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sf4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仙聲奪人 午夜牧羊女-第848章 優秀分享-hlo9m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夏天子端坐神庭之上,垂眸俯视着下方的朝臣们,脸色没有半点变化。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个人之间很少有私心,或者就算有私心也是光明正大的直接说出来。
每个人或者每个势力之间的交锋碰撞都是道的交流与争锋。
而今没等他们没有争出结论来,人家已经掀桌子自己玩儿了起来,这就让人尴尬了。
“陛下,臣启奏。”一人跨步而出,语气沉稳有力道。
夏天子淡淡道:“准奏。”
那人轻言道:“谢陛下。”
他直起身子,语气斩钉截铁道:“如今东晋与容国已经开战,我等并未收到东晋女帝发来的求助消息。臣推测,要么东晋女帝如雯丽供奉所言的背叛了大夏,与容国联手给大夏下套。要么是煦帝丛中作梗,让东晋的消息无法发过来。”
这人说起话来有理有据,从不空口白话。
“说他们联手也有迹可循,传言东晋女帝痴恋剑帝许久,自从剑帝陨落之后也对容国多有帮助。”他以陈述的语气道,“当年容国出兵赵、江二国,东晋也牵制了一部分二国的兵力,这也间接导致了二国以更快的速度灭亡。”
“若说是煦帝从中作梗也说得过去,煦帝手段一向奇诡莫测。她手下暗子遍布北疆部洲,连大夏是否有人都不得而知。若暗子在东晋位高权重,可以直接影响到女帝,我等收不到消息也有情可原。”
这人歇了口气继续说道:“且当年东晋与容国关系紧张时,东晋却诡异的并未第一时间求助,反而拖延了长达四年的时间。”
要知道四年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情,这也让他不得不防东晋有什么阴招。
夏天子眸色一深,这三点他也想过,甚至他想的更多。
且不提第三点东晋女帝的拖延,听说东晋女帝是被容国皇太女困住了。
这事情听起来就跟天方夜谭似的,一个带着暗卫的君王竟然被一个小姑娘困了四年,你确定双方不是在心知肚明的打配合?
总之夏天子很怀疑。
至于其他势力插足这点,夏天子怀疑的势力就多了。
比如大周也插手其中。
大周或者其他势力插手让他收不到东晋的消息,或者那些势力胁迫东晋……
夏天子脑洞大开的时候,又有一位大臣走了出来。
他神情肃然道:“陛下,无论东晋是否有苦衷,如今东晋与容国业已开战,而东晋也并未再次求助大夏。臣上奏,撤销对东晋的支援,防止不必要的损失。”
“臣附议。”
“臣附议。”
“末将等附议。”
朝臣们考虑了片刻,都决定不掺和二位王朝的征战。
未等夏天子作出决定,站在首位的首辅长身玉立,突兀出声:“既然诸位大人都赞成不支援东晋,那么需要考虑下一个问题。”
他环顾众人,眸中精光闪烁,睿智超然:“一旦容国占据东晋,容国便一举成为北疆部洲唯二的仙朝。若容国发展到瓶颈,是否会选择进一步升品。”
容国若要升品,成为中品皇朝,必须要走的一步路便是与大夏开战,夺了大夏的天子的业位,吞噬了大夏的气运。
妥妥的未来之敌、心腹大患,就看大夏如何应对。
于是,大夏的朝会自然而然的略过了对东晋的支援,拐到了另一个需要长期讨论的政治问题上。
这也算是夏天子含蓄的允诺众臣的附议了吧。
大夏被另一个问题牵绊住了后,大周朝内。
即便是被青龙城引去了注意力,周天子依旧在大夏投去了一分注意力。
当得知大夏放弃援助东晋时,周天子目光一闪,内里好似命运长河般流过,沧海桑田,风云变化。
也不过是瞬息间,他便搞清楚了前因后果。
周天子眼里闪过一丝赞赏。
本以为当年重孙女容婳肆意出手困住前往大夏的东晋女帝一行,只是为了给容国争取些时间。
虽然当时他觉得违和感很强,想要拖住东晋的脚步法子多得是,没必要将人困那么久的拉仇恨吧。
没想到这一招的目的是在这里。
再加上在东晋搞出来的其他小动作以及如今算得上是庞然大物的容国,各种因素巧合加起来直接斩断了大夏对东晋的帮助。
之后又直接扔给大夏一个未知的危险,由得大夏去居安思危好好探讨下解决方式,引走了大夏的注意力,不让东晋有半点生存下去的可能性。
周天子喟叹一声,若非姒臻很优秀,他都忍不住要接回这个孙女当继承人培养了。
有手段有谋略,城府深沉却又不失光明磊落。
走一步看百步,将所有不利的因素都转化为自身机缘。
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继承人啊。
可惜了。
既然煦帝已经解决了大夏皇朝,周天子嘲笑夏天子无能的同时,突然发现了什么。
他的视线投向了容国,意料之中的被气运金龙给挡住了视线。
周天子也不恼,反而满是惊喜。
这孩子猜到他在背后了,当年容婳的出手最后一个目的终于揭开——绝不欠大周人情。
这可真是……
周天子叹息,果不愧是命运道吗?
一切都在命运的算计之中。
未来的一切都了然于心。
见识到了孙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领,周天子再去看自个儿的继承人后总觉得愚不可及。
连聪慧的姒臻都多了优柔寡断和妇人之仁的缺点。
果然还是更喜欢重孙女啊。
周天子重新闭上了眼睛,不再注视容国。
容国乾京皇宫。
希微宫。
容娴捏着一块糕点正在犹豫要不要吃时,头顶上空的阴云消散了些许。
她唇角微翘,放下了糕点。
赌赢了,大夏拒绝出兵。
没有了大夏这个靠山,东晋不过是秋后的蚂蚱。
“陛下。”门口传来了华琨的声音,“宗正求见。”
容娴淡淡道:“宣。”
她抬手将糕点推到一旁,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走进来的宗正。
恕她没有想到宗正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
而宗正很亏便为她解惑。
“陛下,祭典是否要准备起来?”宗正试探的询问道。
容娴一懵,祭典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