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魚和肉-第五百七十八章 統統帶走展示

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
小說推薦因爲怕痛所以全點防禦力了因为怕痛所以全点防御力了
“呵呵,原来是李公子与几位小友当面,几位这是来刑法堂认罪伏法了?”
孙长老笑吟吟的说道,心中有种事情不妙的感觉,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对方身后站着的那一大批人是某个村子的百姓,这家伙,将一整个村子都给搬来了。
“既然认得,那就放行吧,我与你家管事儿的有话要说,闲杂人等就莫要阻拦了。”
李小白神情淡漠,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孙暮赶紧退下。
小丫头,逃不出总裁的手
孙暮气结,怎么说他也是大乘期的高手,刑法堂内的高层之一,而且还是脾气比较好的那种,今日居然被几个小辈给鄙视了。
闲杂人等?
他是决策者好吗?
“呵呵,李公子,老夫乃是刑法堂长老之一,你的事情,老夫就可以作主,说吧,今日过来,是要做什么?”
“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夫也只能是公事公办,将你拿下了。”
孙暮言语之间也是有些不善,淡淡的问道。
大乘期高手都有自己的颜面,今日被人给鄙视了,他得把场子给找回来。
“今日过来,揭发前几日面具团伙真面目是小,将背后隐藏的各大家族连根拔起是大。”
“傲来国三位当家与数十家名门望族之间的权谋之争,孙长老若是能作主的话,那在下就在这儿把事情给办了。”
李小白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虽然三当家的没有明说,但是他看的出来,这刑法堂绝对是知晓一部分内幕的。
否则断然不可能在出了这么大事后依旧是纹丝不动,丝毫抓捕凶手的趋势都没有,很明显对方是知晓自己与三当家的约定的。
再往深了挖,恐怕三当家的计划,他们也是知晓一部分,所以最近才会如此收敛与低调,纵容各大家族弟子在傲来国境内胡作非为。
如此正好,直接开门见山,也省得自己浪费唇舌。
“啊这……”
孙长老被镇住了,眼神闪烁,透出一丝慌乱,万万没想到李小白居然会如此直接,而且一开口就是了不得的隐秘,在场可还有其他普通弟子呢!
“孙长老,这几人就是来捣乱的,依弟子之见,先将其抓起来,咱们再慢慢审问即可!”
“还有这帮刁民,无论什么理由,胆敢公然在刑法堂前闹事,必须严惩,以示警戒!”
妙 醫 聖手
一旁的几名青年眼中划过一抹诡异,有些急迫的说道,他们方才似乎是听见了某个了不得的消息,三位当家与各大家族之间的争端?
不是他们这些家族弟子与李小白之间的斗争吗?
为何背后会有着家族和三位当家的影子?
似乎是被卷入了一场不得了的争端之中啊!
“闭嘴!”
“刑法堂之事,也是你等可以妄议的?”
“李公子,是老夫方才失言了,此刻诸位长老都在刑法堂大殿之内,这些百姓,老夫会派人另寻地点安顿,你以为如何?”
孙暮面色缓和了不少,看这兴师问罪的情况,明显这李小白已经将罪犯抓住了,并且还手握几大家族的把柄,否则也不可能如此自信的过来找茬。
“善,不过这几人似乎也是某些家族内的弟子,方才咱们之间的小秘密已经被其听了去,孙长老觉得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李小白笑眯眯的一指早先出来的几名青年修士,淡淡说道。
这几人的表现太明显,完全一副维护司徒家的姿态,绝对有问题。
孙暮自然也是知晓对方的想法,看向了一旁的几名青年。
“孙长老,我等都是刑法堂内的弟子,做事一向是讲求公事公办,方才也是不知道这其中的内幕,才会急迫的想要将犯人抓捕归案,长老放心,我等的嘴很严的,方才之事,不会再有其他人知晓。”
几名青年瞳孔收缩,额角出渗出了一层冷汗,有些慌乱的说道。
“老夫记得你是欧阳家的?”
孙长老突然看向其中一人问道,和颜悦色,似乎并没有要采取措施的意思。
那修士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够躲过这一劫,他立刻就回去司徒家报告这一惊天的消息,兹事体大,如此重要的情报足以让他在欧阳家的地位水涨船高了。
也能够更加得到司徒家的信任。
当下也是露出一抹笑容说道:“是啊,晚辈乃是司徒家的司徒风,说起来,族中长辈与孙家还有不浅的交请呢。”
只是下一秒他就懵逼了,孙暮一句话吓得他魂飞魄散。
“嗯,既然如此,来人,这几人全部带走,控制起来,严密监视,出了差池,提头来见!”
孙暮点点头,挥了挥手,身后立刻冲出了一队修士,将几人全部压下。
“孙长老这是何意,我等怎么说也是刑法堂的修士,你怎能如此对我!”
“不过是听见了一个秘密罢了,何至于如此?”
“是啊,若是孙长老不愿意相信我等,我等退出刑法堂便是,此举,实在让天下英雄心寒!”
青年们满脸震惊之色,朝夕相处的孙长老此刻如同变了一个人般,居然要拿下他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们是司徒家那一派系的吧?”
“换言之,你们是三当家那一派的,老夫是大当家这一脉的,其中渊源,还需要老夫多做赘述吗?”
“统统带走,真以为自己手眼通天,能够让家族子弟打入刑法堂内部?”
“我等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你们是什么人,老夫一清二楚!”
孙暮面沉似水,伸出一根手指,凌空轻点数下,封住了几人的修为,挥了挥手,几人被带下去了。
“这不可能,我等从未有过逾越之举,就算出身大家族那又能说明什么,孙长老血口喷人,我不服!”
“我要面见家主!”
为首青年眼中满是惶恐之色,不断叫嚷着,他明白,自己这些亲近司徒家的家族已经被人给揪出来了。
这一次若是被压下去,恐怕往后他就出不来了,这是派系之争,他们这些底层修士会成为牺牲品。
“这么想跟家主打小报告?”
“不要着急,老夫会送你们二人在下面团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