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z7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國名廚 起點-第901章 打劫配方?相伴-y58lb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对不住,徐复出了点事情,我得找人疏通关系,你们继续吃,我安排人来陪你们。”卓航满脸歉意。
徐复能将价值昂贵的磁州高仿唐三彩转给卓航,说明他与卓航的关系不一般。
唐骑道:“徐老师也是我们此次瓷计划当中重点招募的对象,既然他出了事情,我们自然要帮忙解决。我也吃得差不多,跟你一起去,看看情况,多一个人多一条路好走。”
卓航知道唐骑的人脉资源,眼睛一亮,颔首道:“如果你肯帮忙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唐骑转身与乔智说道:“我和卓会长去看看徐老师究竟怎么了,要不你先回酒店。”
乔智道:“我回酒店也没什么事情可做,要不跟你一起去吧。”
“也行!”唐骑微微颔首。
一行人赶到了派出所,徐复被关在审讯室,她的妻子窦莉看到卓航这么快赶到,赶紧站了起来,眼睛通红,哽咽道:“我们在家吃饭,突然就来了警察,说老徐涉嫌一个诈骗案。我家老徐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怎么可能参与诈骗案呢?”
卓航安抚道:“嫂子你别着急,我也相信老徐不会有事,我跟警察先了解一下情况,你稍安勿躁,这几位是我的朋友,我们都会想办法把他给救出来。”
卓航找到了办案的民警处了解到情况,徐复涉及到一个高仿瓷器诈骗案当中。
这个犯罪团伙共有十几人,在全国范围内多次行骗,而徐复并不知道这群人是骗子,以为他们是同行,跟着他们一路走了好几站。
徐复是磁州窑的传承人,在唐三彩这个领域无人出其左右,也是资深瓷器鉴赏专家,看到有徐复帮忙站台、评估,买家会信任他给出的鉴定结果。
而那个犯罪团伙手中的确有几件品相不错的唐三彩真品,他们先是以真品示人,在后期交易的过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真品用高仿品进行调包,高仿品的价格虽然也很高,但只有真品的几十分之一。
在古玩圈历来有个约定俗成的规则——古玩不打假,在买卖过程中,物品都会呈交给买家上手鉴别,买家自认为看准后才交易。
古董行业很多人要脸面,即使看走眼,事后也认栽。只会认为自己学艺不精,商家并没有强买强卖。
不过,这几年古董行业这个“潜规则”发生改变,修订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将很多潜规则定性为违法。因此造假违法了,卖假也违法了,如果专家评估也不能以“看走眼”转嫁给买家。
徐复当时是以专家的身份被邀请到交易当中的,如今他涉嫌“鉴定评估”造假。
卓航给自己的律师朋友打了个电话,那律师朋友沉默片刻,道:“这事不小,上个月刚遇到类似的事情,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恐怕不能善了。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趟浑水。”
卓航偶尔也会帮人长眼一些陶器,做过专家鉴定的活儿,朋友担心他引火烧身。
卓航皱眉道:“你不肯帮忙,那就算了,我找其他人帮忙吧。”挂断了对方的电话,卓航又给另外一个律师朋友打电话,了解的情况,还是类似,都说这事儿不好办。
乔智见卓航急得如同热锅上蚂蚁,跟办案的警察主动攀谈,了解情况,那警察一眼就认出了乔智,“你是乔帮主吧,我爸妈特别喜欢你。”
乔智笑道:“谢谢支持。我想知道徐大师的事情,有没有解决的捷径?”
那警察想了想,压低声音道:“其实我们知道这件事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主要那个犯罪团伙的成员一口咬定他也是共犯,而他也收过专家鉴定费,现在他百口莫辩,没法自证清白。”
“犯罪团伙的成员,我能见见吗?”乔智问道。
“这个,我没有权限!”警察苦笑道。
乔智知道警察有自己的原则,朝唐骑招了招手,压低声音道:“这件事其实也有解决方案。”
唐骑连忙道:“怎么弄?”
乔智道:“徐复是被栽赃嫁祸的,想要洗脱罪名,一种办法是让那些诬陷他的犯罪人员改口才行。另外还有一些人没被抓到,只要抓到这些人,让他们证明徐复并没有参与诈骗案,也是可以证明他的清白。不过,就是有点麻烦。”
唐骑眼睛雪亮,沉声道:“这算什么麻烦?徐复是大国工匠,是国家宝贵的文化资产,何况他是被冤枉的!”
唐骑掏出手机,打了好几个电话,其中包括于铁军,还有其他一些关系很好的朋友。
正在打电话的时候,从外面走入几个人。三个外国人,两个东方面孔。
他们走到徐复的妻子窦莉面前。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看样子三十多岁,戴着黑框眼镜,脸上带着笑容。
“窦女士,我们又见面了。听说徐先生出了点事情,卡特先生特别着急,带着我赶紧过来探视徐先生。”黑框眼镜男子与窦莉道,“请你不要担心,我们会帮徐先生处理好此事,当然,也有前提,希望你能够劝劝他,卡特先生愿意用高薪聘请他加入公司,只要他肯点头,事情迎刃而解。”
卡特冲着窦莉笑了笑,黑框眼镜男子跟警察交流几句,卡特在警察的带领下,进入审讯室与徐复见面。
徐复头发稀疏,乱糟糟的,他今年四十六岁,但面容憔悴,看上去接近六十岁了。
徐复见到了卡特,眼中露出愤怒之色。
这个看上去长相不错的老外,其实拥有险恶的用心。
“徐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虽然你拒绝将私人窑厂卖给我,但我听到你遇到了麻烦,还是特别关心你,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卡特用并不流利的汉语说道。
旁边的黑框眼镜男子暗示道:“卡特先生在华夏有很多朋友,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你的问题可以迎刃而解,但你应该知道,这是有条件的!”
“你这个死汉奸,走狗败类,你崇洋媚外,欺世盗名满,猪狗不如,想让我跟你一样,数典忘祖吗?别痴心妄想了。”徐复红着眼睛,怒骂道,“我就是把牢底坐穿,也不会把配方交给你们。我呸……”
一大口浓痰吐在了黑框眼镜的玻璃片上,那男子连忙摘下,从口袋掏出纸巾,迅速地擦拭了一番。
卡特的面色很糟糕,冷笑道:“那你继续冷静冷静吧,我还会再来看你的。”
等卡特带着一群人离开之后,卓航、唐骑和乔智走入审讯室,邱帘留在外面陪着心情糟糕的窦莉。
卓航与徐复介绍了唐骑和乔智,然后转入话题,“刚才我们在外面分析,事情来得很蹊跷,是否跟刚才探视的那群人有关。”
徐复轻轻叹了口气,“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但我也怀疑是那个老外从中作梗,导演了这一出戏码。在半年前,那个德国人就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和他合作,他帮我将瓷器向国外推广,而我负责生产就好了。合作了一个月之后,德国人突然找到我,希望我能够将窑厂转卖给他,另外想要买我的唐三彩古釉配方,我瞬间反应过来,这个家伙不怀好意。”
唐骑在旁边肺得都气炸了,“还真是个贪心的家伙,竟然想要打劫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
卓航颔首道:“老徐,你放心吧,在里面等待一段时间,我们肯定有办法能将你救出来。”
……
卡特坐在宝马车内,阴沉着脸,压低声音,用英语不满道:“你不是说,只要让徐复有求于我们,就能让他将唐三彩古釉的配方告诉我吗?现在我已经放出风声,很多投资人都很感兴趣,如果我得不到配方,等于放了空炮,失去了信用。”
黑框眼镜男名叫齐任,是卡特的翻译及助理,他连忙说道:“徐复现在就是强弩之末,如果真的给他定罪,他绝对会为了自由,选择将配方交给咱们。我建议下次再找他聊时,适当地再提高一下待遇标准。”
卡特不悦道:“我的筹码已经给的很高了。”
他不喜欢华夏人贪婪无度的性格。
徐复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工匠,这种人的利用价值有限,一旦搞到了古釉的秘方,徐复就失去利用价值了。
卡特的计划是在自己的国家开设一个窑厂,将华夏的顶尖瓷器技艺引入自己的国家。
齐任道:“尽管只需要我们得到唐三彩古釉的配方,原则上就可以烧制高仿的唐三彩瓷器,但那仅仅是理论上的,如果徐复愿意为你工作,那样成品率会更高,我们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金钱和精力,浪费在前期的实验上。”
卡特摸着下巴,沉思良久,“你说的没错,徐复是最适合的人选,只可惜他又臭又硬,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
齐任压低声音道:“其实我还有一个主意,他还有一个命门,只要我们抓住他的命门,他绝对会任由我们揉捏。”
卡特等齐任说完另外一个计划,眼睛闪烁邪恶的光芒,“这个办法很不错,相信他这次一定会乖乖就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