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36z玄幻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 愛下-第687章 胡攪蠻纏-f5pzv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旁边的客栈众人,也都是觉得解气无比。
遊戲宗師 唯美夢寐
倒是燕小六和老邢,还被蒙在鼓里,此刻燕小六正看着桌子上的一对银子,开口问道:“这……总数是多少?”
众人都是忍不住的齐声笑道:“二百五十两!”
燕小六一愣,有些狐疑的看着众人,老白一看小六如此,就急忙开口解释道:“猜的!”
燕小六有些迷糊,不过却还是伸手把所有的银子都拿了起来,同时开口说道:“各位放心吧,只要有了赏钱,一定能够抓到莫小贝!”
鹹魚的自救攻略
一听燕小六这么说,佟湘玉的心中就是一紧,忍不住的把燕小六拉到旁边,开口问道:“小六啊,要是真能把她逮回来,你们打算咋处理啊?”
燕小六毫不在意的摆手道:“现在还不清楚,但要真是她干的,那就斩立决吧!”
佟湘玉一惊,又是急忙问道:“那……要是钱夫人没事,小贝也就没事了吧?”
“哪儿能啊?那叫做杀人未遂,一样也是重罪!”
燕小六看着佟湘玉开口说道……
一句话,瞬间把佟湘玉给吓的魂不附体。
而燕小六则是拉着老邢,再次开口道:“各位,我们就先去贴通缉令了,等有了消息,我就通知你们!”
众人都是应允,而佟湘玉则是魂不守舍的呆呆看着这一切,许久之后,才哀嚎道:“哎呀,额滴小贝啊!”
看到佟湘玉如此,林寒也有些不忍,他明明已经把事情都跟佟湘玉说了,可是佟湘玉却偏偏想要息事宁人,要不然,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一想到这些,林寒就看向柳若馨,开口问道;“若馨姐ꓹ 要不然你去催催神侯府,他们要是不管ꓹ 那咱们就自己解决!”
柳若馨则是点了点头,随后也不在多说什么,就起身离开客栈ꓹ 朝着神侯府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老钱在失去了银子之后ꓹ 也只觉得悲从中来,这一次可是真的痛哭流涕ꓹ 一边哀嚎ꓹ 一边往楼上走去。
林寒则是有些郁闷的看了眼老钱,随后才拉着老白,低声道:3.9“白大哥,你说掌柜的费这么大劲干嘛?直接把真相告诉郉叔不就完了嘛?”
老白摇了摇头,才无奈的开口道:“还能为啥,掌柜的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不想让咱们客栈的名声毁了呗!”
混在南宋當權貴
林寒闻言也同样是无奈摇头ꓹ 又是看了眼老白,这才开口道:“你还是劝劝掌柜的吧!”
老白点头ꓹ 又是给李大嘴和小郭使了个眼色ꓹ 几人就连忙拉着佟湘玉ꓹ 在旁边低声劝慰了起来。
没多久ꓹ 佟湘玉激动的神色就缓和了几分,而老白则是趁机开口道:“掌柜的ꓹ 这件事ꓹ 也未必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啥办法?”
夜承罪妃
佟湘玉急忙抓住老白的手。
老白则是微微一握ꓹ 随后开口说道;“老钱老钱,不就是图个钱吗?”
众人都是释然ꓹ 不过却也觉得有些憋屈,小郭更是忍不住的开口抱怨道:“明明是他们讹诈咱们,为啥咱们还要这样忍着?”
佟湘玉则是横了小郭一眼,随后才开口道:“别说了,你真想让咱们客栈的名声坏了啊?那钱夫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要是让她传出去,到时候咱们还怎么做生意?”
“不是掌柜的,他那两口子那么贪财,到时候要是要你的客栈,你咋整?”
小郭忍不住的开口道。
佟湘玉则是无奈道:“行不行,总要去试一试才知道!”
看到佟湘玉已经决定,林寒也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他本来以为把真相告诉大家就可以了,却没想到这剧情强悍的修正力,还是推到了这一步上,无奈之中,林寒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柳若馨和神侯府上。
毕竟一旦这12件事情有了神侯府插手,到时候可就更加的好办了。
这边几人商量好,佟湘玉便是朝着楼上走去,准备和老钱商量商量。
而另一边,钱掌柜在回到房间之中,一想起自己那二百多两的银子没了,就觉得心如刀绞。
在看到床上依旧沉睡的钱夫人,老钱也忍不住的连连叹息。就忍不住的开口道:“人说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你那么通透一人,咋连这都想不明白呢?”
正在埋怨着钱夫人,外面就忽然响起佟湘玉的声音,这也让老钱瞬间慌了,急忙趴在钱夫人的身上,开口哀嚎道:“夫人啊,你死的好冤啊……”
推开门,看到这一幕,佟湘玉就忍不住的叹息一声。
林寒说过这钱夫人在装死,现在看到老钱这漏洞百出的表演,佟湘玉也感到有些无话可说。
有些无语的顿了顿,不过片刻后,却又是上前几步,坐在桌边,开口低声道;“老钱,你先不要哭了,额想跟你商量点事!”
钱掌柜抬起没有任何眼泪的脸,开口问道:“啥事?你说吧?”
“那啥,老钱啊,小贝现在还小,你能不能跟衙门说一说,让衙门放她一条生路?”
佟湘玉有些尴尬的开口。
钱掌柜哭丧着脸,开口道:“都已经这样了,还怎么说啊?”
佟湘玉则是开口低声道:“娘子是你的,你要是不想追究,那衙门也不会硬追嘛!”
钱掌柜闻言却摇头说道:“我也希望是这样,可人家小六是新官上任,火刚烧起来,就叫他熄了,你觉得可能吗?”
看到老钱始终不肯松口,佟湘玉苦口婆心的劝道:“额知道很麻烦,你就行行好,看在咱俩旧日的情份上……”
说罢,就拉着老钱的胳膊,眼中浮出几分祈求之一。
只不过钱掌柜一想到身后的钱夫人随时可能醒过来,就是吓了一跳,急忙拽开佟湘玉的手,大声开口道:“谁谁……谁跟你有情份?光天化日的,可不许胡说!”
佟湘玉面色一暗,忍不住的无语道:“额说的是交情,又不是奸情,咋咧?你还怕谁听见啊?”
“怕……怕啥听见,这里面就咱们俩人,还有一个死人……”
爆笑洞房:狐王,輕點寵 木頭兮
钱掌柜诺诺开口。
師教父悅
正想要找一个理由,躺在*******的钱夫人就忽然打了一个饱嗝,似乎随时都有醒转的迹象。
旁边的佟湘玉也忍不住的看了过去,心中却瞬间明白林寒所说的都是真的,也同样是站起身来,想要看看钱夫人到底怎么样。
这普通的动作,却把钱掌柜给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拦着佟湘玉开口道:“别,你想干嘛?我娘子都死了,真死了……”
佟湘玉面色微微一变,她本来想要息事宁人,可是现在这钱掌柜如此难说,她也只能把话说开了,直接揭开钱掌柜的老底。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外面却忽然响起了林寒的喊声:“掌柜的,小贝回来了!”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佟湘玉一愣,急忙走出门外,就看到门口的莫小贝正站在一个白衣女子的身边,而旁边的燕小六和老邢则都是满脸疑惑的看着两人。
倒是那白衣女子,面如白雪,肤若凝脂,可谓是冰清玉洁,一张精致的小脸,虽然看起来冷漠无比,却也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倾心。
不是别人,正是来过客栈多次的神侯府四大名捕之一,无情。
此刻的燕小六,正努力的鼓着勇气看着无情,开口大声道:“这是我们六扇门的案子,神侯府的还是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无情则是面带微笑的和柳若馨林寒等人打过招呼,随后却看也不看燕小六一眼,只是开口低声道:“我来不是办案的,只是来帮我朋友一个忙!”
一句话,让柳若馨和林寒都是面色有些怪异,他们虽然和无情认识,但是朋友这两个字,却还是有些不够的。
只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旁边的莫小贝开口笑道:“是啊,我和无情姐姐是朋友,怎么了?不能来帮我吗?”
燕小六脸色一怔,而无情则是再次开口道:“尸体在哪里?我可以帮你们验尸!”
林寒、老白小郭和柳若馨都是面色一喜,一直楼上,开口笑道:“在楼上呢!”
靈魔界 孤獨成風
无情微微点头,精神力悄然波动,整个轮椅就虚浮起来,朝着楼上缓缓的飘去。
而另一边,燕小六则是急忙拦在前面,开口大喝道:“我在警告你一句,这是六扇门的案子,其他部门的别想插手!”
校園三公主vs校園三王子
无情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眼林寒,似乎有些意外燕小六的举动,不过她依旧是耐心的解释道:“那如果你办案办错了呢?”
“这怎么可能?再说了,你们六扇门最擅长的额不是管理江湖门派吗?干嘛要掺和到这些事情里?”
燕小六忍不住的开口喝道。
无情则是指着莫小贝开口道:“这是衡山派掌门人,现在呢?”
燕小六一怔,一时之间,有些无言以对,只不过却依旧是拦在楼梯上,开口喝道:“那我也不管,反正这个案子我接了,想上楼,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一看燕小六如此蛮横,无情的眉头也忍不住的皱了皱。
佟湘玉一看燕小六这倔脾气又上来了,就忍不住的开口道:“这是干啥嘛?人家是来办案的,又不会害你们!”
旁边的小郭则是冷笑道:“害他们?恐怕是有些人自己不行,还不让别人上!”
一句话,顿时说的燕小六面红耳赤。
招陰
李大嘴也同样是开口嘲笑道:“这不是占着那什么,不那什么嘛?”
一听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燕小六就猛的抽出腰刀,开口怒喝道:“少废话,官差办案,闲杂人等,全都给我闪开!”
看到燕小六竟然连刀都拔了出来,一旁的林寒也皱起了眉头,猛地闪身到了燕小六的身后,同时手中也瞬间凝聚出了一把散发着寒意的飞刀,瞬间放到了燕小六的脖子前方。
而林寒这突然的举动,顿时吓了众人一跳,但是想起刚才燕小六的那副嘴脸,所有人包括老邢,都忍住了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而且小郭和老白的脸上还浮现了一丝冷笑。
接着,就看见来到了燕小六身后的林寒,也是冷笑了一声,凑到了燕小六的耳边,语气冰冷的开口说道:“燕小六,你不觉得你有点太过了吗,难道升了官就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别忘了是谁把你调到京城的,你以为就你那几下庄家把式真能到京城的六扇门当差。”
说到这里,林寒手中的飞刀还向着燕小六的脖颈处在次靠近了几分,接着看着燕小六惊恐的表情继续说道:“你知道吗,要不是看在我邢叔的面子上,你今天绝对走不出这间经常让你白吃白喝的客栈,而你信不信我就是杀了你,六扇门的人都不敢拿我怎么样。”
ǐ记住了,使官威也给我看{清楚这里是哪里。”
说完,林寒手中的飞刀猛地在燕小六的脖颈处一划,然后直接将其一脚踢到了—边。
接着,林寒便转头向着自己邢叔看去,同时开口歉意道:“邢叔您应该知道,这里不是七侠镇,您最好还是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废物吧,这京城里的人,很多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就他这个性格,我怕早晚有一天会连累到您。”
旁边的老邢听见此话,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睁眼看了一眼旁边,顿时忍不住的上前几步,一把拉住了此时已经被吓得神色惊恐,脖颈处还有一道覆盖着冰霜血痕的燕小六,猛地开口喝道:“给我滚出去!”
燕小六听见喊声,下意识的身形一动,想要挣脱老邢的手掌,只不过却被老邢猛然发力一把抓住,口中更是怒道:“反了教了你还?人家无情大人就算是来查案的,你也只能靠边去!在不说客栈里的这些人平常对你我师徒两个有多照顾,如今你这幅嘴脸,到底懂不懂得知恩图报!!”
说完,老邢便脸色一黑,一把就把燕小六从一旁拽了过来,然后开口冷喝道:“今天我要是不好好教育你一顿,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而被接连不断的惊吓训斥,弄得刚刚回过神儿来的燕小六,一看老邢要来真的,顿时就有些心虚,不过口中还是喊着:“师傅你干嘛,我还要办案呢!”
“办案?今天要是教育不好你,你就给我滚回乡下种田去吧。”
接着老邢便拖着燕小六,闹哄哄的离开了。
而另一边的无情,也在无语的摇了摇头之后,和看着老邢和燕小六离去的众人一起到了楼上。
看到*******躺着的钱夫人,在看到李大嘴拿来的蘑菇之后,无情的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的笑意。
这笑容,也让钱掌柜感到极为不安,忍不住的看向众人,开口问道:“这谁啊?你们又想干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无情来了有一会了,可是却始终没有说要怎么办,处于对林寒和柳若馨的信任,众人也都没有问。
此刻听到老钱发问,林寒便开口介绍到:”这位是神侯府四大名捕之一的无情大人,听说钱夫人的事情,特意来看一看……”
“神神神……神侯府!”
老钱闻言登时给吓得一蹦三尺高,警惕的看着无情,开口问道:“你……你要做什么?我们可都是好人……”
无情看了眼老钱,面色平淡的开口道:“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所以才来帮你!”
“帮我?我不需要……你走吧……快走快走……”
老钱看着无情脸上的那一丝冷漠,忍不住的有些发怵,急忙开口。
无情则是摇头道:“既然来了,那就验尸看看是否是中毒!”
“什么……”
老钱忍不住的大惊失色,连忙护住钱夫人的身体,开口喊道:“不行,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我娘子的……”
看到老钱这一副原形毕露的样子,众人也都是释然,就连佟湘玉,此刻心里也少了几分先前的无力感。
而无情则是再次开口淡然道:“放心吧,我不会碰你娘子的!”
说罢,就一伸手,挥出几道六棱蜂刺,开口解释道:“这叫做六棱蜂刺,是我的独门武器,锋利无比,消筋切骨,无所不能!你放心吧,我们神侯府有过专门的验尸培训……”
无情越是说,钱掌柜的脸色就越是难看,盯着无情那几颗在空中旋转的六棱蜂刺,越看越是心惊,没多久,就已经是满头大汗了。
也正是在钱掌柜心惊胆战害怕不已的时候,无情再次开口道:“林寒公子,柳姑娘,你们能帮我按住钱夫人吗?”
林寒和柳若馨对视了一眼,都是重重点头,而老钱则是脸色一变,忍不住的问道;“为什么要按住我娘子,她都已经死了啊……”
看到老钱还在嘴硬着不肯承认,林寒就开口笑道:“钱掌柜有所不知,无情大人的这一套手法过于血腥,容易引起人神共愤,所以呢,很多尸体会不甘心的诈尸……”
林寒的话,顿时让老钱的脸色白了几分。
而另一边的柳若馨这时也开口笑道:“钱掌柜的就放心吧,我们两个按住的话,就算是诈尸也不用怕的……”
到了这个时候,钱掌柜已经快要崩溃了,整个人只知道傻愣愣的拦在钱夫人的前面,全身颤.抖着,也不知该则么去阻止对方。
而此时的林寒、柳若馨和无情都是相视一笑,都看出了钱掌柜的心虚。
旁边得老白、佟湘玉、小647郭等人也都是忍不住的面露笑意,这要是继续让无情吓唬下去,恐怕钱掌柜自己就要把一切招出来了。
至于另一边,看到钱掌柜虽然害怕,却久久不语,无情则再次开口道:“钱掌柜不用担心,只要验明示中毒而死,到时候凶手就绝对逃不掉,这是官府的惯例,不管是你交到六扇门,还是我们神侯府,都是一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