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mg5火熱小說 殘魄御天 ptt-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落花流水相伴-4swdx

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天源魔和鬼域十三杀,没想到你们也来凑热闹!”杜拉和比亚里都有些意外,先说天源魔,如今也不是戌阴时刻,他们出现在这里就算什么事也不做,每一秒钟的消耗都非常巨大,更何况接下来将会有一场恶战。其次是鬼修灵域,这些人既不为神原石碑碎片,也不为黑灵契,他们居然也会凑热闹,而且偏偏在这个时候现身。
秦宇等人对此也非常疑惑,天源魔这时候出现虽然代价巨大但也还勉强能理解,毕竟他们所求之物是黑灵契,晚来一步让黑灵契落入另外两家之手想要再次取得那就是难如登天。可是这鬼修灵域的人就很让人捉摸不透了,如果只是单纯想猎杀布一诺学院的学生,他们完全可以潜藏在暗处等着坐收渔利就好。
“鹿铃,亚灵娜怎么样?”秦宇问道,目前天上地下四方之人形成了对峙之势,但下一刻随时都会爆发大战。
“亚灵娜姐姐意识还有些恍惚,身上伤口都重新清洗和缠绕了一遍。”鹿铃回答道。
“抱她出来吧,这里可能待不下去。”秦宇说道,这是雷莉姿她们也正好带着亚灵娜出来。现在的她已经彻底成了绷带人,全身都是绷带,包括脸上也都只留下口鼻和双眼。当她看到秦宇的时候还不是很清明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恐慌。这不是害怕,而是自己如今的样子无法面对他。
“秦宇,这次的敌人有些强大,带上灵娜的话我怕自己顾不上,所以…..”雷莉姿抱着亚灵娜来到秦宇的面前,她的神色很严肃,并不像是在刻意搞事情,而现在事实也的确如此。怀中的人儿听到她的话用力蜷缩了一下娇躯,整个人把头埋在她的怀里,那连手指也缠着绷带的手紧紧抓住她的衣襟。她不敢去看秦宇,更不敢面对对方,在他的身边有这么多优秀而美丽的佳人,如今的自己什么也不是。
“我知道了,那我背着她吧。”秦宇心中无奈,但目下的情况也只有这样了。亚灵娜的动作都被他看在眼里,这时候他是绝不能拒绝的,否则从今以后她就会封闭自己的内心,这就与面对舒雨她们的时候无论是她们拥抱自己也好,开玩笑也好,秦宇都不能表现出一丝抵触情绪一样。
因为几个女孩都是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她们的内心依旧存在那抹不去的阴影,哪怕自己表现持一丝一毫的抵触,即使这抵触只是出于男女之嫌的本能,都会让她们误会,觉得自己嫌弃她们从而否定自己。秦宇的情商是不高,但是对于朋友却是体贴入微,这些事都是不能说出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谢谢~”雷莉姿由衷地感谢,她心里非常清楚这个时候想要让拯救好朋友的心就只有这个办法。虽然波塞拉斯给的灵纹晶石已经用上了,但只能恢复百分之七十,谁也不能确定剩下的百分之三十会出现在哪里。
“来吧,再不快点估计要打起来了。”秦宇在她的面前背对着蹲下,两米开外的身高即使是蹲下也还是能感觉到那脊梁的挺拔。
雷莉姿将她放下,虽然她还是有些挣扎,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也只能做出选择,她整个人趴在秦宇宽厚的脊背上,双手攀着那双羽翼,把头埋在她自己的胸口不敢看他。而这时候雷莉姿则是取出了一样特别的装置,将她固定在秦宇的背上。这很明就是早有准备,看起来她从一开始就准备搞事情了。
秦宇很无语,其他人都是幸灾乐祸地笑,感觉他们的表情不像是不能照顾亚灵娜的样子,倒像是商量好了一样。只不过这种时候也不能计较这么多了,接下来等着看戏就行,看看到底这些人打算把自己怎么样。那几方人一个个交换眼神相互对视,既不说话也不动手,谁也不知道到各自在打什么主意。
“几位鲁鲁,不知道你们可有兴趣与我罪恶天堂联合,各取所需?”这时候莱茵打破了沉寂。
“我要黑灵契!”战舰之上青面獠牙的天源魔淡淡地说。
“我们要那铭纹图!还有一个人的命!”
莱茵嘴角微扬,眼中杀意迸发,整个身躯扭曲变化,脸上所化的彩妆扩散全身,身材拔高的同时也变得漆黑无比,一双眼睛突出嘴巴开裂,双手变化成爪,后背芒刺丛生,无比庞大的怨念邪气散发开来。
“好!那边一言为定!”
众天源魔也在这时候出手,巨大的战舰之中力流流动,几个人挥手之间各自统御的灵全数释放出来。天空之中虎豹成型凤鸣鹤立,虽然没有原生之力支撑,但是却有无比庞大的力量库做后盾。邪灵也驱动自己的兽人出手,昆虫人比亚里一分为四,四只巨大萤火虫飞掠天空。
“哼!想要先下手围墙吗,没那么容易!”植物体原生也在这时候出手,但是双拳难敌四手,邪灵和三个天源魔鲁鲁便将它们拖住,天空中激战爆发,而罪恶天堂和天源魔其他鲁鲁则是一同联手攻向秦宇他们。这时候那黑雾里的一把把匕首也随之消失,谁也不知道他们潜藏在哪里。
“来得好!我们也上!”
雷莉姿提起长矛一跃而起,翼装置在身后展开,众女也纷纷释放自己的灵,每个人都准备了翼装置,无论空中还是地下都能来去自如。雷莉姿对上了莱茵,长矛对利爪,雷霆对邪怨。布兰妮依旧和比亚里缠斗,火纳兹之刃挥舞如花,萤火虫之影宛如鬼魅。
接下来是清风四起的汤竹与御灵的两大鲁鲁,以一敌二她丝毫不落下风,那纤柔的娇躯之中潜藏着恐怖的风暴,挥手之间飓风四起摧枯拉朽,纵然战舰的力量磅礴流速惊人也无法与可怕的风速相提并论。火陨儿更是八面玲珑,她的天心陨灵已经不是六年前那么单一,身上的灵饰加起来没有二十也有十五,灵武也是层出不穷。再加上原生之力带来的改变,用千变万化来形容感觉都不夸张。
而且所有人都将战斗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内,秦宇和波塞拉斯负责掠阵,寻找和制造机会的同时留意各种可能发生的意外,奇落则是专职保护,主要是保护希西和鹿铃。两人的灵在半空中背靠背,一个手中捧着一口铜钟,另一个则是头顶悬浮这时钟。一个领域以她们为中心展开释放。
在这个领域中充满了鹿铃强烈的意念,通过强大的意念她能让对方必中的攻击出现偏差,可以使几方任意的攻击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和角度落在对方身上。而希西则是更变态,她就像能掌控时间一样,凡是被她烙下时钟印记的东西都能用时钟的快慢来控制其节奏快慢,并且她还能为大家的灵附加自己的灵纹,为它们带来变化。
最后再加上安迦那机簧系的灵布置的各种明暗陷阱更是令人防不胜防,这些陷阱他可以随意布置,以自己对战局的洞察来设置,而沟通则是由鹿铃全权负责,所以大家既没有眼神交流也没有什么话语沟通,却都清清楚楚知道明暗陷阱的位置和用出,这样一来如何引人上钩,如何利用陷阱制造机会等等就都了然于心,简直无懈可击。
在这其中还能附加上希西的时钟烙印,让陷阱发生变化,那些立即释放就会触发的陷阱可以变成延迟触发,而那些需要条件触发的陷阱也能用时钟控制其自行触发,可谓变化多端难以捉摸。在这样的配合下纵使实力稍有欠缺也能不落下风,更何况大家的实力都非常强横,所以十几个回合下来那联手的两家不仅半点好处没有,反而损兵折将。
前脚刚踩一个雷,后脚又中一堆刺,自己的攻击明明看上去击中了,实际却像是水里的筷子那样折射歪曲的,而对方的攻击明明不可能中或者躲开了,却诡异无比地落在了身上。在这样完全不按规矩不循法则的范围里战斗根本就是在耍无赖,打了两家联盟一个落花流水,几无招架之力。
另外一边那几个真主和各种邪念以及天源魔鲁鲁战做一团,虽然植物体原生略胜一筹,可是一时也无法解决战斗。十几个回合以后他们都察觉到不对劲,因为秦宇他们并不是想象中的软柿子可以任人拿捏,相反他们是硬茬,两家之力根本不是对手,更别说把别人怎么样了。
“阿芙洛敏,你们还要继续打下去吗?不如我们先练手破了那个组合领域再打如何!”杜拉真主沉声说。
“好!那我们便三家联手,先把讨人厌的家伙全都清除,留下秦宇再来决定东西的归属!”几个天源魔鲁鲁也停止进攻,那些在领域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脱离范围。
大家也没有追出去,因为他们都知道接下来真正的恶战才要开始。当邪灵都调换目标以后,它们所化出来的兽人大军便不顾生死地往前冲,比亚里也招来无数昆虫,那些布置的陷阱全部都被触发。而他们各自的首领则是全部都聚在一起将秦宇等人包围住,所有人一同爆发力量,带着臂弯一般粗的力量闪电撕扯,下方的森林早已经不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