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u7o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笔趣-第3929章帝玲瓏推薦-e8ka8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小說推薦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能不疯?
要知道,以前的执法盟主,一眨一瞬,可安稳修行千百年,但现在,现在这是什么鬼地方,偏偏就僵在了这里——
而且她越想越是生气,她真的想痛快点,不想再跟苏金耗下去。
虽然执法盟主知道,哪怕在这里一百年,外面也不过才一年,可这才刚刚过三个月,她就烦了,甚至可以说是暴躁。
“仙、仙子三思啊——”
苏金举起双手,就差摇白旗了,忙说道:“我心想你不告诉我你是谁,这不存心讨厌我呢不是,我怎么好意思找你。”
执法盟主崩溃了。
“拜托你早点悟道,将你真正的衍化力量施展出来!我受不了你了!”执法盟收起冰刃,她到现在才确定了,这个家伙是除了记得他自己名字外,什么都‘忘记’了!
“哎,哎,悟道——”
苏金眼神带着疑惑,“悟道是啥?”
“你真以为不敢杀了你?”执法盟主再次把冰刃举向苏金,恨的咬牙切齿。
“嗯嗯,知道了,我早悟道。”苏金只好先奉承下来,直到对方把冰刃放下,他才松了口气。
“你接下来要去干嘛?”执法盟主问道。
“东边儿的田地旱了,去浇水——”苏金认真的点了点头,如实回答。
执法盟主发觉自己跟苏金待在一起,智商简直都要不够用了!她就不该问,是她多嘴!
心境还无法平复。
执法盟主转过身,说道:“你不是会打猎吗?以后每天都要给我送只烧鸡过来——”
“田旱着呢……”
“咔咔~~~”
东边儿的田头上空,乌云大作,执法盟主放下抬起的手,直接朝着洞府方向走去,待她消失前,清晰的声音也传向了苏金耳边儿。
“记住,我叫帝玲珑——”
仙子,名叫帝玲珑!
品,苏金还在细品,心道真是好听,不过他怎么感觉,对方好像跟自己有仇一样,而在这蛮古大荒之中,抓只鸡得靠运气,哪里每天都能抓啊——
不过仙子要求了,苏金感觉再危险也要尝试一下。
于是,尝试了大半天,直到夜幕降临,帝玲珑都还没等到苏金过来。
“仙子。”
大半刻钟的样子吧,一道心虚的声音才出现在洞府外——
“说。”帝玲珑从洞府上,飘然落下。
苏金举了个鸡窝,“鸡没抓着,明天再试试吧,我给你煮点别的。”

玲珑捂着眼睛。
没招了。
她真的是没招了。
努力,帝玲珑努力不让自己流露出杀意,问道:“那这窝蛋给姑奶奶煮了吧!”
“别,蛋生鸡,明天把它孵上,以后给你顿顿做烧鸡——”苏金跟帝玲珑告辞。
不过,那种让他感觉很熟悉的香味儿,再次扑面而来,帝玲珑在跟着!
“怎么?到你家做客,不欢迎?”帝玲珑道。
“欢迎,当然欢迎。”
“……”
三间小楼外。
苏金正在十分娴熟的生火做饭——
帝玲珑越想越是荒诞,看着那道忙碌的身影,真不知道苏金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难不成,这还能让他蜕变成无敌强者?
“今天你可是有口福了。”苏金点燃柴火,又在一旁支了个烧烤架,继续道:“昨天有些野鹿在一座山上舔着山盐,摔了一只,被我背回来了。”
苏金忙里忙外,不一会儿,整根的鹿腿便架在了烧烤架上——
“一会儿再给仙子一个惊喜。”
“……”
星光褶褶。
凉风习习。
经过将近一个多时辰的忙碌,九菜一汤,齐活!而重头戏也被苏金搬了上来,那是苏金烧制的一口陶罐。
罐子上的封泥被他打开,紧接着一股果香弥漫开来——
“酒?”帝玲珑盯着苏金,这家伙竟然在这里过起了生活!
“山林里的野果酿的,好几种,我看了鸟雀在吃,就能分辨有没有毒。”苏金拿起竹子做的杯,给帝玲珑倒上。
帝玲珑把目光看向桌面——
凉拌蔬果,烧鱼,烫、还有一些她叫不出名字的菜,这些菜的中间,留了一个相当大的空位!紧接着一条烤制金黄的鹿腿被苏金放了上来。
“尝尝看。”苏金好像很期待帝玲珑品尝后的表情。
帝玲珑和苏金对视了好久,没有发现一丝异样后,才拿起竹筷,随意夹了一片凉拌蔬果——
“甜的?”帝玲珑问。
“我怕不够甜,榨了一些汤汁上去。”
帝玲珑接着就看着苏金用石刀片了一些烤鹿腿给她,她迟疑了一会儿,因为在苏金的‘那种’眼神下,她也不好不吃!
入口——
即化!
帝玲珑明显感觉到了意外。
她发誓,过去一万年内她都没像今晚吃的这么多,加在一块都没有!而且那果酒也堪称极品,加上再配合鹿肉一起,
简直绝配。
“好吃吧?”苏金忍不住问道。
帝玲珑脸色微变——
她怔怔的盯着苏金,“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只有你和我吗?”
“缘分,缘分呐。”苏金笑道。
“那是因为,你是一个神!足以和我媲美的神!”帝玲珑说。
“不可能,我倒是想呢,可我是人,没仙子那般飞天遁地的本领。”苏金摇头。
帝玲珑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假的!你,你醒醒!这房子,是你用力量凝化出来的,不信你看!”
嘭~~~
帝玲珑直接挥手斩开了房屋——
不过下一秒,帝玲珑就呆在了原地,这房屋……她亲眼看到是苏金抬手凝化而出,刚刚她这一击虽然不算太用力,但只要是神力凝化,这一击足以将苏金的神力打散——
但现在!
一根根房梁,全都出现在帝玲珑眼中,她甚至感觉这三间小楼就是真实存在的一样1
“假的!你信不信!”帝玲珑把饭桌也掀了,菜洒落了一地,她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指着那些田地,“所有都是衍化出来的,你种什么种!你我本是死敌,醒过来和我一战!”
轰轰轰~~~
田地被掀开,一片狼藉!
苏金楞在了原地,不知道帝玲珑为什么会如此火大!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都得来不易。”苏金低头,最后他缓缓说道:“你走吧——”
帝玲珑稍微清醒了一些。
她眼睁睁的看着苏金转身,看着他拿起掉在地上的鹿腿,再抱出角落里的一窝鸡蛋,向东边儿的河道走去。
帝玲珑消失了,她没有出现在自己的洞府,而是一步,天涯海角!
内心积攒的怒气,仿佛越来越盛,越来越盛!
帝玲珑从来没有这么暴怒过,她是谁!执法盟盟主!苏金忘记了,她可没忘记!
“我要出去!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帝玲珑在这三月之间,已经受到了他的影响,再这样下去,她恐怕都不知道自己是执法盟盟主了!
咔——
帝玲珑手中的冰刃,直接连连朝着虚空斩去!
但她斩在虚空的痕迹,却是一道金色疤痕!
嗡嗡嗡~~~
一片又一片金色神字,显化在了虚空之中!帝玲珑看的眼花缭乱,好像看到了浩瀚的神族史记,但在她盛怒之时,哪里还有所顾忌?大衍规则直接衍化出一道万丈方圆的金色巨锤,狠狠朝着钟壁上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