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zql笔下生花的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勝利相伴-l3cqw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胜利
阳光从战场的东方升起,朝霞将刀光映照成了闪亮的红色。
战场上一片混乱,只有一骑重骑,不顾马力地狂奔,朝着奔逃的中军敌将指挥疯狂逼近。
于此同时,大路侧面也涌出了一支骑军,一员小将突然冲出队伍,挥舞着骑刀朝着中军敌将杀去。
几名夏人亲军拨马过来挡住小将的去路,转眼便被小将以高明的刀术在对冲中一一砍翻。
前方再无阻挡,小将已经看到敌将眼中露出惊惧之色,拨转马头朝自己迎来,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
就在这时,却听后方一声爆喝:“罔萌恶贼,纳命吧!”
小将在高速的奔行中,眼睁睁地看着一支长箭追上了敌将的脖颈,接着猛然从他头盔链接着的皮甲铜钉护领中透出来掌长一截箭杆,箭杆头部,是长达两寸的恐怖箭头!
破甲锥!
靠!小将只来得及低骂一声,将骑刀翻转,刀背从还未倒落的敌将脖子上一划,便从他身侧电掠而过。
敌人被他人射杀,他也就不屑再取其首级。
不过心中怒极,小将将马头拨回,不顾周围破胆奔散的夏骑,举刀指着刚刚发箭毙酋的重骑,愤愤地喊道:“何人敢抢小爷的功劳?!露出脸来!和小爷单挑!”
重骑将手中名贵的兴州宝弓放入弓囊,取下头盔:“小民是宋军,权指挥环州弓手下蕃吴存之。没敢请教小将军尊姓大名。”
两人在各自手下心目中都是大英雄,周围乡弓手和蕃勇敢们见到吴存之被人用刀指着,立即拍马围了过来。
小将的手下们近日也全靠他,才与夏人安然周旋,逃出生天,甚至还立下大功,将功赎罪,现在也打马过来,摆成冲锋阵型。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又是一队重骑打马过来:“贾伯岩!你要干什么?!把刀给我放下!”
小将正是贾嵓,见到来人和吴存之一样的装束,不由得叫道:“你谁啊?!小爷用得着给你面子?”
来人松开手里的叶锤,学吴存之将头盔取下:“怎么着?要不要跟我单挑?”
贾嵓吓了一大跳,滚鞍拜倒:“哎哟哥哥息怒!你这戴着个铁罐头瓮声瓮气的,真没听出来……”
“贾伯岩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要是收不起京中浪荡子弟那一套,就别到军中厮混!”
“武艺再高强,那也是祸害,说不定哪天脑袋就给军法队收了!”来人正是狄咏,只见他面色铁青地喝道:“你们不去追击罔萌讹,还敢阻拦我军进剿?”
“是是是哥哥你先息怒……”狄咏跟前,贾嵓屁都不敢冒一个:“呃……哥哥说这将领不是罔萌讹?”
狄咏懒得理他,对吴存之拱手:“哥哥,这小子自来蛮横,我替他给你道个歉。”
吴存之不在意这个:“怎么?不是罔萌讹?”
狄咏说道:“不是,俘虏交代,这是西夏驸马都尉诃洛令支,此次夏军的副将。”
吴存之说道:“那我去追……”
狄咏一把抓住吴存之的马头缰绳:“马力不行了,追击的事情交给轻骑,这次环州之役多赖哥哥嫂嫂,如今环州已安,我也不敢再让哥哥冒险。”
说完认真地道:“别忘了,嫂嫂还在环州等你呢。现在我还要指挥战场,环州,兄弟想暂时拜托哥哥镇守。”
吴存之看着战场局面,宋军和蕃骑还在四处追杀被分割的夏军,这是胜局已定:“那我换匹马,这就回去。”
狄咏翻身下来:“哥哥拿我这照夜白将就着,左右不过三五日。”
吴存之也不矫情,取过自己的兵器弓箭挂上,又去诃洛令支脖颈处折断箭杆,收了那枚破甲锥,这才翻身上了狄咏的马:“那我就在环州,静候太守捷讯。”
说完一带缰绳,朝环州驰去。
贾嵓这才小心翼翼地靠过来:“哥哥,这……谁啊……”
狄咏斜着眼看了贾嵓一眼:“打完这仗,自己去跟吴大哥道歉,呵呵呵,他可是蜀国夫人的老部下,当年为了救涪国公,在囤安寨外掉了一条腿。你这事情都不用传到夫人那里,便是孙干臣听见了,都绕不了你!”
贾嵓立马就傻眼了:“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狄咏翻身上了部下牵过来的一匹马:“还不跟我去追敌?我也听听你们如何在敌后熬下来的……”
……
汴京城。
孙固拿着一封奏章,兴致匆匆地大步来到偏殿,脚步不像一个老头。
“捷报!”孙固在偏殿门口先给赵顼见了礼:“陛下,环州捷报!”
“哦?”赵顼放下笔:“拿来我看!涪国公呢?”
“涪国公还在整理狄咏以前的奏章,还有……资料,说是随后就到。”
狄咏的奏报里,环州之战也非常惊险,先败而后胜。
洪德砦被破,守将被杀,另一边的贾嵓主动放弃广恩砦,这在过去的宋朝,是坚决不被允许的,贾嵓是失地之罪。
但是苏油坚决反对这样判定前线将领的过失,认为在势均力敌的战争中,前线要地的反复争夺,本来就是正常现象。
种种迹象表明,贾嵓的战心是非常积极的,不断袭扰夏人,有效地阻滞罔萌讹,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让屯田的熟蕃和弓手得意撤退,将环州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孙固是老派的大臣,对武将极度不信任,认为这是苏油在替边军失利遮掩。
其实这也不怪老头,大宋这些年虽然开疆拓土,但是总体来说,就没有打过什么硬仗。
苏油打谅祚,铁鹞子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披挂;
王韶打河湟,欺负的是青唐土著;
南海那边拓地万里,依靠的是另一兵种——水师。
也就是说,大宋在孙固那样的老臣心目中,这十多年来的大胜,并不能说明大宋如今军力就已经强盛到了不可一世的程度。
其实苏油也非常赞同孙固的这种看法,要是没有新军的话,老头的判断大概率的是正确的。
但是新军归苏油管,还保着密,老头也不是很清楚新军的威力。
在亲历过庆历年间那种让夏人得以立国的大败,经历过真宗朝辽人铁马直进千里毫无阻碍杀到澶渊的老臣心目中,大宋现在还没有和敌人的重骑正面对决中获得过胜利,就不能说明大宋已经具备了覆灭拥有重骑的敌国的能力。
老头在这一点判断上,其实也完全正确,后世金国的铁浮屠一出来,几乎破尽周边诸国。
待到轻重骑兵集群相结合的战术,被文明蝗虫鞑靼人整合了出来之后,蒙古骑兵的威力,最终达到了冷兵器时代的巅峰。
因此老头对环州战局一直颇为担忧,也就无怪现在的欣喜。
孙固拿着奏报,就着地图给赵顼讲解此战的战局。
这一战当中,好多传奇。
贾嵓和狄咏,在事先就利用望远镜和日光反射,还有那什么灯语,相隔十五里就商议好了里应外合之策。
渭州退伍的义勇弓甲吴存之的新妇李辛娘,献计在城头骂退了夏人。
被贬到环州效力的原郑州轴承厂厂正石勇,先是发明了榆树大将军炮,这东西发挥了关键作用,守住了已经被攻破的环州城。
之后又用了一天的时间,便造出了三百幅半身马铠,重骑长枪。
罔萌讹的错误,在连夜撤军且离开了中军,夏人就跟宋人被炸药炸开城门一样,也万万意料不到,宋人居然能够在夜战里出动重骑冲阵,同样一下子给彻底打懵了!
宋人给打懵了,好歹还有榆树大将军救场,夏人懵了,那就是破阵覆军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