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高月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封侯討論-第四百四十九章 攤牌閲讀


封侯
小說推薦封侯封侯
入夜,陈庆在被子里躺下,被子里暖烘烘的,躺下的那一瞬间,舒服得他轻轻哼了一声。
“怎么了?”吕绣搂住丈夫脖子笑问道。
“中午遇到了巧云,挺尴尬的。”
陈庆便苦笑着把他在厨房遇到赵巧云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了妻子,但他还是把最尴尬的那句话隐藏了。
吕绣吃吃地笑了起来,“我知道的,阿樱都告诉我了,说你红着脸把面片吃完,然后跑得跟兔子一样快。”
“这个死丫头,怎么能这样说我?”
“你以为她傻,告诉你,她们两个精得跟猴子一样,啥都明白,不过呢!今晚另一个妮子估计也睡不着了。”吕绣意味深长地笑道。
极品修真少年
“阿莲?”
“你在装啥?”
吕绣轻轻在丈夫耳朵上咬了一口,咬牙切齿道:“明明知道我说的是巧云!”
陈庆愕然,“我没有装啊!”
“你真不知道?”吕绣见丈夫不像假装。
“知道什么?”
“没什么?”
吕绣打了个哈欠,摸着肚子笑道:“小家伙睡着了,我要陪他去了。”
今天陈庆着实累坏了,一阵强烈的困意袭来,他闭上眼睛,悄然睡去…….
吕绣却慢慢睁开眼睛,她可睡不着,她是女人,女人太了解女人,每次说到丈夫时,赵巧云都要岔开话题,她便猜到了赵巧云的心思,越是不愿提及的人,越是在她心中分量重。
吕绣当然也能理解,是自己丈夫把她从魔窟里救出来,又在她被别人欺负的时候关心她,她一颗心早就牢牢地拴在他身上。
只是这小妮子害怕自己把她赶出去,她半点都不敢提及,把对他的眷念深深埋在心中,说起来也是蛮可怜,她如果不是帝姬身份,说不定自己还能成全这个师妹,可偏偏她的身份让人尴尬。
胡思乱想中,吕绣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而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小院里,另一个娇小的身躯也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他高大英武的身影和他吃面时香甜的模样。
‘他喜欢我胖一点!’
黑暗中,她捏了捏腰肉,喃喃低语,“可是我已经够胖了,再胖就成小猪了。”
一夜无眠。
………
杨奇终于被摊牌了,窦清以杨奇的书法达不到自己要求为由,取消了抄写十卷金刚经的订单,逼他退还定金。
可二十五贯钱早已成为妹妹的嫁妆,跟她出门了,逼死杨奇也还不出来。
窦清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要求杨奇提供一个有价值的情报。
房间里,窦清冷冷道:“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借钱给你吗?因为你根本就还不起,我在雪中给你送炭,帮了你天大的忙,我也知道你还不起,没关系,我也不要你还钱,你只要给我一个满意的机密情报,我一个汴梁的朋友需要,你懂吗?我欠了别的人情,我也要还,你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们就两清了。”
杨奇痛苦地扯着头发,“我这个差事不容易,如果被发现了,我会丢掉饭碗的。”
窦清见他对严重性还看不透,居然担心丢掉饭碗,这可是丢掉小命的好不好!
窦清哼了一声道:“这已经是我给你的最大让步了,要不是我欠别人人情难还,我会稀罕你的机密,和我做生意有什么关系?
你若不愿意就算了,我不勉强,我等会儿就直接去找你妹妹,把她的嫁妆钱要回来。”
“别!千万别去。”
杨奇吓得面如土色,拼命摆手,“她会被夫家休掉的。”
“你也知道钱重要,那你怎么不考虑我的难处?二十五贯钱啊!可不是两百五十文,我这个大掌柜不吃不喝不养家,五个月才积攒到这么多钱,你以为一个情报就能值这么多?我是看你可怜,给你一次机会,要不然我去找牙人,花十贯钱就能搞到情报,姓杨的,你不要不知好歹!”
“好吧!”
杨奇终于被压垮了,抱着头哭丧脸道:“我们说好了,就一次!”
“废话,当然就一次,这种亏本生意你以为我愿意做?但我得告诉你,情报必须我朋友满意,否则我直接去找你小妹。”
“我知道!我知道!千万别去找她,我给你们一个甲级的情报,最高级别的,如果你朋友还不满意,我就没办法了。”
窦清当然知道甲级情报,那是统领或者知州以上级别的将官才有资格知道,他暗暗庆幸自己找对人了,别看杨奇职务不高,却能接触到最机密的情报,这就叫县官不如现管。
“我警告你,别跟我玩花花肠子,我不是傻子,是不是甲级情报我有办法鉴定出来,另外你胆敢告发,那你的家人一个都休想活命!你最小的弟弟叫杨韧,在仁和私人学堂读书,可别以为我不知道。”
杨奇颓然点点头,“明天中午,我怎么找到你?”
“你来雪川酒楼二楼的梅花堂,到时我请你喝杯酒。”
窦清转身走了,杨奇仰面瘫坐在椅子上,简直让他欲哭无泪,压力实在太大,他不得不屈服,若不是他事先被内务营选定,这次他就会真的完蛋了。
……….
节度府官房内,陈庆正负手来回踱步,他昨天把吴阶的信件忘在官房了,今天才想起来。
吴阶的信不长,但在语重心长地提醒他,作为武将,凡事多向朝廷汇报,不要擅自做主,不要辜负官家的信任。
虽然信中没有明指什么事,陈庆也知道,一定是说自己在蜀中募兵之事,按理,在蜀中募兵这种大事确实要通报朝廷,但如果通报朝廷,等朝廷批准,来来去去至少半年时间,黄花菜都凉了。
正确的做法是,先做起来,同时通报朝廷,如果朝廷不同意,换个名目就行了。
只是吴阶生性谨慎小心,从不做愈规之事,一个朱胜非就能把他捏得死死的,尽管他是好心提醒,但陈庆也绝不会受他的影响。
不过吴阶的来信从某种意义上倒是提醒了他,自己在蜀中募兵一定惊动不小,蜀中地方官肯定会通报朝廷,现在还不是自己肆意妄为的时候,他要考虑吕颐浩的处境,所以多少得给朝廷一点面子。
幸亏周宽考虑得周全,给巴蜀官府的备案是用招募屯田青壮的名义,否则麻烦大了。
想到这,陈庆提笔给枢密院写了一份正式奏折,同时给吕颐浩写了一封信,给枢密院的奏折中说得很明白,自己是在招募临洮垦荒团,军队粮食无法保障,他需要招募一万民夫在洮水河谷屯田种粮。
同时阐释自己的困境,西夏出动二十万大军和他争夺熙河路,还有伪齐军参与围攻自己,形势对自己非常不利。
在给吕颐浩的信中多写了几句,说到了自己必须抓住金兵和伪齐无暇顾及西北的机会,迅速壮大力量,一旦金兵和伪齐重返川陕,他就会面临西夏和金国以及伪齐的三面夹击,那时局面就危险了。
写完了信,陈庆把信交给亲兵指挥使颜骏,让他安排两名亲兵去一趟临安,把信交给吕颐浩。
陈庆刚坐下来,朱遂便在门口道:“内务王将军有急事求见!”
半脸女王
陈庆还正向派人去找王浩,没想到他主动上门了,他点点头,“请他进来!”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封侯》-第四百四十八章 廚遇推薦


封侯
小說推薦封侯封侯
“什么重要情况?”
“是关于西夏军,他们在巩州建设军城。”
陈庆摆摆手,“我们去军营说!”
北大营就在一里外,陈庆的中军大帐也在北大营内,现在是非战时,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节度府内,可一旦进入战时状态,他大部分时间就会在军营内了。
进了大帐,正面摆放一架沙盘,大小和一张乒乓球桌差不多,这是小型沙盘,只有秦州和巩州,更大的一座沙盘还在制作中。
陈庆派人去把杨再兴、高定、刘璀、刘琼四人找来,对他们四人道:“呼延将军说,巩州出现了敌情,我们一起来听一听。”
陈庆把木杆递给了呼延通,呼延通用木杆指着通西县道:“先说通西县,通西县的百姓全部被西夏军强行驱赶出来,死了百余人,卑职已派人把他们接到陇西县安置了,卑职随后派斥候去通西县打探,发现他们在修葺县城,里面的房屋全部拆除,估计是想用作仓城。”
“继续说!”
“卑职派出的探子又继续向北查探,发现西夏在定西县和通西县之间也修建了一座军城,还没有建成,但雏形已经有了,规模不大,应该还是后勤物资中转城,卑职几乎可以肯定,西夏大军一定会在通西县和陇西县之间再修建一到两座军城。”
杨再兴眉头一皱道:“这岂不是明摆着明年开春后,西夏将大举进攻陇西县吗?”
陈庆淡淡笑道:“很显然,对方是想切断我们与临洮以及河州之间的联系,他们一旦夺回巩州,我们就只剩下秦州和德顺州了,这就是曹保宗打的如意算盘,所以我就说他是纸上谈兵。”
众人都愣住了,不明白都统的意思?
陈庆笑道:“他一共有五万军队,他需要分散多少军队去保卫这些军城,就算他派一万军队保护沿途军城,那他剩下的四万军队怎么攻打陇西县?
他如果倾兵而至,那我只要在陇西县城内放一万军,然后我暂时放弃河州、临洮府和甘泉城,集中两万军队去攻打兰州,他怎么办?
全部撤退,耗费大量钱财修建的这些军城和物资粮草就这么白白丢了?我甚至只要把兰州洗劫一空,把钱粮物资囤放在定西县,我的军队再埋伏在黄河边,等他半渡而击……..”
杨再兴听懂了,“卑职明白了,对方问题就是,明明只有五万军队,却要做十万军队的事情。”
“一点没错!”
呼延通沉吟一下道:“如果对方增兵到十万呢?”
“有这个可能!”
陈庆呵呵笑道:“这又恰恰是我期待的,如果我们能把这十万人全部歼灭,那么二十年之内,西夏不敢再南下一步。”
说到这,陈庆见众人一脸瞠目结舌,又微微笑道:“但十万人全歼却不可能,曹保宗一定会留四万人左右守兰州,前提是他真有十万人,然后一万军守沿途补给军城。
他自己亲自统领五万大军来攻打陇西县,但我只要把他南下的六万大军全歼,兰州的西夏军也会全部撤退,何况我还有后手,会不会有十万军还是问题。”
都统的强大自信给了众人信心,呼延通问道;“那卑职现在该做什么?”
陈庆想了想道:“暂停开采硝石矿,命令五千矿工返回城内,集中起来训练,正常付给他们工钱,让他们参与守城,另外,这次你回巩州,带一批火油回去。”
停一下,陈庆又道:“西夏军要修军城就任由他们修建,不要打草惊蛇!”
……….
呼延通没有停留,他随即率领一千士兵和一千骆驼返回陇西县,一千头骆驼背负着六千桶火油,向西赶回巩州。
陈庆回到家里,妻子已经小睡,陈庆没有吃午饭,腹中着实饥饿难耐,又懒得和亲兵一起去吃饭,他便来到了厨房。
这时午饭时间已经过了,厨房里很安静,两位厨娘都去午睡去了。
陈庆隐隐看见一个穿着白裙的娇小身影在灶台前忙碌,他以为是某个偷吃的使女,便走进屋里笑问道:“还有吃的吗?”
娇小的身影一转身,陈庆愣了一下,居然是赵巧云。
“赵姑娘,你怎么在这里?”陈庆笑问道。
赵巧云俏脸通红,眼中有些慌乱,结结巴巴道:“我没有吃午饭,就过来给自己做点面片。”
陈庆见她已经煮好了一碗面片,便笑道:“好吧!我去外面酒楼。”
这个时候酒楼都结束了,或许茶馆可以找些点心充饥。
“将军!”
陈庆刚要走,赵巧云叫住了他,红着脸道:“你若不嫌弃,就把这碗面片吃了吧!”
陈庆笑道:“我当然不嫌弃,只是我吃了,你不就饿肚子了?”
“不会!”
赵巧云连忙道:“这里有现成的面,我再做一碗就是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陈庆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他接过碗,拉个小凳子坐下,刚要开吃,赵巧云又喊住他,“稍等一下!”
她又舀了一大勺肉末给他,红着脸道:“现在可以吃了!”
陈庆着实饿坏了,端起碗呼噜呼噜吃了起来,赵巧云见他吃得香甜,眼中闪烁着喜悦的目光,给锅里加了一瓢水,又开始和面。
陈庆嘴里含糊着笑道:“再多和一点面,我恐怕一碗不够!”
“好的!”
赵巧云动作熟练而又轻快,
陈庆飞快吃完,又把碗里的汤汁喝个底朝天,忍不住夸赞道:“味道真不错,这是我吃过最好的一顿面!”
赵巧云浅浅笑了起来,“那是你肚子饿的缘故,肚子饿了,吃什么都香。”
“有道理,蛮熟练嘛!以前都是自己做?”
赵巧云点点头,“以前在金国皇宫都是自己做饭,早就习惯了。”
陈庆在一旁看她和面,笑问道:“我听娘子说,你不想回临安?”
都市小神医 酒中仙人
赵巧云眼中露出一丝惊恐,“将军,你答应过我的。”
陈庆笑着点点头,“我当然不会勉强你,我就怕委屈你了。”
赵巧云低下头,小声道:“只要将军不赶我走,我愿意跟着你一辈子。”
这话有点歧义了,陈庆脸一红,连忙岔开话题笑道:“我发现你长胖了不少,感觉气色也好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呢!我胖得太快了,还不到一年,就胖了二十斤。”
“长胖点好,我喜欢胖一点…….”
陈庆把后半截话头咬住了,又差点有歧义了。
两人都不知该怎么说下去,气氛有些尴尬,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是余樱笑嘻嘻的声音,“巧云姐,给我也做一碗,我也饿呢!”
她一进门,脚下绊了一下,正好撞在陈庆的后背上,吓得她一声惊叫。
陈庆转身在她头上敲了一记,笑骂道:“这么大了还毛毛躁躁的,以后看你怎么嫁得出去?”
余樱又惊又喜,“公子怎么在这里?”
“和你一样,肚子饿,在等着吃面呢!”
“公子还没吃饭啊!夫人以为你中午不回来,那算了吧!我去吃点心。”
赵巧云连忙道:“你别走,我做了三碗,有你一碗呢!”
“那好,点心甜腻腻的,我才不想吃。”
余樱眉开眼笑坐下,她忽然又像坐在弹簧上一样,跳了起来,“我给去公子煎茶!”
陈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笑着把她拖了回来,“不用,我等着喝面汤呢!”
赵巧云眼角余光迅速瞥了一眼陈庆,目光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精彩絕倫的小說 封侯 愛下-第四百三十二章 拖戰鑒賞


封侯
小說推薦封侯封侯
五千骑兵浩浩荡荡杀来,在敌军两里外摆下了阵型,陈庆手提方天画戟,奔到一里处大喊道:“曹大将军,可敢来和我单挑?”
相距较远,有士兵听到后禀报了曹保宗,曹保宗冷笑道:“他还真是单挑上瘾了,阿宝将军,去成全他!”
嵬名阿宝是三名猛将中唯一没有上阵之人,他不是借来的,就是军中大将,嵬名阿宝亲眼目睹了陈庆的武艺,他心中一阵阵发憷,但军令如山,他不敢不从,只得硬着头皮大喊一声,“某家来会你!”
他一催战马,提着六十斤重的合扇板门刀便向陈庆冲去,他的特点是刀法凶狠,力大无穷,但没有诸如流星锤、飞刀之类的特长,比较普通。
这时,副将尚东延感觉有些不对,他低声对曹保宗道:“对方人数是不是有问题,我感觉好像远远不足一万人。”
曹保宗哼了一声,“敌军另一部分军队必然埋伏在后面,陈庆亲自为诱饵,诱引我们追赶,他以为我看不懂吗?我已派人去查探了。”
尚东延急向远处眺望,十几里外,他也隐隐感觉到了似乎暗藏杀气,这时,一名探子疾奔而来,抱拳禀报道:“启禀统领,宋军约有五千人埋伏在十几里外的山岗背后。
众将信服,一起躬身道:“大将军明察秋毫,卑职佩服!”
曹保宗得意大笑道:“陈庆以为我们是西夏人,不懂兵法,他一万军队无法战胜我们两万人,只能用埋伏诱杀我们的骑兵,然后再反转全力进攻,这才有获胜的希望,我怎么会遂他的意?”
他立刻喝令,“传令骑兵准备从两侧包围,不准陈庆逃掉。”
……..
战场上鼓声如雷,陈庆和嵬名阿宝较量了四十个回合,不分胜负,所有人都看得惊奇了,这嵬名阿宝敌不过李承晃十个回合,居然能和陈庆激战四十个回合,简直不可思议,是陈庆发挥失常,还是嵬名阿宝发挥神勇?
“主帅,好像有点不对!”
尚东延看出了端倪,陈庆分明没有使全力,更像是在试探对方武艺。
曹保宗的武艺也不错,他也觉得不对,立刻喝令道:“传令召回嵬名阿宝!”
“当!当!当!”
锣声敲响,这是收兵的信号,嵬名阿宝刚准备撤下,异变却发生了,陈庆战马骤然加速,方天画戟劈出,速度快了数倍,嵬名阿宝措不及防,被一戟斩断了脖子,人头落地。
西夏军一片哗然,陈庆举戟大喊,“进攻!”
“咚!咚!咚!”宋军战鼓声敲响,五千骑兵骤然发作,向两里外的西夏军杀去。
曹保宗也大喊道:“弓箭手准备,三军准备迎战!”
三千西夏弓箭手刷地举起弓箭,对准了铺天盖地杀来的宋军骑兵。
战场上黄尘滚滚,宋军席卷杀来,西夏五千骑兵分成南北两军,准备包围宋军,截断宋军退路。
陈庆冷笑一声,喝令道:“传令全军撤退!”
“呜——”
撤退的号角声不断吹响,宋军骑兵如长龙调头,就地打了一个旋,向南面撤去,很快便脱离了战场,但速度却渐渐变慢了,似乎在诱引对方骑兵追赶。
曹保宗看得清楚,果然不出自己意料,对方想诱引自己骑兵前往伏兵之地,他也喝令道:“不准追赶!”
西夏骑兵停止追赶,数里外的宋军骑兵也停了下来,开始重新列阵,似乎打算第二次发动攻势。
双方在旷野中对峙,时间一点点过去了,曹保宗看了看天色,天色已经不早,难道宋军想和自己夜战不成?
这时,副将尚东延猛然醒悟,催马上前急声道:“大将军,恐怕对方的目标是我们粮车辎重!”
曹保宗一怔,难道真是这样?
一名骑兵飞奔而来,翻身下马连滚带爬奔到曹保宗面前禀报,“大将军,宋军两千骑兵袭击我们后勤辎重,弟兄们抵挡不住,伤亡惨重!”
曹保宗顿时呆住了,这时,后面士兵忽然喧哗起来,曹保宗慢慢回头望去,只见远处浓烟滚滚,火焰腾空,正是他们后勤辎重存放之地。
不光是曹保宗,所有将领都惊呆了,这时,远处传来号角声,陈庆军队调转马头撤离了。
曹保宗几乎要气疯了,大吼道:“给我追,我要亲手杀了此贼!”
“大将军不可,前面有埋伏!”
曹保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没想到敌军袭击后勤辎重,关键就是被这个该死的埋伏之军欺骗了。
这下没有了粮食该怎么办?
曹保宗忽然想起在后勤营的军师李太越,急问道:“李军师如何了?”
“大将军,李军师中了三箭,身负重伤,不知能不能撑住?”
曹保宗对尚东延吩咐道:“传令大军向北撤军,实在没有吃的,就杀马吧!”
曹保宗长长叹了口气,催马向北面奔去。
………
李太越中了三箭,其中一箭射在胸口,形成了致命伤,几名西夏军医正在对他进行抢救。
曹保宗走上前,一名军医向他摇摇头,表示已经无力回天。
曹保宗上前跪下,握住李太越的手,忍住悲痛问道:“军师怎么样?”
李太越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看见曹保宗,重重喘息两下,挣扎着说道:“立刻…..回京…..辞职!”
都市天書
“什么?”
曹保宗蓦地瞪大眼睛,“军师,你说什么?”
李太越已经说不出话来,目光渐渐涣散了。
“军师!军师!”
曹保宗晃着李太越的手,李太越再也没有反应,旁边军医叹息道:“李军师已经去了!”
曹保宗站起身,神情黯然,回头对亲兵道:“把他就地烧了,骨殖带给他妻儿!”
………
夜已经很深了,两万西夏军士兵垂头丧气,在一处旷野里露天宿营,他们不敢在山坳内宿营,容易被宋军从头顶上袭击。
士兵们裹一张薄毯,辗转翻身,难以入睡,很多人饥肠辘辘,却无任何食物充饥,粮食都被烧掉了,拉车的牛也被宋军抢走。
现在他们能吃的食物就只剩下骑兵的战马了。
傍晚时杀了几百匹马,但分到每个士兵手上,只有几块马肉和半碗热汤而已。
但杀战马后果也非常严重,西夏军的战马都是骑兵私人所有,强行杀了他们的战马,骑兵几乎完全丧失了斗志,这就像把自己亲人烹食一样,每个人心中都痛苦万分,也痛恨万分。
这个时候如果宋军杀来,西夏骑兵必然会不战而溃。
曹保宗心中十分后悔,早知道应该听从军师的建议,不应该和宋军决战,陈庆根本就不理睬自己,自己想着决战是一厢情愿罢了。
但后悔药已经没得吃了,李太越已经死了,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
但有一点他很清醒,那就是他绝不会遵从李太越的遗言,让自己回京辞职,凭什么?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隐隐听见急促的马蹄声,曹保宗吓一跳,马蹄声人数众多,难道宋军骑兵杀来了?
这时,一名士兵飞奔来报:“启禀大将军,有两千骑兵不肯留下来,骑马向北逃走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