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一百九十五章 運河開通,滄海橫流閲讀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江水滚滚,波涛汹涌,一只水鸟飞掠而过叼起小鱼,浊浪拍打着岸边的芦苇。
河面上,远远行来一艘货船。
大船吃水很深,船上堆满了粮食,“古”字镖旗在河风中烈烈飞舞。
一名半大小子在船顶望了半天,随后一个鹞子翻身落在船头,脸上满是惊喜,“镖头,河开了,真的开了,没有阴气黑雾,干干净净敞亮的很!”
“好!”
船上顿时一片叫好声,每个人都很兴奋,哈哈大笑着互相打趣。
一名脸色黝黑的中年人也是面带笑意,“好,雷小子,记你一功。”
说话的是古家镖局镖头,这家镖局专做运河上的生意,在勃州算得上是头一号。
若论运河封闭,最先受到影响的,就是他们这些运河上讨生活的人。
江湖人士漂泊无依,今天有钱今天花,明日再愁明日事,这运河一断,陆上又干不过那帮山匪,当真是过的饥荒,好多人都动了作恶的念头。
反正这乱世,活着最重要。
古家镖局自然也不例外,光养手下镖师,就耗干了所有积蓄。
当勃州钦天监传来运河开通的消息时,所有人都不信,古家实在撑不住接了第一笔大单。
若是假的,赔钱后镖局解散,可若是真的,作为第一个渡河的镖局,名声自然会更加响亮。
古镖头忍住激动,看向旁边的一名老道,恭敬说道:“李道长,若是一会儿有事,就全看您的了。”
老道傲然点头,“放心,只要不是那大妖,寻常水鬼在我破邪符下撑不过一个回合。”
旁边雷小子噗嗤一声没忍住,看到镖头瞪过来的眼睛,连忙捂住嘴,同时心里嘀咕,破邪符是个修士都能用,这老道可真不要脸。
老道笑了笑也不在意。
天可怜见,他资质有限,开光后再无进境,整天弄些戏法骗人,不知挨了多少打。
如今有了破邪符,就能堂堂正正接生意,还要被人尊一声道长。
吹牛怕什么,他要使劲的吹,把一辈子受的气都收回来,毕竟也没几年可活了…
大船缓缓驶过鬼哭峡时,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就连老道士也是一脸紧张。
传说这里拐角野河通往九幽,邪祟全从那里而来,百姓不清楚,他们跑江湖的,哪会不知道那里通着靖江水府,这次运河堵塞的罪魁祸首。
就是原先大乾朝都不敢惹,他们遇到了只能自认倒霉。
然而当路过鬼哭峡时,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傻愣愣看着倒塌的群山将那条野河彻底封死。
“发…发生了什么…”
群山倒塌封闭的另一头,河中满布腐烂死尸,腥臭混着瘴气和阴气,几乎形成了黑色烟云。
重生 之 絕色 風流
无数河妖水鬼灭绝,煞气冲天,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就算现在那河底,也已经有长着红眼的黑影飘过。
群山倒塌自然是张奎干的好事,从河底古秘境出来后,他第一时间轰塌两岸悬崖,彻底将河道封闭。
至于那满湖死尸,无论养出什么东西,他都暂时不计划搭理。
这次的事太大了。
一个禁地彻底覆灭,估计没人想到是他干的,还是装聋作哑冷处理为妙。
水府周围悬崖之上,一道黑风吹过,出现了澜江水府黑袍书生元黄的身影。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满湖死尸,当看到不少天劫境妖物的腐烂死尸,更是神情凝重。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莫非是毒,不像…”
想到这里,元黄身形一闪落入水中,同样作为水府大妖,他自然利落的很,很快到了靖江水府地下湖。
这里早已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倒塌的建筑,就连中央神殿都被拆下了龙形浮雕,彻底破坏。
元黄虽然不会影像回溯类术法,但那剑气造成的痕迹却认识。
“张奎…这…”
元黄目瞪口呆,一脸的难以置信,随后咬着满嘴尖牙气急败坏。
“真是惹祸精,万一被其他几家盯上,明年的事又要生出波折。”
他越想越气,同时眼中幽光闪烁不定,“这小子一定藏有底牌…罢了,就替他遮掩一回。”
说着,元黄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小心翼翼开启后,迅速离开了地下湖。
瓶子散发出血色薄雾,渐渐扩散,沿途建筑全都迅速腐朽侵蚀,仿佛经过了漫长岁月,再也看不到一丝剑气痕迹。
没过一会儿,又是几道黑影先后到来,转了几圈后迅速离开。
靖江水府被灭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有人传言是内乱,也有人传言是中州之外势力突袭。
总之,其他禁地都开始严加防范,闭门不出,反倒让人族有了一丝喘息之机。

赫连堡,上空依旧血煞翻腾。
周外山坡上,喊杀声不断,一个个操场上,光着膀子的少年还在操练,这种场景多年前就有,估计也会持续很多年。
赫连堡内部,一个个房间内,无论老少,无论内姓外姓,都在盘膝修炼,浑身血煞逐渐变淡收于体内。
张奎大方传下《六煞行脉术》,赫连伯雄没有私藏,而是传给了所有人,一时间辟谷境多了四名,就连一名积累深厚的长老都入了天劫境。
赫连堡大厅内,华衍老道、赫连伯雄、霍鱼、顾紫青、普阳老道各自落座,端着茶都面带笑意。
“哈哈哈…”
华衍老道摸着胡子开怀大笑,“这次运河开通后,安庆州、莱州、勃州,清江州和青州全部连通,各位道友今后守望相助,必能早日结束乱世。”
“我到没想那么远…”
双瞳霍鱼悠哉悠哉翘起了二郎腿,“靖江水府那鬼窝没了,倒是省得整日担心,能睡个安稳觉了。”
普阳老道眼睛微眯,端着茶满脸八卦,“当时圣器灵光暗淡,可把老夫吓了一跳,你们说,张道友是如何办到的?”
赫连伯雄面色一沉,“这件事休要再说,该我们知道的,张道友不会隐瞒,且靖江水府覆灭事关重大,就是连至亲之人都不能泄露!”
“知道知道…”
普阳老到尴尬一笑,“这件事老道埋在心里,回去就给自己下个禁口咒。”
他倒没什么坏心,在坐其他人都与张奎交情非浅,只有他以追随者自居,到处印书说张奎传法普阳观。
是彻彻底底的“奎吹”。
顾紫青一派雍容喝了口茶,“张道友呢,叫我们来说有要事商议,怎么来了不见人?”
赫连伯雄微微点头,
“在后山修炼,应该很快就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赫连堡后山,一片悬崖面对着苍茫林海,一眼望不到头。
张奎松下盘膝而坐,随着悠长的呼吸,林海上空水汽翻腾化作云雾,白云翻涌,霞光下气象万千。
他也算发现了一个漏洞。
虽然金丹大道未满级,只能依靠技能点或丹药提升,但之前的导引吐纳术,辟谷餐风饮露之术却可以继续往深处练,也算是变相提高法力。
不仅这些,那些满级的术法,虽然融会贯通,却也可以继续修炼。
他心中有所明悟,或许七十二煞术全部修满,才是真正的开始。
这次水府秘境一战,除去将通幽术、布阵术、符箓术修满,还结余一百零六点。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收获,神庭钟下来一算,总共吸收了九十八颗神异珠,加上原来的两个,正好凑够一百个。
吸收融合了如此多的神异珠,神庭钟彻底变了性质,简直如同一个钟型神异珠。
据太始所说,中州境内所有神像香火祭祀所在,彻底畅通无阻,香火愿力收集没有半点损耗。
可别小看这点,神庭钟内积攒的香火愿力,短短时间就比之前多了数倍,而且范围越来越大,即便此时有人在鬼戎和孔雀佛国祭祀,也照样能收集。
除此之外,还有那颗龙珠,可能关系到一个远比“四洞五水府”都要强大的势力,张奎暂时收起,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另外,回来后一个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他,那云山君说“敌从天外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传说中的天庭,还是天外邪魔,种种谜团让人摸不着头脑。
他不可能不操心,看那山灵凄惨模样,还有那入魔的山祖,上古必是经历了滔天大难。
当灾难来临时,有人会躲到一旁,自诩明哲保身嘲笑别人是傻瓜。
有人会随波逐流,野店一杯老酒,哀叹时局不易,青春年华老去。
也有人沧海横流,尽显英雄本色。
他老张倒不是什么英雄,不过本身就不是怕事的主,且得了一身机遇,再畏畏缩缩,岂不憋死?
大江大浪,吾辈当笑傲江湖,才不负大好年华!
想到这儿,张奎长身而起,剑光轰鸣来到了赫连堡大厅。
“诸位,老张我要了结这乱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