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t7l火熱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ptt-01518 八分禪意(上)展示-e83e7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是啊,一切事物总是在发展和变化的。
就像那句名言警句。
“战争也爱吃精美的食品,他带走好人,留下坏人。”
……
经过三天的努力,抓了十七人,跑了三十多。嫌疑人都被单独关押起来审讯,并且他们彼此之间没有碰过面。审讯工作游格格并不擅长,她也没兴趣。关德厚本打算再找她商量些事情,游格格却主动递交了辞呈,说是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具体去哪,游格格没有说,关德厚本想问,但看游格格言辞坚决,也只好送上了祝福。
同行的自然就是桃沢花子了。
两个姑娘是从正门出发的,关德厚安排人给游格格弄了一辆雪履车和不少补给品,并且给了她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出游。
从上海区7号避难所出来,桃沢花子就问了。
“干嘛不留下来?你知道我们两个出来后如果找不到庇护所可能连一个礼拜都活不了。”
游格格却反问道:“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要跟出来?”
桃沢花子躺在副驾驶位置上嘿嘿一笑:“我现在也差不多是无牵无挂了,所以去哪都是一样的。”
游格格看了她一眼问道:“不去雄安救你朋友了?”
桃沢花子问问深深一叹:“我其实很想去的……不过一想到他们俩其实都比我更有本领,我去不去都是一样的。”
这句话游格格没怎么听懂,她设定了航线,然后将雪履车转为自动驾驶模式。
“想知道为什么关老爷子会同意让我走吗?”意外的,游格格主动和桃沢花子聊起了自己的想法。桃沢花子看着她:“为什么?”
“因为他多半是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所以……与其让我继续留在上海,倒不如让我走,这样上海才有可能是安全的。”
桃沢花子迷糊了一下:“哦……他是担心你变了上海的天?”
游格格闻言噗嗤一声乐了:“什么跟什么呀,我变什么上海的天啊?你还当我是当年的游格格呢?”
桃沢花子皱起眉:“不是吗?”
游格格收起笑容轻声一叹:“早就不是了。”
桃沢花子若有所思,她沉默了一会问道:“那为什么你主动提出来要走?”
“大概是……因为觉得恶心。”
“恶心?”
“对,我看出来了……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那些决策者不敢做的干脆就将计就计交给那些思想走入极端的死胡同的疯子去做,他们这是在玩火。”游格格说完冷笑一声:“其实都是我当年玩剩下的,所以觉得恶心。”
桃沢花子还是迷迷糊糊的:“你的意思是说……其实打一开始他就知道谁在捣鬼?”
游格格没有回答,像是默认了。
顿时感到不寒而栗的桃沢花子缩了缩身子后又问道:“可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也很迷茫……”游格格说着打开了雪履车的天窗。
这东西其实本不该出现在这种特种车辆上,可设计师还是把它保留了下来。看着漆黑的天空,游格格说道:“太多的人被城市的灯光欺骗了,活在别人为他们编织的灯红酒绿里,所以大概是忘记了这天空本来的颜色……这颗星球已经变得太过拥挤,即使没有这场浩劫,等待世人的也会是一样的暗无天日,所以……其实也挺好的,大家都冷静冷静,好好的看看天空,看看这宇宙星辰,再重新审视一下自我。”
桃沢花子撇撇嘴:“我没有你那么高的觉悟,你就不能说点通俗易懂的吗?”
游格格笑了:“好,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嗯。”
“为什么没有人限制你的呼吸?”
桃沢花子立马就想回答,可是到了嘴边又觉得“那是我的自由”是一个很无趣,甚至很无力的回答。
于是她摇了摇头:“不知道。”
游格格答道:“答案很简单啊,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足够的氧气供人们呼吸,无非就是不同地区的空气质量不同而已,对于全人类而言,空气是最廉价,也最富足的客观物质,人人都可以尽情的获取,当然……你也不能获取的太多,毕竟呼吸过于急促是容易导致心口疼的。”
桃沢花子若有所悟,她想了想后反问:“可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呢?”
游格格微微一笑:“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
“额……好吧,你问。”
“为什么这世界上有很多人的用水被限制了?”
桃沢花子听到这个问题一下子全明白了。
“因为水资源有限……”桃沢花子可不是真的傻,事实上她也是新东京市京一大学的毕业生,主修的还是机械工程学。
“是了,因为水资源有限,而且分部严重不均衡。”游格格深吸一口气后说道:“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会得到截然不同的感受和体会,就拿空气和水来说,空气是充足的,而且全世界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可以尽情的呼吸,这应该是全世界最平等的一件事……可水资源不同,其实全球的淡水资源大都以冰川的形式存在,真正可以被人类直接利用的地表水和地下水少之又少,而就是这样的情况下,不同区域分部的人所拥有的水资源也各不相同……像我的老家,你几乎无法想象一些地区的人一年才洗一次澡,甚至有些极端干旱的地方一辈子也就洗两次澡……这种不公平不单纯的人为的因素,更多的是现实自然条件的影响……”
说到这游格格突然停下了,她怅然一笑,问桃沢花子:“这些东西听起来是不是特别没意思?”
桃沢花子正在出神,闻言忙摇头道:“没有啊,我听得很认真的。”
游格格闻言这才继续说下去:“现实是很残酷的,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苦中作乐……所以一部分聪明人开始用他们的聪明法子尽可能的让自己占有更多的资源……这种资源可不单单是指金钱,事实上……就算是坐在金山上的沙特酋长们,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也不见得有一个住在水乡的人拥有的水资源多……资源,是一个敏感而又残酷的词汇!任何时候,任何地区,任何政府,任何个人都在为争夺更多的资源做斗争……有些人是与天斗,有些人是与人斗……”
“与天斗……与人斗……”桃沢花子喃喃自语。
“修大坝,改水利,兴建各种风力发电机等等都是与天斗……而与人斗……最有代表性的也就是战争了。”游格格收回凝望天空的目光看向前方虽然被灯光照得通透,可实际上依旧一片漆黑的道路道:“战争也是很挑嘴的……他把好人吃了,留下坏人……战争影响的范围越大,死伤的无辜者越多……这种筛选的结果就越明显……人类是智慧生物,是会思考和权衡的,所以在今天重新审视过去的几次世界级大战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每一场战争如果把人类的感情和道德伦理完全剥离,只留下最根本的杀戮和胜负,你就会发现,这些战争本身就是物质资源争夺之战……国家如此,社会如此……个人亦如此……”
桃沢花子听到这里的时候再看游格格,她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恐慌和震惊。
游格格说话的语气太过平静,乃至毫无感情波动。
“可我们毕竟都还是有人性的生物,怎么可能真的把情感……伦理道德这些全部剥离掉呢?”桃沢花子问道。
游格格却说:“其实是可以的……只要借助那些旧神的力量,借助它们的神性就可以彻底的破坏一个人的人性……人性被破坏了,自然而然原形毕露,这时候剩下的就是真正对人类社会整体有价值的……所谓的‘好人’。”
“什么?!”桃沢花子背脊一寒,她好像突然明白了很多。
“不用那么惊讶……雄安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也看懂他们在做什么了……这个世界需要一场彻底的改变,只不过很多人无法接受而已……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做到毫无心理波动的去凝望深渊……但我还是去看了,我需要看仔细,看清楚他们究竟在做什么……虽然还没有完整的看清楚,不过已经基本看懂了大概。”游格格说完起身往雪履车的后车厢走去。
桃沢花子盯着她的背影问道:“那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游格格去拿了点果汁回来,她坐下后一边喝果汁一边说道:“大体可以浓缩为两个字……”
“哪两个字?”桃沢花子手里也多了一杯刚解冻的果汁,不过她没心情喝。
“进化。”游格格说道。
“进化?”
“对,人类需要一场彻底的进化,不管过去是如何评价科技前沿的产物的,是如何通过道德伦理去限制它们的发展的,人类终有一天必须去面对和接受,否则就像苏澈那本《黄金时代》前文里的一句话说的那样……我们若想攀登高峰,必然要经历起伏,只是山下的黑暗像极了深渊,唯有真正的勇者才能重见光辉灿烂。”游格格说完看住桃沢花子道:“如果你的去过那个地方,也遇到了她,她给你的印象应该也和这句话所描述的一样吧……”
桃沢花子一言不发,她很苦恼,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
人类社会自诞生以来就在弘扬爱与正义,阐述一种文明的,灿烂而美好的信仰。
可偏偏现实却将人类推向了深渊。
“太阳消失”了。
夜幕降临了……黑暗中没有掌灯的窥测者伺机而动,他们在制造杀戮,制造死亡。为何游格格却将这些疯狂的极端举动描绘的如此凄美悲壮?是否是因为桃沢花子自己没能达到那种思想境界。又是否游格格在尝试给桃沢花子洗脑,让她接受一个同样疯狂的念想。
“你不会以为我在给你洗脑吧?”游格格突然笑着问。
桃沢花子身子猛地一颤,她险些没有拿稳手里的杯子,她抬头略显仓皇的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游格格看到桃沢花子的反应略有些担心的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傻丫头,不要那么害怕……也不要想得那么……我只是在阐述一个现实而已,没有要改变和影响你的个人意志的意思。”
本来桃沢花子对游格格的举动还挺有好感的,可听完这句话她突然感觉很恶心。
“没有要改变我的意思你还和我说这么多?你知道你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吗?你让我感到很可怕你知道吗……你甚至让我开始怀疑我始终在坚守的人格底线是错误的!我所谓的正义不过是荒唐的,狭隘的!你甚至都没有留给我反驳的余地……”桃沢花子推开了游格格的手,她真的很苦恼。
游格格愣愣的看着桃沢花子,随后苦笑一声道:“孩子,你听我和你讲个故事吧。”
桃沢花子没有说话,她整个人都卷缩在座位里。
游格格不管她有没有在听,只轻声说道:“大概是七十多年前,在太平洋的某座小岛上,一群来自世界各国的精英战士在此地聚集,他们将要参与一次以72小时为时限的生存大赛,每个参与者只能携带一把匕首,而且决不允许通过劫杀他人获取生存物资……他们被要求要通力合作,尽可能的在生存环境极端恶劣的这座岛屿上生存三天三夜……”
游格格停顿了一下,她瞥了一眼桃沢花子,发现这小姑娘正好奇的看过来,才继续说道:“一开始大家信心满满,毕竟只是七十二小时而已,就算不吃不喝躲在某个地方也足以坚持下来……可是比赛开始后不久他们就发现岛上多了十个不守规矩的‘参与者’,这些家伙身份不明,而且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耐力都远超其他参赛的士兵,他们虽然也有遵守比赛规则,却经常性的通过其他方式破坏岛上的生存资源,等同于是在变相干扰其他参与者的生存……不过即便如此,更多的战士选择无视这些人,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总觉得只要自己拿到一定量的资源就可以坚持过三天三夜……但他们唯独没想到,到72小时的比赛结束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队伍来接走这些已经苦熬了三天三夜的战士,比赛……被延期了……”
桃沢花子听到这里不自觉的慢慢坐正了。
游格格喝了口果汁后继续说道:“发现比赛被延期后,超过90%的士兵们决定在海滩上集合等待赛事主办方前来……可是当他们发现又过了三天三夜,主办方人没有要露面的意思的时候,他们才慢慢的意识到,或许这场比赛已经被无限时的延长了……这时候每个人心中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这座位于太平洋某处孤岛面积很小,唯一可以获取淡水的地方位于岛的南面,而且在一个洞窟的深处……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要占领这里,毕竟水才是生命之源,食物可以慢慢寻找,但如果断了水就麻烦大了……但当太多人都聚焦这片水源的时候,矛盾很快就滋生出来,再加上先前那十个‘不守规矩’,恶意破坏岛上资源的家伙存在,这座小岛的生存条件又下降了好几个等级……”
“不过即便如此,战士们也没有打算就此放弃,他们都坚信主办方迟早回来,只不过是太平洋上的风暴让他们暂时迷了路……决定坚持是大多数战士们的想法,可如何坚持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有些战士觉得岛上的条件虽然差,可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合理分配,还是可以坚持很多天的!但也有一些战士却觉得与其分享,倒不如来一场真正的较量,既然资源有限,那么就应该由强者来分配或者独自占有……然后……就是战斗……一百多个战士为了各自的目标在岛上血战了三天三夜……期间那些不打算坚持的战士们则悄悄做了木筏决定出海求救……可是岛上的资源过于有限,出海求救又需要预防太多的风险,最终木筏被搁置,一部分战士无望的选择在海滩上的等死,一部分则回到森林中加入了战斗……”故事讲到这,桃沢花子已经听出了个大概。
这哪里是一座岛,分明说的就是这个世界。
可过了好一会,游格格却幽幽道:“大概十年后,终于有人找到了这座岛屿,他们本以为岛上应该还会有幸存者,毕竟那些精英战士都拥有极强的求生能力,就算他们变成了茹毛饮血的原始人,活下来也应该没有问题……可当他们搜遍整座岛屿,却只找到了一百多具骸骨……其中死亡时间距离他们登岛最近的也是在八年前……这具骸骨也是主办方重新登岛后在海滩上发现的第一具骸骨……”
桃沢花子眼睛瞪大了:“这是真事?”
游格格点点头:“2084年9月,由第一中轴牵头,汇集各国顶级精英士兵的生存大赛竟因为一只老鼠咬坏了记录岛屿信标的晶体芯片而成了一场噩梦……这件事被隐瞒了快有一个世纪了……若不是那本用碳灰和血写的日记,谁也不知道岛上发生了什么……”
桃沢花子沉默不语,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