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線上看-第1270章:狂風呼嘯(新的一年求月票!)讀書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略显暗淡的灯光之下,数十把黑色的椅子摆在舞台上,头发花白,发型桀骜的指挥,背对着观众,站在指挥台上,双手轻轻扬起。
恢弘的弦乐响起,然后明亮的管乐加入,打击乐在最后加上了一记重锤,澎湃的音乐之中,全场的灯光渐渐变亮,突然间,指挥双手一收。
澎湃的音乐戛然而止。
谭伟奇抬起头,看向了前方,高亢的声音响起: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
且就随缘去吧……”
初时只是清唱,随着他的歌声,各种乐器依次加入。
当他唱到指尖弹出盛夏时,竖琴叮叮咚咚加入。
唱到“心之所动”时,打击乐器加入,等他唱到“且就随缘去吧”时,现场的所有乐器,都已经依次加入,一字一层,一层层一叠叠,像是一道道的海浪铺面打来。
狂风!
刹那间,全场都被镇住了。
这种唱法,这哪里是起风了?这简直就是狂风呼啸!
能够把《起风了》唱成这样的,这世界上能有几个?
这种舞台效果,这种台风,让全场的观众们,专业的音乐人们,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逍遥小神农
原来,现场和一整个满编的顶级交响乐团合作,是这种效果!
这种演出和歌唱,往日里往往只会出现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里,而现在,却出现在东原大学校歌赛的舞台上。
唱完“随缘去吧”,谭伟奇猛然一挥手,然后在空中顿住。
他的身旁,指挥的手压下。
像是有一个无形的旋钮在扭动,大部分乐器由强转弱,然后慢慢消失,充盈耳朵的音乐,变得越来越弱,只剩下若有若无的弦乐,以及沙锤的声音在响。
“沙沙~沙沙~沙沙~”
像是风吹动了树叶。
狂风乍现,然后突然收止。
这种感觉,像极了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而那种音乐从落针可闻,到震耳欲聋之间的动态,一个乐器和上百个乐器同时发声的层次感,是通过音响和耳机,不可能感受到的。
而在这样的舞台上,谭伟奇依然是那个绝对的焦点。
他轻轻迈步,声音低沉下来,极弱的声音下,依然稳如狗: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身为天赋超群,而且经过最顶级学院派训练的新生代歌手,他不但凭借自己的实力,压下了整个交响乐团,还将《起风了》这首歌的动态范围,提高了好几个等级。
强可如暴风肆虐,弱可如微风拂面,连发丝都只是轻轻吹拂。
情绪也由此,分成了无数的层次,一层层撩拨,一层层推进,忽而高亢忽而低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搅得人忽上忽下,揪心又激动。
面对谷小白,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等闲视之,这一刻,谭伟奇火力全开,拿出了全部的实力。
这是绝对的实力,只是凭借这唱功,这舞台上,他就可以称王称霸。
台下无数的音乐人都听得目瞪口呆。
上一次被一个年轻人震慑还是谷小白上台。
虽然年轻,但谭伟奇已经可以称之为殿堂级的歌手。
一力降十会,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更别说,他不但有力,他还会。
科班出身,丰富的理论知识,配上卓越的天赋和名校的历史传承,有自己的同学老师们助阵。
这一刻,谭伟奇已经统治了舞台。
再加上高大的身躯,俊美而带点异域气息的面容,谭伟奇真的像是舞台上的王子。
后台,柳才七双拳紧握,紧张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场比赛的出场顺序,基本上是由前辈们安排的,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名次,任意选择出场顺序。
通常安哥为了节目效果都只会微调,不会动太多。
不过,让谭伟奇先出场,这个是校领导的决定,毕竟人家柴院没牌面吗?人家都全员出动来助阵了,不是开场,也要是压轴啊!
现在还是大夏天呢,那么多人一直西装革履地准备等到结束,恐怕也没办法好好欣赏这场校歌赛,干脆就直接开场吧。
毕竟远来是客,总得照顾一下客人的感受。
谷小白对顺序完全无所谓,之前还问了柳才七想要在他之前还是在他之后。
柳才七真的不想在谷小白之后唱歌,她担心自己听完谷小白的歌之后,会失去信心。
但她没想到,只是谭伟奇上台,她就已经紧张到无法呼吸了。
好强!
好强!
神魔游戏 盛月公子
强到离谱!
这就是顶级歌手的实力吗?
自己也按照小白的笔记认真练过了,为什么还是唱不上去。
为什么同样一个音,他唱起来那么轻松!
而且他还是一个男生!不是说男生音域比女生低吗?
这个世界上,厉害的人好多!
柳才七握着自己的吉他,手指都快僵硬了。
然后她就听到了鲁可的声音:“小七,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紧张。”柳才七的吉他是刚学的,其实她本来是想要选择键盘乐器当入门乐器的,可她试了试,键盘乐器真的太大了,她小小的身材,真的背不动。
而且身边会弹吉他的人不少,鲁可就是她的半个老师。
借鲁可的吉他弹了几次之后,她就慢慢入了门,后来在社团、同学、老师们的教导下,她的技艺也开始精进。
只是,现在她却紧张地把吉他谱都快忘记了。
“我陪你上台好了,我帮你弹琴。”鲁可道。
“真的?可是鲁可你马上也要上台了。”柳才七道。
“没关系,我在后台呆着也紧张,不如上台熟悉一下。”鲁可道。
“大可你对我最好了!”柳才七开心地跳起来,这才发现鲁可还抱着个什么东西。
“大可你抱的什么?送给我的吗?”
“呃……”鲁可把盒子递过来。
柳才七打开了那盒子,发现里面是一个红色高跟鞋。
“我……我不是要唱那个《红色高跟鞋》嘛,完全搞不懂,所以就买了一双……马上就要上台了,我留着也没用……我只认识你一个女生。所以,送你了……”
鲁可的脸,比那高跟鞋还红。
“噗嗤……”柳才七笑喷了,“你……要送我高跟鞋?”
再想想鲁可这个傻大个跑去买高跟鞋的模样,更是心中好笑。
“你不喜欢?”鲁可有些不好意思。
女生好难懂啊,到底该送女生什么啊,难道送月票?
“大可你是不是嫌我太矮了?”
“没有,绝对没有!”
“哼,那就好!”柳才七昂起头。“我很喜欢……”
台上,演出结束了,谭伟奇和交响乐团谢幕下场。
全场的掌声雷动。
“安可!安可!”
“太好了!”
“投票投票!”
“这一个月票都给你了!”
柳才七等到欢呼声渐渐低了下来才走上台,她的身后,鲁可静静坐在了吧凳上,轻轻一拨,吉他弦响。
柳才七双手捧着话筒,听着鲁可的拨弦声,脑海中浮现了那红色的高跟鞋,和鲁可比高跟鞋还红的脸。
微微一笑。
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Hoo~~~Ooh~
Whoa~~whoa~
Hoo~~~Ooh~
Whoa~~whoa~”
清澈的少女吟唱,响彻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