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純潔滴小龍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明克街13號》-第一百四十三章 喚醒,沉睡的你們!鑒賞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阵法,它的启动自然也是极为简单。
但阿尔弗雷德还是为它的启动专门设计了一个动作,就像是罗佳市的那晚,自己扛着一台花生管收音机一边放着旋律一边配合着少爷轻轻舞动;
观察、模仿、学习、理解,不奢望能与少爷思想贯通,但至少要做到表面上的步调一致。
阿尔弗雷德后退半步,半鞠躬行礼,右臂后摆,左手放在额前,捏了捏因今天没戴帽子本就不存在的帽檐;
再微微抬起头,露出那已经泛红的双眸;
“遵命,我的少爷。”
“啪!”
阿尔弗雷德打了个响指。
阵法启动。
没有绚烂的色彩,也没有什么所谓的震动,阵法的中央被炸开了一个小洞,就像是高压锅的气阀被冲顶飞出。
自小洞中,喷出一缕黑雾,然后逐渐变得粗壮,先前的小洞正在不断地被撑开,像是堤坝被开挖了一个口子。
渐渐的,破洞范围填满了阵法所在的这个圈,喷吐而出的黑雾像是从一口粗大的井口中喷涌,冲到上方后,开始凝聚成一个球,也可以说像是一个正在不断膨胀的巨大黑蘑菇。
最可怕的在于,这种污染不会被厂房顶部所阻隔,它会穿透这些实物,尽可能地扩张开去,甚至它还有着属于自己的本能,就像是水会向低洼处流淌,它会自动地向人群所在的位置去延伸。
从阵法开启,再到污染扩散出来,其实也就是非常短的一个时间,短到在这段时间里,述法官大人只来得及喊了一声:
“帕瓦罗,你怎么会在这里?”
自己得到来自鲁克的反馈是他已经亲手杀死了帕瓦罗;
所以,他第一反应不是去想当然地认为帕瓦罗被“苏醒”了,而是怀疑鲁克是不是欺瞒了自己?
不过当他的第二反应是用双眸催发探查术法进行观察时,污染源,已经爆开了。
这一瞬间,齐赫愣住了。
他下意识地喊道:
“帕瓦罗,你是不是疯了!”
这句话,先前帕瓦罗先生对卡伦喊过,但此时从述法官大人口中喊出来,卡伦只觉得是满满的讽刺。
因为他相信帕瓦罗是担心是否会危及到附近普通人的安危,眼前这位述法官大人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个,他恐慌的,是他在这里的所有布置都可能因此曝光。
就像是前半夜多克长老立起了一座光明之塔,几乎让约克城的所有教会都看到了夜晚间亮起的那道光,那么此时眼前,将立起的就是一座“污染之塔”,也同样会吸引不知道多少道目光。
来不及去思索其他的述法官大人开始吟唱,自他眉心位置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印记:
“秩序——净化屏障!”
“秩序——三重封印!”
两个高级术法被齐赫释放出来,厂房上空,先是出现了一片黑色的光幕,接触到上方的污染后产生了剧烈的反应,随后开始了快速抵消;
紧接着的虚无封印,则如同拿起一个锅盖,自上方压下。
述法官的力量,在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竟然强行将这看似无法逆转的一幕给压制了下来,已经凝聚成一个巨大蘑菇的污染气息正被下压回来。
“哇哦。”
看到这一幕后,卡伦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叹,这也能行?
普洱则开口道:“他坚持不了多久,除非他经历的是和你一样的净化。”
“嗯,他还受了伤。”
卡伦记起了“小约翰”给自己说的好消息。
“咳……”
卡伦感知到了些许不适,明明这种污染在影响普通人时可以悄无声息,但因为卡伦是神牧对这方面会更敏感,所以此刻他有一种自己正处煤气泄漏区域的不适。
“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啊,裁决一切的秩序锁链啊;
……
秩序——守护壁面!”
三块黑色壁面出现在了卡伦身侧,隔绝开了身边的这些污染。
这种污染对普通人而言影响会很大,但对神官来说,并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
阿尔弗雷德本就是异魔,所以不用担心眼下的污染;
普洱和凯文也不用担心这个,它们的灵魂层次太高,想污染到它们这点程度可办不到;
至于帕瓦罗先生,他现在的存在状态其实也是一种异魔化,而小约翰,他早就被这一污染源污染过了。
高台上方,齐赫支撑得已经非常吃力,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在此时放手,如果不把这里的异象给压回去,等到事情败露,他必然无法躲避来自上方的追查。
到时候,他可能就需要脱离秩序神教作为神教通缉者进行流窜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阿尔弗雷德,给他加点压力!”
“是,少爷。”
阿尔弗雷德走上前,红色的双眸盯向高台上的述法官,魅魔之眼开启;
但当魅魔之眼扫向述法官时,述法官身前出现了一面令牌,令牌为他撑起了一道屏障,直接遮蔽住了来自魅魔之眼的影响。
阿尔弗雷德继续加力,可就是无法穿破那块令牌的阻隔。
下一刻,阿尔弗雷德跳起,准备冲到述法官身前近战攻击。
但述法官面前又出现了一面镜子,镜子中照射出一道银色的光芒,击中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刚刚跳上去的身形直接被弹飞;
镜子本想追击,但在超出一段距离后又不得不回撤,阿尔弗雷德落地,很不甘心地抬头看向上方。
对方完全站在那里让你打,就这样,你依旧不能突破对方的防御,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帕瓦罗此时也迈开步子向前走去,来到高台下。
在之前,他曾对卡伦说过这是疯子的做法,但现在污染已经引爆了,他也别无选择,只能加入到这场天平较量之中。
他是即将消亡的人了,比起这个城市其他普通人,他真的无法做到卡伦死在自己面前,至少,不能接受卡伦死在自己面前时自己还什么都没做。
他摊开自己的双手,开始吟唱,两团黑色的火焰自其掌心升腾,窜起后直扑上方的述法官。
述法官身前的令牌依旧撑起了屏障,但在这同源的黑色火焰烧灼下,逐渐变形。
阿尔弗雷德站起身,魅魔之眼再次开启,看向上方。
双重压力之下,令牌的变形速度开始加快。
“汪!汪!”
普洱开口道:“这位述法官大人应该是秩序之鞭出身,一般这种出身的都很擅长打架。”
每个教会里面都有很多个部门构成,每个部门里也都有各种职业需要,不是每个神官都是擅长打架的,霍芬先生那种痴心于研究以及帕瓦罗这种主要精力放在政务上面的,他们往往不那么擅长战斗。
金毛似乎也准备上去,开始刨动自己的狗蹄。
“你疯啦!”普洱骂道。
“汪!”
黄金法眼
“别上去添乱!”
金毛的意思是它载着普洱飞跃而起,冲上高台,然后普洱像一名骑士,用自己的猫爪去攻击述法官;
但很显然,普洱拒绝了这一想法。
此时,污染依旧被压制住了,但无法避免的是已经在厂房下方扩散开来,但猪圈里躺着的那些女孩在被这些污染气息包裹后,纷纷流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因为她们感知到了解脱的来临。
“小约翰”说过,她们已经都被服用了禁药,只能躺在这里等死,这一过程,其实等同于酷刑。
而高台上下方的焦灼,还在继续。
令牌似乎已经来到了临界点,但帕瓦罗先生所释放出的火焰,也正在逐渐减弱,他身上的残留灵性力量已经近乎枯竭。
这不是休息不休息的事,而是消耗到一个临界点后,他将彻底离开这个世界。
卡伦上前,开始吟唱:
“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啊,裁定一切的秩序锁链啊;
请允许我借助您的力量,惩戒违背秩序之行,为秩序擦去尘埃;
秩序——惩戒之枪!”
一杆惩戒之枪出现在了卡伦头顶,因为卡伦自身能力的特殊性,他只会这一个攻击性术法,使用上还有限制,所以最好的使用方式就是在双方僵持的那个临界点出现时用上去,争取一举砸破这个平衡!
惩戒之枪在卡伦的牵引下开始调整着方向,对准了高台上的述法官。
“汪!汪!”
普洱马上高喊:“阿福身后!”
经过提醒的卡伦将目光看向那里,然后手指向那边指去!
惩戒之枪飞出,不是飞向高台上的述法官,而是飞向阿尔弗雷德身后。
許多 門 御 醫
“噗!噗!”
洞穿的声音传来,惩戒之枪继续飞行,上面贯穿着两名身穿黑色法袍的秩序之鞭小队成员,他们先前用术法隐匿了自己,悄无声息间来到了阿尔弗雷德身后,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烙印着黑色符文的匕首;
阿尔弗雷德眼下所有注意力都放在和上方述法官的防御体系角力上,根本就没办法察觉到自己身后。
好在,凯文及时发现。
惩戒之枪飞出一段距离后发生了爆炸,被插着带走的两名秩序小队成员身体也随之炸得四分五裂。
这一场偷袭,失败了。
但述法官身后,出现了秩序之鞭小队队长提尔斯的身影,提尔斯后面,还跟着四名小队成员。
一个秩序之鞭小队是一个队长十二个队员的配置,今晚苹果街那一战加上先前折损的两个,提尔斯这支小队在今晚的减员可谓极为惨重。
不过,他的出现,确实是彻底改变了此时的平衡,因为卡伦自己也不相信,就算自己再强行凝聚出一杆惩戒之枪,对方大概也不会给自己再来一次一串二的机会。
述法官可以继续压制污染的爆发,而提尔斯,则可以带着他剩下的手下,将在场的其他所有人,都杀光!
“汪!”
“啪!”
普洱用爪子拍了一下凯文狗头:
“不用你说,我知道我们要没了。”
“大人,您放心,我来了。”
提尔斯抽出自己的皮鞭,正准备跳下高台解决下方的人,但他的身形刚离开高台,就被一股力量吸扯了回去,齐赫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大人?”
“你帮我分担一下压力!”
“大人……”
不由提尔斯是否选择答应,齐赫直接将自己一直维系的【净化屏障】与【三重封印】术法,完全转嫁到了提尔斯身上。
他和自己都是秩序道路,所以可以承接这两道高级术法。
转嫁的过程中,齐赫的目光还扫向了站在下方的卡伦,这个年轻人刚刚使用出了惩戒之枪。
被动承接了来自述法官术法的提尔斯,整个人的脸都因痛苦而变得扭曲起来,发出了刺耳的大叫,他感觉自己要被压扁,又觉得自己似乎要被抽光。
他个人,根本无力承担两个高级术法的负荷,但齐赫的一只手却一直压在他的肩膀上,让他无法挣脱。
“坚持住,只有这样我才能腾出手,使用【回潮】,将这些污染重新收回去。”
“秩序——述法之盾!”
扭曲的令牌掉落在地,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面古朴的巨盾落下,矗立在了高台之下,完全封锁了高台上下的空间。
因为他有些担心接下来还会继续有惩戒之枪。
提尔斯还剩下的四个手下,因为述法之盾的封锁,此时也没有办法下去,当然,就算没有这个封锁,他们大概也不会下去,看着自家的队长正发出的惨叫,他们心中满是惶恐和不安。
其实,齐赫很想再多出一次手,将下方这些人全部解决,但提尔斯对承接自己术法的抗拒情绪比自己预想中要高很多,他不得不马上施展【回潮】来帮提尔斯减轻压力。
如果,鲁克在这里就好了,有他和提尔斯一起帮自己分担,自己就能更从容一些。
厂房外,鲁克裁决官的身形停在了那里,他看见了厂房屋檐上的三重封印,也看见了封印之下正在与污染进行着焦灼抵消的净化之力;
他更是看见了提尔斯带着手下人先自己一步进去了;
然后,他发现三重封印和净化之力发生了剧烈抖动,原本很是平稳的感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勉强与彷徨。
鲁克像是猜出了什么,
最终选择继续站在原地,没有进入。

述法官本人的吟唱在四周响起,他吟唱的时间很长,证明即使是他这个级别动用接下来的术法也很不容易。
吟唱结束后,
齐赫的双眸化作了灰色:
“秩序——回潮!”
灰色的光芒迅速覆盖上去,像是潮水退潮一样,原本向外喷发的污染,瞬间显露出了颓势,开始被向下压缩。
先前几乎快要支撑不住感觉灵魂与身体都要撕裂的提尔斯,脸上痛苦的神情终于褪去了一些,虽然痛苦仍在。
述法之盾下方,
阿尔弗雷德已经闭上了眼睛,眼角处有鲜血在滴淌,他已经透支使用了自己的能力;
帕瓦罗先生则跪伏在地上,掌心的火苗也早就熄灭。
小约翰似乎是因为呼吸到了周围这浓郁的污染气息,竟然悠悠然醒来,他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用力嗅了嗅鼻子:
“好清新……”
凯文则载着普洱来到了卡伦身边,普洱建议道:
“这位述法官比我们想象得要能顶太多,卡伦,要不我们趁现在逃吧。”
帕瓦罗扭过头,他的皮肤上已经呈现出一块块的尸斑:
“你的爷爷没有跟你讲过,述法官也是分级别的么?”
“爷爷,没和我讲过述法官的事。”
毕竟,狄斯虽然是审判官,但好像和裁决官述法官包括大区主教这些,没什么交集,稍微算有些交集的,也就是大祭祀大人了。
“哦,怪不得,上面这位,是最高级别的述法官,原本我的案子,不该归同属地审判的,但他,却能要过来;
当然,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述法官的真正力量,他还受了伤?”
“是。”
“唉。”帕瓦罗发出了一声无奈地叹息,“你们快走吧,现在还能逃。”
九幽天帝 小说
“您现在觉得我的办法是对的了么?”卡伦问道。
帕瓦罗微微摇头,道:“不能算对,但也不能算错。”
“保护伞”这种东西,很多时候其实是倒过来用的,不是为了挡住来自上方的雨水,而是为了挡下来自下方的声音;
Moshimo Kyaru-chan ga
所以在卡伦熟悉的那个世界里,古代有钦差八府巡按,就算是现代,也依旧有巡查组。
帕瓦罗先生的悲哀就在于,他在这个规则里,始终无法捅破这层伞面,同时还被这伞架给绞死。
所以,卡伦选择的方式是,将事情闹大,从而起到曝光的效果。
卡伦抬起头,看向上方,污染正在进一步被压缩回来,等再压缩一定程度后,就能对其重新施加封印了。
普洱催促道:“卡伦,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要怪就只能怪这位述法官太硬了,以及这里污染气息的量,还不够大。”
“可我,还是有些不甘心啊,嗯?”
普洱的话,提醒到了卡伦。
他的目光,落在了眼前那条盛满着黑色液体的凹槽中,上面还漂浮着很多具尸体,下面,还隐约可见白骨;
耳畔中,响起了先前“小约翰”对自己说过的话。
她说,这些女人被服用禁药后,会在痛苦折磨中死去,然后她们充满怨念的尸体会被丢进凹槽中成为培育她诞生的养料。
“呵呵呵……”
卡伦忽然笑了起来:
“这里,有两个污染源!
我们之前引爆的,是这些猪圈里一代代等死的可怜女孩怨念所形成的污染源,但在这个凹槽里面,还有一个被人工制造出来的培养池,这里面蕴藏的,才是真正的污染!”
如果将猪圈比作果园,那么这个凹槽,则是熟透了的果子发酵的地方;而且果园只是树上挂着的这一代果子,凹槽内,则是一代代的累积。
“啪!”
普洱一巴掌抽在凯文狗头上,问道:
“你怎么没发现!”
凯文眨了眨眼,“汪汪汪!”
“你说这里有禁制可以隔绝你的感应,你还说凹槽里的污染已经被过滤无法被引爆?就算要引爆你也没办法像刚才那样找到引爆点?
那要你有什么用,你还算个什么邪神!”
“汪!”
“什么,你说你现在是条狗?”
阿尔弗雷德伸手很是疼痛地擦了擦自己眼睛上的血迹,极为勉强地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
“少爷,我试试在里面再布置一个阵法,看看能不能碰一下运气……”
“不用这么麻烦。”
卡伦自己站起身,看着前方凹槽处漂浮着的一具具尸体以及下面隐约可见的白骨,闭上了眼。
受制于境界,卡伦现在的很多术法都无法做到瞬发,都需要提前做出吟唱,但有一个术法例外,这个术法在他还不是神仆没完成净化时,就可以用了。
下一刻,
自卡伦脚下,出现了一条盘旋着的黑色锁链。
“她们只是睡着了,现在,我来将她们唤醒。”
———
晚上还有。
求月票!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明克街13號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八章 殺戮推薦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酒店包厢内,雷森正在吃着牛排,这时,老管家走到他身边,禀报道:
“大少爷,探查的人已经回来了。”
“说。”
“苹果街3-07号,是亚当斯家族的房产,隔壁的3-06也是,亚当斯先生是瑞蓝能源与工业发展部部长,现在是他儿子,皮亚杰住在3-06,3-07应该是空置的,这一点,我们的人在皮亚杰面前,得到了证实。
但隔壁的3-07确实是有人在居住着,那个人一整个下午,都站在二楼阳台上,开车经过时就能看见,应该是哨兵。”
“我记得我弟弟葛森他们的车,就是在苹果街街尾发现的?”
“是的,大少爷,葛森少爷他们失踪后,我们大力搜找,最终在苹果街街尾发现了他们开出来的两辆车。”
“塔德尔不是去心理诊所的么?”雷森问道。
“大少爷,皮亚杰就是那家心理诊所的老板,现在我们知道塔德尔这个叛徒是受到了光明神教余孽的影响,但当时葛森少爷他们还不知道。
所以,我推测当时葛森少爷他们应该是去探查皮亚杰家的,然后他们惊动到了住在皮亚杰隔壁的光明余孽,葛森少爷他们,很可能就是被那帮光明余孽给害了。”
“碰巧,惊扰,被害?”雷森微微皱眉,“太巧合了一点。”
“大少爷,您说的是?”
管家是前家主的贴身随从,前家主在书房莫名成灰后,拉斐尔家族陷入了内讧;
管家选择了前家主的长子来辅佐,帮他对抗那几个叔伯的势力,因为他一直认为这位大少爷有着带领拉斐尔家族继续发展与辉煌的能力。
所以,对大少爷的意见,他从不敢怠慢。
“塔德尔预约了心理诊所的问诊,叛变途中去的是心理诊所的方向,我弟弟去追查心理诊所,去诊所老板家里查看,结果正好惊扰到了住在老板隔壁的邻居,还不是邻居,是住在老板隔壁空置房子里的光明余孽,光明余孽还动手,将我弟弟他们都杀了,一个没留。
那这个叫皮亚杰的人,真的一点牵连都没有?”
“这……可是探查的人得出的结果是……”
雷森不以为意道:“就算我亲自去做探查,我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别说是别人了。”
“那我呢。”
一团黑雾,飘入了这个包间,显露出了提尔斯的身影。
雷森马上离座,向着提尔斯单膝跪下:
“大人。”
“我亲眼见过了,那个皮亚杰只是个普通人,他,以及他身边的两个人,都是普通人,而且是……”提尔斯皱眉,“很恶心的三个普通人。”
同样跪伏在提尔斯面前的管家在此时像是听出了言外之意,马上道:
“是的,是的,回禀大人,回禀少爷,塔德尔是有那方面的癖好,这件事他手下很多人都知道。”
雷森开口道:“所以,塔德尔是看上那个皮亚杰了?他和那个皮亚杰只是单纯的恋爱关系?而且这种恋爱关系可能已经持续有一段时间了?
塔德尔是光明神的信徒,所以他帮忙安排了那群光明余孽的住处,他自己的产业和住处不方便安置,就安置在了他情人皮亚杰家的产业里?
光明余孽还特意派人来接走了他的儿子,证明塔德尔在光明余孽眼里,地位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外围信徒。
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但是……”
“我的看法就是这样。”
雷森本想接一句:但是本身在漩涡之中却各种证据表明他只是一个干净人的这一说法本身,就很有问题。
可是,提尔斯已经给出了结论,他不敢再反驳下去。
“人手,带来了么?”
“已经按照大人您的吩咐,拉斐尔家族我能调动的人,已经都调动过来了,现在已经安排在了酒店大厅,随时可以出动。”
“那就动手吧。”
“是,大人!”
提尔斯身形再度化作黑雾,飘出了窗户。
老管家上前,小声询问道:“大少爷,这次您带出来的,可都是家族里支持您的信仰体系者,如果接下来损失太大,会影响到之后大少爷您与大老爷三老爷四老爷他们争夺家主位置的计划。”
雷森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道:“在刚刚那位大人面前,我有选择的余地么?”
“大少爷……”
“不用担心,就算人手折损得再厉害,都不用担心,只要那位大人公开宣布支持我成为下一代家主,我那些叔叔伯伯们就不敢有其他意见。
在教会人眼里,我们这种家族信仰体系者就是一群臭虫,可如果真的能够讨得他们的欢心,那也是最了不得的一只臭虫。”
“是,大少爷您看得深远。可是,大少爷,我很疑惑,既然是剿灭光明余孽的行动,为什么让我们召集这么多人过来参与?”
“一是因为需要一定数量的炮灰,去试一试那群光明余孽的成色;
二是因为,那群光明余孽掌握了血灵粉的秘密;
这个秘密,那位大人也不敢公开,他是不愿意也有些不敢向秩序神教请求调派更多的人手,但他自己手下的人手可能有些不足。”
“原来是这样。”
“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家主的位置,就是我的了。好了,吩咐下去,出发。”
“是,大少爷!”
雷森把手放在了自己头上,轻轻抓了抓:
“真是莫名其妙,杀了人后还留全尸等着‘苏醒’?
这到底是在杀人灭口还是在故意让死人来帮忙传信?
可偏偏,提尔斯大人急切成这个样子,几乎失去了本该有的理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忽然变得如此急迫?”
雷森目光微微一凝:
“难道,办养猪场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血灵粉……甚至可能血灵粉都只是它真实目的之上的一层伪装。”
……
“还需要什么么?”
皮亚杰提着药箱走下了楼梯。
卡伦笑道:“已经准备得够丰富的了。”
亚当斯家的地下室小酒窖是空的,另一侧靠天窗的空旷区域里,就只放着一张台球桌,此时台球桌上放着水和食物,皮亚杰还将药箱也放在了上面。
“对了,枪,有么?”卡伦问道。
“没有。”皮亚杰回答道。
“等这次事情过去后,你去整一套枪械吧,给我也预备一套。”
“好的,我知道了。”皮亚杰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防身能力到底有多差。
贝德先生看着卡伦说道:“家里可以送来,是那种可以发射特殊子弹的枪。”
准岳父的意思是,家里都有,可以准备,没必要向别人要。
“记得我和您说过什么么?”
“卡伦,也不用这么彻底。”贝德先生劝说道。
“我神牧了。”
贝德先生深吸一口气,这才离开庄园多久,就神牧了?
“我知道了。”贝德先生点了点头,“你的路和你的选择,确实是对的,等这件事解决,家里的事再安排一下,我也打算出去当一段时间的卖画赚生活费的艺人。”
“贝德先生,能让我和您一起么?”皮亚杰问道。
卡伦看向皮亚杰,疑惑道:“你诊所不开啦?”
皮亚杰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道:
“光明神教这帮人一走,我的诊所估计就直接散架了。”
看来,有些事,皮亚杰心里本就明白。
“要不诊所给你吧,你经营下去。”皮亚杰说道。
卡伦摇了摇头,道:“我接下来应该也没这个精力了。”
这时,上面传来了一串脚步声。
站在台球桌上,透过地下室天窗可以看到外面花园里的情况。
卡伦站在那里,皮亚杰也跟着一起站了过来,贝德先生则很老成地坐在旁边椅子上,似乎没什么兴趣看这个热闹。
“皮亚杰,你地下室门锁了么?”卡伦问道。
“锁了,我确定。”
为了怕被波及到,卡伦三人选择进入了别墅地下室,虽然失去了楼上最好的观景位置,但地下室最安全。
通过天窗可以看到院子里已经出现了不少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女,而卡伦等人头顶屋子里,也传来了一阵破窗的声音,他们要对隔壁那栋别墅进行包围,肯定会穿过自己等人现在所在的别墅。
不过应该没有兴趣跑地下室里砸门查看。
“马上要打起来了。”皮亚杰有些期待地说道。
卡伦忍不住提醒道:“如果你走壁神教的路线,你大概永远都不能打架了,你可要想好了。”
贝德先生听到这个话,依旧没什么表情变化。
“有时候,失去的越多,证明会在其他地方找补回来,不是么?”
“说得很有道理。”
一声厉啸,自上方传出,像是进攻的号角,在卡伦的视线中,院子里不少人都开始展现出家族信仰体系的能力。
“真够丰富的。”卡伦说道。
贝德先生虽然没跟着一起站台球桌上看,但听到外面动静后,开口道:
“拉斐尔家族这次下血本了,不过他们这次是被当作炮灰使用了。”
贝德先生是亲眼目睹过那群光明余孽上一次是如何轻易斩杀掉拉斐尔家族那帮人的,虽然这次数量很多,但也很难抹除来自质量上的真正差距。
“如果事情进展顺利,都能得以解决的话,那么拉斐尔家族也完了,甚至都不用艾伦家族出手。”卡伦说道。
事情解决的前提是,提尔斯等人被曝光,得到了来自秩序神教的惩处,连带责任下,曾帮助过提尔斯那帮人做事的拉斐尔家族,也会被卷入惩罚的序列,虽然他们可能在大教会眼里,连排上名单的资格都没有。
“轰!”
震动,直接发生了。
皮亚杰被震得差点摔下台球桌,还好被卡伦提前拉住。
“轰!”
第二次震动发生,天窗直接碎裂,玻璃碎片落了下来。
一同掉落进来的,还有两条胳膊和一颗脑袋。
“轰!”
一路彩虹
又是一次震动,这次发生在上方,像是二层还是三层被撞击。
卡伦和皮亚杰没有再继续看热闹,而是马上走入了空置的酒窖,两个人在角落里蹲了下来,原本老神自在坐在那里的贝德先生也弯着腰跟着一起过来了。
“地下室会不会塌啊?”皮亚杰看着头顶不断掉落的尘土有些担心地问道。
卡伦安慰道:“塌了也没事,有酒架这边可以挡一下,应该不至于直接被砸死。”
“卡伦,我真的没想到来维恩后能有这么刺激的经历,你呢?”
“我啊,是奔着刺激来维恩的。”
“卡伦,你就不害怕么?”
“相较而言,我更后怕之前二楼的那位没被恶心走,反而打算留下来欣赏。”
“哦,确实是那个更可怕一些。”
“轰!”
上面又传来了一声剧烈的震动。
“在找我们。”贝德说道。
明明拉斐尔家族的人围攻的是隔壁别墅,但战场却直接开辟到了这里,肯定是隔壁别墅里有人特意杀过来了,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皮亚杰……以及贝德。
不过,这不仅没什么好感动的,甚至三人之所以躲藏进地下室,除了怕被战斗波及到外,另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被光明余孽那帮人找到。
虽然柏莎小姐一直很客气,但她从一开始,就渗透进了皮亚杰的生活,几乎是将皮亚杰“看管”了起来。
或许,皮亚杰每天看着她那长得很像琳达的模样,不仅没有“喜爱”与“着迷”,反而会很不舒服,甚至是……愤怒。
贝德先生也是一样,他被要求留在这里和皮亚杰一起画画,艺术家最爱的是自由,可现在却被关了起来。
就算是那天二人刚到皮亚杰家门口时遭遇到了拉斐尔家族的截杀后被多克长老等人救了,但故意告诉他们地址的,本来就是柏莎。
上头的尘土还在不停地落下,地下室天花板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酒窖架子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弯曲,不少酒瓶滚落碎裂一地。
不过并没有酒水流出,因为空酒窖里只有少许起装饰作用的空瓶。
“卡伦,我觉得我锁不锁门好像都没什么意义,因为进来好像不一定非要走门。”
“轰!”
在这一声震动下,地下室天花板向下凸出,鲜血也顺着缝隙滴落进了地下室,像是淋起了血雨。
与此同时,上方开始迸溅出一道道属于秩序的气息,应该是秩序神教的人加入了战团。
卡伦嘴唇开始快速翻动,默念:
“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啊,裁决一切的秩序啊……”
卡伦不停地念着这段话,像是长跑的选手已经做好了赛跑的准备,要么是为自己三人一起提供庇护术法,要么就是惩戒之枪。
上面秩序神教的人也在打架,我到时候偷偷用一下秩序神教的术法,应该不会有人察觉到吧?
上方,
弗农一剑将一个人拍死,这一剑力道很大,上面还附带着光明的力量,几乎将那个人像是海绵挤压一般,压榨出了体内的血液。
他的身上覆盖着一层泛着白光的甲胄,这就是“光明之甲”。
有光明之甲护身,可以解放自己更多的战斗自由,以更高效率的方式杀掉这些附着上来的家族信仰体系者。
“嗡!”
又一个石化者被弗农用剑抽飞,撞击到了墙壁上,砸出一个窟窿,落地后,石化者的石化皮肤和体内的器官,都开始龟裂。
外面,传来一阵耀眼的火光,一排身穿着西服的男女在这可怕到足以燃烧灵魂的火焰包裹中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
手持魔杖的海伦身形落了下来,马上紧张地喊道:
“啊,我错了,万一他们也被我烧死了怎么办!”
这时,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在了海伦的身后,一根皮鞭,对着她的后脑直接抽了下去。
海伦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这时的她忘记了具体反应,只是单纯地叫了出来:
“啊!!!”
海伦身后,出现了一道光明守护屏障,皮鞭抽在了屏障上。
“砰!”
屏障碎裂,皮鞭弹回。
“好不要脸,你居然偷袭!”
弗农持剑准备来帮海伦,但一阵属于秩序的吟诵声传来:
“以伟大秩序之名,召唤秩序之网,捆缚一切对秩序的冒犯,使其消亡!”
“以伟大秩序之名,召唤秩序之网,捆缚一切对秩序的冒犯,使其消亡!”
八名身穿黑袍的秩序之鞭小队成员加入了战场,一出现,就凝聚出了一道可怕的黑色网格,对着正中央位置的弗农直接镇压了下来。
弗农没有选择去和这网格硬抗,而是将长剑一横,身上的圣洁之光进一步得到了加持后,向着其中一个小队成员冲去。
“轰!”
黑色的秩序网格打在了弗农身上,快速地消融着他身上的盛辉,连带着那套光明之甲也出现了巨大的缺口。
但弗农的剑,还是直接洞穿了一名小队成员的胸膛,抽出剑后,再横切向身旁另一名小队成员,这名小队成员身上出现一道黑色的防御,这一剑因为前势已经用得差不多,所以只是将这名小队成员抽翻,却没能切入他的身体。
其余秩序小队成员继续吟诵,在这个情况下,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只有继续保持结阵才能抗衡住他。
第二道秩序网格再度倾轧了下来,
弗农只能抽剑向上顶,但同时又一脚对着身前被自己刚刚抽翻的小队成员用力踩下去!
“砰!”
地面被砸陷,这名小队成员被砸进了地下室,落下来后,浑身是血,身体疼痛得在那里蜷曲,但他却看见了躲藏在地下室空酒窖内的三个人,一时愣住了。
卡伦马上站起身:
“请允许我借助您的力量,惩戒违背秩序之行……”
第一批进来的秩序神教神官肯定是杀害帕瓦罗先生的那帮人,对他们下杀手,没丝毫心理负担。
但卡伦惩戒之枪的咒语还没念完,
只见贝德先生捡起地上的一块酒瓶碎片直接走到那名落下来重伤的秩序小队成员身前,蹲下,对着这名小队成员的胸膛位置直接刺了进去。
“噗!”
就一下,这名小队成员身体一僵,随即松散开来,应该是死去了。
“噗!”
保险起见,贝德先生又补了第二下,尸体没丝毫反应。
紧接着,
贝德先生伸手扒开尸体的嘴巴,拉扯出舌头,用酒瓶碎片将它割了下来,随手丢到一旁,又举起碎片对着尸体两只眼睛分别用力刺了一下,每次刺下去后还带着往外侧剜的小动作。
完事儿后,老丈人将手中的酒瓶碎片也丢到一旁,拍了拍手,
道:
“好了。”


引人入胜的小說 《明克街13號》-第一百三十四章 甦醒相伴


明克街13號
小說推薦明克街13號明克街13号
已经很晚了,卡伦仍然靠在床背处看着报纸。
虽然他对阿尔弗雷德说了我们先休息,普洱和凯文会自己回来;
但在它们回来前,卡伦还是睡不着。
正常人家里走丢了一只猫或者一条狗也会着急上火,更别提自己家里的猫和狗早就脱离了宠物的范畴。
抬头看向挂钟,已经凌晨三点多,低下头,叹了口气,卡伦将手中报纸又翻了一页。
终于,天台楼梯处传来了动静。
卡伦掀开被子下床,看见回来的普洱,普洱全身上下湿漉漉的,此刻正站在地板上甩动着身体,水珠四溅。
“凯文呢?”
“在看着东西呢。”
卡伦走进盥洗室取来干毛巾,蹲下来,帮普洱擦身子。
我的獵戶座
“看什么东西?”
“尸体,两具尸体。”
“谁的尸体?”
“帕瓦罗审判官,另一位是米尔斯教的女信徒,不出意外,应该是笔记里的那个安妮。”
卡伦的手停住了,普洱只能自己主动把身子凑过去上下摩擦。
穿越之爆笑無良女
“死了?”
“嗯,死了,被秩序神教的人杀了;帕瓦罗先生先被秩序之鞭小队截杀,安妮出现救出了他,然后两个人没跑出去多远,就遭遇到了一位裁决官,被裁决之剑直接穿成了蜂窝煤。”
卡伦恢复了手中的动作,继续帮普洱擦起身子;
这时,听到动静的阿尔弗雷德也走上了楼梯。
“收音机妖精,我现在需要一杯热咖啡。”
“好的。”
阿尔弗雷德走下去倒咖啡。
普洱则继续道:“两具尸体都被冲下了河道,我和蠢狗趁机下水把尸体拖进了附近的排水沟里掩藏了起来,但秩序之鞭的人应该还在搜找尸体,我们现在就去收尸吧。
如果有危险或者藏尸处被发现了,蠢狗会给我们做预警的。
来回跑真累啊,如果不是蠢狗不会说话,怕它回来后对着你半天‘汪汪汪’让你们猜来猜去,我就负责看尸体了。”
“凯文会写字。”
“分辨它的狗爬字还不如直接猜‘汪汪汪’。”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卡伦将毛巾丢到一边,站起身。
阿尔弗雷德端着咖啡走了上来。
“就不能等我先喝完一杯咖啡么,你知道的,咖啡很烫的,需要慢慢品。”
阿尔弗雷德笑道:“不必了,我给你热咖啡里加了很多冰块,现在喝吧,趁凉。”
……
阿尔弗雷德开车,卡伦抱着普洱坐在副驾驶位置,普洱先给出了一个大概位置,等开到附近后,普洱再进行具体的指路。
“车不能开得太慢。”卡伦提醒道,“不能被人看出来我们是在找东西。”
“是,少爷。”
“就在那儿,那个斜坡下面。”普洱说道。
“好,我把车靠斜坡停。”
车刚停好,一条金毛就从斜坡下跑了上来,卡伦打开车门下了车:“安全么?”
凯文用力点头。
重生之庶女爲後 小說
卡伦环顾四周,道:“那我们手脚快一点。”
“少爷您继续坐车上吧,我下去搬尸体,搬好后我们直接开走,这样效率最快。”
“好吧。”
卡伦同意了这个方案,在阿尔弗雷德与凯文下了斜坡后,他则坐进了驾驶位,普洱坐在他的腿上。
卡伦打开了车载收音机,里面正放着一首哀伤的情歌,歌词很普通,曲调也很普通,可以说没什么特色。
紧接着,卡伦又拿出一根烟,点燃,夹在手里,放下车座,右腿屈起,车窗摇下一半,雨水打了进来,很快就湿润了他的脸和上半身,烟头则因为靠着车门下面没有被浇灭。
“做什么?”普洱问道。
“做掩护。”卡伦回答。
“你可真是小心。”
“这是很好的习惯。”
卡伦不时挥舞几下手中燃着的烟头,然后像是失恋了一样,一个人将车停在雨夜的路旁,正宣泄着心中的情伤。
烟燃得差不多了,丢出去,再点燃一根,继续夹着。
普洱本想着再调侃卡伦两句,却忽然间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趴在卡伦腿上的它,装作脸朝下躺着在睡觉,实则张开嘴咬了一下卡伦的大腿做提醒。
卡伦仰起脑袋,开始跟着收音机里的音乐唱了起来,有些跑调,但声音却很大。
汽车反光镜里,有一道黑影一闪即逝,卡伦留意到,是一个撑着伞穿着黑袍的男子,他就这样走了过去,速度很快。
过了一会儿,普洱翻过身,不敢置信道:“竟然真的能碰到。”
“是秩序神教的人么?”卡伦问道。
“我不确定,是神官没错,但附近有深渊神教的礼堂。”
这时,金毛跑到了路上,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调头再度下去,不一会儿,阿尔弗雷德扛着两具尸体上来,坐在车里的卡伦提前探出手打开了后车门。
阿尔弗雷德将两具尸体都放在了后车座,顾不得整理,直接从车顶翻过去,落下后坐进副驾驶位,凯文则是一个助跑,从车窗跳入,被阿尔弗雷德接住。
卡伦马上发动车子,驶离了这里。
回去的路上,卡伦开得很快,频繁去看反光镜;
阿尔弗雷德则在不停地调试着收音机,一双眼睛一直泛着红色;
金毛把脑袋搁在车窗外,打量观察着外面;
总之,车里的氛围很安静,大家都在警惕地观察是否有人在进行着跟踪。
行驶进公寓小区后,阿尔弗雷德再度一个人扛起两具尸体顺着边侧楼梯上去,卡伦则拿起毛巾擦拭后车座,将残留下来的血迹抹去;
我有百萬技能點
清理完毕后,卡伦走楼梯进入家门,来到二楼,阿尔弗雷德将帕瓦罗和安妮的尸体安置在了盥洗室。
一直到此时,卡伦才有机会仔细地观察这两具尸体。
帕瓦罗先生死状最凄惨,他身上有着各种伤口,应该是最初战斗时留下的;
安妮女士身上就只有一种伤口,那就是被裁决之剑穿透出来的一个个洞,并且,安妮女士的额头位置,也有一个洞,也就是所谓的正中眉心;
当她躺在盥洗室的地面时,你甚至可以通过她额头上的那个洞看见下面瓷砖的白色。
帕瓦罗先生身上的洞口也有很多,但他的脑袋上没有缺口。
金毛自己拉扯下来一条浴巾铺在地上,侧躺在上面自己给自己擦着身子;
阿尔弗雷德则问道:“少爷,能‘苏醒’么?”
卡伦摇了摇头,道:“尸体受损程度太大了,不大可能‘苏醒’成功。”
“汪!”(他们两个尸体是值得处理收藏的材料。)
普洱瞪了金毛一眼,翻译道:“它说,真是可惜啊。”
卡伦点了点头,道:“不过,我想试试。”
阿尔弗雷德退到了盥洗室门口,普洱也退到了那里,金毛将地上的浴巾叼起来,挪到了门口。
卡伦决定先尝试对安妮女士进行“苏醒”,因为排除脑袋上的那个伤口,整体上来看,安妮女士尸体损坏程度是比帕瓦罗先生要轻一些的;
“苏醒”的原理是唤醒尸体内残存的灵性力量,记忆都储存在灵性力量内,其实和“大脑”的关系,并不大。
卡伦闭上眼,在心里默念,寻找着之前自己一次次进行“苏醒”时的感觉;
很快,卡伦的脚下出现了一团黑色的锁链,它们开始围绕着卡伦进行旋转,和上一次对雷卡尔伯爵进行苏醒时不同,这一次的锁链明显更具备活性,不再是刻板的感觉,甚至能够根据盥洗室里的地形自己调整状态。
卡伦睁开眼,看着安妮女士,伸手指向她,沉声道:
“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在这里我将借用您的力量,以秩序之规则,唤醒眼前的存在!”
锁链延伸出去,没入安妮女士的尸体。
但良久,安妮女士的尸体依旧一动不动,没有丝毫想要苏醒过来的迹象,锁链又缓缓地退出,重回卡伦的脚下。
卡伦开口道:“她体内残存的灵性力量,比我预想中的,要少太多太多。”
普洱开口道:“应该是裁决之剑的原因,裁决之剑在杀人的同时,也会抹杀掉身体内的其他残留,等同是完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净化。”
阿尔弗雷德说道:“所以,这就是一具品质比较高的净化后的肉身?”
这个东西,对异魔很重要,可以帮异魔拼凑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当初的莫莉女士。
阿尔弗雷德继续道:“那帕瓦罗先生就更没机会了,他尸体损坏得更严重,而且也是被裁决之剑洞穿过。”
卡伦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阿尔弗雷德的推断;
千翠百恋 小说
但卡伦还是对着帕瓦罗先生的尸体重新念诵道:
“伟大至高的秩序之神,在这里我将借用您的力量,以秩序之规则,唤醒眼前的存在!”
脚下的锁链向帕瓦罗先生延伸过去,这本来是卡伦的一种“圆满”的形式,不管怎样,虽然知道没什么希望,但流程还是走一下吧。
可谁知道,当黑色锁链没入帕瓦罗先生的尸体后,这具尸体,竟然开始轻微地颤抖起来,那种“苏醒”的趋势,极为明显!
普洱疑惑道:“不应该啊,为什么他体内的灵性力量没有被裁决之剑抹除干净?”
卡伦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回答道:
“因为,他真的信仰秩序。”
———
作息刚回来,明天争取多写一点,再求一下月票,大家晚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