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0vf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愛下-328.八部第一殺力,阿修羅!(起點支持正版喲)-y0a04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王七麟开门,一群人欢天喜地的进来。
窦大春见到他后先是高兴的嚎了两嗓子,然后又露出不悦的表情:“七爷,弟兄们听说你前两天要办什么大案子,将整个听天监驿所都抽调了出去,怎么回事?怎么没叫上我们弟兄?”
王七麟说道:“去对付了几个七八品境的江湖败类,这次算是我们听天监的事,所以没有通知你们。”
听到‘七八品境’这四个字后,窦大春已经对他不带上自己去办案之事毫无意见。
实际上他还没有活够。
杨大嘴招呼道:“来来来,上酒了?弟兄们坐下,都满上满上,给七爷洗尘。”
他看到了娇憨可爱的瓷罐子,便好奇打开看了看。
看完之后他眼神都直了:“这是治羊痿的药酒吗?”
王七麟怒道:“滚!”
他终究没好意思在这里喝这罐药酒。
不过他随后又想,自己明明每天都有硬撑门面的本事,干嘛喝这酒?
当然男人嘛,该补还是要补,有些东西多多益善。
绥绥娘子捡了几个好拾掇的菜给他们先端了上来,王七麟这些日子在外面是风餐露宿,吃到绥绥亲手烹饪的珍馐后差点咬着舌头。
徐大比他还不如,吃着吃着热泪盈眶:“娘的,大爷前些天在外面吃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七麟问道:“你们把关系转移到平阳府里了吗?”
杨大嘴骄傲的说道:“办了,前两天刚办妥当,是我亲自跑回吉祥县办的,怎么样七爷,咱这效率还行吧?”
王七麟默默的喝了一口酒,说道:“那你再办一下,把你们关系转移到上原府,七爷带你们去郡府当捕头。”
窦大春等人愣住了。
“什么意思?”杨大嘴忍不住问道。
徐大踢了他一脚笑道:“什么意思?还能什么意思?七爷马上要去上原府当差了!他一人得道你们鸡犬升天,可以一起跟着去郡府高就!”
窦大春听到这话也去踢了他一脚吼道:“让你别心急、别心急,你着急把咱们的公家文牒弄到这里来干嘛?”
杨大嘴惊愕的看向王七麟,小心翼翼的问道:“七爷,您跟我们说句实话,您是不是认了朝廷的九千岁万公公当干爹了?”
“滚!”王七麟也踢了他一脚。
杨大嘴茫然的说道:“你这升迁的速度,这,两个月升一级?”
王七麟道:“我这次没升迁,平级调动。”
窦大春笑道:“七爷你这话有点糊弄人了,听天监内部调遣,从平阳府到郡府,这能是平级调动吗?这比升了一级还要过瘾。话说老杨的猜测不靠谱,你万公公肯定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
“对,七爷你露个底,现在是谁在罩着你?”
“七爷咱是自己人,我们都是你的嫡系了,你跟我们实打实的说说。”
王七麟喝了一口酒说道:“你们很好奇?”
几个人纷纷点头。
王七麟笑了笑,伸手指向天空。
窦大春狐疑道:“上头?上头的谁?你们玉帅吗?”
“是老天爷!”王七麟没好气的说道。
窦大春等人笑了起来。
这不是瞎扯犊子吗?
谢蛤蟆透过窗户抬头看天,若有所思。
转岗和交接工作的活不是那么简单的,王七麟想把在平阳府的一点收尾工作赶紧完结,然后下个月去上原府。
他在俞马县还留着两个鬼,一个是伥鬼周聊,一个是女鬼白石莲。
武大三拍马赶来上任,他亲自将周聊和白石莲送来驿所,然后对王七麟说道:“七爷,卑职听说你要去上原府任职了,能不能把卑职也带过去?”
王七麟说道:“你在俞马县大印位子上还没有坐下呢,就想拍屁股走人?”
武大三昂头挺胸做忠勇耿直样子,说道:“七爷,卑职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隔着您和师傅近一些。所以你们要去上原府任职,卑职也想去,以小印身份去就行,只要能给您和师傅鞍前马后就行。”
徐大嘀咕道:“这货真会拍马屁。”
王七麟笑道:“你是不想呆在俞马县,是吧?”
武大三陪笑道:“七爷您神机妙算,卑职不瞒您,这俞马县驿所被人灭了满门呐,凶手迄今没有下落,卑职倒不是胆小,就是住在那种地方吧,感觉有点瘆得慌。”
他摸了摸脖子:“总感觉脖子发凉。”
王七麟靠到椅子上沉思了一阵,说道:“行,你要是想跟我去上原府也行,那就不是大印官职了,而是小印。”
武大三高兴的说道:“好,只要能给七爷和师傅鞍前马后,就是让卑职做游星和力士也行。”
“那你做力士吧,我手上官位不太够。”王七麟接他的话说道。
武大三伤心难忍,险些当场流下眼泪。
其实不光武大三,还有俞宁县的大印沈三他也想带走。
沈三的本领不太强,可他跟上原府铁尉钱笑一样,都有生财聚财的本领,这就很重要了。
做了决定,他开始给自己在平阳府的工作进行收尾。
来到平阳府的时间不久,满打满算三个月一个季度,但是他算是交了一份不错的试卷。
民间他铲除过当地黑帮,官场他揭穿了刘博阴谋,破获了书生失踪案;江湖上他则发现了刑天祭的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将刑天祭的祭场给捣毁了。
最后剩下的就是白石莲和周聊这两个鬼。
白石莲好解决,它没怎么作孽,即使去了连线庄子想要害徐大,那也是出于误会,她以为徐大等人与柏大江一起联手坑了白石莲真身,是逼死白石莲的凶手之一,是去报仇的。
王七麟与谢蛤蟆商谈之后将它信息登记在册后放走了,并非是所有的鬼都要斩杀铲除。
至于伥鬼周聊,这个就不能放了。
他跟随净尸可没少作恶,害死不知道多少人。
伥鬼聪明,看到王七麟眼神不善它便知道自己处境危险,急忙大叫道:“大人、大人,小的也是被现实所逼迫。当年小的没有修为,原本要灰飞烟灭,是孙禅师点化了小的!”
“大人,孙禅师乃是得道高人,他点化小的一定有用意。求大人网开一面,小的日后愿意深居深山,绝不再出来害人!”
听到他三番两次提到孙禅师,王七麟的心思活泛起来。
他把谢蛤蟆拖走,问道:“这个孙禅师,很牛是吧?”
谢蛤蟆双手行礼唱喏,道:“无量天尊,这不是牛不牛的问题,你明白吗?他很厉害!不是一般的厉害,就是你想他有多厉害,他就有多厉害的那种厉害!”
徐大纳闷:“道爷你这是搁这儿说绕口令呢?”
王七麟推开他,道:“这里说正经事呢,你自己出去玩。”
谢蛤蟆继续给他讲解道:“孙禅师是老道见过的第一人,他已经悟出大道能破碎虚空,而且他将佛道修为一体,有望能在佛道之外再开宗立教!”
开宗立教!
这可不是开宗立派,要搞起一个门派很简单,有钱有权再拉上一批人头凑数即可。
立教不一样,它与钱权人不一样,这是要成为天地间圣人了,如儒家孔丘、道家老子、兵家孙武、佛家释迦牟尼等。
王七麟好奇问道:“那他为什么没有能开宗立教?”
谢蛤蟆想了想,低声道:“与天道有关,这九洲大地上的圣人已经够多了,而且,怎么说呢,论资排辈你懂吧?”
“你想想,自从烽烟四起、百家争鸣开始到现在,咱们炎黄子孙中的圣人都是出自什么年代?距今多久了?”
“难道战国之后,炎黄子孙再没有惊才绝艳能成家立说之辈?”
王七麟明白了。
难怪孙禅师没有破碎虚空而是踏海远去东瀛,东瀛这地方他知道,是海外一座大荒岛,孙禅师是要去一片新天地开疆拓土,成就圣人之道!
了解过孙禅师的厉害后,王七麟就眼热了:“道爷,听这伥鬼的意思,这孙禅师曾经来过平阳府,还在府内留下一处洞府,咱们得去看看,对不对?”
谢蛤蟆也心动:“如果孙禅师确实留下过一处洞府,那里面肯定有大机缘。”
“大妓院?”徐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们俩怎么谈起这个来了?”
他推开门进屋,王七麟抓住他扛起来作势要给他一记过肩摔。
徐大大惊失色,眼疾手快一个老树盘根挂在他身上叫道:“七爷你干什么?”
王七麟试了试没将他摔下来,这货两条腿盘的很紧。
他恼怒的说道:“我不是让你出去吗?你干嘛回来还乱说?”
孙禅师那是什么人?当今佛道第一人!
即使他已经远去东瀛,可依然得给他足够的尊敬!
徐大说道:“大爷回来找你是有事啊,你赶紧出去看看,那个卖卤大肠的常营老头又来了。”
王七麟摆摆手道:“让他无需多谢,抓住柏大江是我该做的事,你打发他回去,我现在没空去应付他。”
带回柏大江后,他特意将消息传给了常营父子。
常营背井离乡、流离失所至此的罪魁祸首是柏大江,导致他妻子被拐、幺儿被害的凶手也是柏大江。
徐大说道:“不是啊七爷,柏大江是来向你报恩,你不是要找佛家八部天龙相关的消息吗?他就有一个这样的消息!”
八部天龙剑阵需要八部天龙来御剑,但王七麟自己去哪里能找得到八部天龙这些大神?
所以他早些日子就将消息传到了市井和江湖上,说谁要是能提供关于八部天龙相关信息,他愿意给以重赏。
一听这话王七麟大喜,他叫道:“常营有八部天龙的消息?”
谢蛤蟆说道:“七爷,你能不能把徐爷放下来再说话?你们俩这个姿势……”
他为难的看看左右,幸亏这里没有外人,否则真是盖了帽了。
王七麟答应不揍徐大了,徐大麻溜的跳下来说道:“你快跟我出去,这老头有关于阿修罗的消息!”
“阿修罗?八部中第一战力者?”王七麟激动了。
阿修罗者乃是一员恶神,彪悍好斗,曾多次与天神相争,在八部之中他排名不靠前,但战斗力最靠前!
他离开地牢赶紧去往客厅,看到常营带着大儿子正在冲给他们上茶的木兮点头哈腰。
王七麟笑道:“常家老爷子,咱们又见面了。”
听到他的声音,常营立马转身跪下了:“王大人、草民叩见王大人。”
王七麟快步上去伸手扶起他,道:“老哥你无需多礼,这又不是在公堂上,你不必见到本官就行礼。”
常营激动的说道:“好叫王大人知道,草民这么做可不是单纯行礼,草民是真的感谢您,真心实意想给您行个礼,您帮草民报了大仇!”
“您真是好官,您您您,草民嘴巴笨的跟棉裤腰似的不会说话,大人您见笑,草民给您磕头!”
王七麟笑道:“抓捕柏大江是本官应该做的事,可不单单是为了你呀,本官也是为了天下百姓,抓了他让他再不能去害人。”
常营点头如捣蒜:“对对对,王大人抓了他是大功德无量,百姓们感谢您,草民尤其感谢您,草民一家就是让他给毁了!”
“我媳妇,我媳妇好人的,却被他给找人拐走不知道卖去哪里,更不知道如今是死是活。”
“还有我那幺儿,我苦命的幺儿!”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老泪横流。
本来他是个小官,虽然仅仅是个胥吏,在官家眼里屁都不是,但他却很满意,他传承了祖业,能养家糊口甚至可以说家境还不错。
结果因为柏大江,他的家散了、亲人死了。
王七麟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老爷子您莫要难过,若是你实在痛恨柏大江,等到将来给他问斩的时候,可以由你来施刑。”
常营抹了把眼泪慌张的说道:“哎哟,这可不敢,草民已经不是刽子手,哪里还能去施刑?”
“不过,”他话锋一转,“草民这次来见大人,还真与刽子手的行当和施刑所用的鬼头刀相关!”
常营继续说道:“王大人,草民与您说过,草民曾经是刽子手,家里好几代都是刽子手,草民给人斩首是祖传的手艺。”
“但草民没有与您说过,草民给人斩首用的鬼头刀也是祖上传下来的!”
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王七麟喜欢这汉子。
他问道:“本官听徐大人说过了,你这把刀好像与阿修罗有关?”
常营凝重的点头:“不错,大人须知,这鬼头刀有讲究,两样东西至关重要,一样是刀身一样是刀柄。”
赶来凑热闹的沉一听到这话笑了:“这鬼头刀也就刀身和刀柄两样东西,至关重要的肯定也就是这两样东西。”
常营说道:“这位高僧此言差矣!草民说的刀身和刀柄,不是你们理解中的东西。”
“咱们不提刀身,只说刀柄,草民说的刀柄至关重要,是刀柄末端的镇刀像!”
鬼头刀的刀柄末端都有雕像,常见的是虎头、狼头和鬼头,这东西是镇杀鬼魂所用。
正所谓冤魂不散,鬼头刀杀人后若有冤魂,那冤魂会缠着杀人者报仇。
但若有镇刀像,它们能镇压住冤魂保护刀主。
那什么人手里的刀杀人最多?
刽子手!
而且历朝历代冤案频发,刽子手们斩杀的许多案犯都有冤情,死后怨气不散化作冤魂,刽子手们即使是猫有九条命也扛不了多少次活。
所以他们手里的刀都是有讲究的,王七麟最早之初就是在牌坊乡杀猪的牛二手中得到过一柄有凶性的鬼头刀,将之炼化成了妖刀。
他还记得那把鬼头刀的样子,很丑,粗重笨拙,刀柄末端便有一个狰狞的鬼头。
常营家祖传这把刀更厉害,他的镇刀像不是什么虎头鬼头,而是一个阿修罗!
他给王七麟介绍道:“刽子手这行当有句话,叫做刀吞百命,震动幽冥,刀屠千人,阎罗不忍!”
“这话什么意思?一把鬼头刀若是砍掉过一百个人的脑袋,那这把刀就凶名在外了,到时候会有许多妖魔鬼怪来杀人夺刀。”
“而若是能扛过妖魔鬼怪的纠缠一路砍掉一千个脑袋,那阎罗王就不愿意忍让了,他会亲自出面收拾掉这把刀和用刀人!”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道:“草民家里祖传的鬼头刀,整整砍过九百九十九颗脑袋!”
听到这里马明忍不住说道:“你家的刀是什么材质?”
他为人有礼有节,即使打断的是一介平民百姓的话也觉得不好意思,又补充道:“本官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本官昔年曾经在北境山林猛军当兵,我们军中最好的刀也砍不了一百颗脑袋。”
“人的骨头,很坚硬的!”
常营点头道:“这位大人是行家,不错,人的骨头很硬,颈椎骨尤其硬。但我们行刑看人头却不是朝着骨头上砍,而是有窍门,找骨节之间,这样一刀上去不光省力也省刀。”
他又给众人介绍,说寻常人家的族谱都是记本族人的名字,他们常家族谱记的却是砍过人头的名字。
此时他带来了这本族谱,用一摞羊皮纸订制而成,色泽已经泛棕黄,显然年代久远。
王七麟打开族谱,发现里面的字不是写的,而是用针蘸了颜料扎进去的,所以字迹很小,记载的内容很详实。
常营说道:“祖上有规矩,此刀砍到九百九十九颗脑袋的时候就要封刀。”
“说来也巧,这把刀砍掉的第九百九十九颗脑袋,恰好是那个拐卖妇女逼良为娼然后等妇女得病再卖给山里汉子的人贩子所属!”
“当时草民得了封赏成了小官后,就立马将祖传的鬼头刀给封存起来,谁都猜不到草民封存在哪里!”
说到这里,常营有些得意。
沉一突然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是将刀封存在你体内了吗?”
常营吃惊。
其他人也吃惊,一是吃惊沉一能猜到,二是吃惊常营怎么能把一把鬼头大刀封在自己体内?他可不是个有修为的人。
结果常营也是吃惊第二点,问道:“人怎么能把刀封在身体里?高僧说笑了吧?”
王七麟问道:“那你封存在哪里?”
常营笑道:“请大人随草民回家一趟,草民为您当面解谜。”
他们去了常氏店铺。
一连失去大弟子和幺儿,常营伤心,卤肉店一直没有重新营业。
店铺里头空空荡荡,其他弟子也被他遣散回家了,平时他的大儿子一家另有宅子,所以这里只生活着他自己。
他带众人打开门进了店铺,笑着指向屋子说道:“你们看……”
看什么?王七麟纳闷。
常营的笑容消失了,他吃惊的叫道:“草了,我家的武财神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