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第403章 活在歷史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
小說推薦我被迫挖了邪神的牆腳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
李肆又等待了片刻,当九族首领再次询问交换了一些问题后,那个时间遗族的首领李斯文就招手他过去。
“李青鱼,当日你与琴声等人一起重启旧世,进入旧世历史,你可见过她?”
李肆摇头,“我见过一个命运长歌,但那是个老头子。”
“我却听过你,李肆。”
琴声忽然开口,“你闯入了历史赛道,还与慕少安,张扬,李败类有了交集,最主要的是,你睡了赵青榭和长夜!”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李肆都是一愣,惊愕的看着琴声。
“你不用看我,当时的命运长歌就是我,但我那个时候实在不知道李肆就是你,待千辛万苦的回归后才听说你在旧世历史中曾化身李肆。”
“草,你说的是真的?”妖族首领戈阳很是气急败坏,甚至要风中凌乱。
“如果他就是那个李肆,应该差不了。”
琴声说的很肯定,然后又表情遗憾地道:“但是后来为什么要与赵青榭分开?不过还好,你虽然干扰了她的成长历史,但在你失踪之后,她还是照样领悟了四级历史,与虫大分庭抗礼,据说,她一直在历史中寻找你的下落……”
“所以,旧世的历史真的被扭曲了?”混沌塔此时开口了,语气很凝重。在真正的历史里,虫大虽然真实存在,但绝对属于二流角色,结果这一次居然也领悟了四级历史。
“是的,各位首领,我敢肯定,旧世历史真的因为邪神而被扭曲,但我还想说的是,我们长河文明的诸多前贤,他们,他们也真的还活在历史之中,反抗,从未中断,比如,李斯文首领,您还要隐瞒到何时?我代入的可是命运长歌,我就算不用亲眼所见,也能看到很多的真相。”
琴声此时看向了时间遗族的首领李斯文。
后者的表情还是臭臭的,“我隐瞒与否关你屁事,再说,我就是个小号,主体已经与虫大同归于尽了。”
此言一出,在场却只有一半人震惊,包括李肆在内,其他人都不怎么意外。
“现在既然把话说开了,那就没什么好讨论的,事情就是这样,历史道火的争夺战才刚刚进入第二阶段,谁能最终求证出九级历史,谁就掌握着可以重头开始的力量。”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那主体都亲自把时间长河给蹦了!而我们这些所谓的幸存者,其实就是故意留下来,防止彻底断子绝孙的手段,所以,真的不用再重启什么旧世了,历史之中的战争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惨烈,也要高级,知道为啥邪神都没兴趣来搭理咱们不,不够看,也没必要。”
“所以你们那种抱着真正的历史书,以为是历史的傻瓜才是真的傻瓜,完全是刻舟求剑,何止是失之毫厘,简直是失之千里,谬之亿万里!”
“我们就安安稳稳的,在神墓废城里活着不好吗?若历史中的战斗赢了,一切都会重启,若是输了,我们就继续做个天谴遗族呗。”
李斯文这一番话,让众人都有些猝不及防,这家伙知道的真不少。
“可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人族幸存者慕少君皱眉道。
“你可拉倒吧,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历史的确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在咱们这里,历史就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的大恶魔!当历史法则被发现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已经不同了,醒醒吧,时代不同了,曾经是后浪压前浪,现在是前浪压后浪,你们能想象历史之中所有的老不死满地图溜达的可怕景象吗?随便一个老不死就能吊打你所有人。”
说到此处,李斯文忽然看向李肆,然后混沌塔也看过来,接着是命运之母,混沌之母。
“李肆,你也别装了,你也是老不死,现在我们摊牌了,我们发誓不再重启旧世,但也希望你回到你的历史中去。你们这些老不死爱怎么在历史里厮杀都与我们无关,我们真的就想在神墓废城里苟活。哪怕做一条狗呢,能活着就好。”
李肆沉默,然后他摇摇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是李青鱼。”
“草!”
李斯文暴躁的一拍桌子,“其他人都滚蛋,方才的事情不要外传。”
醫女當家:帶着萌娃去種田
很快,此处就只剩下李斯文,混沌塔,命运之母,混沌之母,慕少君。
“你觉得我们这五个的组合怎样?从一开始,我们所肩负的就是躲避,逃难,幸存下去,但我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尝试重启旧世的历史。结果李青鱼的神魂沾染上来你,所以现在,是你夺舍了这个可怜的孩子,而不是你变成了李青鱼,本来你夺舍就夺舍吧,你偏偏窜到了大地图之外。”
“我就直说吧,随着时间道火的熄灭,现在,这个在以往非常重要的时间词,它的含金量已经不足1%,明白我在说什么吗?过去我们讲,活在当下,一切从现在开始,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今天又是新的一天等等,那是因为现在的含金量太大了,甚至会拉动未来这个时间词的含金量。”
“可是如今,历史才是含金量最大的,99%啊,活在当下已经落伍了,活在历史才是最牛逼的。”
听完这番话,李肆想了想,“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意见?”
“并不是,最初我们还是对你有点希望的,比如带领我们在历史的大地图里争得一席之地,但从你面无表情就生死李青茶来看,你这个人,很危险,固然李青茶挑衅你在先,你也不能杀人灭口啊,事后还假惺惺的去调查。”
“当然,这件事我们已经不计较了,李肆,你走吧,这里是神墓废城,我们仍然有驱逐你的能力。”
“好吧!”李肆最终点头了,他也觉察到了现在的权重在降低,“但我该怎么走?”
“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如今历史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理论上,从你醒来的那座坟墓里,你就能找到回到历史的道路。”
“好!”
李肆点头,转身走了。
身后几人同时都松了口气。
“此事为真?”
“千真万确,慕少安特意嘱咐过我的,另外他还说我们别没事就玩什么重启历史,那里的局面已经不是我们能掌控得了的。”
琴声走了出来。
“那我们派出去代入慕少安的人呢?”
“被他给掐死了,其他人估计也是同样的结局,毕竟这就等于是派一个傻逼来演历史人物一样,若历史还是被固化着,也就罢了,可如今的历史,真的变了,我能侥幸活着,是因为命运长歌不介意,所以让我陪着她一段时间,后来我就只能以琴声的身份留在历史中,取代长歌,这又不是游戏,我想都不敢想。”
“李青鱼的情况,估计是刚好遇到这个李四狗太弱,才能勉强代入,但最终还是被那个李肆反客为主。”
一时间,众人都是患得患失,生在现在,却被历史给鄙视了,这感觉,太别扭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