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9ut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神愛的魔法學園-第一百二十五話 存在,這終焉之城相伴-3si8g

神愛的魔法學園
小說推薦神愛的魔法學園
宫本五十琳,对策局对非正常现象清除组组员,前身是外国逃亡特工,阴差阳错之下遇到了慧海他们,后来才有了与魔法组织接触的事情。双手沾满鲜血之后,对于那份宁静的渴望反而是一种煎熬。
药物,对于她来说是武器,是进攻也是自卫的武器,是致残、致呆还是致死,一切药剂的用量都是在她的精准掌控之下。
“这样就行了吗?”
依照翟晓楠一步一步的指示,五十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忧虑,眼前这个黄毛少年是否靠谱她根本就不知道。
“具体的还要看病人的反应了,我也不知道。”
听翟晓楠那平淡的口吻,五十琳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在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上如此儿戏实在是让她的心中平添了一份怒火。只是所有想要发泄出来的话语在她转向翟晓楠的那一刻就再也说不出来了,那个少年,她从来没有看见他表现得这么紧张过,语气虽然平静,用这种脆弱的坚强来掩饰自己的软弱,汗水早就将他额前的刘海打湿,谁都可以看见的,他浑身都在颤抖。
南城終亦幻 安兔又醬
“想要逞强到这种地步,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这个小子!”慧海微微一笑,心中想说的话自然不会就这么说出口了。
“放轻松,要来一支吗?”
要说察言观色是慧海的强项,那种只会用冷场法来调解气氛则是戈玥的天赋了,不过能被五十琳痛殴到近残的程度还能笑得出来的也就只有他了,当然也只有他可以忍受五十琳的脾气了,用慧海的话来说,这两个人就像是在互相弥补对方的缺陷一般,尽管弥补的方式不是谁都可以接受的。
所以现在戈玥正叼着一根烟,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一包打开的烟递到了翟晓楠的面前。
翟晓楠愣了愣,沉默着,随即默默地全部拿走。
“诶?”
“医院里面禁止抽烟!没收!出去了之后再还给你。”
“诶呀呀,不要这么绝情嘛!要是成年的话……”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却已是“咚”地一声鼓起了一个大包。
“在孩子面前能不能收起你那猥琐大叔形象,死烟鬼!”
五十琳气急败坏地收拾着残局,戈玥只是苦笑。而这时,那个孩子也有了一个反应,在催吐药之后昏迷了一段时间,他也逐渐恢复了意识,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只是对于发生了事一无所知。
“小胖你感觉怎么样了?”艾玛神情紧张地问道,只是那个孩子在经历过那么一番折腾之后身体已是虚弱至极,根本就没有回答她的力气了。
艾玛无助地转头看了看他们,看着翟晓楠,虽然一开始有些警戒,但此时此刻却是只能依靠他了。
“看样子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吧!只是太虚弱了点,要多休息一下。”
“真……真的吗?”女孩露出的那种天真的渴望让翟晓楠感到这个世界实在是有太多的东西无法放下。
“真的啊!”他微笑着。
他不由得看了看身后的伊嗣,伊嗣微微一愣,她没有看透此时翟晓楠眼神的意味,却是从那种目光里回忆起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气息。
理想戀人 六西婊
“这个世界,已经被伊嗣拯救过一次了啊!”翟晓楠微笑着,
而现在,守护这个并不完美是世界,是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他想要守护那些他认为珍贵的事物。
“哈,真是的,干嘛老是强迫自己做那么累人的事情啊?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呢?”他自嘲一般地苦笑着,在他人眼中却是显得莫名其妙。
轻呼了一口气,忘记了之前这个对发色偏见的小女孩带给他的不愉快,他自作主张地将手摁在艾玛的小脑袋上。
“要是想要保护这些弟弟妹妹吗?”
面对着翟晓楠那温柔的笑容,艾玛竟是没有一丝厌恶的表现。
“是的。”
“那样你会承受很多痛苦呢!”
“只要能够保护弟弟妹妹们,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家里,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艾玛那倔强的语气让在场的所有人倍感欣慰,一瞬间或许都忘记了处境,忘记了在这安静的医院外围,那些寻找猎物的来自异次元的凶残的生物正在缓缓蠕动着。
“真是个不错的回答呢!那么,就让哥哥姐姐们帮你一把吧!”
……
后半夜,孩子们也已经睡着了,伊嗣本没有按照小组意愿行动的义务,但还是帮他们守夜。在屋顶的跳台上,吹着冷风,眺望着远方压抑的一片黑色。
“恶魔就不用睡觉的吗?”翟晓楠有些费力地从那狭小的梯子上爬了上去,目光触及到伊嗣的时候对方也正看向他的方向。
“嗯。”伊嗣神情平淡地回答道。
“总觉得从那一天开始,你就显得异常的压抑呢……没没没,没什么,只是我妄自猜测的了……恶魔的话,也要睡觉的吧,记得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你不一直趴在桌子上睡觉来着嘛!”
翟晓楠嬉笑着,伊嗣没有回话,转过头去继续眺望。
“记得当时是因为什么事情来着,哦,你好像自作主张地说发现了‘魔法部’的据点啊!那个工厂后来我又去了呢,只是因为伊嗣你‘打草惊蛇’了吧,所以已经空无一人了,不过叶馨絮告诉我说,那个地方已经被‘清除’掉了,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什么嘛,说到底根本就与我们无关嘛!哈哈哈……”
翟晓楠的笑声慢慢得就变成了干笑,慢慢地就没有了声音,一直没有人搭理,自然就识趣地闭了嘴,他默默地坐到了伊嗣的旁边,看着伊嗣看着的他并不知道是什么的远方。
“这件事情本来也和翟晓楠你没有关系,为什么你还要插手呢?和你妹妹和你的同学们一起去避难的话,也省得麻烦了。”
“不过那样的话,真的会无聊到死的吧!”翟晓楠无奈地摇了摇头,“所以我宁愿和你们在一起啊!”
“这样啊,原来你还是什么都没变呢!”
“啊?这是指什么?”对于伊嗣的这句话翟晓楠并不是很理解。
“没事,这也是我妄自猜测的而已。”伊嗣轻笑一声,套用别人的话却用在了完全不一样的语境里,让翟晓楠着实有些尴尬。
婚途錦繡
“就算是这场战斗的话,很快就可以结束了吧!”
感受着来自远方的万分,翟晓楠的语气里多多少少有些惆怅。
腹黑狐殿不合法
“你害怕吗?”伊嗣默默地问道。
风还在吹着,在这寂静的夜里。
“怕,害怕得要死。”
一些事情的真相在两个小时之前便听慧海说过了,在这场天灾之下,修复被破坏的“膜”便可以恢复被破坏的现世,只是以现在的科技来说,对于世界树这样穿越了次元界限的未知存在,没有合理的解释,就算人们的生活恢复了,被世界树撕裂的痕迹也不会消失,现实里是这样,人们的心里也是。世界树的“种子”也会因此而种在人们的心中。
而想要控制那种力量,对现在的人类来说为时尚早,必须要做的,就是抹除关于世界树存在的一切证据。
所有人的记忆都会被抹去,让一切归于平静的唯一的办法。
在避难所里,一种名为“RS210”的神经性药物将会被注射,使用者将会失去从世界树爆发开始的一切记忆,取而代之的将是更加“合理”的记忆片段,所有与世界树净化行动有关的人和事都将从人们的记忆里抹去。
“当战争结束的时候,这个世界又会回归平静了啊!不过是没有人记得我罢了,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本来就……本来就……这到底算什么?”
翟晓楠的语调慢慢变得低沉,这已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了。
两个小时前……
“虽然真相有些残酷,但现实就是这样,不引起恐慌是一个方面,最主要的还是要控制住‘魔力之种’。而我们,这些‘净化者’的记忆不能删除,因为任务远远没有结束。对于你来说,翟晓楠,你失去的将会是你的一切。你的同学,你的朋友,甚至是你的家人!
若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记忆体要是没有出现问题,那么之前的一切都有了答案,几年前那‘消失’的新闻报道,死亡时间和事故事件完全吻合,果然呢,人类还是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呢!因为魔力解放的缘故,我想你应该也已经察觉了才对,灵体干扰所产生的记忆错乱应该恢复正常了吧!你的母亲……”
“老妈早就去世了,那还骗我骗了那么久……真是的……可恶!”
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就算再怎么掩藏都躲避不开了,再怎么苦笑,眼泪也是顺着被自己掩住的脸颊流下,这让人心碎的三年的思念。
或许有一种“地缚灵”的叫法,因为亡者的思念和执着而使自己无法回到它们应该回归的地方,被自己束缚在一个地方,实为灵体,却有着人的形态,守护着想要守护的人,又名“祝灵”……
只是承载着这份思念的毕竟只是记忆,但是记忆也是连通的,一个记忆共同体,连载着的是上千上万人的记忆锁链,一旦一个人的存在在所有人的记忆中被抹去,他的处境将比素不相识的人更加残酷!
杪冬 有時下豬
“因为你是‘不存在的人’,所以你的存在会被个体强制性拒绝,他们看不见你,摸不到你,听不见你,实际上,我们就变成了‘幽灵’一般的存在。”
相应的,失去了翟晓楠这一存在的意义,母亲那思念的对象便消失了,随之消失的就是本该离去的她了。
“很好嘛!这对于老妈来说,算是一种解脱了!”
风仍在寂寥地吹着,站在这天台之上,俯瞰这终焉之城,被风吹散的那些原本美好的奢望。
不过还没有结束,在那个城市的远方,耶莉她们还在战斗,子墨她还有去国外留学的梦想,虽然没有说,但叶馨絮一直在为自己单身的事情烦恼着,红莲和她这任性的妹妹,到底谁能先原谅对方?还有羽,那些来自神界的天兵,那些碎裂的神器,太多太多是他不知道的事情,要是如此,这个故事远远不能结束。
只是,当战争结束后,自己就失去了存在的证据,或许明天就结束了……
一只手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翟晓楠在那一瞬间甚至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伊嗣的笑容那么美,那种从心中流露出的真实的笑容,跨域那千年的间隙,他从未奢求过。
在那一瞬间,他似乎又找到了前进下去的理由。
“至少,还有我不会忘记你的……”
这句话,就足够了……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