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ugv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罪生夢死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結局推薦-e0chm

罪生夢死
小說推薦罪生夢死
莫善人想要投诚,在他自己看来罗念桐没理由拒绝收留他,撇开修罗石不说,他至少还掌握着一个除他以外谁都不知道的秘密。所以他信心十足的带着老武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按照以往的情况,此时应该有不少鬼仆向罗念桐通风报信,不一会儿就应该有人带他去见大当家。
莫善人最会算计,当初他摸清了蓬州人物之间的关联,只需要轻轻巧巧一个莫须有的杀人罪名,就可以开动所有机关把罗念桐逼着蓬州,但是这次,他也许算错了一点。
此刻罗念桐根本无暇顾及其它,他正撤去了哑巴送给地牢众的那颗夜明珠,将自己随身带来的那颗换了上去。这颗夜明珠较之以前的更为柔和,淡绿的光芒均匀地撒在每个人身上。
最強地球守護者 不紅的月月鳥
捕梦者带着胡小白和贾四九两人“押着”小蒋耀武扬威地进来,老漆没料到小蒋居然还在人世,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抓着他的肩膀一个劲儿地看着他傻笑。
短暂的喜悦过后,小蒋咬牙切齿地四处张望:“宋文海那个狗.日的呢?妈.的,他勾结蓝某人来陷害老子!”
宋文海早已不在地牢,罗念桐那夜明珠第一个照到的就是他——他的左手背,等可可将他手背上的图案记下来后,他就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奇怪的是,他要走,罗念桐和哑巴竟然没有一点阻拦。
地牢里其他人都将自己左手伸出来,掌心向下,裸.露在夜明珠的光芒下,每个人的手背上都浮现出形状迥异的墨色图案来,所有人都瞠目结舌,除了老漆外根本没人关注到小蒋的存在,因此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老漆也没顾上其他,连忙把小蒋拉过来,叫他伸出左手背跟大家凑在一起,“这……这是什么意思?”他又惊又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怎么会这样?”
他手背上,一点一点,一丝一丝,慢慢显现出一段墨色的图案出来,像是纹身而又不是,细看似乎是小写意的山水画,上面点缀有山石楼阁,泥泞小路,非常细致,粗看又像是一扇门,上述景物巧妙地组成了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被关在门里。
“我……”小蒋完全忘了要找宋文海算账,看着自己左手背的变化,不知所措。
其余诸人和他一样,老漆是地面,凸凹不平的地面隐隐也有一条小路,弯弯拐拐地不知指向何处,而宋文海的留下来的图案,则是一面墙,墙上又包含有各种图案,也楼阁小径等,和小漆的大有遥相呼应之势。
罗念桐看出了其中端倪,叫可可把他这往小蒋手边一凑,竟然真的对上了,两人对视一眼,拉过剩下四人的手挨个儿对上了号,七个人竟然是一副完完整整的图:粗看乃是一间极为简陋的屋子,四面墙,其中一面上一扇门,仅此而已。细看的话,这屋子里墙上门里地面合起来像是……
罗念桐心怦怦地跳了起来,这像是一副地图,尤其是其中一座惟妙惟肖地小山隘口,他认得,就是它把繁霞和廷尉隔开了来。只是其中那些多出来的小路不知作何用处的,莫不是出去的线路指示图?
想到这里,他抬起头看了看可可,可可也正在看他,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朝他微微点了点头。
看来两人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捕梦者和哑巴以及四九小白都围过来看了,他们四人了看了半天,四九忽然惊叫起来:“这不就是这个房子吗?”
極品邪尊 落寞浪子
众人面面相觑,四下一看,果然觉得那地图外形和地牢布局很像,尤其是那扇门,位置和地牢的铁门一丝不差。
其他人未必没发现,只是都不敢像四九这般天真的说出来,天底下的房子都是四四方方的有个门,谁敢说这就一定是地牢呢?
捕梦者见四九发话,立即跟着附和。
哑巴和小白一脸沉重,没吭声。
重生之陰陽歸一 一個小瓶子
地牢众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自己左手背上居然隐藏着这样的秘密。
罗念桐也想没到,他以前一直以为,从之前的经验来看,有秘密也应该是藏在他们的梦里才对,哪知居然会是这样,可惜他一直处心积虑想要得到他们梦境信息,原来从一开始他的路子就错了。
幸好他们遇到了那个傻子。傻子不傻,他是故意安置在那里的机关,可惜蓝先生千算万算棋差一招,没在这关键人物身上打开缺口。
事到如今,又该怎么下手?罗念桐有些犯难了。
“往下挖!往下挖!嘿!往下挖诶!”一个声音传进耳朵里,他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使劲甩了甩头,“嘿!往下挖诶!”声音还在,同时还伴有拍手声,憨憨地像是小孩子在唱儿歌。
“傻子!”罗念桐立刻反应了过来,也知道众人不像自己这样能听到他的声音,惊喜交加,连忙叫众人往下挖。
“往下挖?从哪里下手?”
“我知道。”可可站了出来,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稍一思索,指着离铁门大约一尺处,毅然道:“这里!”
“好,我来!”捕梦者急惊风地从外面找来铁锹锄头等物,扔给哑巴和罗念桐开动起来。
没人怀疑可可的话,因此她也没解释这是来源于一个清晰无比的梦境:那个和蓝先生相似的老头子,说自己在这底下藏了很多好东西,要她不停的往下挖。
有时候,梦境来源于被遗忘的现实。
由于老漆他们经常在铁门处往外张望,那底下的泥土经年累月变得特别瓷实,三个大男人挖起来都很费力。
可可,四九,小白三个女孩子紧张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眼光随着锄头铁锹挥起——落下——挥起——落下。
其他人默默地站在可可身后,可可在,他们就心安。
渐渐的,那地上没挖出一个大坑出来,周围也堆起了厚厚的泥土,罗念桐只觉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快了快了!”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好像只过了几分钟而已,先是捕梦者那把锄头’铿儿”地一下发出一串闪耀的火花来,接着罗念桐和哑巴两人都发现好像挖到了一块大铁板。
可可连忙指挥:“小心,小心,底下藏了东西,当心别挖到了。”
坑已经有一人多深,三尺多宽,底下的三人将工具斜靠好了,喊着“一二三”,合力将铁板掀了起来。
“啊!”三个大男子汉同声惊呼,差点撒手。
“怎么了?”可可急忙问。
那……那地板子底下,一张酷似蓝先生的脸,似笑非笑地仰望着他们。
“啊啊啊啊——”捕梦者继续尖叫。
哑巴浑身发抖,差点抓不住铁板。
罗念桐也呆住了,他以为这里应该藏的是修罗石或者其他金银财宝之类的,哪知道会是一个大活人。“你……你是谁?”说他不害怕那是假,尤其是这人面色苍白得像死人,须发也是没有生气的白、还长,像极了传说中的白毛僵尸。
“终于等到了你们了。”那人发出沙哑地笑声,像是生锈的铁片相错,“可可呢?”听那口气,可可一定会在。
“我在。”可可回话的瞬间眼泪跟着就下来了,“蓝爷爷。”
“拉我上来。”底下那人伸出雪白而枯瘦的手,他很轻,三个男人轻巧一提就将他带到了地面。
“木心叔……”哑巴不等他站稳,像个孩子一样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壮壮她……她……她……”
那木心叔轻轻拍着他的肩膀,没说话,扫视了众人一圈,最后目光落在可可身上:“小可可,辛苦你了。”
“蓝爷爷……”可可所有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喷发了出来,“蓝爷爷你把我妈妈藏在哪里,快带她出来。”
老漆等人却发出一阵欢呼。
眼前悲喜不一的场景让罗念桐犹如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
等这些人欢呼够了,哭喊够了,蓝木心问了第一个问题:“修罗石谁要?”像是阿拉丁的神灯里冒出来的妖怪,迫不及待地要满足救他的人三个愿望。
罗念桐不假思索地道:“我。”
蓝木心看也不看他:“好。”也不问为什么,也不管他是什么人;紧接着又问可可,“你知道只有找到我,才能找到你妈妈,对吧?”
可可小声啜泣,点了点头。
“好。”他干脆利落地回道,声音还是沙哑难听。
“壮壮不在了?”听他这语气,似乎对胡壮的死并不意外,亦或者是他早就料到以胡壮的个性迟早会落到这般田地?
哑巴默默地点了点头。
“哦。”蓝木心冷笑一声,“这个畜生果然死性不改,逼死了壮壮。我会替她报仇。”
修真之開宗立派 木木梧桐桐
“有人已经去了。”罗念桐提醒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这人有股视睥睨天下之势,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任何一个人。
这种人,被自己的亲侄子亲手关押在不见天日的地底,被救出来以后,居然每疯,思维还如此清晰,得是怎样的人才有如此好的心理素质。
“哦。是你解梦来的?”他似乎这才注意到罗念桐。
罗念桐也隐约猜到了他应该是设定机关的人,不卑不吭地答道:“是。”
“很好。除了罪生梦死,你还要多少金银财宝?”他问得有些莫名其妙。
“啊?”
“财宝,权势,美人……”他轻描淡写地道,“没人会拒绝。”
山村裏那點破
财宝和美人,那是他所谓的金银珠宝和可可了?权势是什么?
他似乎发现了罗念桐的疑惑,冷笑道:“蓬州乱坟场不过是我给你们的一个信号,告诉你们修罗石能随意改变任何人的性格和想法。难道这不是权势?”
“我要它救人。”罗念桐断然道。
“哦,救人。”蓝木心似乎稍微有那么一点儿意外,“肖九伏是这么告诉你的?”
“嗯。”
“也是,它既然能改变人的想法,自然能救心病类的人。很好,九伏很聪明。不过它还有很多用处,你可以慢慢发掘。来日方长,不着急。”然后他又问地牢众人,“宋文海呢?”敢情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来着。
老漆规规矩矩地答道:“出去了。”
罗念桐这才明白他何以知道是自己解梦过来的,解梦的机关是他设定的,这里所有人他都认识,惟独自己是张生面孔,两者结合,岂有不知的道理。
“出去了?”蓝木心隐隐有些怒了,“不是说你们死都不能分散的吗?”
老漆大惧,正要回答,岂料外面一个声音答道:“我回来了。”正是宋文海。透过铁门能看到他浑身血糊糊的,似乎刚从战场回来。
“我杀了他。”他话音刚落,身子便软塌塌的倒了下去,想必刚才是凭着一口气强撑着回地牢的。
老漆他们惊呼一声,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冲出去将他背了进地牢。
蓝木心还有些惊讶,这不在他的意料之中。罗念桐给他解释:“他杀了蓝天远。”至于为什么要杀,他没有说,也没人问。
“很好,你们都可以走了。”蓝木心负手望天,“修罗石给你,小可可你要妈妈我也还给你。”
老漆他们眼巴巴地看着他,等他继续发话。
“老漆你们去蓬州投奔云翼,他那里有你们几辈子也用不完的金银珠宝。”
“我呢我呢?”捕梦者有些失望,“怎么没有我。”他也是蓝木心摆放在外面的棋子,也应该有份儿。
“我给你四九。”他的口气不容置疑,捕梦者满脸喜色,不住道谢。
四九大叫:“不要不要,我要和小白玩儿,你凭什么把我给他,我又不是东西!”
蓝木心冷道:“随你。”
胡小白摸着脖子上的大黄,一脸的鄙夷:“壮姐姐死了,你都不关心她。你为了叫人救你出来,费尽心机设了这么多机关,有多少人为你送命,你就轻描淡写的出来分派财物就能补偿了?”
她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不免有些气喘吁吁。
蓝木心不动声色地道:“我怎么补偿,我后半辈子继续关在在荒无人烟地地方等死,还不够补偿?”言下是我这样的人这么做,已经足够抵那些人的性命和幸福。
好狂妄自大!
“带我去……去见她……快……我要死了……”宋文海在昏迷中也没忘可可母亲。
蓝木心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好。我先带你去找她,再领你拿修罗石。”
这么自负的人,肯定不屑于用小把戏骗人,说可可母亲,那肯定会把人完好无损带到。只是,他爽快给了修罗石给罗念桐,却未必会爽快放他走,至少目前他没有带他们出去的意思,他们要走,只能依照老漆他们手上地图的指示行事。
豪門逼婚:收服腹黑老公 醉花陰
能不能安全回到外面世界,那还是个问题。
“以前重重机关都闯进来了,难道还会怕回去?”罗念桐放心大胆地伸了伸懒腰,一切的苦难都应该在这里结束了。
苏苏在等他,可可也在等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