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治荒山 景美日子甜(小康路上綠色力量)

攜手治荒山 景美日子甜(小康路上綠色力量)

定西南山生態林。  張鐵樑攝(人民視覺)

上港一球迷組織疑似開除與申花球員合影的會員

核心閱讀

位於六盤山區的甘肅定西市,是水土流失嚴重區。脆弱的生態環境成爲當地深度貧困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東西部扶貧協作中,福州與定西兩地精準對接“所能”和“所需”,建起超2萬畝水土保持生態林、發展林下經濟,實現生態美和百姓富雙贏。

雲杉挺立,青松滴翠。暖陽下,火炬樹紅葉翻飛;樹蔭旁,格桑花隨風起舞。初冬時節,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南山仍然鬱鬱蔥蔥。

“山綠了,心情也跟着好了。”面對眼前的山色,護林員李鋒感嘆道。從昔日一片水土流失嚴重的荒山,到如今萬畝綠意盎然的森林,不過4年時間,這片青山不僅讓李鋒摘掉了窮帽,還大大改善了當地的生活生產環境。

生態環境脆弱,是導致定西市深度貧困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7年3月,我第一次來到定西。本應是春意萌動的時候,南山上卻幾乎遍地是裸露的黃土,目光所及之處一片荒涼。”福建福州市掛職幹部、定西市綠化委員會副主任鄭思行回憶。

大衆邁騰【豪氣降價】強勢氣場超有範

位於六盤山區的定西市,乾旱缺水,水土流失面積佔土地總面積的85%,是全國水土流失嚴重區域之一。201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確定由福州市對口幫扶定西市。通過扶貧調研,福州方面分析:生態環境脆弱,是導致定西市深度貧困的主要原因之一,這個問題不解決,勢必影響長遠發展。

對此,定西市安定區鳳翔鎮李家岔村村主任朱效武深表贊同。“我們村在南山上,莊稼全靠天收,只能種點小麥、土豆和胡麻,風調雨順時,畝產最多也不超過400斤。”朱效武說,在2013年建檔立卡時,李家岔村224戶中,貧困戶就有90戶306人。

新一輪東西部扶貧協作啓動以來,兩市精準對接“定西所需”和“福州所能”。福州是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的前沿陣地,森林覆蓋率高,種樹有經驗、有技術;定西是自然條件嚴酷、貧瘠的隴中黃土地,亟待改善生態環境。2017年開始,兩市決定在山地連片、生態薄弱的安定區南山,共同探索“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生態林)扶貧”模式,以治理水土流失爲切入點,在植樹造林的同時進行產業扶貧。

網劇《圓夢曲》之《逃課》在安化首映

荒山變綠,帶來了好生態。截至目前,福州市已在定西全市累計投資7055.2萬元,實施生態林項目超2萬畝。3年多來,福州・定西東西部扶貧協作水土流失綜合治理(生態林)項目在安定區共栽種160.56萬株苗木、形成10641畝林地,“繡”綠了定西城區南面延綿的山頭。

“這兩年,明顯感覺氣候更溼潤了。春秋時節颳大風也很少出現過去黃土漫天的景象。”朱效武說,李家岔村9000多畝地中,根據羣衆意願實施退耕還林6000多畝。

“零工經濟”成互聯網時代“新就業形態”重要推動力

“我們對土壤成分進行化驗、對比,有針對性地製作了肥料”

B社確認《上古卷軸6》《星空之地》將加入XGP

南山是水土流失重災區,經過多年雨水沖刷,土壤基本沒有腐殖質層,營養成分極低。當地年降水量350―600毫米,蒸發量卻爲1500毫米,乾旱是一道繞不開的難題。

怎樣在荒山種活一棵樹?“我們對土壤成分進行化驗、對比,有針對性地製作了肥料。”生態林項目技術總策劃、福建農林大學教授張國防介紹,爲解決土地貧瘠、乾旱缺水兩大難題,福州技術團隊創新種植技術,採用挖大坑、栽大苗、施大肥的造林模式,“我們爲每一種苗木配置好有機肥、過磷酸鈣、生根粉、保水劑等‘營養餐’;同時,在山頭建設100立方米的高位水池,通過水管給樹‘解渴’”。

據介紹,一棵樹的“營養餐”包含有機肥2.5公斤、過磷酸鈣100克,此外生根粉能有效幫助苗木快速扒住土、長出根,保水劑讓水變得黏稠而不易流失,三、四期項目還往土坑上覆蓋枯葉、草根,減緩水分蒸發。這一創新造林技術,打破了當地曾經“只種不管”的簡單造林模式。

“這不是故意折騰人嗎?”在甘肅省宏嘯綠化工程公司總經理冉宏的印象中,過去栽樹就是挖個坑、埋點土,而福州專家要求樹苗根系土球直徑至少25釐米,時間再緊也要選擇達標苗木;樹坑必須挖到50釐米深,施肥澆水要定量定時。一開始,冉宏很是不解。但幾個月後,他發現採取新方法、新技術栽下的樹,間隔均勻、整齊劃一,長勢越來越好。

造林時,福州、定西兩市工程技術人員都駐紮在山上,嚴把整地、施肥、種苗、栽植、澆水、覆土等六道關口。如今,3年前種下的樹苗“躥”得比人高,穩定在98%的成活率讓當地羣衆看到了綠色的希望。

“要走出一條增綠與增收、生態與生計齊頭並進的致富路”

“以前常常‘造林不見林’,年年都要補植。現在採用新技術,林木成活率提高了,看到山綠了、生態好了,心裏也舒坦了。”安定區林草局黨組成員陳正斌表示,這個生態林項目已經成爲定西市造林標準最高、質量最好、面積最大的人工林。

“樹種活了只是第一步,造林還講究三分種、七分管。”張國防表示,按照“三季有花、四季有綠”的思路,安定區採用喬灌混交、針闊混交、闊闊混交、草灌混交等不同模式,讓林間景觀錯落有致。

荒山變綠了,但百姓溫飽不解決,水土流失的治理效果也會大打折扣。張國防介紹說,生態林項目啓動伊始,就將種苗、造林、管護、發展林下經濟等環節與扶貧工作緊密結合,“既要生態美,又要百姓富,要走出一條增綠與增收、生態與生計齊頭並進的致富路”。

清晨8點到崗、傍晚6點下班,查看樹木長勢、有無病害,今年57歲的李鋒每天都要圍着自己的管護林區轉上兩圈。他的責任林區有1200畝,“上午、下午分別巡護一趟,騎着三輪車,差不多倆鐘頭”。

比利時媒體:費萊尼可回國終老 他在中國賺得夠多了

李鋒一家五口,曾是李家岔村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家中原有40畝地,小麥、玉米、土豆等常見作物幾乎都種過,但山地貧瘠,一家日子過得艱難。“現在40畝地全部退耕還林了,一畝地1200元,5年內分3次結清。加上一年護林工錢8000元,得真正負責任哩!”他說。

像李鋒一樣,直接獲益的貧困戶不在少數。鄭思行介紹,生態林一至四期項目建設中,退耕還林補助惠及周邊3個村子118戶貧困戶;優先採購貧困戶培育的苗木,受益貧困戶35戶,戶均年增收22200元;項目建設過程中,吸納貧困戶890多人蔘加造林,戶均年增收3078元;將工程區域中的6名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員選聘爲生態護林員,人均年增收8000元。

長租公寓行業老大也挺不住了?自如頻陷”違約門”

除此之外,生態林項目還根據長中短期目標,配套種植了豆科等經濟樹種、作物。“大豆可以增加土壤肥力,還能通過覆蓋土壤減少蒸發,所以套種了大豆的樹木,到了11月還是綠油油的。”張國防說。

收評:滬指走高漲1.11% 白酒概念強勢反彈

根據“林農結合、林畜結合、林旅結合”思路制定的規劃,南山生態林將打造成集“生態、旅遊、觀光、休閒、示範、科研”六位一體的萬畝森林公園。2019年,生態林項目成功入選聯合國全球最佳減貧案例。


“2020中俄優秀視聽作品互譯互播”活動啓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