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四十五章.又見燃燈看書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穿越从武当开始
面对陆植的询问,昴日星官不禁呐呐无言,好半饷之后,才顶着压力回答道。
“回禀帝君,小神..奉命下界降妖。”
“哦?奉谁的命,又去降什么妖?”
“小神..小神奉家母之命,去那西牛贺洲,西梁女国境内的毒敌山,助西行取经人师徒降服蝎子精。”
陆植面无表情的看着昴日星官:“是吗?朕记得,昴日星官你之母亲,应该是灵山佛门的毗蓝婆菩萨吧?”
“昴日星官你乃天庭之神,毗蓝婆菩萨却是佛门中人,她有何职权调动命令于你?”
昴日星官闻言不禁面色微变:“帝君,家母乃小神之生母,母亲之命,小神又怎能违背?”
“况且,当年玉帝陛下也曾下令,言若西行取经人遇到劫难,天庭众神当出手相助,帮助取经人度过劫难险阻,促成西行大业,小神虽道行浅薄,但也有一份相助之心啊。”
“呵..”陆植突然笑了笑,“昴日星官,没想到,你也是个惯能说会道之人啊。”
陆植语气微冷:“西行之事,的确乃有利三界的功德之事,漫天神佛都应相助,共成此番功德盛事。”
“但昴日星官你未得朕之诏令,便私自擅离职守,却不是你一句相助之心便能说得过去的!”
说到最后之时,陆植眼中已经带上了几丝冰冷之色。
昴日星官还欲狡辩,但陆植已经没那心思继续听下去了。
他身为天庭星神,却听那西方佛门之令,陆植又怎能轻饶了他!
帝尊之三尊重现 紫木研
“够了,朕不想听你解释什么,昴日星官你擅离职守,未向朕请示,便私自下界,纵然你有千般理由,也少不得一个失职之罪!”
“如今你便且随朕一道回天领罚去吧!”
说罢,只见陆植抬手一挥,真武皂雕旗便瞬间席卷而出,化作一面遮天蔽日的巨大天幕,旗面一卷,便将昴日星官给收了进去,根本没给他半分反抗的机会。
抬手收回真武皂雕旗,陆植也未马上便返回天宫,处理昴日星官之事暂且不急,他准备先去毒敌山看一眼,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无赖神帝系列:风起云涌 赵家三少
从西方这一次的动作来看,他们显然是盯上蝎子精了,即使孙悟空他们没有上灵山求助,西方也还是出手了,看样子是想借此机会对付蝎子精。
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不外乎是为了打击陆植,毕竟蝎子精已被陆植收服,若是能将蝎子精灭杀了,自然能狠狠的落一番陆植的面子。
而且此次若是真的让西方成功了的话,可以想到的是,今后这般的事情也绝不会就此终止,恐怕反而会更加的变本加厉起来。
此前陆植一番雷霆手段,很是打击到了西方的声望,并从他们手中夺走了这趟西游的主导权,西方又怎可能罢休?
所以这一次,借着蝎子精当年曾冒犯过如来的因果,西方佛门自然便顺势定下了谋划,行动了起来。
学霸也开挂 手握寸关尺
所以除了昴日星官之外,西方很可能还准备了其他的手段,这毒敌山,陆植也肯定是要去亲自走一遭的。
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让西方真的伤害到蝎子精!
另一边,毒敌山。
孙悟空已经将唐僧救了出来,向龙吉拜谢过后,也便准备再次上路了。
而蝎子精与龙吉,却还是有些僵持,颇有点相看两厌的味道。
直到陆植到来之后,那僵持的气氛才终于化解。
我的爸爸叫 潺潺涧溪
“帝君,你可来了,锦儿已经在此等了你三百年了。”
陆植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转头打量了一眼场中,却是有些奇怪那西方居然并未来人。
不过这样也好,也省了一番麻烦。
陆植说道:“云锦(蝎子精),朕当年曾言,若你能潜心修行,修得正道,便予你一番正果,今日便是诺言实现之日,你便随朕一同上天吧。”
“是。”
就在这时。
“真武大帝且慢!此妖孽乃是如来佛祖法旨捉拿之人,还请帝君稍待!”
一声传音忽然从天边传来。
陆植眉头一挑,随即恍然,原来如此,原来是在这等着呢。
或者说,这些人之所以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时候现身,本来就是在等陆植出现呢。
陆植转头望去,正见那高空之上顿时泛出了一阵金色的佛光,声势浩大的佛光几乎将整片天穹都染成了金色。
一阵若有若无的梵唱声中,几位佛门金刚自佛光中现身,随后各自站定位置,共同朝着一个方向行礼恭迎道。
“恭迎燃灯佛祖法驾!”
霎时间,天地间的佛光更甚,一尊身披袈裟,头生肉髻,身形干瘦的古佛端坐在莲台之上,缓缓自佛光之中现身。
只见其头顶一盏染着幽幽磷火的灵柩灯,左手竖于胸前结印,右手持一串碧玉念珠缓缓捻动,双膝见还横放着一把横刻尺度方寸的青铜长尺,端的是一派宝相庄严的模样。
陆植瞳孔微微一缩:“燃灯..”
没想到西方这次派来的人,竟是他!
燃灯抬头看向陆植,冲他轻轻一笑道:“陆植道友,久违了,当年一别,吾等已是千年未见了吧?”
陆植皱了皱眉,嘴角不禁扯出了一抹冷笑:“是啊,一转眼,都已经是千年的时光过去了。”
“不过燃灯古佛平日不都在道场之中清修,以期重修回一身道行吗?怎得今日有了空闲,到了这下界?”
陆植与燃灯之间,可从来说不上什么交情,相反,这燃灯当年多次算计于陆植,最终害人不成,反倒害己,一身道行都被消去,整整千年都未敢再轻易出世。
如今看来,他应该是已经恢复了道行修为,这才又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了。
被陆植刺了一句,燃灯面上倒也不恼,还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慈悲模样,但心中是怎么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毕竟他当年算计陆植失败,自食恶果之下一身道行被元始天尊消去,几乎身死道消,此仇此恨,怕是永远都忘怀不了。
燃灯说道:“陆道友,实不相瞒,吾此次,乃是奉了如来佛祖法旨,前来此地抓捕这妖孽的,还请陆道友行个方便。”
陆植瞥了燃灯一眼,说道:“原来是如来佛祖法旨,不过云锦如今已被朕收归到了麾下,便烦请燃灯古佛回返灵山,与如来佛祖告知一声。”
燃灯摇头:“陆道友有所不知,这蝎子精,惯是个妖孽之辈,当年如来佛祖怜她修行不易,特意给她讲经说法,期望能度化与她。”
“结果这蝎子精却是蛇蝎心肠,不但没有半分感激,反而冒犯佛祖,以蝎尾针刺佛祖,此等不知感恩的妖孽,又有何资格上天得成正果?”
“所以还是请陆道友将这妖孽交予吾,让吾带回灵山向佛祖交旨吧。”
陆植不禁眯了眯眼睛,看起来今日之事,怕是难以善了了。
毕竟这一次,是西方占据了主动,借由云锦当年与如来佛祖的因果,他们要抓云锦也算是师出有名。
而且更重要的是,虽然陆植已经将云锦收归到了麾下,但是她现在还没有上天拜见过玉帝大天尊,未得玉帝的封赦首肯,还算不得入了天庭。
所以燃灯也不必顾忌天庭….这显然是早便设计好,用来针对陆植的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