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5rl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新的事閲讀-eftoi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
黑暗教会有什么想法郑逸尘那边才不管呢,圣堂教会那边做的事情郑逸尘关注过太多的次数了,有很多方面的确是没什么问题,虽然郑逸尘现在不可能直接凑过去看看情况。
可用老方式,派过去一个炼金化身就可以了,这点圣堂教会那边早就习惯了,并不会有太大的意见,所以这个邀请他接下了。
至于到那边能够遇到什么事情,反正不会是太坏的事情,他一直以来都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带来的好处再一次的表现出来了,圣堂教会的态度出现了转变,激进派重新缩了回去。
温和派卷土重来,哪怕他和魔女纠缠不休又如何?还不是因为更多的新威胁,从而转变了态度?这一次转变之后,圣堂教会那边应该不会继续干出来反复横跳这种事情。
对于有些事情有一次就够了,郑逸尘真不能接受反复横跳,如果圣堂教会真的继续反复横跳,以后也没什么好商量的,老死不相往来,都别有什么接触了。
逆命者之傳
参加这次邀请之前,郑逸尘专门去了一趟绝望深谷那边的封界空间,这个地方依旧充斥着淡淡的死亡气息,那些关着死囚的地方也被不死魔女额外的改良了一下。
避免那些死亡气息蔓延过去,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命状态,这次郑逸尘来这里的时候,不死魔女脸上的那一道细微的伤痕彻底的消失了。
脸蛋重新恢复了原来的完整,精神状态嘛……这个不好说,郑逸尘看她的时候,她显得是很平静,可想到魔女各个都是能够控制情绪的好手,哪怕是精神病也不容易被人看出来之后。
他就对不死魔女的状态持保留态度了,只是只要不是在自己人这边去疯,那么暂时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拿着这些东西赶紧走。”不死魔女取下了自己的带着的眼镜,双手交叉盯着郑逸尘说道,这眼镜是她细微的剥离了一些郑逸尘做的冥河镜片额外制作出来的。
相比起冥河镜片照射出来的灰光领域,用这种东西进行一些研究更方便一些,灰光领域直接让环境褪色,大家一起变成了色盲,不好用。
“好吧,有什么需要了和之前一样。”看不死魔女没有继续深入交谈的意思,郑逸尘拿起了不死魔女放在桌子上的研究资料离开了封界空间。
看着离去的郑逸尘,不死魔女双手交叉,微微的皱着眉头,命运诅咒被打破了一部分之后,封界空间内的命运封界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她的灵魂方面的问题也随着时间平复了下来,不过灵魂的规格没有变化,还是超量的那种,以至于死亡气息的逸散依旧没办法将其消除掉,已经是一个无法被控制的被动了。
还有命运诅咒带来的影响,哪怕不再是那种近乎是失去理智,受到了超强暗示的状态,可他内心里依旧是纠结的。
还有着诸多的想法,那就是自己现在和别的魔女不一样,受到命运诅咒的影响却没有完全被影响,所以能够做出来那些被命运诅咒影响的魔女做不到的事情。
只要自己提防的好,自己的意中人就没有背叛的可能性,对方没有背叛的可能性,那么自己这个命运诅咒也就不会成为让自己自毁的开关,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而已。
做到这件事之后,自己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时时刻刻的陷入都纠结混乱当中,可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所在意的人已经不存在了,唯一能够将其复活的机会也在当初有些冲动的行为下破灭。
所在意的人的灵魂落入了深渊,现在还有没有都不一定呢,去深渊抢回来?那是送头白给,她倒是很想要冲动一下就过去了,可是理性又让她没有失去理智的去做出来那种冲动的事情。
这又是一种难以解开的纠结之处,重新塑造一个真灵?没机会了啊,目前能够达成目的的,貌似只有进入深渊去找,找到后将其抢回来,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然而没机会。
最后就是困扰她的另一件事了,之前她的灵魂规格被命运诅咒压着,现在灵魂规格的解放了,也意味着她出现了新的问题,有关于魔女力量暴走这件事。
超规格的灵魂让她所遭遇的暴走时间并不会和以前那样,要等很久才会出现了,缩短的世界也不是一点五倍这样,而是大量的缩短,主要是灵魂不稳定那段时间积累的负面影响。
九叔師侄方無敵
她能感觉到自己力量的躁动,不出意外的话,十年内她一定会遇到力量暴走的问题……十年的时间,还是乐观的结果了。
魔女的力量暴走,每一次出现都相当于是一个死劫,搞不好就彻底的没有了,虽说现在有着盟友的存在,但那也只是让自己渡过魔女暴走的几率更高一点,而不是绝对能够渡过。
最好的处理结果就是彻底的免去魔女力量暴走的可能性。
只是这个同样是一件没有什么操作余地的事情,力量已经开始躁动了,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不要接触到需要动手战斗的事情,就能延长一天是一天的同时,顺便提前做一些额外的准备。
她有预感自己的这一次魔女力量暴走不会太轻松,超规格的灵魂让她有着双重的能力特性,一旦暴走的时候,那就不是简单的1+1了,这绝对不存在什么双倍的快乐。
这件事她还没有说出去,而是准备等着将扭曲信息研究的出一个实质性的结果之后再说,也算是为自己争取一些额外的筹码了,郑逸尘的实力不如魔女,只是他掌握的资源和信息,对她的帮助很大。
无论她想要做什么事情,首要的就是先好好的活下去,渡过这一次的魔女力量暴走,渡过了之后一切安好,甚至还能额外的快速变强一些,不能渡过,想什么都是虚的。
“灵魂之火的使用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有种像是癌症化疗呢。”郑逸尘翻着不死魔女提供的最新研究资料。
美不忍睹 愷璇
这些研究资料里面提到了灵魂之火,那玩意是火山之主给郑逸尘的,之后郑逸尘交给了不死魔女进行扭曲信息方面的研究,她还真就拿出来了优秀的成果。
化疗什么的过程不用说,很痛苦还不一定能够完成彻底的治疗,但是放到了现在,对于扭曲信息的处理,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至少有一个能够治标的方式了。
能够清理掉一部分扭曲信息感染者身上变化的灵魂,只不过这种灼烧必然会将那些融化的灵魂给烧掉一部分,根据这份研究资料,下一部分的研究就是在烧灼的同时,将融化的灵魂重新稳固化。
至于扭曲信息的部分,直接将相关的记忆给暴力抹去,然后清除掉所有有关于扭曲信息的感染部分,从而完成彻底的治疗。
这种方式还在理论中,不过想要尝试一下也是可以的,甚至有着少许的成功率,只不过成本极高,需要不死魔女亲手操作才行,不能作用到各类人身上。
“暂时能治标也不错了。”新的研究突破,让郑逸尘相当的满意,至于不死魔女想要一部分异界诅咒气息这件事,郑逸尘想了想,给她准备了一份,灵魂之火的研究不错,她明显有着更大的追求。
以毒攻毒的话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只是异界诅咒能够做到什么程度,郑逸尘就不清楚了。
圣堂教会的一处会堂,郑逸尘在这里见到了不少熟人,除了圣堂教会的那些之外,还有诸多和圣堂教会有关系的那些势力都有,当然这些人熟归熟,就是郑逸尘单方面的熟悉,那些人以前和他并没有见过面。
可他专门的了解过这些人的相关信息,毕竟有些人的影响力很大,多多了解一些还真就没有坏处。
郑逸尘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里还有着真正的熟人,比如说魔药师协会的副会长,至于会长肯定不会来这里的,会长来这边要出事。
罗格看着到来的郑逸尘,当即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打了个招呼,在他身边还有这艾米丽这名少女,少女对郑逸尘眨了眨右眼,她最近跟郑逸尘多了个小秘密。
她知道郑逸尘一直都很忙,不过两人之间的联系没有断开,魔药方面的研究遇到了一些困难之后,她无法从罗格那边得到解答,就会找郑逸尘求助一下。
对于那些问题,郑逸尘有的能够搞定,有的自己也会头疼,不过这名少女再怎么说也是天才魔药师,郑逸尘都头疼的东西,不代表他没有解决的办法。
不是去专门找调合魔女塔薇尔问问如何解题,而是直接塞给艾米丽一些有关于古代魔药的知识,不多,但都涉及到了重点,她自己琢磨透彻了就能举一反三。
这件事为了避免罗格激动的过头脑溢血以及魔药师协会被盯上,是他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至于拿着好东西不去提升魔药师协会嘛,这件事不急,等以后她上位了在表现出来也可以。
另外多出来的小秘密就是有关于郑逸尘在古代遗迹那边的收获了,她得到了一个能够在中枢室操作的炼金傀儡,虽然那个炼金傀儡只能在中枢室使用,可是搭配的一个工作台功能全面不说。
工作台还能联系到中枢室的超级炼金核心,那个超级炼金核心在她研究魔药的时候能够提供很多帮助,帮她测算一些魔药材料之间的搭配信息,从而大大的节省她的操作时间。
这件事罗格同样不知道,虽然有关于古代遗迹那边的事情已经公开到了网上了,甚至之后有人还有机会进入到了古代遗迹那边,接触到属于古代的知识。
而且还不限制背后有没有什么势力,哪怕是自由人都可以,艾米丽没事就听罗格爷爷叨叨过这件事,他也想要去古代遗迹那边了解一下古代知识,特别是魔药学相关的部分。
哪怕古代的魔药体系和现代的并不一样,可能参考一下也是收获啊。
而这些艾米丽早就提前得到了,只是影响力太大了,为了避免别人说什么暗箱操作,她就对外一直保密着,反正动用那边的权限也只是远程操作一下自己的炼金傀儡。
本人别人看来就像是在发呆一样,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
郑逸尘对艾米丽笑了笑,简单的跟罗格交谈了一会,内容大体上就是有关于这次的交流会事情,扭曲知识虽说还有相当一部分在保密,不过根源上限制好了之后,这方面的信息也不能一直捂着。
很多事情不能防范于未然就是科普的少,有人遇到了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好办法去应对,从而傻憨憨的撞上去,然后就彻底的完犊子了。
感情那些事 逃之妖夭
这一次的交流会,涉及到的人还真不少,郑逸尘有点明白圣堂教会的一些打算了,他们似乎是想要更为全面的针对一下扭曲知识这件事。
再怎么说圣堂教会当初也得到了郑逸尘这边的研究信息了,有些东西只要有一个不错的开头启发,凭着圣堂教会的底蕴,再怎么说也能研究出来点什么了。
再看看这场交流会的人,魔药,锻造,之类的专业人员一点都不少,甚至还有猎魂人集团的人在这里,猎魂人嘛,擅长收集灵魂,在灵魂领域方面的造诣很高。
扭曲信息是更为直接的涉及到了灵魂方面的,有着猎魂人集团的人也不奇怪,圣堂教会发起的这一次邀请,别人没有理由不给面子,等人全部凑齐了之后,这一次的交流会就彻底的开始了。
关于扭曲信息这种东西也彻底的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让人知道那种东西就是一种媲美瘟疫一样的东西。
“康纳阁下,这种东西真的那么无解吗?”跟郑逸尘坐在一块的罗格低声问道。
“只要不沾上就没事。”郑逸尘摇了摇头说道,扭曲信息的确是很难解决,可从根源上抑制住了之后,只要想办法彻底的消灭掉这个根源,那么就不再是什么麻烦的东西了。
與狼共婚:壹遇白少誤終身
随着交流会的进行,圣堂教会的意思也明确了,就是想要弄出来一个世界防护联盟组织,这个组织并没有什么强制他人必须退出自己的组织才能加入的条件。
这方面非常的宽松,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类似于扭曲信息,异界诅咒这种会给整个世界带来巨大威胁,导致现在这个时代大洗牌的因素。
人才这样的存在,圣堂教会有很多,可是那些存在并非完全被圣堂教会垄断的,别的组织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压箱底的东西,大家集思广益更容易解决一些事情。
同时就是能够更容易动员所有人的力量,预防一些东西,更彻底的防范于未然。
“……”圣堂教会这是扛不住压力了,还是别有目的?郑逸尘听着交流会代表的发言,琢磨着一些事情,这个世界防护组织听起来就像是圣堂教会的加强版,但跟圣堂教会是完全不同的。
总的来说就是没有太大的事情时,大家各做各的事,但若是有着类似于异界诅咒这种威胁的时候,就是这个组织发力的时候了,那些事情一般都是出事了大家一起完犊子的事情。
面对那些事情,藏私已经是没有意义了,像是扭曲信息这种东西,这次纵然是已经从根源上切断了扩散的可能,但这种东西依旧存在,就和深渊入口,诅咒异界封印一样。
都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有着爆发的可能性,所以为了避免那样的情况出现,相应的详细研究不能少,所有人都要出力?
自私在这个时候毫无意义。
可问题是,这些东西虽然没有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可短时间内却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所以圣堂教会这是又发现了什么东西?
郑逸尘陷入了思索当中,至于这个世界防护组织,他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日常中显得宽松的条件也让他难以拒绝,整场都是在圣堂教会主持的交流会结束之后,罗格邀请郑逸尘去魔药师协会那边做个课。
只是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做,直接表示下次一定,这次就先算了,他准备跟圣堂教会的人谈谈,作为应对那种世界级灾难很‘专业’的人,他觉得有必要详细的交谈一下。
他没有找到主持会议的人,倒是找到了小胡子。
“这里一般的外人可进不来。”奥罗看着带着郑逸尘来到了圣堂教会的一处房间,有些感慨的说道,能让圣堂教会的两派反复横跳,也就郑逸尘了。
狂傲鬥神 清水泡茶
“我还以为这一次的邀请是专门找我的。”郑逸尘直入正题的说道,奥罗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表情有些沉寂。
郑逸尘这话一语双关,专门找他的那肯定是和扭曲信息有关的,以扭曲信息为主的,但这一次的交流会不是专门找郑逸尘的,他只是邀请中的一员,就是占据的重要性更高的一员。
那问题就来了,这一次的交流会不是以扭曲信息为主要目的,而是以世界防护组织为主要目的,这条龙现在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信息了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奥罗倒了两杯茶之后说道:“情况出现的很突然,所以就先这么做了。”
“……”
“怎么了?你胃疼?”看着郑逸尘露出的一副胃疼的表情,奥罗不解的问道,他现在面前面对的是个炼金傀儡吧,露出这种表情,这条龙的本体那边在干什么?
“不,我肝疼。”郑逸尘微微的呼了口气:“讲真的,从接触到了古代遗迹到现在,我就没有消停过,除了过年那两天……”
“呃,还是你身边的人太少了吧。”对于郑逸尘的抱怨,奥罗报以同情,这个要怎么说呢,对于有能力的人,表现的太好了,上司们总是想要让那些有能力的人表现的更多。
哪怕他们日常的表现已经远远的超出了绝大部分人了,可上司就想要让这样的人表现出来自己的极限,闹呢,奥罗也是深有体会。
郑逸尘应该没有什么人逼迫吧?还是说他也是上头有人的?
“不,我自己给自己找罪受,这件事能详细给我说一下?不能我就带着这些直接离开。”
“威胁可是不对的。”奥罗看着郑逸尘手里拿着的东西,尝试跟这条龙讲讲道理,他觉得郑逸尘拿出来的东西相当的重要!
網遊之末日黃昏 沐日海洋
虽然对圣堂教会最新发现的事情来说可能没有任何影响,但对扭曲信息方面的研究必然有着极大的帮助,发给他的邀请函就是以那个为主的。
按照正常的流程,交流会结束,圣堂教会的目的达到了之后,也会有人专门的联系这条龙,额外的进行一些交流的,只是那个步骤因为郑逸尘主动找上门来,就给略过去了。
这条龙也因为邀请函误会了什么,甚至额外的准备了一些干货,这东西可不能错过。
“这是威胁吗?我只是付出之后想要得到同等的回报,你以为我接触到古代遗迹忙到现在是什么原因?啊?”
“……我觉得你之后可以争取一下当世界防护组织的副会长。”奥罗看着郑逸尘肝疼表情,有点无奈的说道:“讲真的,就你做的这些事情,我都支持你跟魔女在一起。”
“但你的支持并不能改变什么。”郑逸尘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个人的支持和祝福,放在他这个层次上,有什么用呢?就是好听的话而已,若是换成教会的教皇这么开口。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对方敢这么说,大陆就敢因此而震动,蛐蛐一只小胡子这么说,有毛用?
“赶紧说,我想要知道的现在能不能说。”
“不是,先说说我刚才的提议,你看那个副会长……”
“我很忙。”郑逸尘打断了小胡子的话,能轻易得到的东西,未必是好东西,哪怕这个身份听起来很高的样子,可这个世界防护组织还有很多内幕都没有明了呢。
就这么同意下来,是不是傻?更别说提出这个的还是一个小胡子……先把事情弄清楚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