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14o優秀小說 馬林之詩 ptt-第四百八一節:後續(二)閲讀-4qc6r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贵族之神的信使在半个月之后才姗姗来迟,据说这位是从北方王国过来的,马林对此非常好奇——半个月,别说什么路途遥远,在这个时代,一个传送通道,哪怕耐受度比较低的人,也应该在一周之内来了。
要知道在这半个月里,那位侯爵已经在公正教会主持的与林兹的对质中承认他撒谎了,同时还细微诱导了林兹的思考——并不是术式,而是非常实用的话术,他利用林兹守护王室的决心,夸大了马林的野心,让这位女士走到了马林的对立面。
嗯,野心,马林说实话挺喜欢这个词的,要知道卡特堡和法罗尔各大城市的报纸现在都在说马林怎么仁慈,怎么善良,怎么救世,他的集团今天又提供了多少工作岗位,让多少家庭得到了本不应该有的薪水,本来穷困潦倒的人有了生计,本应该逃难的人有了饮食。
马林觉得教育报业这事,交给克洛丝的确是太正确了。
至于野心……这么清新脱俗又雅俗共赏的形容词,还是第一次扣在马林的脑袋上。
马林对此特意问了一下,这个野心代表着什么。
那位主教一开始视死如归,死活都不说,然后在问心神术的帮助下,这位痛哭流涕着说出了这个野心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马林想要成为皇帝。
“皇帝?我以为他只会说我是想成为国王。”马林对此和公正教会的主教老头抱怨,后者嘻嘻哈哈着拍了拍小晚辈的脑袋,表示这代表着这位侯爵阁下看得起马林。
再说了,皇帝听起来就是比国王强。
对此马林只能会心一笑——开什么玩笑,马林可是一个砸碎王冠的男人,那种把王冠扣脑袋上的事情,的确不是马林想要做的。
倒是诺娃,这位女王听说了这个野心的故事,在笑声中展露出期待地注视。
马林对此也只能苦笑——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王室的短浅视线造成的苦果,重铸旧帝国的荣光的确是每一个王室心中最美好的夙愿,只可惜……时代变了啊,当民族这个怪胎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之后,那种多民族组成的帝国就已经不可能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
至于为什么,奥匈二元帝国的结局,就是这个世界上多民族帝国最标准的结局。
人心散了,队伍难带啊。
必须有一个比民族更能代表这颗行星上所有生灵的名词,才能够团结起这么多地不同。
那就是文明,这个词代表着比民族更高的凝聚力。
大毁灭之前的地球联邦办到了,但最终这个联邦却在混沌入侵的大毁灭时代被终结,命运让这个文明走上了快车道,与此同时却拆掉了它的刹车片和离合,于是下坡成了一道送命题。
“看一看镜子,亲爱的,别发呆。”正在为马林系领带的玛蒂尔达瞪了一眼神游天外的马林:“那位神使正在门外等着你,无论如何,都要给一位神明的使者以礼节。”
“除了你的公正之神与丰收女神,我不承认别的神明,八个千年前好命的家伙,没有理由让我心生虔诚。”马林实话实说,同时在心里补充了一句——那个搞什么复仇教义的神明也例外。
据卡萨曼说,他曾经接受过一位自称是为复仇之神服务的女神的帮助,这让马林对于域外神明心生疑惑——他们到底是从哪儿来的,一如亚空间的四位小贩是怎么来的一样。
想到这里,马林接过礼服穿上,同时小小地调整了一下领带角度。
玛蒂尔达摇了摇头:“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但是无论如何,神明是的确存在的,马林,至少尊重一下他们吧,哪怕你是一个弑杀过邪神的凡人。”
“好吧,我听你的。”马林不忍心让这小狐狸为了他的言行而心力憔悴,点了点头,再一次观察了镜中的自己,确认完美过后,马林打了一个响指,带着他的圣骑士姑娘走向客厅。
有卫士为马林打开了房门,走进走廊,马林突发奇想:“你说他来干吗,找我冠军决斗?”
“应该不会,来的是一位贤者序列的大师,我怕你跟他握手用力一点,下一秒就要跪在他身边求他别死了。”玛蒂尔达的吐槽愈发的犀利,让马要有些不知道要如何来应对。
“这么弱小吗?”马林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是他那么弱小,是你太强了,无祝福40力量的马林先生。”玛蒂尔达再一次发动吐槽的连携技能。
马林觉得这小狐狸今天有问题,平时没这么傲娇毒舌的,你还是不是圣骑士啊,你这个大尾巴狐狸。
带着这样的感叹,马林通过被卫士打开的大上,进入客厅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一位年轻的人类男性。
嗯,根据突击介绍,马林知道这种电池啊呸,不对,是神使,神使是那种被神盖过章的存在,他们有着漫长的生命,为神明服务,他们的实力非常强大,有时候甚至可以获得一小部分神明的力量。
也就是马林这样的规格外,才有一对一的底气,换一个传奇,神使基本上能打五个。
所以,你也千万不要从外表去判断一个神使的年纪,因为答案通常都会令人感到失望。
“你好,马林阁下,我带着善意,代表贵族之神而来。”这位微笑着向着马林伸出手:“您更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对吧。”
“是的,看起来你们了解过我,不过我更好奇的是……”马林看了一眼罗根:“罗根,我的老朋友,你怎么在这儿。”
“啊,你说的是罗根吗,我是他表哥。”这位神使微笑着解释道。
这个答案让马林有一种不吐为快的槽意——你的表哥的数量也太离谱了吧,你们家真的是哈布斯堡当年隐姓埋名传下来的啊。
但是无论如何,马林还是和作为使者团成员的罗根握手,同时感叹了他的表哥数量和质量:“我见过很多你的表哥,这是最离谱的一个,真的,老朋友,最离谱的就是他了。”马林的感叹让罗根也是一脸无奈,他看着马林说出了心声:“我自己听到我是这位表弟的时候,我脸都歪了。”
年轻的两个好朋友松开手,先是互树拇指,然后食指相对,接着击掌,对拳,然后互相用肩膀撞了一下彼此。
“是真货。”
两个好朋友笑着重新握过手,然后马林看着一脸好奇的神使先生:“这我和罗根的小秘密,互相辨识对方是不是假货,所以,您这一次过来到底所谓何事。”
“我想帮助我的教友脱困。”这位貌似年轻的神使微笑着说道。
“这有点难度,他一周之前就已经承认了他的罪行,现在正在公正教会的监狱里,看哪一个重刑犯监狱有空就准备往哪儿送了。”马林说完,同时在心里感叹这贵族之神真的是无情啊,这位上来提了主教一个人的名字,死光了的护教军和代罚者们一个字都没有提……不过也不怨他,人都死光了,总不能在放狠话的时候提一句吧。
再说了,这位过来看起来也不像是放狠话结仇的。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这位满脸的震惊:“我怎么没听教友们说过。”
……你这是被人给卖了吧?
马林一边吐槽,一边开始给这位介绍起来龙去脉,等他听完了这些故事,这位肉眼可见的麻爪了,过了小半天,问马林能不能去监狱看一看那个倒霉蛋。
马林当场就开了一个条子,去见见吧,以后说不定就见不到了。
罗根认识路,马林就让他带着他的表哥过去,等到目送这两位离开,马林扭头就给丰收女神教会那边发了一个消息,让他们帮着调查一下贵族之神怎么会选这么一位倒霉蛋过来的。
过了半个小时,从北方传回来消息,听说这位是刚刚结束了一次长期深潜,正准备休假呢,就碰到了教会那边来了任务,他刚刚结束深潜,也不适合再进行长途传送,所以先做了一周的火车,等到调理好了,在雷根斯堡那边通过传送过来的。
看起来应该是到南方的贵族教会这边了解过情况,应该还去丰收女神教会那边问过,可就这样了还能两眼一抹黑……“还真是被卖了啊。”
马林一声长叹——这都是什么事啊,贵族之神那边真得有和解的心思?
你说他有心思,从他找的人一问三不知的情况上来看,马林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思。
但是你要说他没有心思,这么一个神使过来,你说他没有……马林也不信啊。
没有这心思,难道这是想把这个倒霉蛋骗过来,好让马林一刀把他给捅了?
真是莫名其妙了,马林觉得这事真的离谱:“我觉得这是碰到的最离谱的一次和谈。”马林扭头看向玛蒂尔达,这只满脸凝重的大尾巴狐狸点了点头:“是的,您说得不错,我根本无法想象贵族之神教会之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用意外已经无法形容了啊。”
马林笑了笑:“也许我们会习惯了。”
是啊,也许有一天,我们都会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