个很适合群居或者当做坟墓埋葬自己的地方。我们要是想到达山丘需要跳下一个小断崖,从断崖下面的陆地才能山丘脚下。
臣哥什么武器都没拿,径直走到断崖边上,挥挥手示意我们跟上他,随即便一跃而出跳下断崖。
我第二个跳下断崖。
接着是八个阴差。
方胖子和于香肉丝有点犹豫不决,不过让对于冒险欲和求知欲分泌过剩的猴咂两脚给踹下断崖。
断崖下有一道石门作为进入山丘的入口。
这石门大小与平常机关大院的铁门差不多,最为值得我思考的是,这顶上写着与第四条任务线索照片同样出自一人之手的满文,像是在告诫着什么不美好的东西。
石门正面还有五个缺口,这五个缺口大小正好可以用握在郑臣手中的魂石塞住。五个缺口围绕一个类似圆盘的锁头,圆盘上又有五个可以容放手指头的洞眼。
郑臣上前一步,把四个特制代表野仙冤魂的魂石塞进缺口后,冲后跳下来的一个阴差说道:“你过来!”
阴差明显脚步停顿一下,可仍然走到郑臣身边。
郑臣对他微微点头,突兀抬手抓住这阴差披肩长发,一用力直接把头颅给硬薅了下来,连同阴差依附在肉身里的魂魄,徒留下一具无头空壳尸体。
郑臣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把头颅对准缺口比划两下,发现头颅比缺口要大一些,便用胳膊夹住头颅,右手手指当做格尺仔细丈量差多少厘米。等丈量完毕,郑臣把头颅放到地面,用锋利堪比刀锋的长指甲削头颅。
这工艺操作宛如雕刻大师。
没用三分钟,一个正好合适放到缺空中的血色圆球出现,也把魂魄全部塞进头颅之中,这才心满意足把头颅塞进缺口。
惊天动地–黄金大劫案
“你,过来。”
死了一个阴差,郑臣没在乎,指了指第二个阴差。
魔兽世界之再生战神
这第二个阴差也特么明显踌躇了,在郑臣强烈要求下走到石门前面,把左手五根手指头对准插进圆盘锁头。
“轰隆隆……”
甭说,这一插,石门发出一阵巨响。
“咔吧……咔吧……咔吧……”
接下来发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