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8m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位面大佬聊天羣笔趣-第169章 計算出的不祥分享-4djkr

位面大佬聊天羣
小說推薦位面大佬聊天羣
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需要施展第二步,给塔罗牌内的预言一个实现机会!
以霍克的性格,肯定会因为这件事寝食难安,而他本身不缺钱,如果能用钱财消除灾难,并且之后便能得到成功,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但唯一的是,究竟该如何用钱财消除灾难?所谓的灾难又是什么?什么时候发生?
这正是诺奥想要的,让霍克自己折磨自己,途中自己只需要穿插一小段,霍克便会深信不疑,甚至极端。
……
……
午夜,霍克回到家,他靠在床头,枕边是已经昏睡的妻子,他望向窗外,一轮银月似船,将昏暗的银光洒在窗边。
中年的男人,疲惫且多愁善感,他虽富足,但却精神枯竭。
霍克摇摇头,笑自己太孩子气了,一把年纪了,家庭为重,还是别想七想八了……
“喵……唔……”
一只几乎与漆夜完全融为一体的黑猫窜上霍克的窗边,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充满邪魅。
“哈~”
这黑猫打了个哈欠居然直接在床边那一小块地方卧倒,霍克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只黑猫。
此时,趴在楼顶的诺奥有些紧张的看着黑猫。
“猫哥给力点啊!瞪他!瞪他!用你的卡姿兰大眼睛瞪死他啊!!!”
诺奥内心在咆哮,这种黑猫正是他放的,目的则不言而喻。
忽然,黑猫仿佛听到了诺奥内心的咆哮,它猛然抬起脑袋,漆夜之中,一双泛着墨绿色光芒的竖瞳死死盯着霍克,幽邃……仿佛没有尽头……
霍克霎时间头皮发麻,他猛的想起什么,额头瞬间冒出冷汗。
在西方,黑猫为不祥之兆,特别是在礼拜五和十三号遇见的话,而还有一点,则是十三号与礼拜五两者皆是的情况下,则是不祥中的不祥!
霍克联想起诺奥说的话……
“正位倒吊人……命运……绊脚石……奉献……十三号……礼拜五……黑猫……”
霍克此时已经惊出一身冷汗,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命运正在一个非常重要的分岔路口!若走错一步则会万劫不复!
待霍克反应过来,黑猫已经消失在漆夜之中,如泡影。
靠在窗边,霍克吐出一口浊气,无法平息自己的心情,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今晚遇见地占卜师……
星川撕裂了残破的夜幕,银月填补了半数的苍穹……那个跑着黑猫一路小跑的少年只留下了一个沧桑的背影……
……
……
阴谋得逞的诺奥躲在小巷子内抱着黑猫笑出了声,这也得亏今天是十三号,而且还是星期五,这波是超级加倍,现在霍克肯定是心惊胆战。
如此根深蒂固的迷信,其起源自然有所由来,首先得从它的命名说起。
在古罗马,星期五被认为是爱神维纳斯之日。
可能是为了继承古罗马的传统,北欧神话中,一个星期的第五天也被定为美与爱之神Freya的日子(Freya“s day),并逐渐转变成Friday(星期五)。
传说有一次,12位神聚会,未被邀请的第13位神——邪恶的火神Loki却突然闯入,并在聚会上杀死了和平之神Balder,Balder的母亲爱神Freva得知后痛不欲生,从此Freva’s day(星期五)蒙上了不祥的阴影。
另一重要起源是耶稣在星期五被处死。
而背叛他的犹大正是耶稣的第13个门徒,在《圣经》中,亚当和夏娃是在星期五那天偷吃了禁果而获原罪。
在《诺亚方舟》的故事里,摧毁一切的大洪水正是星期五这天所爆发的,传说中的所罗门圣殿也是星期五被毁灭的。
远远不止这些,还有更多的神话以及案例在说明十三已经礼拜五是不祥之兆。
而黑猫同样也是不祥之兆,三方叠加,在迷信里讲,九死一生。
“还有两天……”
诺奥盘算着,他要在两天内将计划进行到底,且尽量不漏出任何破绽。
……
……
清晨的雨露均匀的布满在枝叶之中,窗外浓重的云雾让刚刚醒来人们以为还在梦中。
霍克彻夜难眠,他对着窗外思考了一夜,第一次,这是霍克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命运是可以触摸到的,他想要改变,修改自己的命运,何其狂傲?
但霍克不明白这些,他只想要自己的命运走向更好的方向。
清早,霍克穿着一身西装出门,一把黑伞在雨露之中撑开,结合阴沉的天色以及前方无尽的云雾,压抑至极。
一路上,霍克没有遇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一切如同往常,除了现在的霍克一晚没睡头有些发昏以外。
这趟出门,霍克不是去做生意,而是无目的的到处乱逛,他在寻找,寻找契机,改变命运的契机。
既然是以奉献抵消灾难,并且通常都为钱财,那么霍克想自己如果救济一个流浪汉是否有用呢?
正好,这个时候街边蜷缩着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浪汉,霍克他的跟前。
流浪汉有些惶恐的坐了起来,而霍克则不紧不慢的拿出一小叠钞票递给流浪汉。
“这些钱你拿去买点食物吧,希望你能过得更好。”
霍克说完便走了,如果不是想要改变命运,他是不会给这种流浪汉一分钱的。
“非……非常感谢您的大方!愿上帝保佑您!”
流浪汉急忙感谢道,但霍克已经走远……
“这样是否有用呢……”
霍克思索着,内心莫名的不安……
晌午,霍克因为听说有个地方发生了车祸,便前往,现在正好到达。
但这里的行人一切照旧,马路井然有序,没有任何异常,哪有出了车祸的样子?
突然,霍克看到马路对面,刚刚的那个流浪汉从商店内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大袋面包以及其余日用品。
绿灯,流浪汉走在斑马线上,当走到马路中间,他突然弯下腰,因为他发现了一枚硬币。
而此时,诺奥靠在街边的一处石墙上,看着马路,嘴中不断地计算着。
“十点零11秒起床,穿衣21秒,洗漱63秒,吃早餐543秒,十点十分零38秒出门,上车,启动,共32秒,过小道,42秒,限速每小时三十公里,中途第一个红灯在距离出发点一公里处,红灯25秒,绿灯20秒,从车到正式速度提升到每小时三十公里前用了712秒,无堵车速度正常,到达时正好是……”
诺奥不停的计算着,忽然,他停住了。
“十一点五分零13秒,抵达规定点,时隔一小时零五分零1秒,药效发作!”
“十一点五分零13秒,同一时间,第二目标抵达第二目标点,死亡成立。”
马路对面的第一排正在等绿灯的司机中,一位司机突然瞳孔放大,浑身肌肉绷紧,油门被踩死。
而此时一颗弹珠射向了司机的右边腹部,司机身体向右倾斜,握着方向盘的手带着方向盘向右倾斜。
一瞬间油门被踩到底,而此时车头不偏不准正对准了流浪汉!
而流浪汉想要闪躲,但却发现自己的脚无法抬起,被死死吸在马路上,他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疾驰而来的轿车……
“目标死亡。”
诺奥咧嘴一笑,看着眼前被撞的面目全非的流浪汉,他竟感觉内心极其满足,他计算了每一个细微的可能,把时间精确到秒,计划了这一次“意外死亡”。
霍克亲眼看到流浪汉被撞得粉身碎骨,他心脏仿佛要停止了一般,额头不停的冒冷汗,背后如同寒冬一般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