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0rjq熱門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第六百七十二章 話不投機(下)-fckvv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当然,叶罗辛的庄园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让人郁闷,那就是离佩斯太远。去一趟佩斯哪怕是他的豪华马车也得两个钟头。所以对于他的本职工作来说,这个庄园就很不合适了。
農家女上位變最貪女官:女國土局長
但叶罗辛完全不在乎,他认为工作是工作,但贵族的格调也不能丢。如果工作跟格调有冲突,那就应该服从格调,毕竟贵族得有贵族的样子,不能和那些穷酸劳碌命一样卑贱。
所以哪怕萨拉多夫一再建议他前往佩斯,但他就是不同意。甚至后面萨拉多夫让了一步,让他在佩斯设个联络点,叶罗辛也是依然不同意。
腹黑老公是醫生 冷雨葬花
最主要的原因是叶罗辛觉得自己是上级,根本轮不到萨拉多夫这种货色给自己提要求。如果答应了那上下尊卑还要不要了?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一点,因为在俄国,尤其是俄国上流社会,上下尊卑是非常重要的!上级对下级几乎拥有家长似的权威,从某种意义上说下级简直就是上级的仆人。
谜案为媒:警夫太凶猛
我的美女總裁
比如当年亚历山大公爵当大使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如日中天的本肯多夫。作为尼古拉一世最信任的狗腿子,当年本肯多夫几乎就相当于九千岁,上上下下谁人不怕,谁人又不努力跪舔?
所以当本肯多夫和亚历山大公爵一起准备共进晚餐的时候,他理所当然地占据了主位,甚至还做好了让亚历山大公爵服侍自己用餐的准备。
结果呢?亚历山大公爵根本就没鸟他,虽然没有抢回主位,那也是该吃吃该喝喝,根本就是将本肯多夫当平级对待。
領主紀事
这让当时的本肯多夫和俄罗斯官场都大吃一惊,认为亚历山大公爵太狂妄了,你想想,这可是亚历山大公爵,而且当年就是外交大使,连他这样的大人物都要受俄国官场传统习俗的制约。你觉得叶罗辛会把萨拉多夫这样的小人物当一回事?
恐怕叶罗辛根本就没把萨拉多夫放在眼里,在他看来萨拉多夫的建议就是冒犯,就是打他的脸,他能听进去就怪了!
当然,叶罗辛不愿意听这个建议,还有一个次要原因,那就是钱的问题。在佩斯设置个新的联络点不需要花钱啊?对于他这种雁过拔毛的主儿来说,萨拉多夫方不方便跟他有一毛钱关系?他才不会为此多花一毛钱呢?这些钱用来风流潇洒它不香吗?
不过虽然无视了萨拉多夫的一再要求,但叶罗辛有些事情还是会做的,比如说重视萨拉多夫带来的情报。他毫不奇怪法国人会在其中横插一手,因为拆散神圣同盟本来就是法国的基本国策,这个同盟本身就是用来限制法国的,法国佬会喜欢那才叫见了鬼。
诡事
甚至不光是法国,里面也少不了英国的事儿。之前叶罗辛就收到消息,英国人也在暗中支持匈牙利人,只不过暂时没有被他们抓住把柄而已。
而这回萨拉多夫发现了法国人跟科苏特直接勾结的证据,这绝对是重要发现。所以返回庄园之后,他就招来了另外的部下,要求他们查明珀斯伯爵跟科苏特勾结的直接证据,最好是查明法国人究竟是怎么支持科苏特的。
只不过对于萨拉多夫所说的关于李骁的事,叶罗辛并不是特别重视,因为萨拉多夫也说了某人太年轻,哪怕是科苏特对他礼遇有加,也可能是这小子背景够大呗。
像这种国家级别的阴谋勾结的事儿,他觉得还是珀斯伯爵为头更为合理一些,换做他是法国外交部也不会将这种大事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不是。
左道之士
————
所以他将追查的重点放在了珀斯伯爵那里,不得不说有时候经验主义真是害死人啊!
幸亏有叶罗辛这么个不合格的二百五当领导,否则这一趟李骁还真有暴露的可能,就算没有完全暴露,也会给第三部留下深刻的印象,未来相关人员再瞧见了他,未尝没有暴露的可能。
不过李骁并不知道这些,因为他也没想到第三部的能耐能这么大,竟然这么快就将探子安插到了国防委员会,甚至是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他。
如果他知道科苏特的国防委员会像个漏斗一样,那肯定会更加小心一些,有些事情根本就不会亲自出面了。当然,这也有他稍稍有些膨胀的原因,毕竟这一路下来实在是太顺利了,让他的警觉性是越来越低。
“大卫叔叔,匈牙利这边的事情就拜托您了,军火交易我估计还能做一次,再然后就算您将金山摆在那位米哈伊尔公爵面前他也不会干了。”
勒伯夫哈哈一笑,其实还能再捞一笔已经是意外之喜了,随着瓦拉几亚全境陷落,这趟买卖迟早也会做不成。更何况之前他们已经捞得足够多了,而且外交部那边对他的表现也是非常满意,有消息说准备给他往上提个一级半级的,接下来他可能会离开伊斯坦布尔去巴尔干的某个国家当领事。
虽说已经一把年纪的他对官职什么不是那么重视了,但能升职总归是好事。
轉世為帝
“您接下来准备怎么干?继续去当那个副团长?”
勒伯夫对李骁的前途倒是更感兴趣或者说更重视些,毕竟像他这样的老人关注的焦点已经是后一辈了,更何况是恩公的后人呢?
“团参谋长,不是副团长!”李骁哈哈一笑纠正道,“我那位叔叔怎么可能让我当副团长,您太高看他的肚量了!”
李骁的自嘲让勒伯夫也乐了,他觉得李骁的心态非常好,换做其他人被这么区别对待,早就爆了。但李骁还能自嘲,这说明他的目标非常明确,根本就不在乎这一点点羞辱。
能成大事者,必其自胜之力甚强者也.制之有节,行之有恒。在勒伯夫看来李骁已经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未来必成大事。
“您太高看我了,我也想一步登天啊!但这不可能啊!”李骁笑着摊了摊手道:“所以暂时只能忍,而且阿列克谢已经当上了瓦拉几亚总督,我在那边还是可以做点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