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飛翔的黎哥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坐忘長生-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魔神又祇相伴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魔神又祇最近心情颇有些不爽,天都界那边每日里战报频传,那些人修都跟疯了一样,不计代价地发起攻势,只数日之间已夺回天都界一半领地。
而他却只能隔着空间通道远远观望,仙界那些家伙现在看得极紧,但凡他有一根手指进入到人间界,便有诛天神雷当头劈来。
除了战势之外,乌乌城内的局势也令他十分不满,只一个人修就能搅得满城不得安宁,派去抓捕他的大乘魔祖从一两个剧增到五六个,结果不仅没抓到对方,倒让对方杀了两个,且时不时就跑出来兴风作浪!
“你等不觉羞耻吗?”又祇冷冷道:“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一人,现在还有脸来见我!”
底下来回报的大乘魔祖心下叫苦不迭,面上却不敢流露出分毫:“神尊,我等现已查证,那人的确是上燡神尊通缉已久的、人间界那位道魁青霖。”
“所以?”又祇提高声音道:“这就是你们抓不到他的理由?”
大乘魔祖不甘地低下头:“属下无能!实在是那人身怀多种仙术,不仅能将人定身,但凡修为比他低的过去就是送死,还会一门极厉害的隐身之法。”
“我等推测那很可能是仙界失传已久的天罡三十六法之一的,正立无影。只要进入隐身状态,便能规避掉所有攻击,形同无敌一般。另外,他身上竟然至少还有两件以上混沌法宝,出手也比普通大乘修士要强好些倍……”
“人族都要杀到门口来了!”又祇终于忍不住怒气,大喝道:“你们现在却连一个人修都搞不定,还找这么多借口来掩饰无能!人家一个大乘修士,就牵制住你们好几个魔祖,简直是耻辱!废物!”
OL与人鱼
底下魔祖被骂得一句话不敢再说,又祇气得一脚将面前的桌案踹飞。
实际上,又祇气的不仅是手下无能,还有那人修简直又奸又滑,就好像能闻到他的气息一般,每次他前脚出门,对方后脚就溜走了,连一根毫毛都摸不到。
就比如小半个时辰前,那家伙又现身于万丈深渊上,一罩面就杀了一个魔祖,还有大量魔族丧命于他的剑下,然后转眼间便隐遁而去,又祇都没来得及出手。
“不能再任他嚣张下去!”又祇嘴角勾起一抹极为冷酷的弧度:“正立无影是吧,去把萤觚灯搬到坠阳崖上去,我要让他无影遁形!”
大乘魔祖大惊:“神尊,萤觚灯是为了……”
“去!”又祇不容质疑地道:“另两界这几天要送援兵到万丈深渊,在他们到来之前,必须抓到那个人修!”
……
在万丈深渊上耍了一回威风,又赶在魔神出动前溜走的柳清欢还不知道,不久后他便不能再仗得正立无影在乌乌城里捣乱,此时他找了间无人的屋子,转身进了小洞天。
“青霖道友,你来得正好。”太极真人笑着站起身,见他身上犹有法力余波未散,神色不由一顿:“……你这是刚跟人动过手?”
柳清欢点头道:“没事,我没受伤。”
他目光一扫,发现被救的几个大乘修士竟都聚在院中,连金烬都在:“几日不见,诸位的气色看上去好不少,伤势都恢复得怎么样了?”
“大好了!”文启山抢先道:“还要多谢道友,拿出那么多好药给我等疗伤。”
其他人也连忙道谢,太极真人笑道:“这小半月辛苦道友了,为我等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疗伤。如今大家的伤势都恢复得差不多了,所以今日我把人召集过来,正商量后续的安排呢。青霖道友,不知现在外面的局势怎么样?”
柳清欢捡了个空位坐下,道:“还在控制范围内,不过空间通道那边守得太紧,我没法探到天都界的消息。既然大家的伤都好得差不多,那就可以出去了。真人,你看咱们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太极真人正色道:“首先需先从乌乌城内逃出去,不然我等来万丈深渊的任务无法完成。”
说着,他看了眼柳清欢,犹豫了下后又望向另一位修士,道:“紫辰道友,你我二人应该是这里所有人中实力最强的,到时就由我和你一起去牵制住魔神,你看如何?”
被叫到的修士是一位大乘后期修士,已度过第八重飞升劫,闻言点头道:“好!”
实际上,在场几人能被派到魔界,就没有一个修为比柳清欢低。
“算我一个吧。”柳清欢开口道:“那毕竟是魔神,即使修为被天道压制,实力依然极为恐怖。”
太极真人其实早有此意,柳清欢的实力他看在眼里,真正打起来恐怕比紫辰还强。
但他之前却不好意思提出,毕竟牵制魔神比攻打护城大阵要危险得多,而柳清欢已经冒着天大危险救了他们,不能再让对方置自身安危不顾,承担如此重的任务。
现在柳清欢自己开口,太极真人不由得心怀大慰,朝他点了点头:“也好,有道友在,咱们的胜算又增加不少。至于其他人,就尽全力在最短的时间内,攻破乌乌城的护城大阵!”
其他几人自然没什么异议,柳清欢便道:“乌乌城现在只许进不许出,咱们可以看准时机,在他们打开大阵放人进来时,趁机杀出去的。”
这话让所有人都为之大喜,太极真人抚掌道:“如此甚好,咱们逃出去的机会更大了!那么我们接下来就商量一下如何具体行事……”
隨身空間農女也要修成仙
……
两日后。
临出小洞天前,柳清欢拿出两枚巨龙百战丹,分别交给太极真人和紫辰,又让月謽为他们施加了一道星魂术。
感受到全身猛然大增的充沛力量,两位大修眼中信心大增,觉得去面对堪比真仙的魔神也不足为惧了!
其他人的战意也已盛满胸臆,都知道只要从小洞天出去,面对的就是一场残酷的恶战,不成功便成仁!
光洞在众人面前打开,柳清欢当先走了进去,外面是他特地选的一处无人居住的石屋,确保不会刚出小洞天,就被魔族发现。
很快,屋内就挤满了人,因为之前地牢内救出的几十个修士,除了受伤太过严重的几人,其他人都出来了,此时都挤在这间小小的石屋内。
柳清欢走到屋门前,透过门缝往外望,只一眼便大吃一惊!
“外面情况好像不对劲,到处都是莹光!”


人氣玄幻小說 坐忘長生 起點-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反目成仇分享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坐忘长生
玄乙没想到紧要关头,柳清欢一反之前很好合作的态度问出这话,还是如此节骨眼上,实质上已经等同于威胁。
“目的?”他夸张地哈哈了两声,咬牙切齿地道:“还能有什么目的!自然是为了杀死薛祖兽,为了从这鬼地方逃出去!”
“我们几个可能是,但你……不是。”柳清欢笑着摇头,看了眼其他人,目光似有若无地扫过妖修椶。
除了椶,其他人都退到了通道这头,金烬更是一副随时准备跑路的姿态。
“打从一开始,你应该就是故意被薛祖兽吞下肚的吧?进来前,你就特地深入了解过薛祖兽,不仅寻找到了其天敌噬星芥子蜂,连通往薛祖兽心核的路径都探听得一清二楚。”
想要成為影之實力者—沙雕小劇場
柳清欢抱着手好整以暇地道:“道友可以继续硬撑,反正急的不是我,你说是吧?”
“青霖,难道你不想逃出去了吗!”玄乙厉声喊道。
“想啊。”柳清欢云淡风轻地道:“哦差点忘了说,星门已被我和大师建好了,只需安上最大那颗空晶石,随时可以开启。”
所以说,他要走,随时都可以离开。拖到现在还没走,只是他想看玄乙到底想做什么,才一路跟了过来。
玄乙独自抵挡着在通道内横冲直撞的巨虫,通道狭窄,但巨虫显然极为习惯此地环境,即使身形庞大也爬得飞快。
因此只要他略微分神,对方的口器便能在他身上戳出一个血洞,而他那把能吸取生机的魔剑此时却全无作用,因为巨虫的甲壳又厚又硬,在他失去法力的情况下根本无法突破。
没有了谈判的筹码,玄乙心中大恨之余,却拿柳清欢没办法。
椶在他身后一脸焦急,想帮忙帮不上,只能劝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就说了吧,你找薛祖兽的心核到底要做什么!”
巨虫口器再次从头顶直贯而下,玄乙就地一滚,方才艰难躲过。
他神色阴冷地道:“你们想知道,好!薛祖兽的心核吞食之后,不仅能增加寿数数千载,还有机率获得和它一样的天赋能力!”
其他几人心下都不由得一震:薛祖兽的天赋,那不就是……
嘶哑的声音响起,却是孳骨先开口:“创造虚空?此等大能,我等凡身也能拥有?”
玄乙抹去嘴角的鲜血,嘲讽笑道:“呵!薛祖兽可不是只此一项大能,想想它那庞大的身躯,悠长无比的寿命,再想想它体内的腹中天。”
他突地疯狂大笑:“以身为天地,享天地同寿,不死不灭,无人能敌,哈哈哈哈!”
柳清欢皱眉看着对方,就见玄乙双目血红地扑向再次冲来的巨虫,身形腾空而起,闪过横扫而来的口器,在其头颅正中猛力一蹬,竟将那块地方踹得凹陷下去。
巨虫大怒,虫躯开始发红,背上甲壳分开,两侧微微抬起!
玄乙心头一凛,借力再次跃起,身形如弓般反射而回。这时,耳边却有极其尖锐的嘶鸣响起,如一把利刃狠狠贯穿他的身体!
然而其他几人却听不到这个声音,只看见玄乙全身剧烈一颤,突然从半空坠落,耳鼻眼口霎时间鲜血狂涌,倒在地上僵硬的抽搐。
柳清欢脸色一沉,就听金烬不解地问道:“他怎么了?”
他没看明白,但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连忙又退得更远了些。
“可能是音杀!”在柳清欢眼中,他能看到两道呈椎形的空间波动,从巨虫打开的翅膀下如利剑般刺向玄乙。
“哦,那我们……要去帮他一下吗?”金烬小声问道,他虽然不满玄乙,但看着对方死在眼前,好像也……
柳清欢淡淡道:“现在还不需要,玄乙没这么弱。”
只见玄乙硬是强撑着抽搐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他被彻底激起凶性,竟以燃烧神魂的代价,激发了手中魔剑。
几道诡异的纹路出现在玄乙脸上,面对再次冲过来的巨虫,他露出噬血而又疯狂的狞笑。
然而不等他动作,背后却突然多了一双手,一股巨力猛地袭来,将他推了出去!
而他的前方,就是巨虫那狰狞的口器,只听“噗”的一声,口器刺入玄乙胸口,瞬间对穿对过!
大篷的鲜血喷射而出,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目光随之移到那个走出来的人身上。
椶,据说真身是一株天枢银盏,乃玄乙的至交好友,此时也是将其推到巨虫口器上的人。
玄乙艰难扭头,难以置信地道:“为……什、么?”
椶看着他,冷冷一笑:“当初你设计引来薛祖兽,造成我木栾界遭此大劫,害我界无数生灵惨死,就该想到今天!”
“我以为……”玄乙喃喃道。
“你以为!”椶眼中爆发出刻骨的恨意:“你不会真的以为凭几句道歉,我就原谅你了吧!”
他怒吼道:“木栾界是我的出生之地,是我的界面!我呕心沥血建造多年,才有今日光景,却被你挥挥手就毁了,我恨不得吃了你的肉!”
其他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还能见到一出好友反目成仇的剧码,就见玄乙喷出一大口鲜血。
他双手握住刺入心口的口器,仰天长啸:“啊!”
此时的玄乙已无半分人修模样,整张脸都扭曲了,爬满了黑色魔纹。
下一瞬,口器被他硬生生拔出,一旋身就朝椶扑过去!
作为草木妖修,椶本身的战力并不高,但好在他早有防备,袖中飞出几根藤蔓,如灵蛇般缠上玄乙,迅速将其捆住。
“从你得到那把魔剑,改修魔道开始,你就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好友了!要不是还要你带着寻找到薛祖兽心核,你以为我会忍你这么久!”
椶冷笑道:“而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那几根藤蔓越缩越紧,无数根闪烁着乌光的粗长尖刺竖起,尽数刺入玄乙的身体!
然而,椶显然低估了一个人面临死亡的威胁时会爆发出多大的潜力就见黑红色的魔火轰然腾起,瞬间将藤蔓焚烧成灰,玄乙挣脱了束缚。
椶终是露出骇然之色,他想后退,但玄乙比他更快,眨眼间已到近前,对方那张疯狂的脸清晰印在他骤缩的双眼中!
“不……”
这一瞬,椶悲哀地想到,忍耐这么多年,竟然还是没能亲手杀了对方,自己反倒马上就要死在对方手上,何其可悲!
不过下一刻,一道金色剑气从上而下,如同疾电一般,将玄乙劈得往后飞出!
椶跌坐在地,大惊之后是狂喜,他转过头,就见那位道魁手中握着轩辕剑,缓缓朝前走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