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7m7u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美食從和麪開始 ptt-第1483章 辦烹飪學校?-l5rcp

美食從和麪開始
小說推薦美食從和麪開始
倪长业有些意外:“你找这么多国宴主厨,仅仅是为了当顾问吗?”
他的话外之意就是,假如只是当顾问的话,没必要请那么多人。
开饭店是做生意,又不是什么研讨会,请那么多顾问完全没用,只会白白浪费金钱。
而且徐拙自家就有徐济民这个老牌国宴主厨,跟于培庸也基本上是一家人,这种情况下,再请别人当顾问,这不是多此一举嘛。
这个问题,还真把徐拙给问住了。
他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心里边有个计划,就是想在以后恰当的时间,弄个学校或者类似的组织,让诸位的衣钵能够得到继承和发扬。
不过现在这事儿还没有眉目,估计得再等几年,等我有了全盘的计划之后再说。”
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只能往传承上面去扯。
老年人,特别是老年厨师,都在意这些。
尽管大家都有很多徒弟,但这些老厨师的徒弟,之所以跟着学手艺是为了养家糊口,所以每个人都不可能,也没有那份精力去把一个老厨师所有的烹饪技法全都学会。
大部分人,都是只学一个皮毛,觉得能够独当一面,就火急火燎的出师开始挣钱。
这种情况下,虽然徒弟不少有种桃李满天下的感觉,但当师父的却总觉得没有人完全继承衣钵,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不过烹饪这一行,想要真正找个衣钵传人,还真是不容易。
華人傭兵傳 ℃寒冰
年轻时候带徒弟,心浮气躁的,而且还要忙后厨和家里的事情,根本没多少精力去琢磨带徒弟的事儿。
教授过程,大多简单粗暴。
而等年老的时候ꓹ 和年轻人有了代沟,教徒弟的时候不免有些絮叨ꓹ 惹徒弟厌烦。
等到退休赋闲在家,回过头来才意识到,虽然教过很多徒弟ꓹ 却没一个人能够完整的继承衣钵。
这种遗憾,几乎每个老厨师都有。
龍族 江南
所以徐拙借着这个由头请大家当自己店里的顾问ꓹ 就名正言顺了许多。
至于最后弄不弄学校,这个并不重要ꓹ 因为这些老师傅在四方食府的后厨找个对眼的厨师当徒弟去培养ꓹ 也是可以的。
只要能提升四方食府厨师们的水平,其他方面就不重要了。
死亡貨車
徐拙刚在心里为自己找了个好理由沾沾自喜的时候,系统的提示音,却突然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叮,宿主志向远大,触发主线任务,详情请点击任务面板查询。”
徐拙:“……”
狗系统你不讲武德啊ꓹ 老子就口嗨两句糊弄一下老先生而已,居然还给我来任务ꓹ 而且还是主线任务。
娛樂那個圈 水魚要吃素
我劝你耗子尾汁!
不过吐槽归吐槽ꓹ 他还是认命的点开了任务详情。
最強位面店主
主线任务:建立烹饪学院。
任务详情:请宿主在五年内ꓹ 建立一所以培养厨师为目的的烹饪院校ꓹ 使得老厨师们的手艺得以传承。
任务奖惩:任务成功,宿主将会随机得到十道各大菜系的A级菜品;任务失败ꓹ 宿主将会遭遇一场史无前例的经营危机ꓹ 有很大几率破产。
任务时限:五年内。
任务提示:无。
看完之后ꓹ 徐拙有些诧异,十道A级菜ꓹ 狗系统啥时候这么大方了?
看来难度很大啊,不然也不会给出很大几率破产的惩罚。
反正就逼我做任务呗。
徐拙无奈叹息一声,举杯把酒喝完。
然而刚刚还觉得不错的老年份五粮液,这会儿却有种苦酒入喉心作痛的感觉。
以后再也不敢胡乱口嗨说大话了,不然不定会触发什么任务呢。
唉!
外人都觉得当个挂逼挺爽的,因为只要一开挂就无敌。
但只有当事人心理清楚,挂逼也有挂逼的难处,挂逼也有挂逼的痛苦。
开学校,这应该是一个厨师干的事儿吗?
趁着吃饭的工夫,徐拙随手一搜民办学校,结果就有些瞠目口舌了。
因为现在这种比较专业一些民办院校非常普遍,比如各大快递公司都有自己办的快递学校,为的就是给快递行业补充新鲜血液。
除了快递行业之外,别的例如建筑等专业性很强的行当,也都有自己的培训学校。
这些学校都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
而学生,也不是从社会上招收的,而是先进行面试,再签订用工合同,然后再送到学校去学习。
这有点像是岗前培训,不过培训的时间有点长而已。
假如是这种学校的话,徐拙倒是有能力开一个,甚至他连学校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四方烹饪学院。
根据字越少事越大的原则,这个名字,估计能让很多人都误以为是个大专院校,这无形中也会是一种宣传。
离开倪家之前,徐拙把正在弄的鲁菜厨师联盟给倪长业简单说了一下,并且要请他出席两天后的成立大会,到时候和老爷子季文轩等人一道,成为厨师联盟的顾问甚至是发起人。
这种荣誉,对徐拙来说完全没用。
但对于倪长业这类在烹饪圈子奋斗了一辈子的人来说,却有点受宠若惊。
他一再表示,当个顾问就行,发起人就算了,毕竟自己没出力,当发起人的话受之有愧。
火影一鳴驚人
不过徐拙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活招牌。
国宴主厨啊,而且还是改革开放前的国宴主厨,在如今绝对是国宝级的厨师,拉到鲁菜厨师联盟中,绝对能给整个联盟加分不少。
也就倪长业这人脾气怪,再加上他不屑于炒作,不然在京城早就火了。
两人推托半天,最终倪长业答应徐拙担任这个发起人,不过他的名字,要排在最后面,不然他就拒绝出席。
徐拙答应下来后,和贺国安一块儿告辞离开。
从倪家所在的胡同往地铁站走的路上,徐拙问了贺国安一个问题:“贺伯伯,我知道你在烹饪学院教得不太痛快,要是咱自己弄个专业培训厨师的学院,你觉得咋样?”
贺国安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说道:“咱一个店统共才多少个员工啊?这样划不来吧?”
徐拙笑笑:“您把目光放远一点,京城的季家烤鸭店,扬州的第一楼,安徽的望月楼,湖南的湘满楼等等,只要跟咱关系好的饭店,都可以一块儿拉过来。
这样的话,生源是足够了,教师也应该没啥问题,因为我看好多厨师都想过一下教学的瘾。”
贺国安听完徐拙得叙述,表情有些意动:“要真弄成的话,那回头我可得去担个职务,把在烹饪学院留下的遗憾弥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