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vs3好看的都市小說 馬林之詩笔趣-第四百八二節:後續(三)推薦-h9rxo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贵族之神的确有心想要和谈,只不过各教区对于马林这样抬手就将法罗尔大教区给毁灭掉的事实感觉到了恐惧,无论是主教还是别的什么,都对前来与马林谈判感觉到了畏惧。
最终,罗根的表哥,在世的唯二神使中的贤者被选中——选他是因为另一个神使专职战斗,让他过来只怕三下五除二就快进到了冠军决斗的环节,而让这位康采恩·费德隆过来,想来以马林阁下这样的传奇,也不屑于和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贤者决斗。
毕竟坊间都说,马林阁下喜欢散布知识,对于拥有知识的人,都是非常礼遇的。
事实也是如此,马林现在就在收集那些能读书的年轻人,收集了一定数量之后就将他们投入夜大,马林和几个导师轮番填鸭,教好了就把他们放到卡特堡地区的学校去。
丰收女神教会和公正教会最喜欢这样散布正经知识的教师,两大教会经常性地提供保护,在老师们所在的村镇进行甄别,将那些潜藏在民众中的混沌教徒送上村镇围墙的门框顶部,已经是整个卡特堡的丰收女神教会和公正教会的代罚者们最流行的节目。
马林这边也会对猎取到混沌信徒的代罚者小队进行奖励,毕竟一个老师需要马林他们教导接近半年,能够学业有成,就是非常宝贵的财富,混沌教徒们最喜欢的就是杀死他们,而马林当然要让他们知道,马林更喜欢的还是死掉的他们——所以这个奖项只颁发给那些杀死了混沌信徒的代罚者。
当然,如果从活着的信徒嘴里掏出情报,进而对整个区域的混沌信徒造成毁灭打击的,每一个混沌信徒的脑袋都能令那个小队获得一份赏金。
因为这个世界有真神存在,马林倒是不担心有人杀良冒功。
同样的,越来越少的混沌信徒也证明了马林的一个理论——这个时代,只要能吃饱饭,穿好衣,有个家,还经过夜大的洗礼,无论是农人还是市民,都不会对混沌教派的理论感兴趣,要是还能有一个老婆,这样的家庭就更不可能出现混沌信徒了。
所以那些家伙说马林喜欢知识与身为知识载体的贤者,贵族之神的各位还真是没有判断错。
康采恩阁下见过了那位倒霉蛋,回来的时候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公正教会那边做事完全不留余地,所有的证言,证据都有那位主教的签字与手印,以他的视野来看,智慧之主不派人和他同行,理由已经非常充分了——他们的信徒林兹·莫威士已经从整件事情里摘了出来,这位摇身一变成了污点证人,不但明确了贵族之神的那位主教对他进行了言语话术上的暗示,还污蔑马林阁下有野心。
有野心也就算了,这年头,又有谁会没有野心勃勃的想法,但你说马林阁下想借鸡下蛋成就皇帝之位……这也黑的不是方向啊。
以马林在神明那儿获得的宠爱,这位真要成为皇帝,还需要借吗?
他一个传奇,深受公正之神,邪神恐虐,丰收女神的那两位小女神的宠爱,这在超凡界是公认的事实,甚至很多剑走锋的超凡者们都会被他们的长辈警告——珍惜生命,远离马林。
除非他们能够和那位巫妖一样,能够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马林面前,要不然还是能够离多远就离多远吧。
要知道,在超凡界,这可是最基本上的事实,无论两个人在马林的问题上有多少分歧,在马林如何受到神明宠爱这一点上,总是能够找到一致的观点。
看起来这位主教是捞不出来了,这位神使转而求其次——他准备重建戎马的大教区。
这一点马林同意了——这一次能够走到这一步,马林已经是在整个西部类世界打下了脸面,拆了一个神明的教区,当事神明被打了脸还不敢做出回应,那些小教会面对马林的时候都会选择掂量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
事实也是如此,牧者教会最近追着马林,请求马林给他们的牧场投资,他们愿意出钱出人甚至出羊,只求马林帮他们建立一个大型牧场。
这种双赢的事情,马林当然喜欢,在戎马北方选了一个台地,马林给了牧者教会一份大型牧场的蓝图,让他们拍地基,然后马林会帮他建立牧场,他们牧场中生产所有的东西都会交给马林来处理。
而在马林的集团里,羊毛会被制成毛线,羊肉会被加工成罐头,羊皮会变成施术者的卷轴材料,羊的内脏会被挑选出可食用的部分,以盐腌制后装罐送给各教会的孤儿院和因伤退役的老兵——法罗尔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盐场。
马林还特意叫了康采恩过来,带着他看牧场的建立,当一周时间马林的施工队将整个牧场建造完毕,这位年轻的贤者表露出了一丝迷茫——“这也太快了吧?”
是啊,是太快了,比起以前粗方的建筑方式,新型的建筑方式用预制板和模块化来加快进度,有着远超以前的建筑速度。
换成智慧之主的人,看到这一切只怕就已经明白了,只可惜这位是贵族之神的神使,他虽然是贤者,但本身就不是什么开拓之人,哪怕他时常深潜,但是对于这种源自过去的新进知识,他还是两眼一抹黑的无能为力。
所以还是马林着重介绍了一遍流程,这位贤者这才明白过来——他当然也不是什么愚蠢之人,只不过欠缺了临门这一脚。
牧者教会这边的事情还没结束,商业之神那边就闻风而动,法罗尔地区的大教区主教就已经就位了,他参观了新的牧场,扭头就向马林推荐起戎马本地的年轻人。
对于这种明白事理的教会,马林当然不会拒绝,接收了这批年轻人,马林让集团那边开一个补习班,让早年跟着马林的那批学徒(如今大多已经是负责人的岗位了)来给这些年轻人进行再教育。
等教完了,马林在法罗尔的布局有的是岗位来等待着他们发光发热。
双方探讨了接下来的合作,那位老主教非常满意的告辞,马林当然送过一程——现在这些小教会大多也明白马林尊老爱幼的品性,派过来的都是老一辈,见过风浪,也不会有倚老卖老的行为。
效果不错,在他们看来,马林也喜欢和这样的明白人做交易。
所以当渔夫之神这样的小教会过来的时候,马林还是微笑着接待了这位老主祭——这个神明太微弱了,马林在这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还是玛蒂尔达确认的确有这么一号神明,要不然马林都觉得是不是有人上门碰瓷。
按这位老主祭的说话,渔夫之神教会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最后的主教已经病死了,如今整个教会已经没有主教的存在,连他这样的主祭也只剩下不到三人,整个西部人类世界只留下了两个小教区,一个在法罗尔的南方,一个在希德尼的西部行省。
都是残暴的海之神夺取了渔夫之神的神职。
马林听到这儿第一个反应是好家伙这是来让马林主持正义?
然后一想——也不对啊,这事来求马林,还不如求那位复仇之神呢。
然后又想到了——还是不对,复仇之神这个教派如今还草创阶段,连个教区都没有,而且看起来复仇之神也不需要教区。
于是马林只能开口,问这位主祭,看看他有什么地方是马林能够帮上忙的。
然后这才明白,渔夫之神教会现在连神术都无法获得了(以玛蒂尔达的观点来看,这位应该是彻底死球了,全怪该死的海神),所以决定壮士断腕,既然在海上找不到容身之地,咱们退入内陆,在河流湖泊讨食吃吧。
这事好说啊,马林给他们写了推荐信,让他们北上雷根斯堡,马林出钱给他们建立新的大教区,既然要去内地讨生活,马林也给他们推荐了全新的讨生活方式。
既然是渔夫,那核心就是渔获,马林让他们试着在小贵族和富裕市民之间推广钓鱼这种项目,这个时代的这些人有钱又有闲,平时除了看书就是茶会,又或者是去打猎。
马林让他们向喜欢打猎的这批人推荐钓鱼这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老主祭非常满意,也可以说是开心了,再三感谢之后,他留下了他的一对孙儿。
马林对于这种留人质式的行为非常反感,但是架不住这是这个时代的一种‘生活方式’,最终也只能见过这两个孩子——嗯,应该都是男孩,看起来是连狗都讨厌的年纪,但是却意外的乖巧懂事。
看起来是那种年纪虽小,但早就已经被生活毒打过的可怜孩子。
马林留下了这两个孩子,让老主祭放心去建立新的教区,雷根斯堡那边马林不用亲自过去,让法耶出人就行。
而事实是法耶听说了这件事情,二话不说就让她的鼠女仆们带着她的信去了雷根斯堡,只怕这位老主祭到的时候,他的新教堂的地基都已经挖好了。
马林对此非常满意。
………………
“我觉得我们的马林眼光真得有问题。”在新一次的家庭会议上,诺娃第一个发言,她看着她的姐妹们面露悲容:“他竟然认为那两个孩子是男孩。”
“马林的眼神在这方面一直都是瞎子的巅峰状态。”法耶微笑着说道。
“是啊,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还以为我是男孩子呢。”在家都懒得穿抹胸的克洛丝感叹道。
“胸口是平的,当然是男孩了。”洁茜卡说完托了一下她自己。
然后和诺娃的视线对上了眼。
“还是不要提这件事情吧。”用灵能掌将这只挟胸自重的狼人姑娘拍出窗外的诺娃看着姐妹们:“昨天晚上,我也在梦中见到了我的子嗣,是一个很沉默的女孩,叫罗琳·盖亚特……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听们之前说过,莉莉姆和玛雅也有这样的梦境是吗。”
“是的,在那之后,我也有过这样的梦境。”在窗外的狼姑娘正在努力地爬进来。
“还有我。”玛蒂尔达举了举手:“我请占卜师作为占卜,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
“我也试过为我梦境中的一切做过占卜,但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玛雅这么说道:“一切的勾勒,都不能在占卜的星盘上留下什么。”
“也许是因为这一切涉及未来。”作为法师,瑞沃自然有她的理解:“我没有这样的梦境,所以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根据你们目前所说的一切来分析,我觉得应该是这样。”
“我赞同瑞沃的说法。”克洛丝点头表示了认同。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这种梦境能够传染,我倒是挺好奇会有什么孩子来找到我。”法耶笑着说道,同时看了一眼洁茜卡:“对了,你有做过这样的梦吗,洁茜卡。”
“有啊,我的那个孩子叫谢尔夫·豪斯,是一个半大的狼人小子,看到我的时候开心得像狗一样,真是令人头痛。”洁茜卡说完,注意到了来自法师组的恶意,她思考了一下:“你们要是用灵能掌推我的话,还不如让我自己跳出去。”
法师组的三位最终还是没有将洁茜卡推出窗口——毕竟这样也太过份了。
“现在也就是说,我们八个人里面,我,法耶,还有瑞沃没有过这样的梦境,是因为我们身为法师,有着足够强度的心灵壁障的关系吗?”克洛丝说到这里,数了数人头:“露露怎么也在,我说怎么从刚刚开始感觉好像多了一个人。”
“你们别在意我啊。”来自北方的守夜人少女微笑着说道。
“……你又不是。”姑娘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然后一阵嘻嘻哈哈过后,法耶与诺娃决定散会,露露选择回房间睡觉。
在走廊里的时候,这位守夜人少女皱起了眉头。
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她昨天晚上的梦到的一切,因为她在昨天晚上,梦到了一个说是她的后代的孩子。
他说……他叫英格玛·简……豪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