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8zv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御九天》-第二百八十六章 打草驚蛇推薦-aoet1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冰灵国那一伙下午已经有安排了,听说是和某个排名靠前的圣堂约好了切磋。
这些先来的各大圣堂,各个都是精力过剩,为了抢排名大打出手的有,但也有这种正儿八经想切磋的,与高手印证才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现在一百零八大圣堂的五百精英聚集,简直是天赐的良机,但凡有点想法的都不会错过。
老王等人对切磋却是兴趣不大,想要到处溜溜,于是大家约好了晚上的时候在宿舍里再聚。
两边都没有禁止弟子外出,一大帮年轻人怎么可能真的在军营里完全呆得住,而且龙城本身也是一个相当有名的冒险圣地,之所以称之为龙城,据说是当年至圣先师途经此地时,在此地击杀过一只龙巅的妖兽,魔龙的鲜血沾染了这片大地,将原本大片的绿洲腐蚀为了沙漠。
此后这里便再也无法耕种,但或许是受到魔龙血脉的侵染,沙漠中强大的变异妖兽却很多,是许多冒险者的历练之地,于是就有了一个补给的集市,冒险者也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于是各种强大英雄成长的传说就开始在这里流传出来,他们曾经落脚过的那片集市便慢慢成为了今天的龙城……
摩童对这些东西是最感兴趣的,随随便便一个传说就能让他兴奋半天,从会厅里出来,老王就提议到龙城里去转转,摩童立刻就是举双手赞成,温妮则是不反对就代表很想去的那种类型,黑兀铠则毫无明天就要大战的自觉,似乎根本就没把明天的约架当回事儿。
但自然也有反对的,坷拉皱着眉头说道:“听说龙城那边战争学院的人也很多,别人倒也罢了,可队长你在九神的悬赏名单上,这么贸贸然的过去只怕……”
“坷拉坷拉!”摩童在旁边不停的招手捶胸口:“放心,出什么事儿都有我呢!咱们只管去,保证没什么麻烦。”
“就是有你才不放心。”坷拉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这家伙是个标准的惹事王,没事儿都能找事儿出来。
“这话我赞同!阿峰,咱们要不还是就呆这边吧……”范特西举手,对去龙城什么的,他是有点怵的,现在玫瑰被对面战争学院的人集体盯着呢,这真要大摇大摆的过去,岂不等于是羊入虎口?
摩童瞪了他一眼:“你赞同个屁,阿西八我跟你说,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你,有你在,一打起来我还要多保护一个!大家就算担心也是担心我保护不过来,你不去,我们去……”
所有人都无语了,这家伙毫无自觉,自我感觉之良好真的是天下第一。
“咳咳,兄弟们,作为圣堂弟子,我可能是混子,但……”老王挺了挺胸脯说道,一旁的温妮噗嗤一笑,“王峰,自信一点,把可能去掉。”
……
王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温妮,“有老黑呢,正适合咱们提前去浪一浪,警告一下那帮人。”
黑兀铠点了点头:“我反正是无所谓,堡垒里确实挺无聊的。”
“龙城这边有五毒沙酒哦,很有特点的。”温妮发挥情报专家的特质了,循循善诱的诱惑道:“用沙蝎、五彩蛛、响舌蛇、地蜈蚣和旱魁泡的,要埋在高温的沙地里好几年才行,喝一口就贼上头!”
摩童一脸的嫌弃,什么蝎子蜘蛛的一听就特恶心,那玩意儿能喝吗?
黑兀铠却是眼前一亮:“走,那得尝尝去!”
“四比二,少数服从多数。”
四票对两票,老王对自己的号召力还是很满意的。
玫瑰的人才多啊,这结构里,摩童顶多也就算是个小BOSS,老黑才是真正的王牌。
对老黑,王峰还是一百个放心的,这家伙真正的实力在刀锋怕是还没人见过,和泰坤那帮兽人玩儿,人家不用魂力,在玫瑰,人家又不认真……
外面了解的、推测的都只是表面,这位大神真要爆发了,绝对够任何人喝一壶。
哎,老黑这人跟自己都是一样的啊,除了长得帅,就是又牛逼又还够低调!这叫什么?这就叫成熟。
坷拉听得有点目瞪口呆。
说有黑兀铠在,大家的安全感提升那是没的说的,即便是觉醒后的自己,感觉面对他时和没觉醒的时候也都差不多,反正都是被轻描淡写的吊打……
可队长不是从上了魔轨列车开始就一直在嚷嚷着要低调吗?自己一直都还挺配合来着,但怎么才刚一落地,又是招惹赵子曰、又是要去警告一下对方了?这……队长,你哪句话是真的啊?
锋芒堡垒有战车时刻来往于龙城两地,众人搭了一辆,十几公里的沙地也就半小时时间,远远便能看到那座矗立在无尽黄沙中的孤独的城市,不是很大,城墙也不高,大概三四米的样子,相比起锋芒堡垒那近十米高的坚固工事,这顶多就算是一圈儿小土墙,一些格外高大的种族进那城门都得弯着腰才行。
整座城市被一层淡淡的蓝色荧光所笼罩着,似乎是某种防护措施,但走到近处时,那淡蓝色的覆盖却是瞧不见了,只是感觉这片天空要显得比别的地方稍微蓝一点点,。
城里主要的街区很简单,横竖各两条,就像将整座城市划为了一个大大的井字,街面上的人并不算少,但来往的几乎都是两边学院的人,没什么战士巡逻之类,看起来一片平静。
街道两侧有不少商家店铺,杂货补给、魔药、妖兽、武器装备、各色魂晶……零零种种杂七杂八的货物很齐全,也有专门卖一些本地稀奇古怪玩意儿的,比如黑兀铠最感兴趣的五毒沙酒,这东西可不止是好酒人的独爱,主要是能解沙毒,随便抹一点在身上,能避这龙城附近沙漠的许多毒物,相当实用,上大多数人看到了多少都会买一些。
店铺的老板们也很杂,人类、兽人、一些本地土著都有。
对那些稀奇玩意儿,摩童和温妮都显得很兴奋,范特西也还行,心里怵归怵,可来都来了,也就无所谓了,倒是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老王却是一直都在留着心。
出发前,妲哥那边给了他不少有用的情报和分析建议。
这段时间的龙城,外松内紧。
其实无论刀锋还是九神,都能猜到肯定有一些其他势力的谍报人员混了进来,也有一些是在封锁龙城之前就已经存在了的,这种事儿压根儿就不可能完全禁绝,而自己无疑是最让这些感兴趣的目标之一,今儿只要过来了,保证就有人会坐不住。
当然,这只是表面,至于深层的原因……
老王搂着黑兀铠的肩膀,一路扯高气昂,那些邪教大佬就算了,反正幻境真正开启前,这些大佬是不会随便出手的,老王盼着的是战争学院那边,就指望有那种不长眼的会过来来撩拨一下。
装逼肯定不是目的,老王有老王的盘算,这年头,出门不带点脑子你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自己这天才一样的思维要是被几个小屁孩就看穿了,那就真是白混了。
总之,不怕有人找事儿,就怕没人找事儿!老黑的名头还远远不够,必须要出名,越出名越好!
但这话又不能挑明了,这帮家伙演不好的,得把握火候,顺其自然……
虫神种的洞察这时候就显得很给力了,敏感得一匹,之前才刚入城的时候,老王就感觉是被人盯上了,逛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感觉至少有十个来路不明的眼线,也不知道是九神和刀锋暗中的布置,还是某些特殊势力的插入。至于战争学院的人,那更是明目张胆的盯,但凡路过一个,就几乎没有认不出玫瑰的,个个都侧目朝他们打量着、观察着,却是没人上来挑衅,连说句话的都没有。
老王有点无语,不是说九神的人都很莽的吗?怎么连一个冲动的小瘪三都没看到……真要一直这么怂,那自己今儿才算是白了,也只有当游山玩水了。
范特西原本还有些紧张的,可慢慢也习惯了,老王说的没错,这些家伙都很鸡贼啊,绝对讲究什么一击必杀,在没搞清楚底细前,都是只看不摸……
大家对这些全当不知道,逛得悠然自得。
“阿西阿西,这个梅子汤看起来很不错啊,还有冰!看起来就特解渴,你想吃不?”
“我不想吃。”
摩童眼睛一瞪,他最近是真的很穷,好像自从认识王峰以后,他那个蛤蟆钱包就再也没有鼓起来过,生生把他逼得学会了精打细算:“不要口是心非嘛,你一看就很想吃,去,快去买两碗!我也尝尝……”
“坷拉坷拉,这个手环看起来很不错耶,我帮音符带一串,你要不要?我也送你一串!”
“王峰王峰!你看那个战争学院的小白脸在盯着你耶,瞅那欠揍的样子,你不生气?你去骂他!他要敢动手,我帮你揍他!”
一路上全是摩童兴奋得叽叽喳喳的声音。
“你给我消停点吧。”黑兀铠瞥了他一眼:“少惹事儿。”
“我也是看大家闲得无聊……”摩童悻悻的瞥了撇嘴,想了想又不服气的说:“那万一他们来惹我呢?”
可惜没人再搭理他。
“这个怎么卖?”坷拉看上了一双驱魔鞋。
名字叫驱魔鞋,但显然并不是专门给驱魔师穿的,材质很特殊,上面还带着一个小小的不知名符文法阵,在这炎热的沙漠地带,穿上了有种很清凉的感觉,似乎跑起来时连速度都要快一些。
“这位女卡达真是好眼光!”老板是个兽人,‘卡达’是兽族中一种很常见的尊称,就像称呼兄弟姐妹一样,他热情的冲坷拉说道:“这双驱魔鞋可是在沙漠里的标配,上面的符文法阵都是请大师精心镌刻的高级货,我这就一双,看在同族的份儿上,算你一千欧!”
摩童之前想送坷拉手环,坷拉没要,这时候兴致勃勃的说道:“坷拉你这眼光可以啊,这个一看就是好东西,一千欧我帮你买了!”
范特西听得两眼泪汪汪,想就地画个圈圈诅咒他:卧槽,还说什么好兄弟,一碗梅子汤都要占老子便宜,对女人倒是大方得很……
那兽人老板眉开眼笑的说:“得嘞,我给您包起来,这位英俊的少爷一看就是轻财重义的好男人,姑娘我跟你说,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多喽……”
“你等等。”老王都看不下去了,摩童这家伙就差点智商税:“一千欧?你这是什么大师的符文?”
“吁……是咱们这里本地的大师,说出来你们可能也不认识,但是我跟你说,特别牛逼……”
“不认识就是没名气咯,那你说个屁。”老王说道:“一百卖不卖?”
“兄弟,没你这样砍价的……”那兽人老板拍着胸口说道:“这样,你要是诚心买,我给你个成本价,九百五!”
“九十!”
“……”兽人老板笑呵呵的说:“你这样,咱们图个吉利,一口价,八百八!”
“八十!”老王懒洋洋的说:“你要再还价,我就五十了,你……”
话还没说完,那兽人老板已经把鞋递了过来:“八十成交!”
老王呆了呆,有点哭笑不得,这尼玛,真是富有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看来这比自己想象的空间还大啊:“听这口气,我应该从五十开始的?”
“兄弟,您一看就是做大事儿的人,小钱就不要跟我们计较了。”那兽人老板笑哈哈的说道:“我这纯粹不赚钱,只赚个交情!”
奸商啊……自己居然都有看走眼的时候,这东西估计最多二十,那点淡淡的魂力反应不过只是批量的伪装,居然敢喊到一千,谁说兽人老实来着?
老王冲旁边已经张大嘴巴的摩童:“你不是要送坷拉吗?还不付钱?”
摩童深刻了解了世界黑暗之后,美滋滋的付了钱,你别说,王峰这个人吧,有时候还是挺好用的。
一行人继续逛下去,等众人的背影都走远了,那兽人老板脸上还是那满满的市侩样,笑嘻嘻的冲着街边角落位置微微点了点头。
那阴暗的角落处,一个邋遢的流浪兽人从破草席上爬了起来,慢条斯理的逛到了远处。
这种流浪兽人在整个世界的每个角落里都有,混不下去了的、犯了事儿的,在街头睡着睡着,很可能第二天早晨就已经是一具尸体。
这样的群体太多了,谁都不会有兴趣冲肮脏的他们多打量一眼。
他落魄的游荡到了一个兽人开设的小吃摊旁边,那兽人老板见他可怜,给了他一点吃的,他不停的在道谢,饥饿的肚子在不停的微微起伏悸动着,就好像是被食物勾动了胃液,可若是有懂行的盯着细瞧,却就能发现那不停起伏的肚子很有节奏感,像是某种腹语。
“东西送到了?”
“是的老板。”
“嗯,这样就不会跟丢了,”小吃摊老板笑着又扔给他半块面包:“上面命令,要确保王峰殿下的安全,别的地方我管不着,可在这龙城,绝对不能让王峰殿下出任何差错!”
“是,小人明白!”
……
好玩儿的、合用的买了不少,又怎么少得了一顿应景的大餐呢?晚上当然是要在龙城享受一顿本地的特色。
沙漠中有一种相当独特的短毛兔,身体算不上肥嫩,肉质甚至还有一点点柴,但如果是懂行的,提前用盐水浸泡两天后就会变得很Q弹,烧烤、清蒸、红烧,配炒面……吃法很多,最有名的还是麻辣兔头,半只巴掌大小,淋着香喷喷的红油,撒上点黑葵香料,啃起来时相当有嚼劲儿,完全就是停不下来。
“客人您的麻辣兔头来喽!”
黑兀铠和老王喝上两杯小酒,其他人都是盯着正端上来的盘子流口水,只有摩童看得目瞪口呆,口水不停的流,却又有点很不忍心的样子:“你们、你们怎么可以吃兔子呢?”
老王噗嗤一声,直接就笑喷了:“师弟啊,你瞅你这五大三粗的身材,怎么偏偏就长了颗少女心?”
摩童的脸色微微有点泛红,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堂堂摩呼罗迦的男子汉怎么能接受这种侮辱:“王峰,你别咧咧!我只是觉得吃这种东西没有男子汉的气概!”
“是是是,师弟你最男子汉了。”老王一本正经的说道:“说起来,上次咱们两个和音符去剧院看戏的时候……”
摩童一听就有点慌,那是终生的耻辱,连音符都笑了他好久,他后来背地里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去看那些催人眼泪的歌剧,都是些靡靡之音,只会腐蚀自己勇敢的心,此时赶紧想要去捂王峰的嘴:“王峰!不许说!”
“看戏的时候怎么了?”温妮已经在啃兔头了,但就算是绝顶的美味显然也浇灭不了她内心那熊熊的八卦之火,坷拉和范特西也是一脸好奇的看过来。
老王笑呵呵的说道:“不要紧张嘛师弟,一世人两兄弟,来,喊声师兄我就不说了……”
“你发誓!”摩童涨红了脸。
“我发誓!”老王竖起两根手指。
“师、师兄!”
“哎,好师弟,来,吃兔头!师兄请客!”
“王峰王峰,”温妮舔了舔手指上的红油,兴致勃勃的问道:“你悄悄给我说,我保证不告诉其他人!”
“王峰你答应了我的啊……”摩童顿时紧张起来。
还好老王安慰的拍了拍摩童的肩膀说道:“啧,我王峰是背叛兄弟那种人吗?师弟你放心,就算打死我也不说!”
摩童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看桌子上的兔头,咽了口唾沫,终究还是守住了心理的底线,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吃就不吃!
砰!
旁边桌猛然就拍了桌子。
众人看过去,只见是一帮穿着奇奇怪怪的家伙,有人类有兽人,相当杂牌,都不是两边学院的人。
只见一个家伙将手里的符文剑往桌子上狠狠的一放,冲正在端盘子的小店伙计喊道:“小子,你过来!”
那伙计是个人类,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相貌普通,此时笑着迎了过去:“客人有什么吩咐?”
“老子的麻辣兔头和兔丝面呢?我们先来的,怎么你给他们先上?”那人类指着旁边的老王等人,一脸的凶神恶煞:“老子不要面子的吗?找死是不是!”
那人话音方落,哗啦啦,对面桌上七八个人顿时就都相当配合的站起身来,一副找事儿的样子。
那伙计连连赔笑道:“客人,你们都是差不多时间来的,小店厨房出菜是慢了点,您放心,我马上就给您上!”
“不行,老子要先吃!”他指着玫瑰这边桌子上的兔头:“去给老子端过来!”
“客人,哪有这样的……”
“奶奶的,真是给你胆子了!”那人火气腾腾的将刀拔了出来。
厨房里的老板听了外面的动静赶紧跑了出来,这家伙看起来怕有六七十了,身材消瘦,手里还端着一盆麻辣兔头:“客人,您的兔头好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动粗……”
“后面端来的算什么?”那人拿刀拍着桌面,傲气的说道:“老子就要那桌那盆!给你们数三个数的时间,一、二……”
其实何止是那一桌,旁边另外还有几桌,包括一桌战争学院的学生,就没一桌的注意力是在他们盘子里的,都是盯着玫瑰这边。
老王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逛一下午时间,想‘打草惊蛇’的时候没人出来,现在吃饭了,却有人跳出来了,真是没点眼力价。
温妮抬手就想要出手,却被黑兀铠按住,这妞的破坏力太范围化,别最后帮忙成了拆店了,他冲旁边早就已经跃跃欲试的摩童点了点头。
摩童正在懊悔刚才说兔头不能吃的事儿,又被老王提到看戏,简直是一肚子的憋屈,早就想要找个机会好好展示一下自己熊熊的男子气概了,就是下午的时候被黑兀铠交代过不许惹事,正在想到底要不要出手。
此时得到黑兀铠许可,那是包袱尽去,大吼一声就跳了起来。
“喂!”摩童站起来的时候喊了一声:“看这边!”
这几人看来不过是龙城里的小混混,平时人多势众,欺负一下沙族和兽人这种底层还行,又仗着来这边‘旅游’的都低调,在龙城也是横惯了,哪曾遇到过摩童这种居然会和他们计较的高手?
几个人都下意识的朝摩童看过去,可只是这转头的功夫,连人都还没看清楚,只感觉劲风扑面,那声音已经杀到他们眼前。
轰轰轰!
每人都挨了一下,就像是被魔改机车狠狠撞上的感觉,凸着眼珠子直接就往窗户外面飞了出去,也不知道是挨的拳头还是挨的脚,连惨叫声都来不及留下半点。
紧跟着就是哐当当的声音,连拍在桌子上的武器都被摩童给他们一股脑的扔了出去。
轻轻松松,不过三秒。
“太不经打了!不过瘾!”摩童傲娇的仰着头,借着假装活动一下关节的机会,狠狠的秀了一把肌肉。
瞧瞧!瞧瞧哥们儿这雷霆一样的果断和杀伤力,瞧瞧哥们儿这身肌肉……胸肌不能秀!哼,刚猛气质这块,老子一向拿捏得死死的,谁还敢说我是少女心?
四周果然是瞬间就全都安静了下来,摩童得意洋洋的朝他们看过去,本是想要一点期待中的反应,可那几桌人却全都转回了头,安安静静的各吃各的,不再朝玫瑰这边多看一眼。
咦?
摩童一呆。
鲜花呢?掌声呢?自己锄强扶弱,拯救了可怜的小店老板,而且刚才露的那一手干净利落,也是天秀啊,这些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