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bkq人氣小說 大製藥師系統-番外篇:瞿芳芳展示-ljd93

大製藥師系統
小說推薦大製藥師系統
中海某动物研究所。
“咚咚咚——”
“进来!”
门打开,瞿芳芳捧着一摞资料走了进来,“张教授您好,这是您要的资料。”
“嗯!放桌上吧。”
办公桌后面后头发花白的教授,非常客气的说到。
等瞿芳芳放下资料后,这位张教授笑眯眯朝左侧的沙发示意了一下,说:“小瞿,坐,跟你聊点事情。”
“嗳!”瞿芳芳走到沙发边坐下。
张教授起身走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一杯水,然后亲自端给了瞿芳芳。
瞿芳芳站起来受宠若惊道:“谢谢张教授。”
这位张民禹张教授可不是一般人,他是中国农业部动物研究权威专家,这次到他们研究所来,就是专门来考察调研来了,而他的调研报告直接关系着明年能拿到多少的课题经费?
不过让瞿芳芳没想到的是,这位之前在农林学院领导以及研究所所长面前不苟言笑的张教授,此时却是笑容可掬,显得十分的平易近人。
“嗯,小瞿你坐。”
张民禹笑呵呵的伸手示意瞿芳芳坐下,转而走到对面的沙发坐下,笑问道:“小瞿来研究所多长时间了啊?”
瞿芳芳腼腆的说:“呃……啊……三年半。”
张民禹点点头笑道:“嗯,时间不短了啊!我听你们所长说,准备让你加加担子,有信心吗?”
瞿芳芳一听,心里顿时既惊且喜。
她又不傻,当然能听懂张民禹教授这话什么意思,这分明是准备提拔自己啊。
正好上个月所里两个副所的其中一个调职了,现在副所位置空缺着,几个老资格研究员都在八仙过海的极力争取着。
而她只是一个刚来不久的新人,论资排辈也轮不到她,所以根本没往这方面想,没想到。
应该不是领导看出了她的工作能力,而是十有八九是那个小师弟的原因了……
瞿芳芳一瞬间,脑海里想了很多很多。
眼看张教授还在等着自己回答,斟酌着说:“我会好好努力,争取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嗯,不错!不骄不躁。”张民禹非常满意的点点头,夸奖到。
至于到底是不是真得满意,还是嘴上客套,这个只有张民禹自己知道了。
又聊了一会研究所的工作后,张民禹笑问道:“对了,听你们所长说,小瞿你和周文教授是同学,关系还非常好,是吧?”
“来了!”瞿芳芳心里暗自说了一句,随后跟道:“他是我师弟,我们在一块学习过一年多。关系……处的还不错。”
张民禹脸上的笑容更盛了,随后正色说道:“是这样的啊小瞿,周文教授在病毒领域的水平是全球最顶尖的,而我前段时间……所以想请周教授帮个忙。”
张民禹最近在研究一个新型动物病毒课题,但始终不得要领,想找人看看问题出在哪里。
但是他本身就这个领域的顶尖专家,想找个水平旗鼓相当的人很难。
国外就不说了,那些老外科学家不是一个团队的情况下,是不会真心帮助他的。
国内的话,能给他提建设性意见的人也是寥寥无几,问了一些人,也都不得其门而入。
令他十分苦恼。
不过踏破铁鞋无觅处,这次来中海动物研究所调研,在和所长聊天时,所长给了他一个启发。
所长提到了一个在世界病毒届赫赫有名的人物——周文。
周文在病毒上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他随便写的一篇论文,都受到全球无数医学人物的追捧,引述无数。
说他是世界第一生物病毒专家,都毫不为过。
如果这个人都不能给他提供帮助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张民禹顿时直拍脑袋,大呼自己笨。
他一直把目光放在了动物病毒届,却导致了灯下黑,忘记人体病毒和动物病毒是有很多共通之处的,因为说到底,人本身就是一个动物。
但是,请周文帮忙可不是那么好请的。
张民禹是动物研究界的顶级权威不假,但是说到底也只是动物届。
和周文这样的生物医学界大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何况两人没有任何交情,现实里也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集,想请周文给他提供参考意见,无异于痴人说梦。
就在张民禹苦恼之际,所长再次告诉他一件事。
他们所里有个小姑娘,和周文是同学,而且私交非常好,只要请那个小姑娘出面帮他求情,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民禹自然是十分惊喜。
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
卫生间里,瞿芳芳犹豫着要不要给周文发信息?
自从那次一别,之后周文每次只要到中海,必定过来找她吃饭聊天,两人间的关系突飞猛进。
只差一个契机,他们就要捅破那层窗户纸,去酒店大床上滚床单了。
可是谁知道,就在两个月前,当她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时,他竟然对她说,他有女朋友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当时她简直犹如五雷轰顶。
她捶着他的胸口质问他:既然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他竟然无耻的对她说:我喜欢你,在大学实验室时,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喜欢上了你。
她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得,但是她不能接受一个脚踩三只船,且不打算分手,还信誓旦旦说喜欢她的渣男。
而自从那天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任她泪水流了无数,他也没有发来一句安慰、一句解释、一句道歉。
虽然早就打定主意,把之前一切当作梦一场,可是等他真得如此无情之时,心里还是千般难受,万般失落!
瞿芳芳脑海里想着这一年多的相处,编辑一条短信发送了出去:“在吗?”
等了大概几分钟,就在她以为周文不会回信息时,却是周文来电话了。
瞿芳芳犹豫挣扎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
里面传来一个朝思暮想,却又让她咬牙切齿的声音。
“喂?”
“嗯!”
“瞿师姐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周文客气且生疏的话语,想着这两个月来的种种,瞿芳芳心里十分难受,气也是不打一处来。
“以前追人家的时候,每次见面都是学姐长学姐短,现在新人胜旧人,变成瞿师姐了?”
话出口的时候,瞿芳芳也是难以置信。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是决计不可能说出如此暧昧且羞耻的话,可是现在竟然就那么坦然说出来了,而且是带着失落的情绪说出口的。
瞿芳芳一时间有些出神,到底是什么导致自己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
……
瞿芳芳到底还是沦陷了。
一个月后她从中海动物研究所离职。
在周文的支持下,她成立了私人动物研究所。
三年后为周文诞下一女。
名:瞿爱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